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3 13:23:36

景略是谁没人知晓,但叶青却喜出了天际,幸好五胡十六国他还多少有些了解,不然真的要错过这个文武双全、大名鼎鼎的前秦丞相了。

王猛字景略,东晋时期生人,前秦宰相,伟大的军事家、政治家,素有“功盖诸葛第一人”之称,其在位期间,劝课农桑、兴修水利、荡平西垂、剪灭前燕,可谓前秦第一栋梁。

其临终前再三叮嘱苻坚东晋不可攻,慕容必须提防,可惜苻坚不听,致使淝水大败,慕容垂叛乱,前秦几近覆灭。

这便是王猛,天下英杰第一线,古今多少与风流。

为什么他觉得这个景略就是王猛呢?很简单的两个字“感觉”,叶青始终相信这是一个关联社会,你身边的任何人与事都不会无端凭空出现在你面前。

就好比这个景略,翻遍历史,也看不到这么一号人,可叶青使用五星名将卡之后,这个人他就出现了,你说这是巧合还是其他什么?

叶青并不相信这是巧合,此刻的他心都要飞到苍山去了,那还管这么多。

可惜这是不现实的,前翻为了应对汛期与山越,芷兰村的经济、民事,完全是以战争为主,多少还是有些畸形,而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对于芷兰村的经济下一步该如何发展,这却是一个问题。

要说在如同之前那般全心全意投入战争,那是决然不行的,毕竟现在不如同之前,相比于过去,芷兰村人口暴增十倍不止,好在之前在艾山搞了些存款,不然现在吃饭都成问题。

但若全然不管不顾,各自发展自己的,也不行,因为打仗打的就是钱,没有钱,打谁都打不赢,同理,没有一个好环境,你也发展不了经济。

可惜,暂时来说这是道无解题,一时间竟是难倒了所有人,讨论到最后,也只能选择一个折中的方法。

也别怕这雨水绵绵了,反正汛期也没剩下几天,赶紧趁着严韬和汪直还没打过来,能搞到多少能吃能用的是多少。

同时,兵器装甲的打造也不能慢下来,他们现在可是芷兰村唯一的经济依靠,全村人都指望着他们换钱买粮发饷。

当然也不能荒废了离石关和飞龙关的修筑,就算甘宁周泰可以从水上打来,可汪直和严韬依旧得面对离石关,同样的,假如山越有动向也必须要打通飞龙关这个坎儿。

这样一来,飞云村也显得同样重要,相比于李密,何彦始终不属于政治,虽然大部分政务都能处理得当,但却劳心费力,事倍功半,如今李密的到来,刚好填补了这个空档,可以将何彦解放往军事发展。

再有便是齐远山的安置,此番周景必定要与叶青同去苍山,那芷兰村城防一职也算是彻底空了出来,按理说齐远山是最适宜接任的,可叶青还是有些拿捏不定。

城防一职,事关重大,非亲近清白之人不可担任,如若冒用齐远山,假若他在关键时候反戈一击,那后果是不敢想象的。

平日里叶青也有观察齐远山动向,可这个人太自然了,自归降交出兵权后,每日或在家里教育儿子,或往返于芷兰飞云处理民事,该做做,该说说,全无拉帮结派之意,也无避嫌之心,给叶青的感觉就是这人信得过,没野心。

就在叶青选择相信自己的时候,齐远山又给他出难题了,只听齐远山说道,前些日子,他去飞云村处理事情时,发现山越有些不对劲,恐怕燕山有变,所以向叶青请命,前往飞龙关协助李兴镇守。

以山越人镇守山越人,这似乎太过于有魄力了,饶是叶青在怎么用人不疑,也都有些发憷。

人家说将心比心,那收获也会差不了,其实也不尽然,太平盛世由不缺狼心狗肺之辈,乱世风云又怎会少了忘恩负义之徒?

相信罗成、相信薛仁贵,都是建立在有一定资料了解的基础上,所以哪怕是赌,叶青也有信心赢。

罗成走了这么多日,叶青从来没有去和鬼谷子说过一句半句,因为他相信,罗成是英雄是好汉,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

可齐远山是山越人,这让叶青如何相信?但叶青最终还是选择了遵从本心,既然都可以下定决心让齐远山管理芷兰村的城防,那再近一步又有什么大不了?

