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8 22:28:49

艾山之中,一条大河通灌南北,起于艾山各涧,终于滚滚乌江,曦河奔流,非是无情,反而途径三寨,滋育千万人。

徐昭,本是汉人,不知何故转投山越坞城部,为部落首领严白虎尊为首席谋士,最为器重。

山越始入艾山,严白虎便采用其偷袭战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移平沂蒙寨,屠杀山贼流寇与无辜百姓数十万,虽是起到了威慑敌军,提升士气的作用,但也犯下了滔天罪行,为天下人所不齿,徐昭之于其中,也是罪孽滔天。

而后,徐昭又利用与敌示弱之策,诱的砀山项充贸然出击,中途设伏,一举消灭砀山主力,破寨、越货、杀人,又为艾山的累累白骨添加了一份贡献。

项充何许人也?因身上二十四把飞刀而三山闻名,人送外号“八臂哪吒”,在道上也算狠角,不料战争伊始便悲惨谢幕,砀山一战中,为五凤部五言围攻,因拒不投降而被吴免化作肉泥。

叶青知晓后,也是捶胸顿足,大呼遗憾,毕竟在水浒中,项充可是史进都拿不下的硬茬,最后还是宋江出马,方才归附的梁山,这般人才便这样说没就没了,着实可惜。

两战两捷,九寨节节败退,三军士气高涨,这也让徐昭陷入极度膨胀,不加修整的就把目光盯向九寨之中较为弱小的逸风堂。

可这次徐昭算是踢到了钢板,逸风堂实力之所以居于九寨末,主要原因便是缺乏强力猛将,可沂蒙寨的刘酋暂居此地后,这个缺点便不复存在,徐昭的结果也可向而知。

首次交战,战况与预计一般,逸风堂的众贼虽然勉力抗争,可最终还是败在山越的长刀之下,寨门被山越人轻而易举的突破。

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往往都有阴谋诡计伴随,平时取之都要慎重,更遑论战场之上?

结果不言而喻,山越一边方才入寨,便得到无数流矢陷阱欢迎,在刘酋的猛烈冲击下,留了两千多具尸骨才得以全身而退,徐、冉第一战,由冉长青后发制人,拨得头筹。

徐、冉第二战是出现在相持阶段,虽然冉长青赢了第一阵,斩敌两千余人,但这并不能抹平两者之间实力上的鸿沟,与徐昭所想的一样,冉长青选择了据险而守的龟缩式打法,任凭山越如何叫骂,都是坚守不出,毕竟山越拖不起,死守未必没有赢得可能。

但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同样是雨夜,冉长青居然选择主动出击,雨夜劫营,亲率数千精锐袭击徐昭营地,猝不及防的山越人,自然是一败涂地,相互践踏下,损兵折将多达五千余人。

无名之地,两次惨败,本就膨胀的徐昭如何能忍得下这口气,击退袭营的冉长青部后,并未按常理整顿三军、恢复士气,反而兵行诡道,选择追击,也就是这一追,又让其第三次败于冉长青。

奇兵袭营只是先手,半路设伏才是杀招,冉长青所赌便是徐昭追击,但凡徐昭有一点脱离理智之举,他都有信心将其永远留在这里。

可他最终还是功亏一篑,就在即将进入伏击点时,徐昭顿感不对,当下便令后军改前军,全线撤退。这样一来,伏击只能被动改为追击,原本有望全歼的战果,也仅仅是以消灭两千人收场。

但是这样已经够了,前后损兵折将过万,逸风堂已非徐昭一人所能图,只得收拢残兵,徐徐后撤,同时在向严白虎求援,等待援军到来,在对逸风堂发动总攻。

也就是这个空隙间,冉长青再棋先一手,率先撤退,只留个徐昭一个空荡荡的山寨,以及数句嘲弄之诗,直接把徐昭气得半死。

之所以撤退,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如今的逸风堂决然抵不住徐昭的二次攻击,强守,不过是徒增伤亡罢了,略微合计,唯有撤退才是最优选择,趁着徐昭不备,冉长青想也不想,数年基业说丢就丢,也算是狠辣之人,魄力十足。

