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23:38:26

终于,在强压之下,伪装许久的陈浩南摘下面具,露出阴冷的模样。

只见陈浩南挥挥手,台下冲上来一帮黑衣小伙,手里拿着双截棍。

“额……参加派对还拿双截棍?这什么操作?”秦风深感无语。

夏寒冷声说道:“陈浩南,你要做什么?你混蛋!”

在场的观众都惊呆,本以为今天是场爱情偶像剧,没想到中途变成争斗剧,最后竟是动作剧,这个瓜吃得真是过瘾呢。

陈浩南不再唯唯诺诺,而是霸气侧漏地说道:“夏寒我爱你,这点毋庸置疑,我要用自己的方式守护你。”

接着,陈浩南指着秦风说道:“臭小子,我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离开夏寒,然后有多远滚多远,要么,我打断你的腿。”

秦风最不怕的就是受人威胁,何况身后还要许诺撑腰。

“年轻人别太狂,没准还有第三条路呢?”秦风轻佻地说道。

“你什么意思?”

许诺出马,一个顶俩,关键时刻,秦风召唤许诺登场。

叶芷在暗处叉着肩膀观看这场闹剧,看得津津有味。

秦风还是一如既往的怂,这点倒是在叶芷的预想之中。

许诺是特级保镖,这些战五渣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许诺下午的时候吃过秦风做的饭菜,吃人家嘴软,所以她才会出来帮忙。

陈浩南一脸黑线,鄙视道:“你还算男人吗?让女人帮你撑腰?”

“你还别小看女人,待会儿打得你们满地找牙。”秦风嘴角露出一抹坏笑。

许诺身姿苗条,相貌绝美,她的出现让陈浩南眼前一亮。

“好漂亮的姑娘,完全不比夏寒差呀。”陈浩南心里嘀咕着,眼神发飘。

夏寒瞧他这副样子就觉得恶心,真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姐夫,你瞧他那样,我都想吐。”夏寒轻声说道。

“我帮你教训他。”说完,秦风用手弹出两根牙签,牙签戳中陈浩南的眼睛,疼得陈浩南嗷嗷直叫。

“哇,这么准,牛呀!”夏寒忍不住为秦风竖起大拇指。

“切,小菜一碟。”

“不会瞎了吧。”

“不至于,但肯定会疼很久。”

“活该,谁让他心术不正。”夏寒开心地笑着,全然忘记自己还在揽着自家亲姐夫。

陈浩南疼得两眼冒泪,他知道是秦风搞的鬼,气急败坏的他大吼:“混蛋,敢偷袭我!给我打,打死那个臭小子。”

这些黑衣小伙都是陈浩南俱乐部的成员,只懂一些三脚猫功夫,许诺只用两分钟便将他们摆平,如此身手看得台下吃瓜群众目瞪口呆。

“天呢,这也太厉害了,妖孽呀。”

“长得好看,身手不凡,我的女神要换人了。”

“去你的吧,找她做女朋友,你能接她三招吗?”

“如果真能跟她交往,被她打死都愿意呀。”

陈浩南的人被打得叫苦连天,陈浩南本人更是两眼通红,分不清东西南北。

“陈少,我们走吧,那妞太厉害了。”俱乐部成员拉着陈浩南说道。

“我的一世英名,混蛋!”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赶紧撤。”

对面,秦风叹息一声说道:“怎么样?现在还敢瞧不起农民吗?”

“我还会回来的。”

陈浩南落荒而逃,这让派对中的男男女女都大跌眼镜,陈浩南是谁?滨海大学的风云人物!他竟然败给一个穿人字拖的男人?

派对以这种方式落幕,任谁都料想不到。但有一点,今晚的瓜真是大!

散场的时候,很多人朝秦风投来不可思议的目光,他们真的不懂,秦风究竟凭借什么俘获校花夏寒芳心,难道真是因为就近原则?

