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4 19:32:38

“你们快看,前面有人!”好不容易追上二人的叶青,恍然间向下望去,只见前方密林有人影穿过,奇装异服且数量不少,当下赶忙出声提醒二人。

较近一些的秦山闻言也向叶青所指的方向看去:“是山越杂碎,大家快躲起来!”说罢连忙招呼叶青两人朝一旁的森林中跑去,迅速掩藏身形,显得异常小心。

山越与汉,一直以来就不是太和谐,其中缘由,多是野心作祟。

年前,官府又发动了一场针对山越的战争,让山越各部都损失惨重,甚至还有一些部落从此消失。

有此血海深仇,可以预见,若叶青等人与这伙山越相遇,结局多半是有死无生。

可能是因为天色的原因,这伙山越一路向艾山前行,只知埋头赶路,未曾注意到一旁的叶青三人。

饶是如此,叶青等三人也被吓了个半死,要知道这伙山越人足有五六十人之多,且一个个神情漠然,身上血迹未干,煞是渗人。

血迹!叶青突然睁大眼睛与秦山一同赫然的看着山越人消失的方向,两人又相互望了望,很显然他们都希望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信息或者安慰。

东山之境,人烟稀少,方圆百里之内,不过草海一村而已,这些山越人身上之血,若非野兽,那便是人的,若是人的,那么...

叶青不敢继续想下去,只是觉得喉头有些干涸。虽然草海村百姓不过是一些数据而已,但叶青仍然当了真,这数日的相处是他人生中少有的快意时光,草海村诸人对他的关切之意,是那般的真真切切,假若他们真有不测,叶青知道自己一定会很伤心很难受。

落日余晖,将叶青等人的身影狠狠拉长,纵是只在村外,火焰的余温依旧扑面而来。好热!好热!热的叶青惊慌失措,心如刀绞,双腿怎么也支撑不住这单薄的身躯。

事情最终还是朝着最不愿意的方向发展了,看着悲恸到晕厥的黄秦二人,叶青心中亦是一片茫然,不知所措,只能本能的把二人弄到村头的小木桥上去,这火势之凛冽,可谓罕有,若是在把黄铁牛秦山带进去,那草海村真的要绝户了。

“对!一定是他们,一定是那群山越人,俺要杀了他们,俺要报仇”被拖动的黄铁牛突然惊醒,双目赤红,咬牙切齿。

说完一把推开叶青,拿出随身的铁斧,风风火火地就要去寻来时遇到的那群山越人报仇,可行不两步,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洒而出,眼前一黑再一次昏死过去,显然还是悲伤过度,尚未缓过神来。

这场大火灼人心肺的速度,犹如迅雷,但归去的速度却异常缓慢。

连续晴朗一旬后,总算是下了一场春雨,若换做往常,老人定然会说:真是好雨知时节,有这般润雨,还怕来年没有好收成?可惜这只是假如。

火势太大,大足以将一切湮灭,以至于昔日祥和之地,再无一丝人间气息,唯有数抔黄土,三五墓牌。

“走吧!”与黄铁牛秦山一样,为了安葬被屠戮的村民,叶青也是三日没有合眼,其中疲倦可想而知。

“走?去哪?俺已经没有家了,俺现在就想好好睡一觉,然后去找那群狗娘养的拼了。”黄铁牛先是疑惑,后是哂笑,然后呈一个“大”字躺在地上,眼神瞟了瞟爹娘的坟墓,感觉有些模糊,暮气沉沉的说道,话中死意,清晰可见。

有时,生命的意义就是为在乎的人而活,如今父母死了,爱人没了,黄铁牛痛心的同时,也感到一阵茫然,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此情此景,叶青不由得心痛,无心之人,生不如死。

“东山!东山不仅有家,还有仇恨。”说罢,叶青抬头一望清冥,略沉,春雨无声滴落在脸庞,这是一场思想斗争。

虚空里,两个叶青争锋相对,在情与利之间争论不休,各执一词。

千金易得而真情难求,这是叶青的抉择,决定后也不再婆妈,在做多余念想,带着二人向身后的墓碑磕了一个头当做告别后,就乘着风雨,一往无前的向着东山前行。

长路漫漫,未来何如,没有人知道,但叶青无愧于心,绝不言悔。

“叮~草海村全村惨遭山越人杀戮幸存之人无家可归,天怒人怨。触发任务草海村之殇上埋葬草海村死亡村民且为草海村幸存之人寻找新的村落,有效时间2天。任务奖励:游侠原涉来投,声望20。失败惩罚:无。请问玩家是否接受任务草海村之殇上?”

