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6 15:17:36

“他二婶来了,快进屋坐。”莫氏听见院子里的动静,赶紧起身招呼周氏进屋。

周氏进屋脸上带着笑意,看见莫氏脸上浮上几分一闪而过的不屑,眼神直接落在坐在炕上闷头抽烟的陈石身上。

“弟妹来有事儿?”陈石重重吸了一口烟,脸上表情不太自然。

一看到周氏这张脸,他就不自觉的想起自己二闺女陈七巧被退婚的事儿,还差点因为这次退婚事件无辜丧命。

虽说继室给自己生了个儿子,但是打从陈石心里,对待原配留下的三个女儿,都是很疼爱的,无论哪个受了委屈,他这个当亲爹的看在眼里都觉得憋屈。

好在七巧那丫头是个命大的,投河自尽的时候正好被放牛回来的几个孩子及时发现,喊来了附近会水的两个大人,这才捡回半条命。

当时天,受寒再加上精神上受到打击,让从小体质就弱的陈七巧当天晚上就高烧不退,看过村里的郎中灌了七八天草药才清醒过来。

简直可以说是鬼门关走了一遭。

奈何自己没有本事,靠着几亩薄田让一家老小不挨饿就已经让四十多岁的陈石感到精疲力尽。

儿子惊蛰还小,担不起来事,自己又是个缺少盘算的直肠子,闺女摊上这档子事儿,陈老汉也只能窝在家里唉声叹气。

此刻,周氏找上门,陈石更想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来意。

莫氏说话的同时便起身想要让出自己的位置,引着周氏落座,这个举动实打实的落在刚进屋的七巧眼睛里。

七巧不着痕迹的冲到前面,挡住二婶,站在两个女人中间。

“娘,我想跟您商量个事儿,您看成不成?您先坐下。”说着,她回身,搬过来一张角落里的长凳,摆在二婶周氏的身后。

莫氏有些懵,看了眼陈石,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着外人也不好问,只当做寻常顺势坐回了原位。

“巧哥,你这是,有什么事儿。”莫氏一脸疑惑,继女头一回这么郑重其事的跟自己说话,她的声音里还透着几分隐隐的不安。

七巧看着她,嘴角漾出一个天真的笑,道:“就是,我头些日子进山捡的那窝兔子,原本说是养肥了,卖给镇上酒楼里,可谷雨和惊蛰两个孩子都说各要养一只,您看……”

莫氏听的云里雾里,心想着七巧这个孩子自从落水,不是村里四处逛,就是闷头坐在场院里发呆,前几日还自己做了一把像模像样的弓箭,三天两头提着进山。

对于这三个姐妹,莫氏从来不敢多问多说,但是架不住心里打鼓,心说这孩子是不是中邪。可话说回来,古怪是古怪,主要是七巧这孩子醒来后,对待自己的态度,比原先亲近了不少。

莫氏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拿主意,一旁的陈石显得很不耐烦。

“养什么样,家里带气的,除了孩子什么都不养。”

听见自家男人这么说话,莫氏只好尴尬的冲着七巧点点头,委婉的表示还是都听你爹的吧。

七巧思索一会,道:“爹,其实养这个兔子也不全是坏事,这两只兔子,他们个人管个人的,开始我也不同意养,他两再三保证,割草晒干都不用我们管,断一天的兔子我直接抱走去卖,也好治治谷雨这丫头犯懒的毛病。惊蛰现在小,就知道胡闹,成天跟河东那几个混小子一跑就是一天,有了这个念想儿,还能让他收收心,这样一来,我娘也能少操点心……”

陈石本来就听的心不在焉,不过自从大女儿嫁走后,唯一能让自己宽心的还就是七巧的这丫头。一方面想起前一阵落水这事儿,他心里就堵得慌。家里日子不算好过,却也不到缺那几只兔子的钱。

“养吧,养吧。”陈石摆摆手,没在说什么。

七巧说完,余光扫到一旁周氏的脸,道“二婶儿?”