当然,这一场败仗徐昭也并非一无所获,除去按原计划拿下逸风堂外,最大的收获还是性格上的蜕变,相较于往日自满,现在的徐昭有的更多是沉稳内敛。

这是一种突破,也是一种升华,纵是外人也能看出,徐昭已今非昔比,所布之局更加注重细节,攻守之间,首尾相顾,定计之时,交相呼应,俨然一派一流谋士的样子。

严白虎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就差没有直接写在脸上了。

毫无疑问,徐昭的突破,不仅有利于此战,同时也能提升坞城部在燕山的话语权,以此来争取更多的利益。

多少年了,严白虎终于看到一丝恢复当年风采的希望。

至于徐昭的种族,这更加不是事,汉人又如何?种族已经走到这一步,但他依然不离不弃。

在反观自己人呢?投汉者见死不救者又何其多,现在的他,只盼着徐昭早些结束这场战役,完成这个大计。

徐昭的压力很大,五凤、坞城两部在前线骤然消失,虽然暂时唬住李陵,但决然拖不了多久,至多汛期一过,届时迎接山越的就是李陵的疯狂进攻。

双方持续交战一年,不光是山越,汉军也是人困马乏,做梦都在想快些结束这场战争。

所以,留给徐昭的时间已经没剩多少了。

知道与九寨之战拖延不得,出征之前,徐昭曾一遍又一遍推演如何速战速决,但结果都是差强人意,所想的每一个办法都或多或少存在缺陷。

直到有一日,燕山下起了瓢泼大雨,徐昭一拍脑门,原来汛期到了。

不同于其他地方,三山每年四五月份春夏交割之际,都会迎来一个为期两个月的凌汛期。

凌汛期内,三山每日不是大雨瓢泼不停,就是细雨绵绵不断,致使河面上升,形成水患,就艾山来说,每年此时,曦河都会泛滥成灾,而曦河成灾,如若操作的当,便是结束这场战役的关键。

而且汛期作战还有一个好处,相比于山越,汉人在雨雪天气作战能力极弱,无论进攻还是防守,皆弱于山越一筹,此时出击,便可占据天时之优,加之曦河地利,仅有人和的九寨如何能与手握天时地利山越抗衡?

至于水攻会摧毁粮秣,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虽然可惜但也还能接受,因为经过近一个月的掠夺,外加从沙蛮处借来的粮草,已经足够支撑山越度过今年。

而过了今年,剩下的那便是明年,也正是为了明年,那怕徐昭等人已经完成了既定任务也依旧迟迟不肯退兵。

东艾两山不缺良田沃土,假若灭九寨而新扶傀儡,积极发展农业,休说明年不会缺粮,就算是后年、大后年也依旧不会有丝毫问题。

而且有了这两山粮仓,加深战略纵深的同时,也未必不能观望天下,就算观望天下不成,存血脉种族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为了这个目标,徐昭也算是煞费苦心,无论是杀项充夺砀山,还是硬着头皮与冉长青纠缠,都是为了把九寨往临近曦河的飞水、九华、临江三寨逼。

但既如此,也依旧是变故横生,且不说逸风堂拿的坎坎坷坷,就一个飞水寨,也是忙得徐昭脑仁疼,飞水寨主郭长河这厮居然率众投降了?

这可真是一个大新闻,人家都还没动手,你就自己趴了,郭长河的名字瞬时间传遍艾山每个角落,受万人唾弃。

但实事求是来说,郭长河的背叛对九寨来说不可谓不是致命打击,士气低落自是不在话下,但也正因如此,逼得徐昭不得不放弃本是最适合发动水攻的飞云寨,只得退而求其次,也就是这一退,直接把自己退没了。

严韬的突然爆发,而且在大败洪家兄弟的一役中,曾经动用过曦河水,为了避免其看出什么,第二合适的临江阁也只能作罢,只剩下三个中最不适合的九华寨。

不选九华寨,并非畏惧鲁智深武力,而是想要在此完成水攻,唯有白登原一处选择。

选择白登原,就势必要先和九寨来个硬碰硬,待到双方再无保留之时,方才决堤放水,攻其不意。

但这样一来,即便灭了九寨,自身也不会好过,伤亡惨重那都是好的,就怕一不小心,也把自己弄得全军覆没,毕竟水火无情,不是闹着玩的,一时间,徐昭竟也陷入了两难。

所谓无毒不丈夫,一将万骨枯,徐昭本就是心辣手毒之人,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惑他多久,他便选择了富贵险中求。

此事若成,即便折了这十几万人,又有何妨?

