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6 20:43:16

月亮谷之行,总算落下帷幕,看似短暂的一夜,却藏有万般凶险在其中,好在皆被一一化解,还因祸得福收获了五万多的人口和结识到王训这种强人。

这个王训可不不简单,在历史上也是鼎鼎大名的存在,当然说王训可能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但若说他的另一个名字,对唐历史有兴趣的就肯定不陌生。

盛唐名将王忠嗣,本名王训,其父战死后为玄宗皇帝收养,改名忠嗣。

王忠嗣年轻时作战勇猛,悍不畏死,曾为此几度引来皇帝忧心其安危,怕其有失,数次将其强召回长安。

然而王忠嗣终是属于沙场之人,皇帝的爱护并没有让他脱离疆场,反而愈战愈勇,积累军功无数,并凭之一度统领四镇节度,功盖天下,朝野显赫。

王忠嗣是忠颖之人,从不居功自傲,也不结党营私,更不会妒贤嫉能,唯独一人例外,那便是同样镇守一方的安禄山。

安禄山尚守一方之时,王忠嗣便看出了其有不臣之心,屡次上疏弹劾安禄山,希望朝廷早日解决这个江山祸患,但他的上疏并未得到朝廷响应,反而被安禄山伙同李林甫诬告造反,被判处极刑,不日午门斩首。

好在有部下哥舒翰、李光弼、郭子仪等人不惜弃官求情,方才保住其性命,贬为汉阳太守,次年抑郁而终,年仅四十五岁。

王忠嗣死后没多久,失去掣肘的安禄山便发动了闻名天下的安史之乱,大唐由盛转衰。

王忠嗣年轻时勇敢自负,时吐蕃为报新城之败,率精兵猛将强攻唐军,唐军胆寒,士气低落,王忠嗣单枪匹马杀入敌阵,斩将杀敌百余人,唐军乘势反扑,一举击败吐蕃精锐。

王忠嗣为将之后一改往昔冲动自负,以稳重守边为本职,对军民百姓皆很爱护。晚年玄宗好大喜功,下令王忠嗣强攻吐蕃石堡城,王忠嗣上书陈说其中利害,石堡城易守难攻,若是强攻,非伤亡数万人不能下,得不偿失,遂抗旨不遵,改怀柔方法遏制吐蕃。

王忠嗣的所作所为让手下人颇为不解,石堡城只是难打,又不是打不赢,待攻下石堡城,皇帝高兴了,升官发财还不是小事?当即纷纷劝王忠嗣攻打石堡城。对此王忠嗣怒道:“岂以万千性命而易一官?”遂让诸人勿在复言。

这便是王忠嗣,虽不似薛岳李韩那般家喻户晓,人尽皆知,但纵观历史名流,也属一代人杰。

如此人杰,叶青怎能不上心,虽然上心,却也没有轻举妄动。但凡英雄沦落至此,必有万不得已之苦衷,叶青选择静观其变,让原涉先探查出王训落草的原因,再做打算。

说完了王训,再来说说现实囧境,五万多人口的骤然加入,因为缺乏类似处理的经验,险些没让村庄直接瘫痪,搞得叶翎一脸囧相,好在其也是天赋极高之人,缓过神来后,仅仅两日便将一切稳定了下来,这五万人正以极快的速度融入芷兰村,壮大芷兰村。

如今的芷兰村也已经升级到高级村落,占地面积是先前的数十倍,各类基础设施也大致完善,若非现阶段事情太多,没有多余精力和信心应付升级考验,否则叶青早把村子像轩辕村那样变成镇了。

说到村落排名,《苍穹》开服已有三月,整个华夏九州的村落数以十亿计,排名第一的轩辕村已经在数日之前通过升级考验,成功变村为镇,引的天下侧目,让华夏人又好好的露了把脸。

作为一个华夏人,叶青也想做些什么来为祖国添光,比如把天下第二镇的拿到手,可惜叶青没有那本事,光凭手下这三万杂兵是决然不可能的。

芷兰村的路还很长,有太多的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现在,全村满打满算六万人,其中超过百分之五十是士兵,不难想象这是多么的不合理。

虽然不合理,但叶青却也只能暂时如此,如今的芷兰村可谓群狼环视,每一天每一步都好似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首先便是九寨,听那日严韬所言,九寨似乎早已注意到芷兰村的存在,只是因为另有要事而一直不曾理睬叶青。

其次就是艾山西垂十万燕山,据毛骧所传来的消息,近来山越动作频频,先是把艾山境内的势力化零为整,全部聚集在飞云寨,其次便是六大部的五凤部和坞城部突然从正面战场撤离,不知所踪,这多少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正面战场并未取势,为什么两部会贸然撤退?出于谨慎李陵还是暂缓了攻势,静观其变。