夏寒尤其开心,自己总算是摆脱陈浩南那个臭流氓。

在跟叶芷会和之后,秦风第一时间承认错误:“对不起老婆,刚刚我故意假扮夏寒男友,抱歉……”

秦风态度极其诚恳,叶芷沉默着不说话。

夏寒有些不忍心,赶忙求情:“表姐,你干嘛呀,姐夫这是在帮我,而且刚刚他在搂我的时候,手掌都是朝外的,根本没占我半点便宜。”

“我不是因为这事生气,我是觉得刚刚你叫许诺的样子,有点怂。”叶芷用冰冷的语气对秦风说道。

秦风心里苦呀,并非自己不想动手,而是他怕自己轻轻一碰对面直接残废,到时候还要赔偿医药费,不值。

“行了,派对已经结束,走吧,我有点累。”

叶芷并没有揪着秦风小辫不放,她是个懂得掌握尺度的女人。

“好嘞老婆,回家我给你洗脚捏脚。”

秦风紧跟着叶芷,身后,夏寒忍不住摇头苦笑:“没想到姐夫这么怕老婆,真爱呀。”

回家的路上,夏寒强烈要求今晚要住在别墅,叶芷没有办法只能答应,反正别墅房间很多。

“太好了,这样明早就能吃到姐夫的爱心早餐咯,他晚餐做得那么香,不知道早餐是不是一样。”夏寒想着想着,差点流口水。

叶芷嫌弃她没出息,可夏寒完全不在乎。

回到别墅已经是九点半,秦风赶忙准备泡脚中药。

叶芷按照惯例依旧打开电视财经频道,然后浏览今天所发生的财经新闻。

夏寒则是脱掉自己的小袜子,然后光着雪白的脚丫跳上沙发,打开平板准备将剩下的剧追完。

不一会儿,夏寒闻到一股浓重的中药味道,这让她十分好奇。

“表姐,你跟姐夫谁生病了?怎么一股中药味?”夏寒一脸认真地问道。

“等会儿你就知道,我们谁都没病。”

两分钟后,秦风端着黑乎乎的一盆洗脚水过来,准备为老婆洗脚。

自从昨晚感受到药水泡脚的滋味后,叶芷便不再排斥这黑乎乎的东西。

秦风小心翼翼地放好洗脚盆,然后俯下身子帮老婆将丝袜脱下来。

原本这种活都是叶芷自己完成,但鉴于今晚夏寒在,叶芷索性让秦风代劳,这样会显得两人更亲昵一些。

精致的玉足呈现在秦风眼前,如同牛奶一样白净,更如同艺术品,令秦风爱不释手。

“姐,你当真要用这东西泡脚?这是什么呀?”夏寒捂着鼻子问道。

叶芷莞尔一笑,然后将白皙的脚丫放进药水中,顿时,舒适感袭便全身,还是昨天那种感觉,她的小腹感觉无比温热。

“这是你姐夫的秘方,治疗宫寒痛经有奇效。”叶芷解释。

夏寒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秦风说道:“姐夫,原来你对女性那方面这么有研究,真厉害。”

“额……”秦风无言以对。

“给我也弄一盆呗,其实我也经常痛经,嘿嘿。”夏寒脸蛋微红,显然是有些害羞,毕竟眼前这人是她的姐夫。

小姨子有需求,他这个当姐夫的自然不能无动于衷,可万事还是要听老婆的。

秦风眼神望向叶芷,似乎在请求她的指示。

叶芷正享受着泡脚的舒适,随口说道:“你再去泡一盆。”

“好的老婆。”

接着,秦风转头问夏寒:“请把你的身高体重三围告诉我。”

“啊?泡个脚还要报三围?什么鬼?”夏寒震惊。

“当然,不然我无法为你调配药物比例。”秦风一本正经地解释。

夏寒半信半疑,最后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出来。

“身高165,体重48Kg,三围83,60,89.”

当听完她的三围后,秦风心里不禁嘀咕:“这个三围,不当超模可惜了。”

接着,他直接走回厨房,按照夏寒的条件勾兑出泡脚水。

第二十八章 泡脚还要报三围?

