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22:06:27

那个东西去而复返了,他拉着王婆的头发朝我奔来。

“好吃的,好吃的。”

他的样子很兴奋,笑容裂开了好大,就好像一开始的那个癫狂的样子。

“逃。”被拖动的王婆冲我喊道,随后咬住了守墓者的腿,同时手也不闲着的抓向对方的眼睛,想要拖住对方。

我翻出棺材就要逃命。

背后一痛,身后被什么东西咬住背部。

我回头一看正是张天志的骷髅头咬在在我的背部上边。

他用足了力气,刺啦一声,背部的一块肉直接被咬下了一块,衣服瞬间就被鲜血浸染得通红,痛的我身体一颤,忍不住叫了出来。

“去你的。”此时我已经不在乎能不能说话,骂了一声一脚把张天志的头骨踢开了老远。

我看着地上红绳的方向,张天志的棺材就在迷雾的边口,我跌撞的就逃了出来。

一边跑,我一边辨别着方向,在我逃出后山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东西正站在后山的边口嘿嘿的笑着,好像一点都不着急追我。

我不管他了,铆足劲往道观跑去了。

此时已经是午夜十分了,山林里面静悄悄的,跑远了后,我简单的用衣服包扎了下后背的伤口。

但总觉的哪里有点古怪,而且那东西为什么不追我了,难道是因为那东西出不了雾的吗?

不过我没去多想,很快的我就来到了道观前,门前的纸灯终于让我安心了许多。

我推门而入,道观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师兄平时睡觉的时候,喜欢打呼噜,平时的时候呼噜声几乎响彻道观中,今天居然没有声音了。

“师傅?”

“师兄?”

我小声的喊了几声。

没有人答应,死寂一片。

该不会他们出事了吧。

我四处了看了看,随后打开他们睡觉的房门。

里面没有有人,床上的被子都是折叠过的,根本没有睡人的迹象。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些东西在我的眼前幻化成了白雾,随后雾气四处弥漫开来,笼罩到了我的周围,我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会绝对古怪了,因为我从根本就没有逃出后山!

我此时应该还在后山的迷雾之中,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前会觉得古怪了,因为周围太安静了!山上一直都是有鸟叫虫鸣的,而我一路走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

只有后山才会这么安静。

果然我的猜测是没有错的,耳边响起了熟悉的踢踏的声音。

那个迷雾里的恶鬼又来找我了。

我此时也顾不上方向了,朝着一个地方,就猛冲了过去。

可能上天眷顾着我。

这次我居然误打误撞的冲出了后山,也听到了熟悉的鸟叫声。

冲出来后,我直接往道观的方向跑了,好在这次没有问题。

打开道观后,就听到了熟悉的呼噜声,是师兄打的呼噜。

我叫醒了师兄。

他看到我后显然还没有睡醒,朦胧的说道“别闹,我在睡一会。”

我没有说话了,过了一会后师兄蹭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

“你怎么回来了!”

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我此时应该在迷雾里,而不是在他的身边。

我把事情都告诉了师兄,他听到后直皱眉头。“这事恐怕更严重了。”

现在发生的事情,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料了,我猜想现在恐怕就连师傅也不好解决我的事情了。

果然,当我和师兄把这件事和师傅说了以后。

他的表情和师兄一样,显然已经没有了平时的淡然。“后山里的东西居然也这么难缠,早知道我就不让你去后山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我看师傅的表情十分懊恼,似乎很后悔这个决定,不由的担心了起来,这件事是不是解决不了。

屋子里再次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后,师傅说话了。

“李文你现在连夜下山往东走,那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只要面朝东方,人体内的阳气便会重一些。一路上除了休息和吃饭,尽量不要停下来,路上有人喊你也不要回头。遇山便过山,遇河便过河,等三天之后,我会让你师兄联系你!”

“真的!”我听到后一喜。

不过随后又有点纳闷,师傅既然有这种方法,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让我去后山受那种罪干嘛。

“嗯。”师傅点了点头,抚摸着我的头。“你啊,以后遇到事了,都要靠自己去多想一想,自己判断。”他眼中闪烁一丝不舍,不过我当时却没有注意到,也没想到师傅做出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他交代一声后,吩咐师兄递给了我一个背包。“这里面有一些衣物和一些路上用的着的东西,你带着吧。”