飞云浦位于艾山西垂,为山越人所有,其中人口超过十万,是一处大型营寨,为山越大将龙骧所驻守。

因为位于燕艾两山交界,又是两族势力过渡区,飞云寨一向比较引人关注,无论白昼黑夜,都不会缺乏探子的踪影。

但数日之前,龙骧突然施展雷霆手段,将飞云寨周边的探子几乎一扫而空,引得艾山震动,九寨也暂时停止内战,将注意力转移到飞云寨来。

山越艾山势力聚集,两大部族神秘消失,清扫情报网,是个人都知道其中有鬼,九寨自然不是傻子,都默默地开始整兵备战,所谓有备无患。

山雨欲来风满楼,肃杀之气使得艾山上的人呼吸都沉重了不少,不时有风雷卷过,大雨欲倾盆,不出意外,新一轮的汉越博弈又开始了。

“报!飞云浦紧急军情!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突如其来的军报划破了清晨的宁静,使得整个议会大厅都充满了阴翳,胆寒与沉默弥漫其间。

芷兰村的成立,山越人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促进作用,而芷兰村的情报系统也很大程度上是为其而设立的。

去年,匈奴大单于勾结燕王卢绾、九江王英布、山越祖郎、费栈、吴免、严白虎等四位首领同时起兵反汉,烽火同时点燃整个绛州大陆,天下震惊,以为乱世又至。

面对此危局,汉朝廷亦是很快给出反应,齐王韩信提本部兵马威压北境,正面对抗匈奴铁骑,以少敌多,亦是六战六捷,迫使匈奴退守寒光城,观南方战况待定。

寒光城墙高多险,兵精粮足,汉军虽占上风,但短时间却无破城之力,天下皆以为僵持之势已成。

然就在此时,匈奴后方传来噩耗,齐王弟子霍去病领三万精锐,日夜兼程,六天疾驰五千二百里,直接穿越河西,深入漠北,一战而破匈奴王城,掳大单于本族。

又在蜃海城设伏一战击破匈奴回援主力,生擒叛臣卢绾,如此北境之乱彻底平定,若非唐卫国公李靖整兵三十五万出燕城,韩信担心后方有失,不然匈奴就此成为历史,也未尝不可能。

九江叛将英布,乃是楚人,早年跟随霸王项羽,屡立战功,在上一次楚汉大战中被陈平策反,战前反戈项羽,致使楚军大败,若非大将军项燕赶到,那项王能否逃离乌江之水尚是两说之事,鉴于如此军功,刘邦直接封英布为王,可谓天恩浩荡。

不曾想归附没几年,英布旧疾复发,让匈奴稍一串掇,举着个大旗叫要闹革命,气的刘邦牙痒痒,又是掀桌子又是摔杯子,死活不听劝,执意要御驾亲征,亲手宰了英布这狗贼。

刘邦亲自出手,又岂是区区英布可以阻挡,一路连战连败,没几月就领土丧尽,被汉军围困浔阳。

面对如此困境,英布自然又是认错又是求饶,把黑锅通通丢给漠北的匈奴,可惜并没有效果。

刘邦何许人也,说老奸巨猾,老谋深算一点都不过分,就凭小小英布还能戏弄他两次?于是任凭他说破嘴皮,叫破喉咙,刘邦就是要干他。

见刘邦执意要自己死,英布不由得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绝望之余,抄起家伙朝着刘邦就是一箭。

也不知是英布运气好,还是刘邦运气差,英布射出去的箭矢其实是没多大威力的,可偏偏就如像装了导航系统,会找路不说,还会加速度,直直的穿越过千军万马,片叶不曾不沾身,直盯盯就朝刘邦胸前去了,拦都拦不住。

刘邦阵前中箭,自是引得朝廷又是惊恐又是震怒,当即令夏侯婴率领天下名医前往浔阳救治刘邦,令骠骑将军卫青火速赶往前线,总领三军,务必平定南方叛乱,生擒英布回京。

卫青何许人也,汉庭不世猛将,比之韩信也不遑多让,又岂是残兵败将的英布可以比拟?不过三日便攻破浔阳城,手刃英布首级。

一南一北两大主力皆败,区区山越又能翻得起什么浪来?仅仅一个李陵便打的其抱头鼠窜,溃不成军,若非撤退得早,恐怕四大统领都得交代在外面。

即便及时撤退回来了,燕山越也依旧没得安生,除去李陵穷追猛赶之外,还前前后后遭到各地方十余次的围剿,每一次都是损失惨重,若非钱塘部彭家三兄弟苦苦支撑,恐怕燕山越早以灭族。

