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7 19:33:25

小医生被秦风一句话怼得哑口无言,极不情愿地退回病房。

当秦风重新站在李伟面前的时候,李伟的脸色极为难看,他赶忙为陆雪琪的母亲安排新一轮的检查,准备更高级的药物治疗。

“小张,通知其他医师开会,我要为伯母制订新的治疗计划。”李伟一本正经地安排。

“好的,李医生。”

只是,对于陆雪琪母亲的病情,秦风有自己的治疗方案。

“别再整花里胡哨的了,事实证明,西医现在已经对她的身体提供不了实质性的帮助,想要康复,需要别的方法。”秦风淡定地说道。

“一派胡言,别以为你用歪门邪道唤醒伯母,你就狂妄到没边,你敢否定西医?”李伟用手指着秦风怒斥。

陆雪琪看不惯李伟的作风,上前袒护道:“李伟,你说话太过分了。”

秦风则是满不在乎的态度,笑着说道:“看来你不仅没有真才实学,耳朵也不怎么好使,我什么时候否定过西医?只是目前阶段,西医对她的疗效不大,反而会加重她肝脏的负担,使用中药慢慢调理的话,或许能够康复。”

“你懂医学吗?肝硬化是不可逆的,喝中药有个屁用?”李伟气得爆粗口。

“李医生真是博学多识,那行,那就按你的治疗方案,我走。”

秦风不屑跟这种毛头小子争个高低,这样只会拉低他的身段。

就在这个时候,陆雪琪忽然拉住秦风,满是诚恳地说道:“对不起,秦先生,刚刚只是师兄的一面之词,相比较之下,我更愿意相信秦先生。”

李伟气得差点脑中风,整个脖子都红了。

秦风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陆雪琪眼瞅秦风真的要走,急得差点落泪,她才看到些希望,不想重回深渊。

只见她一把拉住秦风的手,泪眼汪汪地说道:“秦风,求求你……”

陆雪琪甚至准备屈膝给秦风跪下,只是秦风看出她要下跪,一把拉她起来。

“第一次帮你是因为你的救人之心,你能暂时放下对母亲的挂念,专心投入到急救当中,我有些感动。第二次帮你是因为孝心,你是个合格的闺女,你妈没白疼你。”秦风微笑说道。

“这么说,你愿意救我母亲?”陆雪琪激动,眼神满是盈盈秋水。

“还是那句话,人生死由命,我只能尽力而为。”

“谢谢,谢谢……”

李伟脸色已经气得刷白,此刻已然说不出半个字。

“办理出院吧,该吃吃该喝喝,我写一副药方给你,每天晚上煎服,一周可有好转,半年可痊愈,有笔吗?”

“有的有的。”陆雪琪急忙找来纸笔。

“世界专家都无法攻克的顽疾,你竟然敢说半年痊愈?你这个冒牌庸医,你有行医资格证吗?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陆雪琪终于无法忍受李伟,怒言:“李伟,你够了,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母亲,但请你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了好吗?我求你。”

“雪琪,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上当受骗。”

“上当?难道我母亲现在苏醒是假的吗?”

说到底,李伟不是真正关心陆雪琪母亲,他是放不到自己的傲慢,更不愿意承认秦风这个穿着人字拖吊儿郎当的混混。

一分钟后,秦风将秘方交给陆雪琪,并且叮嘱道:“这副药方是我根据伯母体质专门调配,对你母亲来讲是仙丹,对别人却是毒药,切记不要外传。”

“我懂。”陆雪琪小心翼翼将药方揣到口袋。

“成,没别的事,我就先走,电话号码刚刚我写纸上了,除非情况紧急,否则不要给我打电话,毕竟我很忙,再见。”

秦风要拜拜离开,陆雪琪亲自送他离开住院部大楼。

李伟气冲冲地返回办公室,一把将桌上的水杯摔碎。

身后的小跟班眼瞅情况不对,赶紧上前说好话。

“李医生,别跟那臭小子一般见识,他连为你提鞋的资格都不配。”

“瞧着吧,离开医院,那老东西撑不过三天。”李伟恶狠狠地说道。

这家伙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实属阴险小人。

分别时刻,陆雪琪依然连连道谢,秦风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有些话,秦风还是要提醒陆雪琪。

“出院后找个舒适的地方静养,饮食上以清淡为主,最后,提防你师兄。”

秦风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陆雪琪整个人有些懵。

“秦先生,我不太懂你的意思,我师兄脾气有些古怪,但他心肠还是很好的。”

秦风不想跟她解释什么,笑着回答:“我只是随口一提,听不听随你,有缘再见。”

“秦先生,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请你吃个饭。”

“这个不着急,等你母亲病好了吧。”

陆雪琪望着秦风匆匆离开的背影,嘴角不觉浮现出会心笑容,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她必当会牢记一辈子。

十几分钟后,秦风在肯德基找到林佳一跟小胖,小胖子已经吃了两个鸡腿、两个鸡翅外加三个蛋挞,小肚子圆鼓鼓的,像是装进去个气球。

“风爸,你总算回来了,你拉粑粑怎么这么久?”小胖天真地说道,他以为秦风真的是去上厕所。

林佳一冷笑着说道:“没准不是去厕所,而是偷偷约会。”

“约会?”小胖不懂,厕所里还能约会?

