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1 13:02:48

罗成如魔似神,但连战数场现在又是孤军奋战,以一敌千,能撑到现在全凭心中的气与意志,饶是如此身上也依然是伤痕无数,在万军丛中摇摇欲坠。

罗成已然无心逃遁,一心求死,若无援兵,结果可想而知,原涉与徐庶的到来不可谓不关键,挽救了罗成的同时,也给了这伙残存山越一个最为沉重的打击,千余人直接被迫降。

山越降,罗成危机解,虽然负有小伤,但总得来说结果还不错,如果不看燕云骑死法的话。

好在这里人少,能看出其中猫腻的也就那么一两人,补救还来得及,于是吩咐三百人押解俘虏回村之后,剩下的人开始在原涉的带领下往返于九华寨与悠云谷之间,风雨不歇。

冒着大风大雨行走在充满血腥的两地之间,日子固然艰苦,但却好在没有生命危险,助人尸首成副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功德。

而狼狈逃窜的严白虎徐昭等人就不一样了,王训夺下飞云寨留下少许人驻守维稳后,就立马连夜派兵在各个通往燕山的险关隘口设伏,其目的也很明确,那便是让燕山来犯之敌一个也休想回去。

强汉!岂容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闯荡艾山多年,艾山的大部分地形王训早已了熟于胸,所以设下的伏兵也是精妙无比。

自离开九华寨开始,徐昭一行就一直往王训的袋子里钻,一路的骚扰与围追堵截早已让他们疲惫不堪,其中数次更是险些全军覆没,好在都被徐昭以智慧化解,饶是如此,也依旧损兵折将。

严白虎身受重伤,三千士卒仅余数十,被困密林不知身在何处,逃脱了追捕也未能生天,徐昭的日子可谓苦到奶奶家了,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大哭一顿。

然而王训并未给他哭的时间,这片桃树林亦在算计之中,大气还没来得及喘两口,林中便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

“陈策奉主公之令再此等候多时!”循着声音,陈策一马当前,率领三百人芷兰士卒出现在徐昭眼眸。

看着林中冒出来的伏兵,徐昭的心都死了,这种从开始到最后都被别人拽在手里的感觉让他格外无力。

如无意外,这桃树林就是他徐昭最后的葬身之地,这一次他已是无计可施。

“陈策!你真要亡了部落吗?当年之事,如果你是我,你会放过我吗?”

纵观整个飞云一线,无论是围点打援还是诈龙骧赚罗素,王训都可谓算无遗策,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让陈策来执行绝杀,也就注定了这次追击任务必定是以失败收场。

陈策,本名严策,与严白虎乃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二十年前在部落首领之争中败于严白虎,亡命刘汉,在月亮谷被擒后投降叶青。

“部落?当年?你还有脸给我提?”

二十年前的坞城部何等强盛,就是燕山其余五部合力也未必能战而胜之,大汉朝廷也对其礼遇有加,三山四境可谓纵横,何其威武!可如今呢?与汉为敌,一败再败,种族徘徊在生死边缘,稍有不慎便是灭种。

再说滴位之争,兄弟四人本有君子协议,无论谁登大位都不得对同宗下手,可严白虎呢?初登大位便以撕毁承诺,对一脉同宗的兄弟大下其手,自己与二哥发现得早,得以逃出生天,而四弟则化作了刀下亡魂,如今严白虎居然恬不知耻的提到当年,如何不让陈策大为光火。

所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淅沥地风雨早已让严白虎的箭伤化脓,身边缺乏医官的情况下能支持到哪里都是一个未知数,这一路走来往事总是不由浮现于心,悔恨与畏惧牵挂在怀。

九泉之上,二弟与三弟可好?九泉之下,以何面目去见父亲。

“三弟!大哥错了”自古是男儿有泪不轻弹,更遑论一方之主,严白虎的一声嚎叫响彻在寂静的夜空中,让局外人错愕,让局中人伤心。

“三弟,回来吧!”严白虎一声咳嗽,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明眼人一看便知,怕是活不久长。

自己身体自家知,严白虎也知道自己怕是再难熬过今夜,借着回光返照的一丝微力对陈策也就是严策说道。

“严白虎可以死,但坞城部不能亡,原谅为兄,只能将这个烂摊子丢给你了”

严白虎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陈策你放我走,我把整个坞城部都给你。

二十年前你不是为了它险些丢了性命吗?如今我送给你。

陈策心动了,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严白虎已是命悬一线,旦夕便会身亡,严白虎又无儿子,不传位给自己这个突然出现的弟弟还能有谁?