周氏从错愕中回过神,听着刚才这一家三口你来我往对话,她觉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直到对上七巧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她才发觉。

这个往日里木头一样的丫头,说不上来哪里不太对劲儿。

刚才她进门,莫氏明明起身给自己让出上座的位置,却被这个丫头冲进来给挡回去了,也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意。

七巧见周氏发愣没接话,便道:“二婶儿,您,干嘛这么瞧着我。”

周氏挤出一个尴尬的笑,收起狐疑的目光,转向陈石。

她这遭来大房,是想要回一只玉镯子。

蒋兴安的娘当初和七巧的娘当初给两家孩子定下亲事时,定礼里除了寻常人家长辈定亲送的一些物品外,还额外有一块水头很出挑的翡翠镯子,听说是他娘嫁到蒋家时的嫁妆。

这样稀罕的东西周氏可不想轻易放手,当下两家的婚约早就是一场空,那这样的好的东西理应是自己的女儿莲安得才合乎礼数。

可是她后来多番打听才知道,陈老大家退回的定礼里,并没有提到这只镯子。这种哑巴亏换了别人她不管,全当是为了自己女儿,这个面她也不能不出。

周氏语气和软道:“他大伯,我这回来不为别的,一方面是来看看七巧。孩子们的婚事儿本来就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莲安私下也跟我哭了好几回,说跟七巧打小儿跟亲姐妹似的,可是这蒋家好歹在这十里八乡也是有些势力的,他家大郎硬是看中莲安,我们小门小户,细究起来,恐怕也是得罪不起。”

陈石摸起炕桌边上的烟袋,沉着脸添上一锅碎烟,道:“弟妹,这事以后你就不要当着孩子的面提了,七巧娘走之后,两家原本也没什么来往,如今七巧捡回一条命,我这个当爹的就值得去庙里拜上一拜了,这个你尽管放心,”

七巧听着周氏这拐弯抹角的说话口气,心里的烦闷越积越厚,她原本生活的时代里,容不下这么腻歪和拐弯抹角的说话办事风格。

周氏滔滔不绝,却始终对私下来意藏着不明说,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听着同时,七巧一直垂着脸,不为所动,脑子里却不断的从原主那些陈年往事的记忆里搜寻。

自己受打击落水这件事在先,按照周氏这种精明性子,正常情况应该巴不得躲得远远的。男女两情相悦背着父母,放在如今这个时代,算不上什么能挂在嘴边的光彩事儿。

七巧的灵魂来自现代,自由恋爱父母不干涉的思想自然能当做再寻常不过的事儿来看待,可拿到这个时代来衡量,外人议论起来,说出一句女子不本分绝对没人反驳。

周氏把能铺垫的话都说尽了,实在找不出什么新话头儿,原本闷头抽烟的陈石的脸上也浮出一些不耐烦。

陈石放下手上的烟袋,道:“弟妹你有什么话就直说,这也没外人!”

周氏被他这么一呛,下面的话题也被噎了回去,略显局促道:“这个……我是听男方那家的大姑奶奶提到,当年大嫂跟蒋家姐姐定亲时,对方给的定礼里,有一只玉镯……”

玉镯?

陈七巧听到这,下意识的抬起头,使劲回忆着原主有些杂乱零散的记忆。

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直镯子。

“是有个镯子没错,可那个镯子并不是什么定礼,那个是,是当时蒋兴安娘送给七巧的见面礼。”陈石明显有些动怒,音量不自觉的提的有些高。

说到这,陈七巧也记起来,那个镯子,自从娘去世后,就一直被陈石妥善收着。就在自己落水的前一天,陈石还跟原主提起来,定礼按照原本礼单原数退回去,这只镯子却被陈石做主留下来。

“这镯子原本你娘也有一只一模一样的。”