可是这样一来,戍守城防的人又得重新选了,可惜秦昊前几日,已经和鬼谷子游历去了,不然他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伙头军武力虽够,但却不能内外兼顾,毕竟他们也是一同下山的人选,想到最后,在齐远山的提醒下,叶青把目光盯向了负责流民招募的审配。

以审配现在的能力,想要独当一面,确实有些难为他,但极限往往都是拿来突破的,如不好好打磨,他又怎生能成器?

所以接到这个任务的审配是惊讶的,心中窃喜的同时也充满了茫然。

这些日子以来,他每日每夜都在刻苦学习,渴望能把学到的东西施展出来,如今机会突然到来,他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当然叶青也不会傻乎乎的把宝全部压给他,中间自然少不得要让徐庶、薛仁贵多多关注一下。

讨论好诸多事宜,天色已经暮气沉沉,不用看也知道山雨欲来,只是不知道这次又会有几人归不得家。

一夜风雨飘摇,隔天缥缈不在,告别了个别人,叶青带着周景、王训以及周青等人也秘密遣出了芷兰村。

大战将至,作为村长,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去,无论是干什么,都多少会影响到军心,所以还是选择隐秘的好。

自东山而下,因为尚未收到原涉的消息,所以叶青一行十余人,直接快马绕过章安县,奔赴临县而去。

临县位于陇海郡南端,毗邻胶州,自然也时常受到战火侵袭,特别是宁安城一战之后,汉军中伏大败,为保存实力等待援兵,马援采用军师庞统的建议,退至苍水城,据险而守,在谋它变。

如此一来,临县境内的所有关卡也比以往森严许多,无论出城还是进城都需要面临严格的盘查。

叶青等人也是经过数道盘查方才得以进城的,辅一进城,叶青便命人先就近找了一家客栈休息,毕竟这四日以来,又是风餐又是露宿,天公还不作美,大伙儿早已疲惫不堪,正好休息一夜,明日购置好礼物和兑换完功勋,在出城转道苍山。

可惜,好事注定多磨,也就一夜光景,叶青等人还在梦寐之中,就被街上熙熙攘攘的叫喊声吵醒。

也不知王莽是哪根筋出了问题,就那么一个小小的临县,无人又无财,他居然让巨毋霸领了十万大军将其团团围住。

第三十八章:临县之围

景略是谁没人知晓,但叶青却喜出了天际,幸好五胡十六国他还多少有些了解,不然真的要错过这个文武双全、大名鼎鼎的前秦丞相了。

王猛字景略,东晋时期生人,前秦宰相,伟大的军事家、政治家,素有“功盖诸葛第一人”之称,其在位期间,劝课农桑、兴修水利、荡平西垂、剪灭前燕,可谓前秦第一栋梁。

其临终前再三叮嘱苻坚东晋不可攻,慕容必须提防,可惜苻坚不听,致使淝水大败,慕容垂叛乱,前秦几近覆灭。

这便是王猛,天下英杰第一线,古今多少与风流。

为什么他觉得这个景略就是王猛呢?很简单的两个字“感觉”,叶青始终相信这是一个关联社会,你身边的任何人与事都不会无端凭空出现在你面前。

就好比这个景略,翻遍历史,也看不到这么一号人,可叶青使用五星名将卡之后,这个人他就出现了,你说这是巧合还是其他什么?

叶青并不相信这是巧合,此刻的他心都要飞到苍山去了,那还管这么多。

可惜这是不现实的,前翻为了应对汛期与山越,芷兰村的经济、民事,完全是以战争为主,多少还是有些畸形,而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对于芷兰村的经济下一步该如何发展,这却是一个问题。

要说在如同之前那般全心全意投入战争,那是决然不行的,毕竟现在不如同之前,相比于过去,芷兰村人口暴增十倍不止,好在之前在艾山搞了些存款,不然现在吃饭都成问题。

但若全然不管不顾,各自发展自己的,也不行,因为打仗打的就是钱,没有钱,打谁都打不赢,同理,没有一个好环境,你也发展不了经济。

可惜,暂时来说这是道无解题,一时间竟是难倒了所有人,讨论到最后,也只能选择一个折中的方法。

也别怕这雨水绵绵了,反正汛期也没剩下几天,赶紧趁着严韬和汪直还没打过来,能搞到多少能吃能用的是多少。

同时,兵器装甲的打造也不能慢下来,他们现在可是芷兰村唯一的经济依靠,全村人都指望着他们换钱买粮发饷。

当然也不能荒废了离石关和飞龙关的修筑,就算甘宁周泰可以从水上打来,可汪直和严韬依旧得面对离石关,同样的,假如山越有动向也必须要打通飞龙关这个坎儿。

这样一来,飞云村也显得同样重要,相比于李密,何彦始终不属于政治,虽然大部分政务都能处理得当,但却劳心费力,事倍功半,如今李密的到来,刚好填补了这个空档,可以将何彦解放往军事发展。

