2020-01-03 17:48:59

栅栏外的男人叫方圆,衣衫楚楚,梳着大背头,个头身材魁梧,相貌英俊。他是秦风的好兄弟,更是秦风一手带起来的,平时以“老大”称呼秦风。

“你只有三分钟时间,三分钟之后我就要回去了,不然老婆该着急了。”秦风冷声说道,或许他只有对叶芷是温柔的。

“老大,两个月前您还在叱咤风云,怎么现在变成家庭煮夫了?唉,之前你就是不听劝,非要做什么上么女婿,就凭老大的王者身段,全世界的妞不都随你挑嘛!对了老大,昨天有个皇室正统小妞联系到我,非要嫁给你,为你生猴子,要不您考虑考虑?”方圆笑呵呵说道,说话的时候,满是自豪的语气。

“考虑个球!我已经结婚了,我的心里只有我老婆一人,再胡言乱语,别怪我揍你!”秦风威胁道,吓得方圆赶忙捂嘴。

“好好好,不去不去,你看看你,脾气还是那么臭。”

“不仅是我不去,你也不能去,从此跟哥学,洁身自好,高要求自己,别给我整天拈花惹草,传出去丢我的人。”秦风教训着,如鹰眼的一般的眼神让方圆瑟瑟发抖。

“老大,你这有点道德绑架哈,我还小,能多玩……哎好好好,我知道了。唉……”方圆无奈叹息,今天他本来打算来犒劳犒劳一下老大,没想到给自己挖了个坑。

三分钟已到,秦风转身准备回去。

“西装哪里买的?看起来料子不错。”秦风冷不丁问道。

方圆嘿嘿一笑:“老大好眼光,这是我让国外顶尖西装大师量身定制的,七位数呢,要不我给老大整一件?”

“七位数,你可真有钱,这么有钱给福利社捐点吧。以后记住我说的话,自己花多少,就往外捐多少。”秦风教育着方圆。

方圆心在滴血,今天下午刚刚提了一款限量版布加迪威龙,妈耶,这要捐多少钱呢……

但是,只要是秦风的命令,方圆莫敢不从。

“老大,我会把捐款记录打给你看的。记得给我点赞哦。”

秦风挥挥手离开,只留给方圆一个潇洒的背影。

“果然,结过婚的男人就是有魅力,帅!”方圆一秒钟变迷弟,一直以来,方圆最佩服的就是秦风,没有之一。

在返回别墅的时候,叶芷正在打电话,从他的语气中好像是遇到些麻烦。

“周总,如果你真的想打价格战,我们叶美集团是不会让步的。我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跟你们公平竞争,既然你们吃相这么难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叶芷的语气刚硬,就像一个女中豪杰。

电话中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叶总家大业大,我们小公司可是竞争不过哟,只能采取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实话告诉我,我背后的金主爸爸有的是钱,明天我会继续往里砸五千万,咱试试谁能耗过谁。哦,对了,听说前一段时间叶美刚刚拿下一块地皮,现在的资金链恐怕不充裕吧,啧啧啧,真是可惜,不如你求求我?让我放过你?”

“滚!”叶芷直接挂断电话。

的确,现在叶美公司资金链是不富裕,要不然怎么可能受这家伙威胁。

叶芷显得无比愤怒,对于这种商业败类,她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当秦风见到叶芷如此生气的时候,作为宠妻狂魔的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老婆,是公司里出事了吗?”秦风小声问道。

叶芷语气冷漠:“跟你说有用吗?你能帮我分担还是什么?”