转身之际,系统提示声骤然响起,果断选择接受,埋葬之事早已处理完毕,新家也有了方向,东山便是家,家!便在那里。

东山之地,叶青虽只来过一回,但大致情况已然了熟于心,一路且行且休息,叶青等人终于赶到夜幕彻底笼罩之前来到黄铁牛所说的平原中心。

这个地方倒也不负中心之名,放眼望去,尽皆平坦,偶有溪流小峰,很是宜人,确是一个成家立业的好地方。

从怀里拿出流光古朴的建村令,任由春雨涤洗,叶青定了下心神,按照指示将建村令缓缓地插入泥土之中。

少顷,只见一团五颜六色的光芒从建村令上发出,刺的叶青等人连忙用手遮住眼睛,四散的光芒开始敛做一个光团,并且围着叶青转个不停,好一会儿后,那光团好似累了,也不在飞舞,化作一道长虹直入叶青眉心,霎时间叶青只觉得全身温暖,方才冷意被一扫而空。

“请为您的村落命名!”尚来不及好好感受这暖意,一个恢弘的声音在心间响起。

名字?这倒是一个问题,先前不曾想到,现在商量只怕是已来不及,叶青连忙四望。

春雨绵绵,风过之处隐隐有刺骨之意,好似倒春寒,漫山之处,先前可谓百花齐放,各自斗艳,好不风流,如今不过三日光景,便以衰败的七七八八,唯有芷兰,迎风傲立,颇有梅范。

“芷兰!”虽是芷兰,却有寒梅风骨,叶青取此名,一是感谢芷兰灵感,二是希望自己以及这个村庄以后能像芷兰一样,虽无梅之盛,却有梅之骨。

“恭喜您建立全服第五个村落——芷兰,作为全服第五个建立的村落,现奖励您三星文臣一位,声望80”

系统提示声罢,又是一阵七彩光芒从地上照来,又一次让叶青等人睁不开双眼。

“老夫叶翎见过主公!”少许,只听一个浑厚稳重的声音传入叶青耳中。

叶青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一低矮土墙房出现在视野内,和草海村的一样,看得出来这便是村庄办公的府邸。

而说话的是一个约莫五十来岁的老者,一身青衫,虽不名贵,但却抖擞。

思绪间,看到对方尚在行礼,叶青不由重重拍一下自己的脑门,连忙扶起老者道:“叶老可是折煞小子了,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扶起叶翎后,叶青躬身行礼道:“小子叶青,虽为村庄之主,但却无甚经验,其中更是有颇多不懂之处,以后还得麻烦叶老。”

这个人心得失只在一瞬之间,听的叶青一番谦语,叶翎不由心有所触,收了收心神,打直了腰板说道:“那是老夫分内之事,自当为主公效力!”。

“叮!恭喜您完成任务草海村之殇上,获得声望20,获得游侠原涉来投。现开启任务草海村之殇下剿灭艾山中级山越营地,任务难度一星,任务时效6个月。任务奖励:获得草海村幸存者誓死效忠,获得李密青睐,获得名声200。失败惩罚:失去草海村幸存者的效忠,名声-50。请问玩家是否接受星级任务草海村之殇下”

在《苍穹》里面,如果任务内容领先于当前世界等级,那么该任务就会被提升为星级任务,奖励也会相应提高。星级任务共分五级,一级最低,五级最高,难度越大奖励越高,同样的惩罚就越狠。

接受任务,叶青都不带一丝犹豫,因为剿灭山越流寇,获取人口资源是目前村庄发展的唯一途径,就算不触发任务,于公于私叶青都必须去做。况且叶青对这个李密也颇为好奇,不知这个李密是属于瓦岗寨还是陈情表。

若是瓦岗李密,自己该怎么办?还敢收服吗?