再有便是齐远山的安置,此番周景必定要与叶青同去苍山,那芷兰村城防一职也算是彻底空了出来,按理说齐远山是最适宜接任的,可叶青还是有些拿捏不定。

城防一职,事关重大,非亲近清白之人不可担任,如若冒用齐远山,假若他在关键时候反戈一击,那后果是不敢想象的。

平日里叶青也有观察齐远山动向,可这个人太自然了,自归降交出兵权后,每日或在家里教育儿子,或往返于芷兰飞云处理民事,该做做,该说说,全无拉帮结派之意,也无避嫌之心,给叶青的感觉就是这人信得过,没野心。

就在叶青选择相信自己的时候,齐远山又给他出难题了,只听齐远山说道,前些日子,他去飞云村处理事情时,发现山越有些不对劲,恐怕燕山有变,所以向叶青请命,前往飞龙关协助李兴镇守。

以山越人镇守山越人,这似乎太过于有魄力了,饶是叶青在怎么用人不疑,也都有些发憷。

人家说将心比心,那收获也会差不了,其实也不尽然,太平盛世由不缺狼心狗肺之辈,乱世风云又怎会少了忘恩负义之徒?

相信罗成、相信薛仁贵,都是建立在有一定资料了解的基础上,所以哪怕是赌,叶青也有信心赢。

罗成走了这么多日,叶青从来没有去和鬼谷子说过一句半句,因为他相信,罗成是英雄是好汉,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

可齐远山是山越人,这让叶青如何相信?但叶青最终还是选择了遵从本心,既然都可以下定决心让齐远山管理芷兰村的城防,那再近一步又有什么大不了?

可是这样一来,戍守城防的人又得重新选了,可惜秦昊前几日,已经和鬼谷子游历去了,不然他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伙头军武力虽够,但却不能内外兼顾,毕竟他们也是一同下山的人选,想到最后,在齐远山的提醒下,叶青把目光盯向了负责流民招募的审配。

以审配现在的能力,想要独当一面,确实有些难为他,但极限往往都是拿来突破的,如不好好打磨,他又怎生能成器?

所以接到这个任务的审配是惊讶的,心中窃喜的同时也充满了茫然。

这些日子以来,他每日每夜都在刻苦学习,渴望能把学到的东西施展出来,如今机会突然到来,他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当然叶青也不会傻乎乎的把宝全部压给他,中间自然少不得要让徐庶、薛仁贵多多关注一下。

讨论好诸多事宜,天色已经暮气沉沉,不用看也知道山雨欲来,只是不知道这次又会有几人归不得家。

一夜风雨飘摇,隔天缥缈不在,告别了个别人,叶青带着周景、王训以及周青等人也秘密遣出了芷兰村。

大战将至,作为村长,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去,无论是干什么,都多少会影响到军心,所以还是选择隐秘的好。

自东山而下,因为尚未收到原涉的消息,所以叶青一行十余人,直接快马绕过章安县,奔赴临县而去。

临县位于陇海郡南端,毗邻胶州,自然也时常受到战火侵袭,特别是宁安城一战之后,汉军中伏大败,为保存实力等待援兵,马援采用军师庞统的建议,退至苍水城,据险而守,在谋它变。

如此一来,临县境内的所有关卡也比以往森严许多,无论出城还是进城都需要面临严格的盘查。

叶青等人也是经过数道盘查方才得以进城的,辅一进城,叶青便命人先就近找了一家客栈休息,毕竟这四日以来,又是风餐又是露宿,天公还不作美,大伙儿早已疲惫不堪,正好休息一夜,明日购置好礼物和兑换完功勋,在出城转道苍山。

可惜,好事注定多磨,也就一夜光景,叶青等人还在梦寐之中,就被街上熙熙攘攘的叫喊声吵醒。

也不知王莽是哪根筋出了问题,就那么一个小小的临县,无人又无财,他居然让巨毋霸领了十万大军将其团团围住。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