至于坞城部的困境,那也不必担心,如今燕山越粮草已足,在抗李陵三五年一点问题都没有,况且大汉朝廷也并不安稳,暗流涌动于全国。

至于忠诚,那简直是笑话,他陈策可不是甘于人后之人,要不然当年也不会与嫡长子严白虎挣得你死我活,逃亡卢江还觊觎九寨。

所以严白虎略施小饵便引得他上钩,想也不想的就选择了背叛叶青,带着严白虎硬是从桃树林绕回了燕山,使得王训的围剿功亏一篑。

在绕路回山的途中,严白虎也如其所愿的箭伤溃烂而死,临死之际更是拉着他的手千叮咛万嘱咐,坞城部交给你了。

然而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二十年前,坞城部的上任首领临终拉着严白虎的手道:“老夫有四子,老大庸而不能守,老二勇而不能托,老三奸而不能用,唯有老四文武兼具,可托衣钵,老大!为父要委屈你了”

于是一场由严父主导的一场大戏在坞城部唱响了,老大严白虎登临大位之后,将屠刀伸向了自己的兄弟,老二不知所踪,老三被迫逃亡刘汉,年仅十二的老四惨死,严白虎终于坐稳大位。

这是一场阴谋,一个父亲为了幼子牺牲其余三子的阴谋。

老大严白虎背上了荼毒兄弟的骂名,即便掌控坞城部二十余年,仍有许多核心无法掌控;幼子早夭,连换十余妻妾也依旧未的一子,女儿倒是有不少,但并不具备成为下一代坞城部首领的资格。

老二严兴因“受”老大迫害,被烈火毁了容,化名常丰,成为了老三手下默默无闻的一个小卒,其意已是在明显不过。

老三严策受迫害最惨,严白虎几乎动用了全族之力,九死一生不说,还流亡他乡,数次惨遭灭顶之灾,一辈子活在父亲的算计之中,哪怕这次回来也依旧未能逃脱其魔掌。

坞城部上任首领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已经很难考究,但能把坞城部带到一家独大的位置,死后二十年其子扔在掌握中可以看出其能力与心计,陈策已是在劫难逃。

事实也确是如此,方才到达燕山境内,一支山越精锐便将陈策死死围住,亡故多年的四弟严武出现在陈策面前,常丰也回来了,结局便不言而喻。

严武,字季鹰,中唐大臣,两次镇蜀,官至成都尹,爵至郑国公,武力卓绝,文采飞扬,威震巴蜀,陈策败的不冤。

第二十九章:定计东山(中)

罗成如魔似神,但连战数场现在又是孤军奋战,以一敌千,能撑到现在全凭心中的气与意志,饶是如此身上也依然是伤痕无数,在万军丛中摇摇欲坠。

罗成已然无心逃遁,一心求死,若无援兵,结果可想而知,原涉与徐庶的到来不可谓不关键,挽救了罗成的同时,也给了这伙残存山越一个最为沉重的打击,千余人直接被迫降。

山越降,罗成危机解,虽然负有小伤,但总得来说结果还不错,如果不看燕云骑死法的话。

好在这里人少,能看出其中猫腻的也就那么一两人,补救还来得及,于是吩咐三百人押解俘虏回村之后,剩下的人开始在原涉的带领下往返于九华寨与悠云谷之间,风雨不歇。

冒着大风大雨行走在充满血腥的两地之间,日子固然艰苦,但却好在没有生命危险,助人尸首成副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功德。

而狼狈逃窜的严白虎徐昭等人就不一样了,王训夺下飞云寨留下少许人驻守维稳后,就立马连夜派兵在各个通往燕山的险关隘口设伏,其目的也很明确,那便是让燕山来犯之敌一个也休想回去。

强汉!岂容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闯荡艾山多年,艾山的大部分地形王训早已了熟于胸,所以设下的伏兵也是精妙无比。

自离开九华寨开始,徐昭一行就一直往王训的袋子里钻,一路的骚扰与围追堵截早已让他们疲惫不堪,其中数次更是险些全军覆没,好在都被徐昭以智慧化解,饶是如此,也依旧损兵折将。

严白虎身受重伤,三千士卒仅余数十,被困密林不知身在何处,逃脱了追捕也未能生天,徐昭的日子可谓苦到奶奶家了,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大哭一顿。

然而王训并未给他哭的时间,这片桃树林亦在算计之中,大气还没来得及喘两口,林中便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

“陈策奉主公之令再此等候多时!”循着声音,陈策一马当前,率领三百人芷兰士卒出现在徐昭眼眸。

看着林中冒出来的伏兵,徐昭的心都死了,这种从开始到最后都被别人拽在手里的感觉让他格外无力。

如无意外,这桃树林就是他徐昭最后的葬身之地,这一次他已是无计可施。

“陈策!你真要亡了部落吗?当年之事,如果你是我,你会放过我吗?”