瞬间,这句话清晰的浮现在陈七巧的脑海里

……

第三章 玉镯

“他二婶来了,快进屋坐。”莫氏听见院子里的动静,赶紧起身招呼周氏进屋。

周氏进屋脸上带着笑意,看见莫氏脸上浮上几分一闪而过的不屑,眼神直接落在坐在炕上闷头抽烟的陈石身上。

“弟妹来有事儿?”陈石重重吸了一口烟,脸上表情不太自然。

一看到周氏这张脸,他就不自觉的想起自己二闺女陈七巧被退婚的事儿,还差点因为这次退婚事件无辜丧命。

虽说继室给自己生了个儿子,但是打从陈石心里,对待原配留下的三个女儿,都是很疼爱的,无论哪个受了委屈,他这个当亲爹的看在眼里都觉得憋屈。

好在七巧那丫头是个命大的,投河自尽的时候正好被放牛回来的几个孩子及时发现,喊来了附近会水的两个大人,这才捡回半条命。

当时天,受寒再加上精神上受到打击,让从小体质就弱的陈七巧当天晚上就高烧不退,看过村里的郎中灌了七八天草药才清醒过来。

简直可以说是鬼门关走了一遭。

奈何自己没有本事,靠着几亩薄田让一家老小不挨饿就已经让四十多岁的陈石感到精疲力尽。

儿子惊蛰还小,担不起来事,自己又是个缺少盘算的直肠子,闺女摊上这档子事儿,陈老汉也只能窝在家里唉声叹气。

此刻,周氏找上门,陈石更想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来意。

莫氏说话的同时便起身想要让出自己的位置,引着周氏落座,这个举动实打实的落在刚进屋的七巧眼睛里。

七巧不着痕迹的冲到前面,挡住二婶,站在两个女人中间。

“娘,我想跟您商量个事儿,您看成不成?您先坐下。”说着,她回身,搬过来一张角落里的长凳,摆在二婶周氏的身后。

莫氏有些懵,看了眼陈石,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着外人也不好问,只当做寻常顺势坐回了原位。

“巧哥,你这是,有什么事儿。”莫氏一脸疑惑,继女头一回这么郑重其事的跟自己说话,她的声音里还透着几分隐隐的不安。

七巧看着她,嘴角漾出一个天真的笑,道:“就是,我头些日子进山捡的那窝兔子,原本说是养肥了,卖给镇上酒楼里,可谷雨和惊蛰两个孩子都说各要养一只,您看……”

莫氏听的云里雾里,心想着七巧这个孩子自从落水,不是村里四处逛,就是闷头坐在场院里发呆,前几日还自己做了一把像模像样的弓箭,三天两头提着进山。

对于这三个姐妹,莫氏从来不敢多问多说,但是架不住心里打鼓,心说这孩子是不是中邪。可话说回来,古怪是古怪,主要是七巧这孩子醒来后,对待自己的态度,比原先亲近了不少。

莫氏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拿主意,一旁的陈石显得很不耐烦。

“养什么样,家里带气的,除了孩子什么都不养。”

听见自家男人这么说话,莫氏只好尴尬的冲着七巧点点头,委婉的表示还是都听你爹的吧。

七巧思索一会,道:“爹,其实养这个兔子也不全是坏事,这两只兔子,他们个人管个人的,开始我也不同意养,他两再三保证,割草晒干都不用我们管,断一天的兔子我直接抱走去卖,也好治治谷雨这丫头犯懒的毛病。惊蛰现在小,就知道胡闹,成天跟河东那几个混小子一跑就是一天,有了这个念想儿,还能让他收收心,这样一来,我娘也能少操点心……”

陈石本来就听的心不在焉,不过自从大女儿嫁走后,唯一能让自己宽心的还就是七巧的这丫头。一方面想起前一阵落水这事儿,他心里就堵得慌。家里日子不算好过,却也不到缺那几只兔子的钱。

“养吧,养吧。”陈石摆摆手,没在说什么。

七巧说完,余光扫到一旁周氏的脸,道“二婶儿?”

