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2 09:05:45

却说薛仁贵在张贵的逼迫下没有选择献马屈服,而是决定离军归家,待回到伙头营与一甘因为自己而被蒙尘至此的兄弟告别后,便快马加鞭的离开了飞云村。

但就在其离开的半个时辰后,叶青来了,并询问张贵伙头营是否有一个叫做薛仁贵的人,毕竟伙头营是由他直接管辖的。

见叶青询问薛仁贵,张贵心中大骇,但仍一口咬死,军中并无此人。

然而系统已经认定,怎么可能会有失误,张贵的答案自然不能说服叶青,叶青也懒得和他纠缠,自顾自的就要去伙头营自己询问,没想到刚出门便遇到因为送饭而恰巧听得一切的周青。

周青也是一个冲动的主,早已经看张贵不顺眼,也不管叶青找薛仁贵是什么事,便竹筒倒豆子的把一切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

周青说完,剩下的就简单了,张贵被立即拿下,待找到薛仁贵后再行定罪,而薛仁贵以往的军事建议信也被送到徐庶处,自己则与其余伙头军连夜快马加鞭去追薛仁贵。

可惜白龙驹的速度实在太快,任由叶青等人的普通马怎么追也追不上,反而一路上累死了数匹,除了薛先图与周青外,其余伙头军都被迫留在东山、艾山的各个角落,饶是如此,也依旧赶了整整一个昼夜,今日接近傍晚才到的芷兰村。

说到这里,周青还忍不住插了句话,原来叶青等人到薛仁贵家时,彼时的薛仁贵还在休息,知晓一切的叶青为此特意嘱咐其妻柳氏,千万不要叫醒薛仁贵,待他睡好了,再去告知他也不迟,而这一坐就是一个多时辰。

一个多月废寝忘食,连续数日每天睡眠不过两三个时辰,加上又在疾风骤雨里熬了一天一夜,叶青羸弱的身体早已经到了极限,在听闻薛仁贵仍然叫自己一声主公之后,终是再也撑不住,昏沉沉的便睡了下去。

这一昏并非单纯的睡觉,而是连续三日的高烧不止,又是呕吐、又是发烫,饶是张献的爱徒李时珍也被急得团团转,青涩的脸上挂满了泪痕,一天三信的催着自己的师傅赶快回来。

因为叶青出现这样的情况固然有这些天缺乏休息外加雨水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因为李时珍看到病人是叶青,慌忙之下,把两昧药性相似的药和到了一起。

所谓是药三分毒,相似并不等同于完全是,所以叶青方才服下李时珍的药便立马呕吐不止,全身滚烫更甚先前十倍不止。

好在李时珍醒悟的快,赶紧配置其他药来缓解,不然叶青的处女挂,怕就是要被他拿去了。

但既如此,李时珍的药也只能迁延毒性,并不能完全清楚其毒素,所以所有的希望还是在张献小老头那儿。

张献也不愧自己高级医师的称号,不过三下五除二就把叶青身上的毒解的干干净净,顺道还给叶青补了下身体,硬生生把武力提升了2点,可把众人惊呆了。

但唯独一人例外,那便是李时珍,此刻的他,翻了翻手上的医书,低着头,若有所思。

“上自坟典,下及传奇,凡有相关,靡不备采。如入金谷之园,种色夺目;如登龙君之宫,宝藏悉陈;如对冰壶玉鉴,毛发可指数也。博而不繁,详而有要,综核究竟,直窥渊海。兹岂仅以医书观哉!实性理之精微,格物之通典,帝王之秘箓,臣民之重宝也。”这是明人对《本草纲目》的评价。

医书教会了李时珍医术,却也害了他险些误伤自家主公,他倍感自责的同时,一个新的目标也出现在心头,他希望自己能如同先贤神农那般,尝遍百草,重新撰写出一本详实的、可信的、全面的医书,以此来造福苍生。