灭族之祸是暂时避免了,但山越的情形依旧不容乐观,连番血战,早已人口凋零,物资耗尽,尤其是粮草这块,若在无解决之道,怕是这个冬天都难熬过去。

第十一章:飞云惊变

月亮谷之行,总算落下帷幕,看似短暂的一夜,却藏有万般凶险在其中,好在皆被一一化解,还因祸得福收获了五万多的人口和结识到王训这种强人。

这个王训可不不简单,在历史上也是鼎鼎大名的存在,当然说王训可能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但若说他的另一个名字,对唐历史有兴趣的就肯定不陌生。

盛唐名将王忠嗣,本名王训,其父战死后为玄宗皇帝收养,改名忠嗣。

王忠嗣年轻时作战勇猛,悍不畏死,曾为此几度引来皇帝忧心其安危,怕其有失,数次将其强召回长安。

然而王忠嗣终是属于沙场之人,皇帝的爱护并没有让他脱离疆场,反而愈战愈勇,积累军功无数,并凭之一度统领四镇节度,功盖天下,朝野显赫。

王忠嗣是忠颖之人,从不居功自傲,也不结党营私,更不会妒贤嫉能,唯独一人例外,那便是同样镇守一方的安禄山。

安禄山尚守一方之时,王忠嗣便看出了其有不臣之心,屡次上疏弹劾安禄山,希望朝廷早日解决这个江山祸患,但他的上疏并未得到朝廷响应,反而被安禄山伙同李林甫诬告造反,被判处极刑,不日午门斩首。

好在有部下哥舒翰、李光弼、郭子仪等人不惜弃官求情,方才保住其性命,贬为汉阳太守,次年抑郁而终,年仅四十五岁。

王忠嗣死后没多久,失去掣肘的安禄山便发动了闻名天下的安史之乱,大唐由盛转衰。

王忠嗣年轻时勇敢自负,时吐蕃为报新城之败,率精兵猛将强攻唐军,唐军胆寒,士气低落,王忠嗣单枪匹马杀入敌阵,斩将杀敌百余人,唐军乘势反扑,一举击败吐蕃精锐。

王忠嗣为将之后一改往昔冲动自负,以稳重守边为本职,对军民百姓皆很爱护。晚年玄宗好大喜功,下令王忠嗣强攻吐蕃石堡城,王忠嗣上书陈说其中利害,石堡城易守难攻,若是强攻,非伤亡数万人不能下,得不偿失,遂抗旨不遵,改怀柔方法遏制吐蕃。

王忠嗣的所作所为让手下人颇为不解,石堡城只是难打,又不是打不赢,待攻下石堡城,皇帝高兴了,升官发财还不是小事?当即纷纷劝王忠嗣攻打石堡城。对此王忠嗣怒道:“岂以万千性命而易一官?”遂让诸人勿在复言。

这便是王忠嗣,虽不似薛岳李韩那般家喻户晓,人尽皆知,但纵观历史名流,也属一代人杰。

如此人杰,叶青怎能不上心,虽然上心,却也没有轻举妄动。但凡英雄沦落至此,必有万不得已之苦衷,叶青选择静观其变,让原涉先探查出王训落草的原因,再做打算。

说完了王训,再来说说现实囧境,五万多人口的骤然加入,因为缺乏类似处理的经验,险些没让村庄直接瘫痪,搞得叶翎一脸囧相,好在其也是天赋极高之人,缓过神来后,仅仅两日便将一切稳定了下来,这五万人正以极快的速度融入芷兰村,壮大芷兰村。

如今的芷兰村也已经升级到高级村落,占地面积是先前的数十倍,各类基础设施也大致完善,若非现阶段事情太多,没有多余精力和信心应付升级考验,否则叶青早把村子像轩辕村那样变成镇了。

说到村落排名,《苍穹》开服已有三月,整个华夏九州的村落数以十亿计,排名第一的轩辕村已经在数日之前通过升级考验,成功变村为镇,引的天下侧目,让华夏人又好好的露了把脸。

作为一个华夏人,叶青也想做些什么来为祖国添光,比如把天下第二镇的拿到手,可惜叶青没有那本事,光凭手下这三万杂兵是决然不可能的。

芷兰村的路还很长,有太多的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现在,全村满打满算六万人,其中超过百分之五十是士兵,不难想象这是多么的不合理。

虽然不合理,但叶青却也只能暂时如此,如今的芷兰村可谓群狼环视,每一天每一步都好似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首先便是九寨,听那日严韬所言,九寨似乎早已注意到芷兰村的存在,只是因为另有要事而一直不曾理睬叶青。

其次就是艾山西垂十万燕山,据毛骧所传来的消息,近来山越动作频频,先是把艾山境内的势力化零为整,全部聚集在飞云寨,其次便是六大部的五凤部和坞城部突然从正面战场撤离,不知所踪,这多少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正面战场并未取势,为什么两部会贸然撤退?出于谨慎李陵还是暂缓了攻势,静观其变。

