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6 20:44:08

亡国灭种,只在旦夕之间,值此存亡关头,山越各部落选择团结一致,共渡难关,经过商议,决定分兵攻伐艾山,歼灭九寨,以九寨积蓄来渡过此劫。

艾山与东山相比,胜在地形险要,地势复杂,为免夜长梦多,燕山方面直接派遣了两大最为顶尖的部落,五凤部和坞城部为此次伐九寨的主要力量,其余若干部落为辅,提精锐之师二十万人奔艾山而来。

提前准备、封闭消息,自是为了出奇制胜,昨日,飞云寨内五凤与坞城两部齐出,趁着雨夜袭击九寨之一的沂蒙寨,不过数个时辰,便攻破沂蒙防线,数十万山贼与百姓惨遭屠戮,仅有寨主刘酋等少数人突围,消息一出,艾山动荡。

今日辰时,黑石寨黄伦广发英雄帖,号召九寨停止内斗,组成联军,合力对抗来势汹汹的山越人。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不知诸位可有什么看法?”待叶翎说完前线战报,叶青看着骇然的众人道。

现实生活中的影视剧上,曹老板每次这样说之后,得到的反应往往都是郭嘉、荀彧等谋士口若悬河,出谋划策,许褚典韦等猛将瓮声瓮气,喊打喊杀,整个庙堂好不热闹。

可现实呢?迎接叶青的是满座静若寒蝉,脸色苍白都是小事,更有甚者还流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一声叹息由叶青口中叹出:“是叶某为难大家了,不过尔等却也不用担心,山越人首要目标在九寨不在我等,一切皆有九寨抵在前面,纵是有池鱼之危,诸位也不必害怕,一切还有叶某抵在前面”

也确实是叶青为难人,你说这一个个裁缝铁匠的,修修战甲,筑筑兵戈还行,喊他们出谋划策,带队冲锋,这不是开玩笑吗?

看来人多也未必力量大啊。

“都散去吧!”看叶青这般颓然,在座诸人只觉得面红耳赤,羞愧万分;又听到叶青吩咐他们下去,犹如大赦,不一会儿整个大厅,就只剩黄铁牛、秦山、叶翎等大眼瞪小眼。

“报!王首领求见”就在叶青思索原涉若在村中该有多好之时,传令兵突然报道。

“哦!他来干什么?”疑惑的看了一眼叶翎,知道他也不甚清楚,于是转头又对传令兵道:“快请!”

一夜之间屠戮数十万无辜百姓,手段之残忍,让人胆寒,仁人义士,如何不愤慨。

王训涉足其中叶青不奇怪,可他这个关头来找自己就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了,自己多少斤两自己是清楚的,虽然有地有人,但是缺乏谋臣将领,军队战斗力差,虽有三万人,但实际战斗力却和一个中级营地差不多,想在这种级别的大战中发出自己的声音确是有些难。

为此,黄铁牛等人也很羞愧,却也无法,练兵这东西真不是拉出去搞一套军体拳可以的练出来的,要不然说养兵千日呢?

“叶村长,不知沂蒙寨之事,你可知晓?”王训行色匆匆,也不隐瞒,直接开门见山道。

“此等人间惨案,叶青若是不知,当枉为人。”大概知道其秉性,叶青半是真话半是假话道。

叶青认为实力允许,横插一脚那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如果实力不允许,那就必须的考虑清楚在行动,无论是救人还是报仇,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不能把自己赔进去。

“既是如此,那叶村长可有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直来直去,没有一丝拐弯抹角,倒是把叶青问住了,因为他自己都还不知道下一步的方案是什么。

“启禀主公,府外有人求见?”

“有人求见?可知是何人”正想着该怎么把啥也不知道委婉地告诉王训,忽然有士卒传信外面有人求见。

要知道这芷兰村,远离世事,来往就那么几个人,从来没有陌生人拜过门,乍一听说有人来了,叶青还挺高兴的,可惜现在正和王训说事,贸贸然的把他丢在这里,确是不太好。

似乎看出叶青心中所想,那士卒连忙暗道白须老人神机妙算,又对叶青说道:“主公!方今艾山诡局,无论何种决定,皆要谋而后动,并非一时三刻可以算计出来。且非常时期,有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如今深山门响,不就是非常事吗?还请主公拨冗一见,若门外果真非常人,那便恭喜主公,即便不是,也能将主公礼贤下士之名传播四海,岂非两全其美呼?至于王首领,主公亦是不用担心怠慢,我等卑微小人都能看出首领乃明事理,晓是非之人,又岂会因如此小事而迁怒主公?”