纵观整个飞云一线,无论是围点打援还是诈龙骧赚罗素,王训都可谓算无遗策,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让陈策来执行绝杀,也就注定了这次追击任务必定是以失败收场。

陈策,本名严策,与严白虎乃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二十年前在部落首领之争中败于严白虎,亡命刘汉,在月亮谷被擒后投降叶青。

“部落?当年?你还有脸给我提?”

二十年前的坞城部何等强盛,就是燕山其余五部合力也未必能战而胜之,大汉朝廷也对其礼遇有加,三山四境可谓纵横,何其威武!可如今呢?与汉为敌,一败再败,种族徘徊在生死边缘,稍有不慎便是灭种。

再说滴位之争,兄弟四人本有君子协议,无论谁登大位都不得对同宗下手,可严白虎呢?初登大位便以撕毁承诺,对一脉同宗的兄弟大下其手,自己与二哥发现得早,得以逃出生天,而四弟则化作了刀下亡魂,如今严白虎居然恬不知耻的提到当年,如何不让陈策大为光火。

所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淅沥地风雨早已让严白虎的箭伤化脓,身边缺乏医官的情况下能支持到哪里都是一个未知数,这一路走来往事总是不由浮现于心,悔恨与畏惧牵挂在怀。

九泉之上,二弟与三弟可好?九泉之下,以何面目去见父亲。

“三弟!大哥错了”自古是男儿有泪不轻弹,更遑论一方之主,严白虎的一声嚎叫响彻在寂静的夜空中,让局外人错愕,让局中人伤心。

“三弟,回来吧!”严白虎一声咳嗽,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明眼人一看便知,怕是活不久长。

自己身体自家知,严白虎也知道自己怕是再难熬过今夜,借着回光返照的一丝微力对陈策也就是严策说道。

“严白虎可以死,但坞城部不能亡,原谅为兄,只能将这个烂摊子丢给你了”

严白虎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陈策你放我走,我把整个坞城部都给你。

二十年前你不是为了它险些丢了性命吗?如今我送给你。

陈策心动了,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严白虎已是命悬一线,旦夕便会身亡,严白虎又无儿子,不传位给自己这个突然出现的弟弟还能有谁?

至于坞城部的困境,那也不必担心,如今燕山越粮草已足,在抗李陵三五年一点问题都没有,况且大汉朝廷也并不安稳,暗流涌动于全国。

至于忠诚,那简直是笑话,他陈策可不是甘于人后之人,要不然当年也不会与嫡长子严白虎挣得你死我活,逃亡卢江还觊觎九寨。

所以严白虎略施小饵便引得他上钩,想也不想的就选择了背叛叶青,带着严白虎硬是从桃树林绕回了燕山,使得王训的围剿功亏一篑。

在绕路回山的途中,严白虎也如其所愿的箭伤溃烂而死,临死之际更是拉着他的手千叮咛万嘱咐,坞城部交给你了。

然而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二十年前,坞城部的上任首领临终拉着严白虎的手道:“老夫有四子,老大庸而不能守,老二勇而不能托,老三奸而不能用,唯有老四文武兼具,可托衣钵,老大!为父要委屈你了”

于是一场由严父主导的一场大戏在坞城部唱响了,老大严白虎登临大位之后,将屠刀伸向了自己的兄弟,老二不知所踪,老三被迫逃亡刘汉,年仅十二的老四惨死,严白虎终于坐稳大位。

这是一场阴谋,一个父亲为了幼子牺牲其余三子的阴谋。

老大严白虎背上了荼毒兄弟的骂名,即便掌控坞城部二十余年,仍有许多核心无法掌控;幼子早夭,连换十余妻妾也依旧未的一子,女儿倒是有不少,但并不具备成为下一代坞城部首领的资格。

老二严兴因“受”老大迫害,被烈火毁了容,化名常丰,成为了老三手下默默无闻的一个小卒,其意已是在明显不过。

老三严策受迫害最惨,严白虎几乎动用了全族之力,九死一生不说,还流亡他乡,数次惨遭灭顶之灾,一辈子活在父亲的算计之中,哪怕这次回来也依旧未能逃脱其魔掌。

坞城部上任首领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已经很难考究,但能把坞城部带到一家独大的位置,死后二十年其子扔在掌握中可以看出其能力与心计,陈策已是在劫难逃。

事实也确是如此,方才到达燕山境内,一支山越精锐便将陈策死死围住,亡故多年的四弟严武出现在陈策面前,常丰也回来了,结局便不言而喻。

严武,字季鹰,中唐大臣,两次镇蜀,官至成都尹,爵至郑国公,武力卓绝,文采飞扬,威震巴蜀,陈策败的不冤。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