拿上东西后,师傅又看了我一眼就让我下山去了。

此时已经是四点多了,天空中也有了一点曙光,下山的路也好走了许多,我沿着东边的小路就下山了。

我们的山下是有一些村镇的,这也是我师父来钱的地方,等我到山下的时候,已经有一些铺子开门。

我在一个早餐铺,买了几个包子后,辨别了一下方向就朝着东面走了。

我印象中,东面二十里的地方,是一个叫浮来镇的地方,那个镇子人口也稍微的多一些。

我打算今晚先去那个镇子吧,到时候在去那里住一晚上。

一路上我直直的朝着东面走,不敢回头。

到了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我就走到了浮来镇,由于走了一天了,到了晚上我异常的累,开了一个房间后,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又接着赶路。

就这么三天的功夫我一直在赶路、吃饭、睡觉、赶路、吃饭、睡觉,无线的循环着。

虽然很累,但是比睡坟墓里面要强上很多。

不知不觉的,我身上的钱就用光了。

我在道观生活的时候,师傅都是很少给我钱的,只有出去办事情的时候才会给我一些钱,而且一般也给不了多少钱,师傅都算得很精确,每次撑死了最多也就是剩下五十多这样子。

我现在身上的钱,还是当初师傅给我去福泽岛的时候,剩下的钱,回来的时候,身上也不过就剩下一百多,这几天我住宿的钱都用的差不多。

现在身上就剩下几个钢镚了,根本不够用的。

走的时候也没跟师傅要钱。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打开师傅给我的背包,不知道师傅给我准没准备钱。

如果准备了的话就没什么问题,如果没有准备的话,那么我第三天就只能在外面住一晚上了。

很快的我就在背包里面的内夹里面找到了一个钱包,我开心的打开了钱包,却并没有发现钱。

里面装着一张卡,一张纸和我的身份证。

纸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密码是你的生日。

师傅以前说过帮我保管身份证的,现在怎么突然就把身份证给我了,我有点疑惑。

我拿起了银行卡,等吃过饭后,我去附近的银行看看里面有多少钱。

吃完饭后,我去了银行的自助取款机处,当我把银行卡放里面后,输入了我的生日后,我沉思了。

因为卡里面有整整十万的钱。

没错,是十万!

师傅怎么会给我这么多钱?我感觉到了不对劲。

十万块钱这可以说是他的棺材本了,师傅为什么会把所有的钱都给我?

我又想到了临走前师傅说的那句话。“以后遇到事了,都要靠自己去多想一想,自己判断。”

这么说师傅现在可能……我不敢往下想了,取了几百块钱就坐车去道观了。

第六章 师傅的决定

那个东西去而复返了,他拉着王婆的头发朝我奔来。

“好吃的,好吃的。”

他的样子很兴奋,笑容裂开了好大,就好像一开始的那个癫狂的样子。

“逃。”被拖动的王婆冲我喊道,随后咬住了守墓者的腿,同时手也不闲着的抓向对方的眼睛,想要拖住对方。

我翻出棺材就要逃命。

背后一痛,身后被什么东西咬住背部。

我回头一看正是张天志的骷髅头咬在在我的背部上边。

他用足了力气,刺啦一声,背部的一块肉直接被咬下了一块,衣服瞬间就被鲜血浸染得通红,痛的我身体一颤,忍不住叫了出来。

“去你的。”此时我已经不在乎能不能说话,骂了一声一脚把张天志的头骨踢开了老远。

我看着地上红绳的方向,张天志的棺材就在迷雾的边口,我跌撞的就逃了出来。

一边跑,我一边辨别着方向,在我逃出后山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东西正站在后山的边口嘿嘿的笑着,好像一点都不着急追我。

我不管他了,铆足劲往道观跑去了。

此时已经是午夜十分了,山林里面静悄悄的,跑远了后,我简单的用衣服包扎了下后背的伤口。

但总觉的哪里有点古怪,而且那东西为什么不追我了,难道是因为那东西出不了雾的吗?

不过我没去多想,很快的我就来到了道观前,门前的纸灯终于让我安心了许多。

我推门而入,道观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师兄平时睡觉的时候,喜欢打呼噜,平时的时候呼噜声几乎响彻道观中,今天居然没有声音了。

“师傅?”

“师兄?”

我小声的喊了几声。

没有人答应,死寂一片。

该不会他们出事了吧。

我四处了看了看,随后打开他们睡觉的房门。

里面没有有人,床上的被子都是折叠过的,根本没有睡人的迹象。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些东西在我的眼前幻化成了白雾,随后雾气四处弥漫开来,笼罩到了我的周围,我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会绝对古怪了,因为我从根本就没有逃出后山!

