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6 05:10:00

市场、医馆的事总算有着落,叶青一直倒悬的心,也被慢慢放了下来,开始把目光放在怎么提升村庄实力上。

村庄发展的关键是什么?

是人!是人才,只要有人,只要有人才,村庄就不愁发展。

近几日来,前来投靠的流民,有逐渐减少的趋势,四日光景竟只有三十多人,虽然有一个叫张越的初级木匠不错,但这依然不够。

想着草海村的血海深仇,6个月的时间如今已过去了三分之一,自己的势力,人口不过2500,士兵不到500,自保都成问题,想报仇?无异于天方夜谭。

既然你喜欢被动,那我就主动一点咯,于是乎,叶青把目光转向了那些零散的流寇势力,打算在他们身上做文章。

在初中高三种营寨之下,还有一种零散势力,他们人口不足一千,规模几十、几百不等,战力低下,靠打劫路人为生,多居住山洞或自主搭建的山寨,叶青此次的目标便是他们。

艾山位于芷兰村西北部,毗邻芷兰峰,山势陡峭,地形多样,多奇花异草,珍禽猛兽;山间多有险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频繁,是故山越、盗贼、流寇遍地,官府虽几番征剿,但皆无功而返,留下无数性命不说,还丢了面子。

把整个艾山肃清?叶青倒是想,可他没那本事,他此次前来,就只是想欺负欺负那些零散小势力,抢些人回去,至于这种为名除害的好事,他目前还做不到。

“主公,打探清楚了,前方两公里有支7人山贼巡逻小队,正朝我们这里走来”说话的是毛骧,原涉的徒弟,在情报消息这块,有得天独厚的天赋,目前负责芷兰村的情报分析管理。

“好!弟兄们,我们分两队埋伏在左右,给那群贼崽子来个守株待兔,不过切记,不可伤了人命”

叶青说完,大手一挥,两百号人稀稀拉拉了半天才躲干净,看的叶青一阵头大。

不过却也无法,手下无良将,让黄铁牛秦山练兵纯属赶鸭子上架,太为难人家了,能把这群名为士兵,实为村夫庄稼汉忽悠到这里来,已经算非常有本事了。

不过话虽如此,叶青还是特别希望手下能有一个能征善战的猛将,最好是岳飞、薛仁贵这种级别的爸爸,能打不说还省心,完全不用担心会不会造反这种问题。

不过这种东西放在心中想想就可以了,这种级别的猛将,是壕战士的专属,叶青这种级别的屌丝,搬个小凳子坐在旁边的资格都没有。

就在叶青胡思乱想之际,道路中间的战争也开始了,只见两百号人在黄铁牛的指挥下,对着那七个小毛贼就是一拥而上,打的那个乌拉拉凄惨无比,当真是见着伤心,闻着流泪。

两百号人打人家七个,有将领有兵器有铠甲,还特么能让人家反伤十多个,怎能不让叶青伤心流泪。

这《天绝弑》怎么也算是极品功法吧?你黄铁牛怎么也算是打虎英雄吧?带着这么多人怎么连七个小毛贼都收拾不了呢?

可能他还小,可能是第一次比较紧张,可能是功法还没彻底领悟,没事的,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叶青不断的找着理由说服自己。

唉!骗自己真的有那么难吗?自己这边算是出尽了洋相了,也不知原涉那边如何了。

过程是曲折的,结果是好的,看着被捆成粽子似的七人,大手一挥,毛骧便心领神会的马上派人将其押回村里,至于受伤之人,还能再战就留下,不能再战的也一同回去。

安排一切之后,叶青等人继续前进,邀人之路,任重道远,吾等当共勉之。

探查、设伏、活捉如此反复三次,劫掠人数绝不过十,绝对保持以多打寡的优势,如此反复一天便这样过去了。

以至于日落西斜时,超过三成人挂彩,不过好在有张献的秘制金创药,相信过不了两天,他们又会生龙活虎的回来,继续这项伟大的邀人事业。

当然也不竟都是坏消息,那35个山贼,就是活生生的战利品,最重要的是,叶青能明显感觉到黄铁牛等人的快速进步,相信用不了三五天,他们就能随心应付了。

离石道贯穿草海村、东山、艾山之间,更是东山通往艾山的唯一道路,鉴于艾山多贼寇,叶青等人甚至在离石道转入东山的路口处,修建了简单的隘口关卡,并且全天十二个时辰有人巡视。