入夜,连续的狂风暴雨两天后,窗外的雨终于有了减弱的势头,李时珍师徒照着烛火在古色古香充满中药味的屋子里吃着饭。

看着因为叶青身体好转,胃口都增加了不少的爱徒,小老头张献的眼里满是慈爱,对于这个徒弟他是真正的爱到了极致,爱他的每一点,无论性格、人品、还是天赋。

“师傅!我跟您学了三个月的医了,你觉得我厉害吧”也不知吃了多久,李时珍率先开口问道。

对于爱徒的医术,张献从来都是不吝赞美之词的,听他主动提起,也就来了兴致,而且李时珍也的确学的非常好。

“厉害!肯定厉害!为师这样给你说吧,你这个年纪,天下能与你相提并论的不超三指之数,你的这个水平,就算放在天下名医座次表,也在前两百以内”张献虽然护短,但这番话也不是妄言,所以说有时候天赋两字真的可以限制死许多人。

有人学艺,终其一生之力,也只能在门外徘徊,而有的人学艺,则只需几年、几天、几日便可轻松达到前者终其一生也无法企及的点,毫无疑问,李时珍便属于后者。

“那师傅可还有什么可以教给时珍的?”

“怎么?长进了?懂得嫌弃师傅了?”

“弟子不敢!只是叶大哥这件事给了弟子些许启发,特来告与师傅”那怕知道师傅是打趣自己,李时珍也不由得赶紧跪下。

“傻小子,起来吧!你什么德行为师还不知道?”见李时珍还不愿起来,小老头张献继续道:“为师本事,你已学的十之八九,剩余十之一二则是经验,你戒骄戒躁,随着年岁的提升,要不了多久便可以超过为师”

听到张献如此说,李时珍才缓缓起过身来,转手就给张献一颗炸弹。

直接把小老头张献惊呆了。

“什么?你想学习神农尝百草,完善医书典籍?”张献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屋内,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李时珍。

神农尝百草,固然伟大,能造福苍生,可那是神农,那是神,你李时珍算什么?神尝了百草也生死未知,更何况你只是一个凡人。

此刻的张献,眼眶湿润了。看着李时珍是又爱又恨,爱他的那种勇攀高峰的精神,恨他为什么那么不自量力。

李时珍如此,为自己的同时,何尝不是为他,只因他也曾经感叹过,医典不足,医典有误。

此刻的李时珍同样满目噙泪,师傅对他的关切之意,他如何听不出来,只是心中执念已成,若不去解,只怕此生难以在进寸尺,这非他所愿,若如此,他宁死。

“可你年纪还是太小了,再过两年不成吗?”

“不小了!我汉冠军侯十七岁封狼居胥,大秦甘罗十二岁拜相,而弟子已经十六岁了”

张献终究没能说服李时珍,隔日清晨,小雨淅淅,今天是李时珍为求更高医道迈步的日子,同时也是叶青病愈之后宣布芷兰村七万大军统领的日子。

今天,叶青想见李时珍,然后指着校场上密密麻麻的七万士卒,告诉李时珍:傻小子,哭什么哭,有这么多人保护你,你都还能哭,可真是够孬的。

然而,李时珍并不想见叶青,因为他知道叶青一定会阻止自己,甚至还会迁怒师傅,责备他没有管好自己。

事实也确是如此,当叶青知道李时珍去向的时候,的确发了一阵好大雷霆,大声痛斥张献不会教徒弟,居然让他做那么危险的事。

虽然有前书《神农本草经》作参考,但九州变迁这么多年,有多少东西消失而又有多少东西新生,这根本无人知道,仅凭一本不知作用多少的书,便要以肉身尝百草,这实在太丧心病狂了。

再有,九州之大,何止千万里,单凭这一人两腿,你要让他走到猴年马月?

九州之贼,何其之多,面对不知何时就会抢道杀出的山贼,你让李时珍一个文弱书生怎么面对?