周氏从错愕中回过神,听着刚才这一家三口你来我往对话,她觉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直到对上七巧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她才发觉。

这个往日里木头一样的丫头,说不上来哪里不太对劲儿。

刚才她进门,莫氏明明起身给自己让出上座的位置,却被这个丫头冲进来给挡回去了,也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意。

七巧见周氏发愣没接话,便道:“二婶儿,您,干嘛这么瞧着我。”

周氏挤出一个尴尬的笑,收起狐疑的目光,转向陈石。

她这遭来大房,是想要回一只玉镯子。

蒋兴安的娘当初和七巧的娘当初给两家孩子定下亲事时,定礼里除了寻常人家长辈定亲送的一些物品外,还额外有一块水头很出挑的翡翠镯子,听说是他娘嫁到蒋家时的嫁妆。

这样稀罕的东西周氏可不想轻易放手,当下两家的婚约早就是一场空,那这样的好的东西理应是自己的女儿莲安得才合乎礼数。

可是她后来多番打听才知道,陈老大家退回的定礼里,并没有提到这只镯子。这种哑巴亏换了别人她不管,全当是为了自己女儿,这个面她也不能不出。

周氏语气和软道:“他大伯,我这回来不为别的,一方面是来看看七巧。孩子们的婚事儿本来就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莲安私下也跟我哭了好几回,说跟七巧打小儿跟亲姐妹似的,可是这蒋家好歹在这十里八乡也是有些势力的,他家大郎硬是看中莲安,我们小门小户,细究起来,恐怕也是得罪不起。”

陈石摸起炕桌边上的烟袋,沉着脸添上一锅碎烟,道:“弟妹,这事以后你就不要当着孩子的面提了,七巧娘走之后,两家原本也没什么来往,如今七巧捡回一条命,我这个当爹的就值得去庙里拜上一拜了,这个你尽管放心,”

七巧听着周氏这拐弯抹角的说话口气,心里的烦闷越积越厚,她原本生活的时代里,容不下这么腻歪和拐弯抹角的说话办事风格。

周氏滔滔不绝,却始终对私下来意藏着不明说,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听着同时,七巧一直垂着脸,不为所动,脑子里却不断的从原主那些陈年往事的记忆里搜寻。

自己受打击落水这件事在先,按照周氏这种精明性子,正常情况应该巴不得躲得远远的。男女两情相悦背着父母,放在如今这个时代,算不上什么能挂在嘴边的光彩事儿。

七巧的灵魂来自现代,自由恋爱父母不干涉的思想自然能当做再寻常不过的事儿来看待,可拿到这个时代来衡量,外人议论起来,说出一句女子不本分绝对没人反驳。

周氏把能铺垫的话都说尽了,实在找不出什么新话头儿,原本闷头抽烟的陈石的脸上也浮出一些不耐烦。

陈石放下手上的烟袋,道:“弟妹你有什么话就直说,这也没外人!”

周氏被他这么一呛,下面的话题也被噎了回去,略显局促道:“这个……我是听男方那家的大姑奶奶提到,当年大嫂跟蒋家姐姐定亲时,对方给的定礼里,有一只玉镯……”

玉镯?

陈七巧听到这,下意识的抬起头,使劲回忆着原主有些杂乱零散的记忆。

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直镯子。

“是有个镯子没错,可那个镯子并不是什么定礼,那个是,是当时蒋兴安娘送给七巧的见面礼。”陈石明显有些动怒,音量不自觉的提的有些高。

说到这,陈七巧也记起来,那个镯子,自从娘去世后,就一直被陈石妥善收着。就在自己落水的前一天,陈石还跟原主提起来,定礼按照原本礼单原数退回去,这只镯子却被陈石做主留下来。

“这镯子原本你娘也有一只一模一样的。”

瞬间,这句话清晰的浮现在陈七巧的脑海里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