第四章:草海之殇

“你们快看,前面有人!”好不容易追上二人的叶青,恍然间向下望去,只见前方密林有人影穿过,奇装异服且数量不少,当下赶忙出声提醒二人。

较近一些的秦山闻言也向叶青所指的方向看去:“是山越杂碎,大家快躲起来!”说罢连忙招呼叶青两人朝一旁的森林中跑去,迅速掩藏身形,显得异常小心。

山越与汉,一直以来就不是太和谐,其中缘由,多是野心作祟。

年前,官府又发动了一场针对山越的战争,让山越各部都损失惨重,甚至还有一些部落从此消失。

有此血海深仇,可以预见,若叶青等人与这伙山越相遇,结局多半是有死无生。

可能是因为天色的原因,这伙山越一路向艾山前行,只知埋头赶路,未曾注意到一旁的叶青三人。

饶是如此,叶青等三人也被吓了个半死,要知道这伙山越人足有五六十人之多,且一个个神情漠然,身上血迹未干,煞是渗人。

血迹!叶青突然睁大眼睛与秦山一同赫然的看着山越人消失的方向,两人又相互望了望,很显然他们都希望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信息或者安慰。

东山之境,人烟稀少,方圆百里之内,不过草海一村而已,这些山越人身上之血,若非野兽,那便是人的,若是人的,那么...

叶青不敢继续想下去,只是觉得喉头有些干涸。虽然草海村百姓不过是一些数据而已,但叶青仍然当了真,这数日的相处是他人生中少有的快意时光,草海村诸人对他的关切之意,是那般的真真切切,假若他们真有不测,叶青知道自己一定会很伤心很难受。

落日余晖,将叶青等人的身影狠狠拉长,纵是只在村外,火焰的余温依旧扑面而来。好热!好热!热的叶青惊慌失措,心如刀绞,双腿怎么也支撑不住这单薄的身躯。

事情最终还是朝着最不愿意的方向发展了,看着悲恸到晕厥的黄秦二人,叶青心中亦是一片茫然,不知所措,只能本能的把二人弄到村头的小木桥上去,这火势之凛冽,可谓罕有,若是在把黄铁牛秦山带进去,那草海村真的要绝户了。

“对!一定是他们,一定是那群山越人,俺要杀了他们,俺要报仇”被拖动的黄铁牛突然惊醒,双目赤红,咬牙切齿。

说完一把推开叶青,拿出随身的铁斧,风风火火地就要去寻来时遇到的那群山越人报仇,可行不两步,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洒而出,眼前一黑再一次昏死过去,显然还是悲伤过度,尚未缓过神来。

这场大火灼人心肺的速度,犹如迅雷,但归去的速度却异常缓慢。

连续晴朗一旬后,总算是下了一场春雨,若换做往常,老人定然会说:真是好雨知时节,有这般润雨,还怕来年没有好收成?可惜这只是假如。

火势太大,大足以将一切湮灭,以至于昔日祥和之地,再无一丝人间气息,唯有数抔黄土,三五墓牌。

“走吧!”与黄铁牛秦山一样,为了安葬被屠戮的村民,叶青也是三日没有合眼,其中疲倦可想而知。

“走?去哪?俺已经没有家了,俺现在就想好好睡一觉,然后去找那群狗娘养的拼了。”黄铁牛先是疑惑,后是哂笑,然后呈一个“大”字躺在地上,眼神瞟了瞟爹娘的坟墓,感觉有些模糊,暮气沉沉的说道,话中死意,清晰可见。

有时,生命的意义就是为在乎的人而活,如今父母死了,爱人没了,黄铁牛痛心的同时,也感到一阵茫然,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此情此景,叶青不由得心痛,无心之人,生不如死。

“东山!东山不仅有家,还有仇恨。”说罢,叶青抬头一望清冥,略沉,春雨无声滴落在脸庞,这是一场思想斗争。

虚空里,两个叶青争锋相对,在情与利之间争论不休,各执一词。

千金易得而真情难求,这是叶青的抉择,决定后也不再婆妈,在做多余念想,带着二人向身后的墓碑磕了一个头当做告别后,就乘着风雨,一往无前的向着东山前行。

长路漫漫,未来何如,没有人知道,但叶青无愧于心,绝不言悔。

“叮~草海村全村惨遭山越人杀戮幸存之人无家可归,天怒人怨。触发任务草海村之殇上埋葬草海村死亡村民且为草海村幸存之人寻找新的村落,有效时间2天。任务奖励:游侠原涉来投,声望20。失败惩罚:无。请问玩家是否接受任务草海村之殇上?”