秦风一时间哑口,不一会儿,叶芷似乎意识到自己语气太重,再怎么说这个男人都是自己合法丈夫。

“你把桌子收拾一下吧,我累了,上楼休息。”叶芷疲惫地说道。

“好的老婆,你上楼,这里交给我收拾。”

别墅一共三层,叶芷住在二楼,秦风住一楼,新婚夫妇现在是分居状态。秦风本着爱她就要爱她全部的原则,并没有强迫叶芷做她不喜欢的事情,所以,现在秦风别说同居,拉手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忽然,就在叶芷上楼的时候,她忽然弯下身子,小腹的剧痛让她不敢挪动。

秦风见此情形,嗖一下来到叶芷身边,并且温柔地用他坚实的手臂公主抱起叶芷,他的力很温柔,让叶芷身子猛然放松,疼痛感随即减轻许多。

“你……”叶芷眉宇紧皱,想要发脾气,但疼痛已经让她说不出话。

“老婆,我抱你上楼休息。”此刻,秦风男人味十足。

叶芷闺房很大,却十分温馨,整体暖白色调,床上的两只玩偶显示出她的甜甜少女心。

平时,给秦风一万个胆子,他都不敢进叶芷房间,今天有些趁人之危嫌疑,但也是无奈之举。

因为疼痛,叶芷暂时不跟秦风计较,等明天再说。

叶芷一直有痛经的病症,可惜,去过很多大医院都没治好。她还专门找过老中医把脉,老中医说是宫寒所致,并无大碍,只要拥有性生活,慢慢就会好起来。然而,殊不知,她的老公是她最讨厌的人,叶芷很难想象那个画面……

在将叶芷放在床上以后,秦风小跑着下楼,泡好红糖姜水端上来。

“东西放下,人走就行。”叶芷冷漠地说道。

“哦哦。”秦风点头,刚要挪步的时候,又停下来。

“我有一个小小的不情之请。”秦风小心翼翼望着叶芷。

“不允许,出去。”叶芷现在正疼着呢,连话都懒得说,当然没心思听秦风在这里闲扯。

“老婆,哦不对,叶总,我给你按按脚吧,这样可以减轻点疼痛。”

或许是秦风的真诚和坚持打动叶芷,叶芷没有再说话,闭上眼睛沉默,似乎在默许秦风。

秦风喜出望外,赶紧去洗干净手,来帮自家老婆按脚。

话说,秦风的祖传推拿按脚可不是虚的,五个手指瞬间让叶芷感受到温度。

秦风捧着老婆精致的脚丫,白皙隽秀,宛若一件玉器浑然天成。

“怪不得这么多脚控,真是好看呢。”秦风心里默念。

第二章 他曾经是个王者

栅栏外的男人叫方圆,衣衫楚楚,梳着大背头,个头身材魁梧,相貌英俊。他是秦风的好兄弟,更是秦风一手带起来的,平时以“老大”称呼秦风。

“你只有三分钟时间,三分钟之后我就要回去了,不然老婆该着急了。”秦风冷声说道,或许他只有对叶芷是温柔的。

“老大,两个月前您还在叱咤风云,怎么现在变成家庭煮夫了?唉,之前你就是不听劝,非要做什么上么女婿,就凭老大的王者身段,全世界的妞不都随你挑嘛!对了老大,昨天有个皇室正统小妞联系到我,非要嫁给你,为你生猴子,要不您考虑考虑?”方圆笑呵呵说道,说话的时候,满是自豪的语气。

“考虑个球!我已经结婚了,我的心里只有我老婆一人,再胡言乱语,别怪我揍你!”秦风威胁道,吓得方圆赶忙捂嘴。

“好好好,不去不去,你看看你,脾气还是那么臭。”

“不仅是我不去,你也不能去,从此跟哥学,洁身自好,高要求自己,别给我整天拈花惹草,传出去丢我的人。”秦风教训着,如鹰眼的一般的眼神让方圆瑟瑟发抖。

“老大,你这有点道德绑架哈,我还小,能多玩……哎好好好,我知道了。唉……”方圆无奈叹息,今天他本来打算来犒劳犒劳一下老大,没想到给自己挖了个坑。

三分钟已到,秦风转身准备回去。

“西装哪里买的?看起来料子不错。”秦风冷不丁问道。

方圆嘿嘿一笑:“老大好眼光,这是我让国外顶尖西装大师量身定制的,七位数呢,要不我给老大整一件?”