徐昭的心,让人感觉寒冷,这种疯狂的决定,即便是严白虎这种杀伐果断之人也有些胆寒。

第十八章:寒士徐昭

艾山之中,一条大河通灌南北,起于艾山各涧,终于滚滚乌江,曦河奔流,非是无情,反而途径三寨,滋育千万人。

徐昭,本是汉人,不知何故转投山越坞城部,为部落首领严白虎尊为首席谋士,最为器重。

山越始入艾山,严白虎便采用其偷袭战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移平沂蒙寨,屠杀山贼流寇与无辜百姓数十万,虽是起到了威慑敌军,提升士气的作用,但也犯下了滔天罪行,为天下人所不齿,徐昭之于其中,也是罪孽滔天。

而后,徐昭又利用与敌示弱之策,诱的砀山项充贸然出击,中途设伏,一举消灭砀山主力,破寨、越货、杀人,又为艾山的累累白骨添加了一份贡献。

项充何许人也?因身上二十四把飞刀而三山闻名,人送外号“八臂哪吒”,在道上也算狠角,不料战争伊始便悲惨谢幕,砀山一战中,为五凤部五言围攻,因拒不投降而被吴免化作肉泥。

叶青知晓后,也是捶胸顿足,大呼遗憾,毕竟在水浒中,项充可是史进都拿不下的硬茬,最后还是宋江出马,方才归附的梁山,这般人才便这样说没就没了,着实可惜。

两战两捷,九寨节节败退,三军士气高涨,这也让徐昭陷入极度膨胀,不加修整的就把目光盯向九寨之中较为弱小的逸风堂。

可这次徐昭算是踢到了钢板,逸风堂实力之所以居于九寨末,主要原因便是缺乏强力猛将,可沂蒙寨的刘酋暂居此地后,这个缺点便不复存在,徐昭的结果也可向而知。

首次交战,战况与预计一般,逸风堂的众贼虽然勉力抗争,可最终还是败在山越的长刀之下,寨门被山越人轻而易举的突破。

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往往都有阴谋诡计伴随,平时取之都要慎重,更遑论战场之上?

结果不言而喻,山越一边方才入寨,便得到无数流矢陷阱欢迎,在刘酋的猛烈冲击下,留了两千多具尸骨才得以全身而退,徐、冉第一战,由冉长青后发制人,拨得头筹。

徐、冉第二战是出现在相持阶段,虽然冉长青赢了第一阵,斩敌两千余人,但这并不能抹平两者之间实力上的鸿沟,与徐昭所想的一样,冉长青选择了据险而守的龟缩式打法,任凭山越如何叫骂,都是坚守不出,毕竟山越拖不起,死守未必没有赢得可能。

但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同样是雨夜,冉长青居然选择主动出击,雨夜劫营,亲率数千精锐袭击徐昭营地,猝不及防的山越人,自然是一败涂地,相互践踏下,损兵折将多达五千余人。

无名之地,两次惨败,本就膨胀的徐昭如何能忍得下这口气,击退袭营的冉长青部后,并未按常理整顿三军、恢复士气,反而兵行诡道,选择追击,也就是这一追,又让其第三次败于冉长青。

奇兵袭营只是先手,半路设伏才是杀招,冉长青所赌便是徐昭追击,但凡徐昭有一点脱离理智之举,他都有信心将其永远留在这里。

可他最终还是功亏一篑,就在即将进入伏击点时,徐昭顿感不对,当下便令后军改前军,全线撤退。这样一来,伏击只能被动改为追击,原本有望全歼的战果,也仅仅是以消灭两千人收场。

但是这样已经够了,前后损兵折将过万,逸风堂已非徐昭一人所能图,只得收拢残兵,徐徐后撤,同时在向严白虎求援,等待援军到来,在对逸风堂发动总攻。

也就是这个空隙间,冉长青再棋先一手,率先撤退,只留个徐昭一个空荡荡的山寨,以及数句嘲弄之诗,直接把徐昭气得半死。

之所以撤退,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如今的逸风堂决然抵不住徐昭的二次攻击,强守,不过是徒增伤亡罢了,略微合计,唯有撤退才是最优选择,趁着徐昭不备,冉长青想也不想,数年基业说丢就丢,也算是狠辣之人,魄力十足。