每每想到这些,叶青都是一阵后怕与担忧,对张献更是多了几分恼怒,不过,这都是后话。

叶青所担忧,张献这把年纪的人如何想不到?只见李时珍前脚刚踏入芷兰峰,后脚便有数个身影紧紧跟随,同时一只信鸽从芷兰村而起,至医家总坛而终,隔天,数以十万计信鸽自医家总坛而起,消失在茫茫九州。

第三十三章:本草纲目

却说薛仁贵在张贵的逼迫下没有选择献马屈服,而是决定离军归家,待回到伙头营与一甘因为自己而被蒙尘至此的兄弟告别后,便快马加鞭的离开了飞云村。

但就在其离开的半个时辰后,叶青来了,并询问张贵伙头营是否有一个叫做薛仁贵的人,毕竟伙头营是由他直接管辖的。

见叶青询问薛仁贵,张贵心中大骇,但仍一口咬死,军中并无此人。

然而系统已经认定,怎么可能会有失误,张贵的答案自然不能说服叶青,叶青也懒得和他纠缠,自顾自的就要去伙头营自己询问,没想到刚出门便遇到因为送饭而恰巧听得一切的周青。

周青也是一个冲动的主,早已经看张贵不顺眼,也不管叶青找薛仁贵是什么事,便竹筒倒豆子的把一切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

周青说完,剩下的就简单了,张贵被立即拿下,待找到薛仁贵后再行定罪,而薛仁贵以往的军事建议信也被送到徐庶处,自己则与其余伙头军连夜快马加鞭去追薛仁贵。

可惜白龙驹的速度实在太快,任由叶青等人的普通马怎么追也追不上,反而一路上累死了数匹,除了薛先图与周青外,其余伙头军都被迫留在东山、艾山的各个角落,饶是如此,也依旧赶了整整一个昼夜,今日接近傍晚才到的芷兰村。

说到这里,周青还忍不住插了句话,原来叶青等人到薛仁贵家时,彼时的薛仁贵还在休息,知晓一切的叶青为此特意嘱咐其妻柳氏,千万不要叫醒薛仁贵,待他睡好了,再去告知他也不迟,而这一坐就是一个多时辰。

一个多月废寝忘食,连续数日每天睡眠不过两三个时辰,加上又在疾风骤雨里熬了一天一夜,叶青羸弱的身体早已经到了极限,在听闻薛仁贵仍然叫自己一声主公之后,终是再也撑不住,昏沉沉的便睡了下去。

这一昏并非单纯的睡觉,而是连续三日的高烧不止,又是呕吐、又是发烫,饶是张献的爱徒李时珍也被急得团团转,青涩的脸上挂满了泪痕,一天三信的催着自己的师傅赶快回来。

因为叶青出现这样的情况固然有这些天缺乏休息外加雨水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因为李时珍看到病人是叶青,慌忙之下,把两昧药性相似的药和到了一起。

所谓是药三分毒,相似并不等同于完全是,所以叶青方才服下李时珍的药便立马呕吐不止,全身滚烫更甚先前十倍不止。

好在李时珍醒悟的快,赶紧配置其他药来缓解,不然叶青的处女挂,怕就是要被他拿去了。

但既如此,李时珍的药也只能迁延毒性,并不能完全清楚其毒素,所以所有的希望还是在张献小老头那儿。

张献也不愧自己高级医师的称号,不过三下五除二就把叶青身上的毒解的干干净净,顺道还给叶青补了下身体,硬生生把武力提升了2点,可把众人惊呆了。

但唯独一人例外,那便是李时珍,此刻的他,翻了翻手上的医书,低着头,若有所思。

“上自坟典,下及传奇,凡有相关,靡不备采。如入金谷之园,种色夺目;如登龙君之宫,宝藏悉陈;如对冰壶玉鉴,毛发可指数也。博而不繁,详而有要,综核究竟,直窥渊海。兹岂仅以医书观哉!实性理之精微,格物之通典,帝王之秘箓,臣民之重宝也。”这是明人对《本草纲目》的评价。

医书教会了李时珍医术,却也害了他险些误伤自家主公,他倍感自责的同时,一个新的目标也出现在心头,他希望自己能如同先贤神农那般,尝遍百草,重新撰写出一本详实的、可信的、全面的医书,以此来造福苍生。