“七位数,你可真有钱,这么有钱给福利社捐点吧。以后记住我说的话,自己花多少,就往外捐多少。”秦风教育着方圆。

方圆心在滴血,今天下午刚刚提了一款限量版布加迪威龙,妈耶,这要捐多少钱呢……

但是,只要是秦风的命令,方圆莫敢不从。

“老大,我会把捐款记录打给你看的。记得给我点赞哦。”

秦风挥挥手离开,只留给方圆一个潇洒的背影。

“果然,结过婚的男人就是有魅力,帅!”方圆一秒钟变迷弟,一直以来,方圆最佩服的就是秦风,没有之一。

在返回别墅的时候,叶芷正在打电话,从他的语气中好像是遇到些麻烦。

“周总,如果你真的想打价格战,我们叶美集团是不会让步的。我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跟你们公平竞争,既然你们吃相这么难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叶芷的语气刚硬,就像一个女中豪杰。

电话中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叶总家大业大,我们小公司可是竞争不过哟,只能采取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实话告诉我,我背后的金主爸爸有的是钱,明天我会继续往里砸五千万,咱试试谁能耗过谁。哦,对了,听说前一段时间叶美刚刚拿下一块地皮,现在的资金链恐怕不充裕吧,啧啧啧,真是可惜,不如你求求我?让我放过你?”

“滚!”叶芷直接挂断电话。

的确,现在叶美公司资金链是不富裕,要不然怎么可能受这家伙威胁。

叶芷显得无比愤怒,对于这种商业败类,她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当秦风见到叶芷如此生气的时候,作为宠妻狂魔的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老婆,是公司里出事了吗?”秦风小声问道。

叶芷语气冷漠:“跟你说有用吗?你能帮我分担还是什么?”

秦风一时间哑口,不一会儿,叶芷似乎意识到自己语气太重,再怎么说这个男人都是自己合法丈夫。

“你把桌子收拾一下吧,我累了,上楼休息。”叶芷疲惫地说道。

“好的老婆,你上楼,这里交给我收拾。”

别墅一共三层,叶芷住在二楼,秦风住一楼,新婚夫妇现在是分居状态。秦风本着爱她就要爱她全部的原则,并没有强迫叶芷做她不喜欢的事情,所以,现在秦风别说同居,拉手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忽然,就在叶芷上楼的时候,她忽然弯下身子,小腹的剧痛让她不敢挪动。

秦风见此情形,嗖一下来到叶芷身边,并且温柔地用他坚实的手臂公主抱起叶芷,他的力很温柔,让叶芷身子猛然放松,疼痛感随即减轻许多。

“你……”叶芷眉宇紧皱,想要发脾气,但疼痛已经让她说不出话。

“老婆,我抱你上楼休息。”此刻,秦风男人味十足。

叶芷闺房很大,却十分温馨,整体暖白色调,床上的两只玩偶显示出她的甜甜少女心。

平时,给秦风一万个胆子,他都不敢进叶芷房间,今天有些趁人之危嫌疑,但也是无奈之举。

因为疼痛,叶芷暂时不跟秦风计较,等明天再说。

叶芷一直有痛经的病症,可惜,去过很多大医院都没治好。她还专门找过老中医把脉,老中医说是宫寒所致,并无大碍,只要拥有性生活,慢慢就会好起来。然而,殊不知,她的老公是她最讨厌的人,叶芷很难想象那个画面……

在将叶芷放在床上以后,秦风小跑着下楼,泡好红糖姜水端上来。

“东西放下,人走就行。”叶芷冷漠地说道。

“哦哦。”秦风点头,刚要挪步的时候,又停下来。

“我有一个小小的不情之请。”秦风小心翼翼望着叶芷。

“不允许,出去。”叶芷现在正疼着呢,连话都懒得说,当然没心思听秦风在这里闲扯。

“老婆,哦不对,叶总,我给你按按脚吧,这样可以减轻点疼痛。”

或许是秦风的真诚和坚持打动叶芷,叶芷没有再说话,闭上眼睛沉默,似乎在默许秦风。

秦风喜出望外,赶紧去洗干净手,来帮自家老婆按脚。

话说,秦风的祖传推拿按脚可不是虚的,五个手指瞬间让叶芷感受到温度。

秦风捧着老婆精致的脚丫,白皙隽秀,宛若一件玉器浑然天成。

“怪不得这么多脚控,真是好看呢。”秦风心里默念。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