听完那传令士卒所讲,叶青米了眯眼睛道:“你是何人,怎生来到村庄的?”条理之间,逻辑清楚,谈吐之际,颇有风度,若非间谍,便是人才,虽然他说的话有些夸张的成份。

“启禀主公,小人审配,冀州人士,南下行商经过卢江,遭了水患,与商家走失,幸的原大人相救,不至于饿死街头。”

听到那士卒如此说,叶青不由一阵汗颜,审配他是知道的,三国时期袁绍手下谋主,为人正直,后被曹操围困数月,拒不投降而死,可谓忠勇。

然让叶青汗颜的是,身边有那么个宝贝,自己居然不知道,这是何等的懒惰与罪过啊。

叶青暗自决定,一定要改掉这个懒惰的习惯,等下就把全村六万多人的资料全部看一遍,免得在守着宝山还尚不知,只晓得哀叹须臾,涂作儿女态。

“去请三位先生偏厅稍等,我随后便到,还有从明天开始,你便跟在我身边吧”

审配闻言一喜,当即连忙磕头拜谢,一边跑去通知白须老者一行,一边再次感叹白须老者当真神人,方才叶青反应竟全被算中,要知道迄今为止两人可是从未见过面,叶青也不是什么名满天下之人,值得天下人去研究。

“恭喜叶村长在获良才”依王训的眼光,如何看不出这审配乃是少有的贤才苗子,待其退下,当即恭贺叶青,言语间,可以清晰感觉到王训的诚恳与洒脱,毫无点滴虚假。

听王训庆贺,叶青也很高兴,毕竟收获了一名贤才,忍不住又和王训多唠了两句,方才辞别王训,让其在正厅稍待,自己则去看看是何方高人到来。

偏厅之中,有三人分列左右,形态各异。

且说坐在右侧的老叟,一身灰袍,一头银白,正怡然自得的品尝着芷兰山特产凉茶,不时颔首,显然十分享受。

老者旁边是一二十来岁的青年,只见他一袭白衣,长枪握于胸前,寒着面,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让人胆寒。

老者对面则是一儒生,约莫二十七八的样子,剑眉星目之中显得异常着急,正左右的惴惴不安。

“元直可是信不过老夫?”老者将手中香茗一饮而尽,扫了一眼徐庶身旁那杯未动的茶水,眼珠滴溜溜的转着,好似想到了一个不错的计策,开口向徐庶道。

“前辈说笑了,前辈可是家师水镜先生都推崇备至的人物,堪称天文地理,古今第一,所说之话,必是真言,徐庶如何敢不信。”满心焦急的徐庶听到老者如此说,赶忙躬身回答道。

毕竟眼前这老者可不简单,乃是传承千百年的鬼谷门当代鬼谷子,有经天纬地之才,自己师尊与之相比都略逊一筹,由不得他不尊重。

“元直此话口不对心矣,想来定是不信老夫方才所言,不如咱爷俩来打个赌怎样?”

“打赌!赌什么?”

“就赌一盏茶内,你能否得到你想要的答案。倘若老夫赢了,你需的答应老夫一个条件,若是你赢了,老夫可破例传你鬼谷心法,且用六灵灯为你改上一卦,你看如何?”

鬼谷心法?六灵灯?徐庶有些犹豫了,业内人都知道,王老鬼打赌,从来没输过,这老东西太精明,太能算计了,听说有一次列子不服,与之邀约在须弥山对赌,好家伙,当真是两个老神仙,豪赌三天三夜,谁也不服谁,听说那一仗直赌的是昏天暗地、日月无光、霹雳雷霆、电光火石、海水倒流、狂风呼啸,卷起一地的黄沙与衣物,为此,还把列子老师冻感冒了,足足在家里哭了三年,这三年的时间里,列子频繁推出新作,且售价不菲;周游列国之间演讲学说更是不带休息,过年都不给自己的放假,堪称行业楷模,这种能吃苦耐劳的精神也让个别专家汗颜不已,时常在梦里惭愧而醒,一边秉烛做着学问,一边暗暗想道:从此之后,谁特么在和王诩这老王八蛋有牵扯,谁特么是王八养的。