“主公,你看!师傅他们回来了”毛骧眼神最好,站在隘口上,远远地就瞧见另一组的原涉秦山二人。

“我靠!怎么他们抢了那么多人?”看见秦原两人回来,等待许久的叶青终于把心放回肚子里,可看到他们身后浩浩荡荡的战利品之后,叶青刚刚放回去的心,险些被惊了出来。

哎!这人啊,就是怕比。老人说,人比人气死人,这句话是非常有道理的。

还记得之前在离石道时,黄铁牛无意间向秦山询问了他们是如何抓到这三百多人的时候,秦山那看傻子似的表情,让叶青记忆犹新。

“打?为什么要打?脑袋长来出气的?不知道动之以情?说之以理?诱之以利?”

“打!那是莽夫行为”

秦山对黄铁牛的一串串妙语连珠在叶青心中产生了无限的暴击,总感觉秦山在指桑骂槐,毕竟自己可是这一队最高指挥人,三十人比三百人,差距真的不要太大。

莫非我真是个傻子?那我超越及格线的智商是从哪儿来的?难道系统显示出BUG了?

这一夜,叶青久久不能入睡,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严重怀疑。

晨曦徐徐拉开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迎着朝阳,芷兰村的村民开始熙熙攘攘,叶青知道又是一天好风景,劫人越货最适宜。

留下受伤的人维护治安,自然不能像昨天一样能带满200人,毕竟那些山贼新降,都是不安定因素,不留点人看着,万一你出去了他在后院杀人放火,那就搞笑了。

带足干粮,叶青向着艾山,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劫掠或者说邀请。

不同于昨天的莽夫打法,受秦山启发,今天叶青可是带着脑袋出门的,开始学会使用计策了,甭说,还真好用。

至于这个计策是什么呢?恐吓,威胁,反正己方人多,要是威胁行不通,那便说理讲情,上到80老母的赡养,下到3岁孩童的成长,总有一个点能说进这些山贼的心里去。

如果还是不行,按照流程接下来就是利诱,不过叶青现在也给不了人家什么利,通常到了这一步,都是直接跳过,打死他丫的,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要不说脑子是个好东西,出门带了脑子,办起事来果然方便效率很多,同样是一天的功夫,收获是昨天的十倍有余,怎能不让叶青喜出望外。

叶青等人在外辛苦工作,叶翎同样把家里治理的仅仅有条,一张老嘴像开了光似的,与那些被俘山贼交流时,往往能说的人家涕泪横流,悔恨不已,赶忙加入芷兰村以赎心中罪孽。

也正是叶翎的开光老嘴,才能让叶青等外出抢劫的队伍日益壮大,且术业有专攻,有了专业人士做指导,叶青等人的抢劫水平蹭蹭蹭的往上涨,每一天的进步都是巨大的,肉眼可见的。

也正是叶青等人太疯狂,搞得那些零散贼寇人人自危,纷纷抱团取暖,使得叶青等人十分不好下手,打劫事业提前进入瓶颈期,不得不将目光转向那些小型营寨。

贼寇如此,却也说明叶青了等人成绩之卓著,短短数天时间芷兰村人口便以破万,各类生活人才数不胜数,极大的提高了芷兰村的基础生活质量。

军队数量也超过了3000,但战斗力问题始终没有好的解决方法,这些士兵多是由山贼组成,擅长好勇斗狠,痞性难训,军纪极差,叶青等人再时,尚能不敢造次,可一旦转头不见,结果可想而知,就差没把村子烧了。

第八章:人口攻略

市场、医馆的事总算有着落,叶青一直倒悬的心,也被慢慢放了下来,开始把目光放在怎么提升村庄实力上。

村庄发展的关键是什么?