终于,在强压之下,伪装许久的陈浩南摘下面具,露出阴冷的模样。

只见陈浩南挥挥手,台下冲上来一帮黑衣小伙,手里拿着双截棍。

“额……参加派对还拿双截棍?这什么操作?”秦风深感无语。

夏寒冷声说道:“陈浩南,你要做什么?你混蛋!”

在场的观众都惊呆,本以为今天是场爱情偶像剧,没想到中途变成争斗剧,最后竟是动作剧,这个瓜吃得真是过瘾呢。

陈浩南不再唯唯诺诺,而是霸气侧漏地说道:“夏寒我爱你,这点毋庸置疑,我要用自己的方式守护你。”

接着,陈浩南指着秦风说道:“臭小子,我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离开夏寒,然后有多远滚多远,要么,我打断你的腿。”

秦风最不怕的就是受人威胁,何况身后还要许诺撑腰。

“年轻人别太狂,没准还有第三条路呢?”秦风轻佻地说道。

“你什么意思?”

许诺出马,一个顶俩,关键时刻,秦风召唤许诺登场。

叶芷在暗处叉着肩膀观看这场闹剧,看得津津有味。

秦风还是一如既往的怂,这点倒是在叶芷的预想之中。

许诺是特级保镖,这些战五渣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许诺下午的时候吃过秦风做的饭菜,吃人家嘴软,所以她才会出来帮忙。

陈浩南一脸黑线,鄙视道:“你还算男人吗?让女人帮你撑腰?”

“你还别小看女人,待会儿打得你们满地找牙。”秦风嘴角露出一抹坏笑。

许诺身姿苗条,相貌绝美,她的出现让陈浩南眼前一亮。

“好漂亮的姑娘,完全不比夏寒差呀。”陈浩南心里嘀咕着,眼神发飘。

夏寒瞧他这副样子就觉得恶心,真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姐夫,你瞧他那样,我都想吐。”夏寒轻声说道。

“我帮你教训他。”说完,秦风用手弹出两根牙签,牙签戳中陈浩南的眼睛,疼得陈浩南嗷嗷直叫。

“哇,这么准,牛呀!”夏寒忍不住为秦风竖起大拇指。

“切,小菜一碟。”

“不会瞎了吧。”

“不至于,但肯定会疼很久。”

“活该,谁让他心术不正。”夏寒开心地笑着,全然忘记自己还在揽着自家亲姐夫。

陈浩南疼得两眼冒泪,他知道是秦风搞的鬼,气急败坏的他大吼:“混蛋,敢偷袭我!给我打,打死那个臭小子。”

这些黑衣小伙都是陈浩南俱乐部的成员,只懂一些三脚猫功夫,许诺只用两分钟便将他们摆平,如此身手看得台下吃瓜群众目瞪口呆。

“天呢,这也太厉害了,妖孽呀。”

“长得好看,身手不凡,我的女神要换人了。”

“去你的吧,找她做女朋友,你能接她三招吗?”

“如果真能跟她交往,被她打死都愿意呀。”

陈浩南的人被打得叫苦连天,陈浩南本人更是两眼通红,分不清东西南北。

“陈少,我们走吧,那妞太厉害了。”俱乐部成员拉着陈浩南说道。

“我的一世英名,混蛋!”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赶紧撤。”

对面,秦风叹息一声说道:“怎么样?现在还敢瞧不起农民吗?”

“我还会回来的。”

陈浩南落荒而逃,这让派对中的男男女女都大跌眼镜,陈浩南是谁?滨海大学的风云人物!他竟然败给一个穿人字拖的男人?

派对以这种方式落幕,任谁都料想不到。但有一点,今晚的瓜真是大!

散场的时候,很多人朝秦风投来不可思议的目光,他们真的不懂,秦风究竟凭借什么俘获校花夏寒芳心,难道真是因为就近原则?