我此时应该还在后山的迷雾之中,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前会觉得古怪了,因为周围太安静了!山上一直都是有鸟叫虫鸣的,而我一路走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

只有后山才会这么安静。

果然我的猜测是没有错的,耳边响起了熟悉的踢踏的声音。

那个迷雾里的恶鬼又来找我了。

我此时也顾不上方向了,朝着一个地方,就猛冲了过去。

可能上天眷顾着我。

这次我居然误打误撞的冲出了后山,也听到了熟悉的鸟叫声。

冲出来后,我直接往道观的方向跑了,好在这次没有问题。

打开道观后,就听到了熟悉的呼噜声,是师兄打的呼噜。

我叫醒了师兄。

他看到我后显然还没有睡醒,朦胧的说道“别闹,我在睡一会。”

我没有说话了,过了一会后师兄蹭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

“你怎么回来了!”

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我此时应该在迷雾里,而不是在他的身边。

我把事情都告诉了师兄,他听到后直皱眉头。“这事恐怕更严重了。”

现在发生的事情,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料了,我猜想现在恐怕就连师傅也不好解决我的事情了。

果然,当我和师兄把这件事和师傅说了以后。

他的表情和师兄一样,显然已经没有了平时的淡然。“后山里的东西居然也这么难缠,早知道我就不让你去后山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我看师傅的表情十分懊恼,似乎很后悔这个决定,不由的担心了起来,这件事是不是解决不了。

屋子里再次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后,师傅说话了。

“李文你现在连夜下山往东走,那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只要面朝东方,人体内的阳气便会重一些。一路上除了休息和吃饭,尽量不要停下来,路上有人喊你也不要回头。遇山便过山,遇河便过河,等三天之后,我会让你师兄联系你!”

“真的!”我听到后一喜。

不过随后又有点纳闷,师傅既然有这种方法,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让我去后山受那种罪干嘛。

“嗯。”师傅点了点头,抚摸着我的头。“你啊,以后遇到事了,都要靠自己去多想一想,自己判断。”他眼中闪烁一丝不舍,不过我当时却没有注意到,也没想到师傅做出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他交代一声后,吩咐师兄递给了我一个背包。“这里面有一些衣物和一些路上用的着的东西,你带着吧。”

拿上东西后,师傅又看了我一眼就让我下山去了。

此时已经是四点多了,天空中也有了一点曙光,下山的路也好走了许多,我沿着东边的小路就下山了。

我们的山下是有一些村镇的,这也是我师父来钱的地方,等我到山下的时候,已经有一些铺子开门。

我在一个早餐铺,买了几个包子后,辨别了一下方向就朝着东面走了。

我印象中,东面二十里的地方,是一个叫浮来镇的地方,那个镇子人口也稍微的多一些。

我打算今晚先去那个镇子吧,到时候在去那里住一晚上。

一路上我直直的朝着东面走,不敢回头。

到了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我就走到了浮来镇,由于走了一天了,到了晚上我异常的累,开了一个房间后,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又接着赶路。

就这么三天的功夫我一直在赶路、吃饭、睡觉、赶路、吃饭、睡觉,无线的循环着。

虽然很累,但是比睡坟墓里面要强上很多。

不知不觉的,我身上的钱就用光了。

我在道观生活的时候,师傅都是很少给我钱的,只有出去办事情的时候才会给我一些钱,而且一般也给不了多少钱,师傅都算得很精确,每次撑死了最多也就是剩下五十多这样子。

我现在身上的钱,还是当初师傅给我去福泽岛的时候,剩下的钱,回来的时候,身上也不过就剩下一百多,这几天我住宿的钱都用的差不多。

现在身上就剩下几个钢镚了,根本不够用的。

走的时候也没跟师傅要钱。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打开师傅给我的背包,不知道师傅给我准没准备钱。

如果准备了的话就没什么问题,如果没有准备的话,那么我第三天就只能在外面住一晚上了。

很快的我就在背包里面的内夹里面找到了一个钱包,我开心的打开了钱包,却并没有发现钱。

里面装着一张卡,一张纸和我的身份证。

纸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密码是你的生日。

师傅以前说过帮我保管身份证的,现在怎么突然就把身份证给我了,我有点疑惑。

我拿起了银行卡,等吃过饭后,我去附近的银行看看里面有多少钱。

吃完饭后,我去了银行的自助取款机处,当我把银行卡放里面后,输入了我的生日后,我沉思了。

因为卡里面有整整十万的钱。

没错,是十万!

师傅怎么会给我这么多钱?我感觉到了不对劲。

十万块钱这可以说是他的棺材本了,师傅为什么会把所有的钱都给我?

我又想到了临走前师傅说的那句话。“以后遇到事了,都要靠自己去多想一想,自己判断。”

这么说师傅现在可能……我不敢往下想了,取了几百块钱就坐车去道观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