入夜,连续的狂风暴雨两天后,窗外的雨终于有了减弱的势头,李时珍师徒照着烛火在古色古香充满中药味的屋子里吃着饭。

看着因为叶青身体好转,胃口都增加了不少的爱徒,小老头张献的眼里满是慈爱,对于这个徒弟他是真正的爱到了极致,爱他的每一点,无论性格、人品、还是天赋。

“师傅!我跟您学了三个月的医了,你觉得我厉害吧”也不知吃了多久,李时珍率先开口问道。

对于爱徒的医术,张献从来都是不吝赞美之词的,听他主动提起,也就来了兴致,而且李时珍也的确学的非常好。

“厉害!肯定厉害!为师这样给你说吧,你这个年纪,天下能与你相提并论的不超三指之数,你的这个水平,就算放在天下名医座次表,也在前两百以内”张献虽然护短,但这番话也不是妄言,所以说有时候天赋两字真的可以限制死许多人。

有人学艺,终其一生之力,也只能在门外徘徊,而有的人学艺,则只需几年、几天、几日便可轻松达到前者终其一生也无法企及的点,毫无疑问,李时珍便属于后者。

“那师傅可还有什么可以教给时珍的?”

“怎么?长进了?懂得嫌弃师傅了?”

“弟子不敢!只是叶大哥这件事给了弟子些许启发,特来告与师傅”那怕知道师傅是打趣自己,李时珍也不由得赶紧跪下。

“傻小子,起来吧!你什么德行为师还不知道?”见李时珍还不愿起来,小老头张献继续道:“为师本事,你已学的十之八九,剩余十之一二则是经验,你戒骄戒躁,随着年岁的提升,要不了多久便可以超过为师”

听到张献如此说,李时珍才缓缓起过身来,转手就给张献一颗炸弹。

直接把小老头张献惊呆了。

“什么?你想学习神农尝百草,完善医书典籍?”张献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屋内,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李时珍。

神农尝百草,固然伟大,能造福苍生,可那是神农,那是神,你李时珍算什么?神尝了百草也生死未知,更何况你只是一个凡人。

此刻的张献,眼眶湿润了。看着李时珍是又爱又恨,爱他的那种勇攀高峰的精神,恨他为什么那么不自量力。

李时珍如此,为自己的同时,何尝不是为他,只因他也曾经感叹过,医典不足,医典有误。

此刻的李时珍同样满目噙泪,师傅对他的关切之意,他如何听不出来,只是心中执念已成,若不去解,只怕此生难以在进寸尺,这非他所愿,若如此,他宁死。

“可你年纪还是太小了,再过两年不成吗?”

“不小了!我汉冠军侯十七岁封狼居胥,大秦甘罗十二岁拜相,而弟子已经十六岁了”

张献终究没能说服李时珍,隔日清晨,小雨淅淅,今天是李时珍为求更高医道迈步的日子,同时也是叶青病愈之后宣布芷兰村七万大军统领的日子。

今天,叶青想见李时珍,然后指着校场上密密麻麻的七万士卒,告诉李时珍:傻小子,哭什么哭,有这么多人保护你,你都还能哭,可真是够孬的。

然而,李时珍并不想见叶青,因为他知道叶青一定会阻止自己,甚至还会迁怒师傅,责备他没有管好自己。

事实也确是如此,当叶青知道李时珍去向的时候,的确发了一阵好大雷霆,大声痛斥张献不会教徒弟,居然让他做那么危险的事。

虽然有前书《神农本草经》作参考,但九州变迁这么多年,有多少东西消失而又有多少东西新生,这根本无人知道,仅凭一本不知作用多少的书,便要以肉身尝百草,这实在太丧心病狂了。

再有,九州之大,何止千万里,单凭这一人两腿,你要让他走到猴年马月?

九州之贼,何其之多,面对不知何时就会抢道杀出的山贼,你让李时珍一个文弱书生怎么面对?

每每想到这些,叶青都是一阵后怕与担忧,对张献更是多了几分恼怒,不过,这都是后话。

叶青所担忧,张献这把年纪的人如何想不到?只见李时珍前脚刚踏入芷兰峰,后脚便有数个身影紧紧跟随,同时一只信鸽从芷兰村而起,至医家总坛而终,隔天,数以十万计信鸽自医家总坛而起,消失在茫茫九州。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