秦风简单解释:“就我这样,谁能跟我约会?别闹。”

“这都是给你留的,快吃!不准浪费粮食。”林佳一将剩下的全家桶塞给秦风。

秦风笑纳,比划出OK的手势。

吃过肯德基后,三个人返回福利院,小胖脚步匆匆地跑去跟小伙伴们吹牛皮,吹嘘他风爸今天在医院的神勇表现。

“你们知道吗?我跟风爸今天在医院遇到一件大事……”

小胖子喋喋不休,生动形象地描绘出一场外星人大战,其他小朋友听得极为入迷。

这种情况林佳一已经见怪不怪,毕竟在孩子们心里,秦风的武功全宇宙第一。

秦风是个低调的人,从来不贪图虚名,但他却很享受被孩子们崇拜的感觉。

“明天打针,你还来吗?”林佳一转头问道。

“我很忙的,不可能召之即来,明天你带他去就行,他要是敢不听话,你就揍他。”秦风冷声说道。

“现在小胖子仗着有风爸在,特别矫情,我可不敢打。”

“没事,随便揍,他就是属陀螺的,越打钻得越快。”

林佳一被秦风的比喻逗笑。

“你可真有幽默感,行吧,明天我带他去。”

现在是下午三点,秦风必须回家为老婆做饭了。

回家的时候,秦风没有打车,而是选择共享单车,没办法,老婆给的零花太少,而且大部分都花在食材上面,必须节俭起来。

林佳一搞不懂这个大奇葩,不觉叹息摇头。

整个下午,秦风专心准备晚饭,没人再打扰他。

傍晚,叶芷准时下班回家,今天她似乎心情不错,并没有因为秦风错叫老婆而生气发火,她只是稍微瞪秦风一眼。

晚饭是麻辣牛蛙,搭配香喷喷的米饭,闻着味道就让人流口水。

叶芷表面上看着高冷,其实还是忍不住多吃一碗米饭。

中途的时候,表妹夏寒发来视频通话,并且大赞秦风的牛蛙,她说隔着屏幕都能闻到香味。

“有时间再聊,我们先吃饭。”

“喂,表姐,我还没……”

叶芷受不了她的啰嗦,直接挂断电话,秦风心里为自己的手艺感到骄傲。

忽然,就在秦风偷笑的时候,叶芷抛出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你什么时候出去找份工作?”

这句话直接让秦风蔫巴。

第三十三章 你什么时候去找份工作?

小医生被秦风一句话怼得哑口无言,极不情愿地退回病房。

当秦风重新站在李伟面前的时候,李伟的脸色极为难看,他赶忙为陆雪琪的母亲安排新一轮的检查,准备更高级的药物治疗。

“小张,通知其他医师开会,我要为伯母制订新的治疗计划。”李伟一本正经地安排。

“好的,李医生。”

只是,对于陆雪琪母亲的病情,秦风有自己的治疗方案。

“别再整花里胡哨的了,事实证明,西医现在已经对她的身体提供不了实质性的帮助,想要康复,需要别的方法。”秦风淡定地说道。

“一派胡言,别以为你用歪门邪道唤醒伯母,你就狂妄到没边,你敢否定西医?”李伟用手指着秦风怒斥。

陆雪琪看不惯李伟的作风,上前袒护道:“李伟,你说话太过分了。”

秦风则是满不在乎的态度,笑着说道:“看来你不仅没有真才实学,耳朵也不怎么好使,我什么时候否定过西医?只是目前阶段,西医对她的疗效不大,反而会加重她肝脏的负担,使用中药慢慢调理的话,或许能够康复。”

“你懂医学吗?肝硬化是不可逆的,喝中药有个屁用?”李伟气得爆粗口。

“李医生真是博学多识,那行,那就按你的治疗方案,我走。”

秦风不屑跟这种毛头小子争个高低,这样只会拉低他的身段。

就在这个时候,陆雪琪忽然拉住秦风,满是诚恳地说道:“对不起,秦先生,刚刚只是师兄的一面之词,相比较之下,我更愿意相信秦先生。”

李伟气得差点脑中风,整个脖子都红了。

秦风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陆雪琪眼瞅秦风真的要走,急得差点落泪,她才看到些希望,不想重回深渊。

只见她一把拉住秦风的手,泪眼汪汪地说道:“秦风,求求你……”

陆雪琪甚至准备屈膝给秦风跪下,只是秦风看出她要下跪,一把拉她起来。

“第一次帮你是因为你的救人之心,你能暂时放下对母亲的挂念,专心投入到急救当中,我有些感动。第二次帮你是因为孝心,你是个合格的闺女,你妈没白疼你。”秦风微笑说道。

“这么说,你愿意救我母亲?”陆雪琪激动,眼神满是盈盈秋水。

“还是那句话,人生死由命,我只能尽力而为。”

“谢谢,谢谢……”

李伟脸色已经气得刷白,此刻已然说不出半个字。

“办理出院吧,该吃吃该喝喝,我写一副药方给你,每天晚上煎服,一周可有好转,半年可痊愈,有笔吗?”