当然,这一场败仗徐昭也并非一无所获,除去按原计划拿下逸风堂外,最大的收获还是性格上的蜕变,相较于往日自满,现在的徐昭有的更多是沉稳内敛。

这是一种突破,也是一种升华,纵是外人也能看出,徐昭已今非昔比,所布之局更加注重细节,攻守之间,首尾相顾,定计之时,交相呼应,俨然一派一流谋士的样子。

严白虎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就差没有直接写在脸上了。

毫无疑问,徐昭的突破,不仅有利于此战,同时也能提升坞城部在燕山的话语权,以此来争取更多的利益。

多少年了,严白虎终于看到一丝恢复当年风采的希望。

至于徐昭的种族,这更加不是事,汉人又如何?种族已经走到这一步,但他依然不离不弃。

在反观自己人呢?投汉者见死不救者又何其多,现在的他,只盼着徐昭早些结束这场战役,完成这个大计。

徐昭的压力很大,五凤、坞城两部在前线骤然消失,虽然暂时唬住李陵,但决然拖不了多久,至多汛期一过,届时迎接山越的就是李陵的疯狂进攻。

双方持续交战一年,不光是山越,汉军也是人困马乏,做梦都在想快些结束这场战争。

所以,留给徐昭的时间已经没剩多少了。

知道与九寨之战拖延不得,出征之前,徐昭曾一遍又一遍推演如何速战速决,但结果都是差强人意,所想的每一个办法都或多或少存在缺陷。

直到有一日,燕山下起了瓢泼大雨,徐昭一拍脑门,原来汛期到了。

不同于其他地方,三山每年四五月份春夏交割之际,都会迎来一个为期两个月的凌汛期。

凌汛期内,三山每日不是大雨瓢泼不停,就是细雨绵绵不断,致使河面上升,形成水患,就艾山来说,每年此时,曦河都会泛滥成灾,而曦河成灾,如若操作的当,便是结束这场战役的关键。

而且汛期作战还有一个好处,相比于山越,汉人在雨雪天气作战能力极弱,无论进攻还是防守,皆弱于山越一筹,此时出击,便可占据天时之优,加之曦河地利,仅有人和的九寨如何能与手握天时地利山越抗衡?

至于水攻会摧毁粮秣,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虽然可惜但也还能接受,因为经过近一个月的掠夺,外加从沙蛮处借来的粮草,已经足够支撑山越度过今年。

而过了今年,剩下的那便是明年,也正是为了明年,那怕徐昭等人已经完成了既定任务也依旧迟迟不肯退兵。

东艾两山不缺良田沃土,假若灭九寨而新扶傀儡,积极发展农业,休说明年不会缺粮,就算是后年、大后年也依旧不会有丝毫问题。

而且有了这两山粮仓,加深战略纵深的同时,也未必不能观望天下,就算观望天下不成,存血脉种族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为了这个目标,徐昭也算是煞费苦心,无论是杀项充夺砀山,还是硬着头皮与冉长青纠缠,都是为了把九寨往临近曦河的飞水、九华、临江三寨逼。

但既如此,也依旧是变故横生,且不说逸风堂拿的坎坎坷坷,就一个飞水寨,也是忙得徐昭脑仁疼,飞水寨主郭长河这厮居然率众投降了?

这可真是一个大新闻,人家都还没动手,你就自己趴了,郭长河的名字瞬时间传遍艾山每个角落,受万人唾弃。

但实事求是来说,郭长河的背叛对九寨来说不可谓不是致命打击,士气低落自是不在话下,但也正因如此,逼得徐昭不得不放弃本是最适合发动水攻的飞云寨,只得退而求其次,也就是这一退,直接把自己退没了。

严韬的突然爆发,而且在大败洪家兄弟的一役中,曾经动用过曦河水,为了避免其看出什么,第二合适的临江阁也只能作罢,只剩下三个中最不适合的九华寨。

不选九华寨,并非畏惧鲁智深武力,而是想要在此完成水攻,唯有白登原一处选择。

选择白登原,就势必要先和九寨来个硬碰硬,待到双方再无保留之时,方才决堤放水,攻其不意。

但这样一来,即便灭了九寨,自身也不会好过,伤亡惨重那都是好的,就怕一不小心,也把自己弄得全军覆没,毕竟水火无情,不是闹着玩的,一时间,徐昭竟也陷入了两难。

所谓无毒不丈夫,一将万骨枯,徐昭本就是心辣手毒之人,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惑他多久,他便选择了富贵险中求。

此事若成,即便折了这十几万人,又有何妨?

徐昭的心,让人感觉寒冷,这种疯狂的决定,即便是严白虎这种杀伐果断之人也有些胆寒。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