第十二章:有客远来

亡国灭种,只在旦夕之间,值此存亡关头,山越各部落选择团结一致,共渡难关,经过商议,决定分兵攻伐艾山,歼灭九寨,以九寨积蓄来渡过此劫。

艾山与东山相比,胜在地形险要,地势复杂,为免夜长梦多,燕山方面直接派遣了两大最为顶尖的部落,五凤部和坞城部为此次伐九寨的主要力量,其余若干部落为辅,提精锐之师二十万人奔艾山而来。

提前准备、封闭消息,自是为了出奇制胜,昨日,飞云寨内五凤与坞城两部齐出,趁着雨夜袭击九寨之一的沂蒙寨,不过数个时辰,便攻破沂蒙防线,数十万山贼与百姓惨遭屠戮,仅有寨主刘酋等少数人突围,消息一出,艾山动荡。

今日辰时,黑石寨黄伦广发英雄帖,号召九寨停止内斗,组成联军,合力对抗来势汹汹的山越人。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不知诸位可有什么看法?”待叶翎说完前线战报,叶青看着骇然的众人道。

现实生活中的影视剧上,曹老板每次这样说之后,得到的反应往往都是郭嘉、荀彧等谋士口若悬河,出谋划策,许褚典韦等猛将瓮声瓮气,喊打喊杀,整个庙堂好不热闹。

可现实呢?迎接叶青的是满座静若寒蝉,脸色苍白都是小事,更有甚者还流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一声叹息由叶青口中叹出:“是叶某为难大家了,不过尔等却也不用担心,山越人首要目标在九寨不在我等,一切皆有九寨抵在前面,纵是有池鱼之危,诸位也不必害怕,一切还有叶某抵在前面”

也确实是叶青为难人,你说这一个个裁缝铁匠的,修修战甲,筑筑兵戈还行,喊他们出谋划策,带队冲锋,这不是开玩笑吗?

看来人多也未必力量大啊。

“都散去吧!”看叶青这般颓然,在座诸人只觉得面红耳赤,羞愧万分;又听到叶青吩咐他们下去,犹如大赦,不一会儿整个大厅,就只剩黄铁牛、秦山、叶翎等大眼瞪小眼。

“报!王首领求见”就在叶青思索原涉若在村中该有多好之时,传令兵突然报道。

“哦!他来干什么?”疑惑的看了一眼叶翎,知道他也不甚清楚,于是转头又对传令兵道:“快请!”

一夜之间屠戮数十万无辜百姓,手段之残忍,让人胆寒,仁人义士,如何不愤慨。

王训涉足其中叶青不奇怪,可他这个关头来找自己就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了,自己多少斤两自己是清楚的,虽然有地有人,但是缺乏谋臣将领,军队战斗力差,虽有三万人,但实际战斗力却和一个中级营地差不多,想在这种级别的大战中发出自己的声音确是有些难。

为此,黄铁牛等人也很羞愧,却也无法,练兵这东西真不是拉出去搞一套军体拳可以的练出来的,要不然说养兵千日呢?

“叶村长,不知沂蒙寨之事,你可知晓?”王训行色匆匆,也不隐瞒,直接开门见山道。

“此等人间惨案,叶青若是不知,当枉为人。”大概知道其秉性,叶青半是真话半是假话道。

叶青认为实力允许,横插一脚那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如果实力不允许,那就必须的考虑清楚在行动,无论是救人还是报仇,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不能把自己赔进去。

“既是如此,那叶村长可有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直来直去,没有一丝拐弯抹角,倒是把叶青问住了,因为他自己都还不知道下一步的方案是什么。

“启禀主公,府外有人求见?”

“有人求见?可知是何人”正想着该怎么把啥也不知道委婉地告诉王训,忽然有士卒传信外面有人求见。

要知道这芷兰村,远离世事,来往就那么几个人,从来没有陌生人拜过门,乍一听说有人来了,叶青还挺高兴的,可惜现在正和王训说事,贸贸然的把他丢在这里,确是不太好。

似乎看出叶青心中所想,那士卒连忙暗道白须老人神机妙算,又对叶青说道:“主公!方今艾山诡局,无论何种决定,皆要谋而后动,并非一时三刻可以算计出来。且非常时期,有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如今深山门响,不就是非常事吗?还请主公拨冗一见,若门外果真非常人,那便恭喜主公,即便不是,也能将主公礼贤下士之名传播四海,岂非两全其美呼?至于王首领,主公亦是不用担心怠慢,我等卑微小人都能看出首领乃明事理,晓是非之人,又岂会因如此小事而迁怒主公?”