是人!是人才,只要有人,只要有人才,村庄就不愁发展。

近几日来,前来投靠的流民,有逐渐减少的趋势,四日光景竟只有三十多人,虽然有一个叫张越的初级木匠不错,但这依然不够。

想着草海村的血海深仇,6个月的时间如今已过去了三分之一,自己的势力,人口不过2500,士兵不到500,自保都成问题,想报仇?无异于天方夜谭。

既然你喜欢被动,那我就主动一点咯,于是乎,叶青把目光转向了那些零散的流寇势力,打算在他们身上做文章。

在初中高三种营寨之下,还有一种零散势力,他们人口不足一千,规模几十、几百不等,战力低下,靠打劫路人为生,多居住山洞或自主搭建的山寨,叶青此次的目标便是他们。

艾山位于芷兰村西北部,毗邻芷兰峰,山势陡峭,地形多样,多奇花异草,珍禽猛兽;山间多有险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频繁,是故山越、盗贼、流寇遍地,官府虽几番征剿,但皆无功而返,留下无数性命不说,还丢了面子。

把整个艾山肃清?叶青倒是想,可他没那本事,他此次前来,就只是想欺负欺负那些零散小势力,抢些人回去,至于这种为名除害的好事,他目前还做不到。

“主公,打探清楚了,前方两公里有支7人山贼巡逻小队,正朝我们这里走来”说话的是毛骧,原涉的徒弟,在情报消息这块,有得天独厚的天赋,目前负责芷兰村的情报分析管理。

“好!弟兄们,我们分两队埋伏在左右,给那群贼崽子来个守株待兔,不过切记,不可伤了人命”

叶青说完,大手一挥,两百号人稀稀拉拉了半天才躲干净,看的叶青一阵头大。

不过却也无法,手下无良将,让黄铁牛秦山练兵纯属赶鸭子上架,太为难人家了,能把这群名为士兵,实为村夫庄稼汉忽悠到这里来,已经算非常有本事了。

不过话虽如此,叶青还是特别希望手下能有一个能征善战的猛将,最好是岳飞、薛仁贵这种级别的爸爸,能打不说还省心,完全不用担心会不会造反这种问题。

不过这种东西放在心中想想就可以了,这种级别的猛将,是壕战士的专属,叶青这种级别的屌丝,搬个小凳子坐在旁边的资格都没有。

就在叶青胡思乱想之际,道路中间的战争也开始了,只见两百号人在黄铁牛的指挥下,对着那七个小毛贼就是一拥而上,打的那个乌拉拉凄惨无比,当真是见着伤心,闻着流泪。

两百号人打人家七个,有将领有兵器有铠甲,还特么能让人家反伤十多个,怎能不让叶青伤心流泪。

这《天绝弑》怎么也算是极品功法吧?你黄铁牛怎么也算是打虎英雄吧?带着这么多人怎么连七个小毛贼都收拾不了呢?

可能他还小,可能是第一次比较紧张,可能是功法还没彻底领悟,没事的,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叶青不断的找着理由说服自己。

唉!骗自己真的有那么难吗?自己这边算是出尽了洋相了,也不知原涉那边如何了。

过程是曲折的,结果是好的,看着被捆成粽子似的七人,大手一挥,毛骧便心领神会的马上派人将其押回村里,至于受伤之人,还能再战就留下,不能再战的也一同回去。

安排一切之后,叶青等人继续前进,邀人之路,任重道远,吾等当共勉之。

探查、设伏、活捉如此反复三次,劫掠人数绝不过十,绝对保持以多打寡的优势,如此反复一天便这样过去了。

以至于日落西斜时,超过三成人挂彩,不过好在有张献的秘制金创药,相信过不了两天,他们又会生龙活虎的回来,继续这项伟大的邀人事业。

当然也不竟都是坏消息,那35个山贼,就是活生生的战利品,最重要的是,叶青能明显感觉到黄铁牛等人的快速进步,相信用不了三五天,他们就能随心应付了。

离石道贯穿草海村、东山、艾山之间,更是东山通往艾山的唯一道路,鉴于艾山多贼寇,叶青等人甚至在离石道转入东山的路口处,修建了简单的隘口关卡,并且全天十二个时辰有人巡视。