转身之际,系统提示声骤然响起,果断选择接受,埋葬之事早已处理完毕,新家也有了方向,东山便是家,家!便在那里。

东山之地,叶青虽只来过一回,但大致情况已然了熟于心,一路且行且休息,叶青等人终于赶到夜幕彻底笼罩之前来到黄铁牛所说的平原中心。

这个地方倒也不负中心之名,放眼望去,尽皆平坦,偶有溪流小峰,很是宜人,确是一个成家立业的好地方。

从怀里拿出流光古朴的建村令,任由春雨涤洗,叶青定了下心神,按照指示将建村令缓缓地插入泥土之中。

少顷,只见一团五颜六色的光芒从建村令上发出,刺的叶青等人连忙用手遮住眼睛,四散的光芒开始敛做一个光团,并且围着叶青转个不停,好一会儿后,那光团好似累了,也不在飞舞,化作一道长虹直入叶青眉心,霎时间叶青只觉得全身温暖,方才冷意被一扫而空。

“请为您的村落命名!”尚来不及好好感受这暖意,一个恢弘的声音在心间响起。

名字?这倒是一个问题,先前不曾想到,现在商量只怕是已来不及,叶青连忙四望。

春雨绵绵,风过之处隐隐有刺骨之意,好似倒春寒,漫山之处,先前可谓百花齐放,各自斗艳,好不风流,如今不过三日光景,便以衰败的七七八八,唯有芷兰,迎风傲立,颇有梅范。

“芷兰!”虽是芷兰,却有寒梅风骨,叶青取此名,一是感谢芷兰灵感,二是希望自己以及这个村庄以后能像芷兰一样,虽无梅之盛,却有梅之骨。

“恭喜您建立全服第五个村落——芷兰,作为全服第五个建立的村落,现奖励您三星文臣一位,声望80”

系统提示声罢,又是一阵七彩光芒从地上照来,又一次让叶青等人睁不开双眼。

“老夫叶翎见过主公!”少许,只听一个浑厚稳重的声音传入叶青耳中。

叶青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一低矮土墙房出现在视野内,和草海村的一样,看得出来这便是村庄办公的府邸。

而说话的是一个约莫五十来岁的老者,一身青衫,虽不名贵,但却抖擞。

思绪间,看到对方尚在行礼,叶青不由重重拍一下自己的脑门,连忙扶起老者道:“叶老可是折煞小子了,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扶起叶翎后,叶青躬身行礼道:“小子叶青,虽为村庄之主,但却无甚经验,其中更是有颇多不懂之处,以后还得麻烦叶老。”

这个人心得失只在一瞬之间,听的叶青一番谦语,叶翎不由心有所触,收了收心神,打直了腰板说道:“那是老夫分内之事,自当为主公效力!”。

“叮!恭喜您完成任务草海村之殇上,获得声望20,获得游侠原涉来投。现开启任务草海村之殇下剿灭艾山中级山越营地,任务难度一星,任务时效6个月。任务奖励:获得草海村幸存者誓死效忠,获得李密青睐,获得名声200。失败惩罚:失去草海村幸存者的效忠,名声-50。请问玩家是否接受星级任务草海村之殇下”

在《苍穹》里面,如果任务内容领先于当前世界等级,那么该任务就会被提升为星级任务,奖励也会相应提高。星级任务共分五级,一级最低,五级最高,难度越大奖励越高,同样的惩罚就越狠。

接受任务,叶青都不带一丝犹豫,因为剿灭山越流寇,获取人口资源是目前村庄发展的唯一途径,就算不触发任务,于公于私叶青都必须去做。况且叶青对这个李密也颇为好奇,不知这个李密是属于瓦岗寨还是陈情表。

若是瓦岗李密,自己该怎么办?还敢收服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