夏寒尤其开心,自己总算是摆脱陈浩南那个臭流氓。

在跟叶芷会和之后,秦风第一时间承认错误:“对不起老婆,刚刚我故意假扮夏寒男友,抱歉……”

秦风态度极其诚恳,叶芷沉默着不说话。

夏寒有些不忍心,赶忙求情:“表姐,你干嘛呀,姐夫这是在帮我,而且刚刚他在搂我的时候,手掌都是朝外的,根本没占我半点便宜。”

“我不是因为这事生气,我是觉得刚刚你叫许诺的样子,有点怂。”叶芷用冰冷的语气对秦风说道。

秦风心里苦呀,并非自己不想动手,而是他怕自己轻轻一碰对面直接残废,到时候还要赔偿医药费,不值。

“行了,派对已经结束,走吧,我有点累。”

叶芷并没有揪着秦风小辫不放,她是个懂得掌握尺度的女人。

“好嘞老婆,回家我给你洗脚捏脚。”

秦风紧跟着叶芷,身后,夏寒忍不住摇头苦笑:“没想到姐夫这么怕老婆,真爱呀。”

回家的路上,夏寒强烈要求今晚要住在别墅,叶芷没有办法只能答应,反正别墅房间很多。

“太好了,这样明早就能吃到姐夫的爱心早餐咯,他晚餐做得那么香,不知道早餐是不是一样。”夏寒想着想着,差点流口水。

叶芷嫌弃她没出息,可夏寒完全不在乎。

回到别墅已经是九点半,秦风赶忙准备泡脚中药。

叶芷按照惯例依旧打开电视财经频道,然后浏览今天所发生的财经新闻。

夏寒则是脱掉自己的小袜子,然后光着雪白的脚丫跳上沙发,打开平板准备将剩下的剧追完。

不一会儿,夏寒闻到一股浓重的中药味道,这让她十分好奇。

“表姐,你跟姐夫谁生病了?怎么一股中药味?”夏寒一脸认真地问道。

“等会儿你就知道,我们谁都没病。”

两分钟后,秦风端着黑乎乎的一盆洗脚水过来,准备为老婆洗脚。

自从昨晚感受到药水泡脚的滋味后,叶芷便不再排斥这黑乎乎的东西。

秦风小心翼翼地放好洗脚盆,然后俯下身子帮老婆将丝袜脱下来。

原本这种活都是叶芷自己完成,但鉴于今晚夏寒在,叶芷索性让秦风代劳,这样会显得两人更亲昵一些。

精致的玉足呈现在秦风眼前,如同牛奶一样白净,更如同艺术品,令秦风爱不释手。

“姐,你当真要用这东西泡脚?这是什么呀?”夏寒捂着鼻子问道。

叶芷莞尔一笑,然后将白皙的脚丫放进药水中,顿时,舒适感袭便全身,还是昨天那种感觉,她的小腹感觉无比温热。

“这是你姐夫的秘方,治疗宫寒痛经有奇效。”叶芷解释。

夏寒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秦风说道:“姐夫,原来你对女性那方面这么有研究,真厉害。”

“额……”秦风无言以对。

“给我也弄一盆呗,其实我也经常痛经,嘿嘿。”夏寒脸蛋微红,显然是有些害羞,毕竟眼前这人是她的姐夫。

小姨子有需求,他这个当姐夫的自然不能无动于衷,可万事还是要听老婆的。

秦风眼神望向叶芷,似乎在请求她的指示。

叶芷正享受着泡脚的舒适,随口说道:“你再去泡一盆。”

“好的老婆。”

接着,秦风转头问夏寒:“请把你的身高体重三围告诉我。”

“啊?泡个脚还要报三围?什么鬼?”夏寒震惊。

“当然,不然我无法为你调配药物比例。”秦风一本正经地解释。

夏寒半信半疑,最后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出来。

“身高165,体重48Kg,三围83,60,89.”

当听完她的三围后,秦风心里不禁嘀咕:“这个三围,不当超模可惜了。”

接着,他直接走回厨房,按照夏寒的条件勾兑出泡脚水。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