“主公,你看!师傅他们回来了”毛骧眼神最好,站在隘口上,远远地就瞧见另一组的原涉秦山二人。

“我靠!怎么他们抢了那么多人?”看见秦原两人回来,等待许久的叶青终于把心放回肚子里,可看到他们身后浩浩荡荡的战利品之后,叶青刚刚放回去的心,险些被惊了出来。

哎!这人啊,就是怕比。老人说,人比人气死人,这句话是非常有道理的。

还记得之前在离石道时,黄铁牛无意间向秦山询问了他们是如何抓到这三百多人的时候,秦山那看傻子似的表情,让叶青记忆犹新。

“打?为什么要打?脑袋长来出气的?不知道动之以情?说之以理?诱之以利?”

“打!那是莽夫行为”

秦山对黄铁牛的一串串妙语连珠在叶青心中产生了无限的暴击,总感觉秦山在指桑骂槐,毕竟自己可是这一队最高指挥人,三十人比三百人,差距真的不要太大。

莫非我真是个傻子?那我超越及格线的智商是从哪儿来的?难道系统显示出BUG了?

这一夜,叶青久久不能入睡,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严重怀疑。

晨曦徐徐拉开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迎着朝阳,芷兰村的村民开始熙熙攘攘,叶青知道又是一天好风景,劫人越货最适宜。

留下受伤的人维护治安,自然不能像昨天一样能带满200人,毕竟那些山贼新降,都是不安定因素,不留点人看着,万一你出去了他在后院杀人放火,那就搞笑了。

带足干粮,叶青向着艾山,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劫掠或者说邀请。

不同于昨天的莽夫打法,受秦山启发,今天叶青可是带着脑袋出门的,开始学会使用计策了,甭说,还真好用。

至于这个计策是什么呢?恐吓,威胁,反正己方人多,要是威胁行不通,那便说理讲情,上到80老母的赡养,下到3岁孩童的成长,总有一个点能说进这些山贼的心里去。

如果还是不行,按照流程接下来就是利诱,不过叶青现在也给不了人家什么利,通常到了这一步,都是直接跳过,打死他丫的,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要不说脑子是个好东西,出门带了脑子,办起事来果然方便效率很多,同样是一天的功夫,收获是昨天的十倍有余,怎能不让叶青喜出望外。

叶青等人在外辛苦工作,叶翎同样把家里治理的仅仅有条,一张老嘴像开了光似的,与那些被俘山贼交流时,往往能说的人家涕泪横流,悔恨不已,赶忙加入芷兰村以赎心中罪孽。

也正是叶翎的开光老嘴,才能让叶青等外出抢劫的队伍日益壮大,且术业有专攻,有了专业人士做指导,叶青等人的抢劫水平蹭蹭蹭的往上涨,每一天的进步都是巨大的,肉眼可见的。

也正是叶青等人太疯狂,搞得那些零散贼寇人人自危,纷纷抱团取暖,使得叶青等人十分不好下手,打劫事业提前进入瓶颈期,不得不将目光转向那些小型营寨。

贼寇如此,却也说明叶青了等人成绩之卓著,短短数天时间芷兰村人口便以破万,各类生活人才数不胜数,极大的提高了芷兰村的基础生活质量。

军队数量也超过了3000,但战斗力问题始终没有好的解决方法,这些士兵多是由山贼组成,擅长好勇斗狠,痞性难训,军纪极差,叶青等人再时,尚能不敢造次,可一旦转头不见,结果可想而知,就差没把村子烧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