飞云浦位于艾山西垂,为山越人所有,其中人口超过十万,是一处大型营寨,为山越大将龙骧所驻守。

因为位于燕艾两山交界,又是两族势力过渡区,飞云寨一向比较引人关注,无论白昼黑夜,都不会缺乏探子的踪影。

但数日之前,龙骧突然施展雷霆手段,将飞云寨周边的探子几乎一扫而空,引得艾山震动,九寨也暂时停止内战,将注意力转移到飞云寨来。

山越艾山势力聚集,两大部族神秘消失,清扫情报网,是个人都知道其中有鬼,九寨自然不是傻子,都默默地开始整兵备战,所谓有备无患。

山雨欲来风满楼,肃杀之气使得艾山上的人呼吸都沉重了不少,不时有风雷卷过,大雨欲倾盆,不出意外,新一轮的汉越博弈又开始了。

“报!飞云浦紧急军情!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突如其来的军报划破了清晨的宁静,使得整个议会大厅都充满了阴翳,胆寒与沉默弥漫其间。

芷兰村的成立,山越人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促进作用,而芷兰村的情报系统也很大程度上是为其而设立的。

去年,匈奴大单于勾结燕王卢绾、九江王英布、山越祖郎、费栈、吴免、严白虎等四位首领同时起兵反汉,烽火同时点燃整个绛州大陆,天下震惊,以为乱世又至。

面对此危局,汉朝廷亦是很快给出反应,齐王韩信提本部兵马威压北境,正面对抗匈奴铁骑,以少敌多,亦是六战六捷,迫使匈奴退守寒光城,观南方战况待定。

寒光城墙高多险,兵精粮足,汉军虽占上风,但短时间却无破城之力,天下皆以为僵持之势已成。

然就在此时,匈奴后方传来噩耗,齐王弟子霍去病领三万精锐,日夜兼程,六天疾驰五千二百里,直接穿越河西,深入漠北,一战而破匈奴王城,掳大单于本族。

又在蜃海城设伏一战击破匈奴回援主力,生擒叛臣卢绾,如此北境之乱彻底平定,若非唐卫国公李靖整兵三十五万出燕城,韩信担心后方有失,不然匈奴就此成为历史,也未尝不可能。

九江叛将英布,乃是楚人,早年跟随霸王项羽,屡立战功,在上一次楚汉大战中被陈平策反,战前反戈项羽,致使楚军大败,若非大将军项燕赶到,那项王能否逃离乌江之水尚是两说之事,鉴于如此军功,刘邦直接封英布为王,可谓天恩浩荡。

不曾想归附没几年,英布旧疾复发,让匈奴稍一串掇,举着个大旗叫要闹革命,气的刘邦牙痒痒,又是掀桌子又是摔杯子,死活不听劝,执意要御驾亲征,亲手宰了英布这狗贼。

刘邦亲自出手,又岂是区区英布可以阻挡,一路连战连败,没几月就领土丧尽,被汉军围困浔阳。

面对如此困境,英布自然又是认错又是求饶,把黑锅通通丢给漠北的匈奴,可惜并没有效果。

刘邦何许人也,说老奸巨猾,老谋深算一点都不过分,就凭小小英布还能戏弄他两次?于是任凭他说破嘴皮,叫破喉咙,刘邦就是要干他。

见刘邦执意要自己死,英布不由得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绝望之余,抄起家伙朝着刘邦就是一箭。

也不知是英布运气好,还是刘邦运气差,英布射出去的箭矢其实是没多大威力的,可偏偏就如像装了导航系统,会找路不说,还会加速度,直直的穿越过千军万马,片叶不曾不沾身,直盯盯就朝刘邦胸前去了,拦都拦不住。

刘邦阵前中箭,自是引得朝廷又是惊恐又是震怒,当即令夏侯婴率领天下名医前往浔阳救治刘邦,令骠骑将军卫青火速赶往前线,总领三军,务必平定南方叛乱,生擒英布回京。

卫青何许人也,汉庭不世猛将,比之韩信也不遑多让,又岂是残兵败将的英布可以比拟?不过三日便攻破浔阳城,手刃英布首级。

一南一北两大主力皆败,区区山越又能翻得起什么浪来?仅仅一个李陵便打的其抱头鼠窜,溃不成军,若非撤退得早,恐怕四大统领都得交代在外面。

即便及时撤退回来了,燕山越也依旧没得安生,除去李陵穷追猛赶之外,还前前后后遭到各地方十余次的围剿,每一次都是损失惨重,若非钱塘部彭家三兄弟苦苦支撑,恐怕燕山越早以灭族。

灭族之祸是暂时避免了,但山越的情形依旧不容乐观,连番血战,早已人口凋零,物资耗尽,尤其是粮草这块,若在无解决之道,怕是这个冬天都难熬过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