“有的有的。”陆雪琪急忙找来纸笔。

“世界专家都无法攻克的顽疾,你竟然敢说半年痊愈?你这个冒牌庸医,你有行医资格证吗?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陆雪琪终于无法忍受李伟,怒言:“李伟,你够了,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母亲,但请你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了好吗?我求你。”

“雪琪,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上当受骗。”

“上当?难道我母亲现在苏醒是假的吗?”

说到底,李伟不是真正关心陆雪琪母亲,他是放不到自己的傲慢,更不愿意承认秦风这个穿着人字拖吊儿郎当的混混。

一分钟后,秦风将秘方交给陆雪琪,并且叮嘱道:“这副药方是我根据伯母体质专门调配,对你母亲来讲是仙丹,对别人却是毒药,切记不要外传。”

“我懂。”陆雪琪小心翼翼将药方揣到口袋。

“成,没别的事,我就先走,电话号码刚刚我写纸上了,除非情况紧急,否则不要给我打电话,毕竟我很忙,再见。”

秦风要拜拜离开,陆雪琪亲自送他离开住院部大楼。

李伟气冲冲地返回办公室,一把将桌上的水杯摔碎。

身后的小跟班眼瞅情况不对,赶紧上前说好话。

“李医生,别跟那臭小子一般见识,他连为你提鞋的资格都不配。”

“瞧着吧,离开医院,那老东西撑不过三天。”李伟恶狠狠地说道。

这家伙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实属阴险小人。

分别时刻,陆雪琪依然连连道谢,秦风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有些话,秦风还是要提醒陆雪琪。

“出院后找个舒适的地方静养,饮食上以清淡为主,最后,提防你师兄。”

秦风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陆雪琪整个人有些懵。

“秦先生,我不太懂你的意思,我师兄脾气有些古怪,但他心肠还是很好的。”

秦风不想跟她解释什么,笑着回答:“我只是随口一提,听不听随你,有缘再见。”

“秦先生,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请你吃个饭。”

“这个不着急,等你母亲病好了吧。”

陆雪琪望着秦风匆匆离开的背影,嘴角不觉浮现出会心笑容,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她必当会牢记一辈子。

十几分钟后,秦风在肯德基找到林佳一跟小胖,小胖子已经吃了两个鸡腿、两个鸡翅外加三个蛋挞,小肚子圆鼓鼓的,像是装进去个气球。

“风爸,你总算回来了,你拉粑粑怎么这么久?”小胖天真地说道,他以为秦风真的是去上厕所。

林佳一冷笑着说道:“没准不是去厕所,而是偷偷约会。”

“约会?”小胖不懂,厕所里还能约会?

秦风简单解释:“就我这样,谁能跟我约会?别闹。”

“这都是给你留的,快吃!不准浪费粮食。”林佳一将剩下的全家桶塞给秦风。

秦风笑纳,比划出OK的手势。

吃过肯德基后,三个人返回福利院,小胖脚步匆匆地跑去跟小伙伴们吹牛皮,吹嘘他风爸今天在医院的神勇表现。

“你们知道吗?我跟风爸今天在医院遇到一件大事……”

小胖子喋喋不休,生动形象地描绘出一场外星人大战,其他小朋友听得极为入迷。

这种情况林佳一已经见怪不怪,毕竟在孩子们心里,秦风的武功全宇宙第一。

秦风是个低调的人,从来不贪图虚名,但他却很享受被孩子们崇拜的感觉。

“明天打针,你还来吗?”林佳一转头问道。

“我很忙的,不可能召之即来,明天你带他去就行,他要是敢不听话,你就揍他。”秦风冷声说道。

“现在小胖子仗着有风爸在,特别矫情,我可不敢打。”

“没事,随便揍,他就是属陀螺的,越打钻得越快。”

林佳一被秦风的比喻逗笑。

“你可真有幽默感,行吧,明天我带他去。”

现在是下午三点,秦风必须回家为老婆做饭了。

回家的时候,秦风没有打车,而是选择共享单车,没办法,老婆给的零花太少,而且大部分都花在食材上面,必须节俭起来。

林佳一搞不懂这个大奇葩,不觉叹息摇头。

整个下午,秦风专心准备晚饭,没人再打扰他。

傍晚,叶芷准时下班回家,今天她似乎心情不错,并没有因为秦风错叫老婆而生气发火,她只是稍微瞪秦风一眼。

晚饭是麻辣牛蛙,搭配香喷喷的米饭,闻着味道就让人流口水。

叶芷表面上看着高冷,其实还是忍不住多吃一碗米饭。

中途的时候,表妹夏寒发来视频通话,并且大赞秦风的牛蛙,她说隔着屏幕都能闻到香味。

“有时间再聊,我们先吃饭。”

“喂,表姐,我还没……”

叶芷受不了她的啰嗦,直接挂断电话,秦风心里为自己的手艺感到骄傲。

忽然,就在秦风偷笑的时候,叶芷抛出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你什么时候出去找份工作?”

这句话直接让秦风蔫巴。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