听完那传令士卒所讲,叶青米了眯眼睛道:“你是何人,怎生来到村庄的?”条理之间,逻辑清楚,谈吐之际,颇有风度,若非间谍,便是人才,虽然他说的话有些夸张的成份。

“启禀主公,小人审配,冀州人士,南下行商经过卢江,遭了水患,与商家走失,幸的原大人相救,不至于饿死街头。”

听到那士卒如此说,叶青不由一阵汗颜,审配他是知道的,三国时期袁绍手下谋主,为人正直,后被曹操围困数月,拒不投降而死,可谓忠勇。

然让叶青汗颜的是,身边有那么个宝贝,自己居然不知道,这是何等的懒惰与罪过啊。

叶青暗自决定,一定要改掉这个懒惰的习惯,等下就把全村六万多人的资料全部看一遍,免得在守着宝山还尚不知,只晓得哀叹须臾,涂作儿女态。

“去请三位先生偏厅稍等,我随后便到,还有从明天开始,你便跟在我身边吧”

审配闻言一喜,当即连忙磕头拜谢,一边跑去通知白须老者一行,一边再次感叹白须老者当真神人,方才叶青反应竟全被算中,要知道迄今为止两人可是从未见过面,叶青也不是什么名满天下之人,值得天下人去研究。

“恭喜叶村长在获良才”依王训的眼光,如何看不出这审配乃是少有的贤才苗子,待其退下,当即恭贺叶青,言语间,可以清晰感觉到王训的诚恳与洒脱,毫无点滴虚假。

听王训庆贺,叶青也很高兴,毕竟收获了一名贤才,忍不住又和王训多唠了两句,方才辞别王训,让其在正厅稍待,自己则去看看是何方高人到来。

偏厅之中,有三人分列左右,形态各异。

且说坐在右侧的老叟,一身灰袍,一头银白,正怡然自得的品尝着芷兰山特产凉茶,不时颔首,显然十分享受。

老者旁边是一二十来岁的青年,只见他一袭白衣,长枪握于胸前,寒着面,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让人胆寒。

老者对面则是一儒生,约莫二十七八的样子,剑眉星目之中显得异常着急,正左右的惴惴不安。

“元直可是信不过老夫?”老者将手中香茗一饮而尽,扫了一眼徐庶身旁那杯未动的茶水,眼珠滴溜溜的转着,好似想到了一个不错的计策,开口向徐庶道。

“前辈说笑了,前辈可是家师水镜先生都推崇备至的人物,堪称天文地理,古今第一,所说之话,必是真言,徐庶如何敢不信。”满心焦急的徐庶听到老者如此说,赶忙躬身回答道。

毕竟眼前这老者可不简单,乃是传承千百年的鬼谷门当代鬼谷子,有经天纬地之才,自己师尊与之相比都略逊一筹,由不得他不尊重。

“元直此话口不对心矣,想来定是不信老夫方才所言,不如咱爷俩来打个赌怎样?”

“打赌!赌什么?”

“就赌一盏茶内,你能否得到你想要的答案。倘若老夫赢了,你需的答应老夫一个条件,若是你赢了,老夫可破例传你鬼谷心法,且用六灵灯为你改上一卦,你看如何?”

鬼谷心法?六灵灯?徐庶有些犹豫了,业内人都知道,王老鬼打赌,从来没输过,这老东西太精明,太能算计了,听说有一次列子不服,与之邀约在须弥山对赌,好家伙,当真是两个老神仙,豪赌三天三夜,谁也不服谁,听说那一仗直赌的是昏天暗地、日月无光、霹雳雷霆、电光火石、海水倒流、狂风呼啸,卷起一地的黄沙与衣物,为此,还把列子老师冻感冒了,足足在家里哭了三年,这三年的时间里,列子频繁推出新作,且售价不菲;周游列国之间演讲学说更是不带休息,过年都不给自己的放假,堪称行业楷模,这种能吃苦耐劳的精神也让个别专家汗颜不已,时常在梦里惭愧而醒,一边秉烛做着学问,一边暗暗想道:从此之后,谁特么在和王诩这老王八蛋有牵扯,谁特么是王八养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