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22:13:22

“哈,不用了,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姜飞拒绝了岳娟儿。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于岳娟儿,本能的有些莫名抵触和疏远。

岳娟儿也没有坚持,深深的看了姜飞一眼道:“董事长又提起你两次。”

姜飞不解:“我是他的救命恩人,多提我两次,不正常吗?”

岳娟儿意味深长的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姜飞不知道的是,甄南山是个城府很深也是个很骄傲的人,就算是自己的恩人,也基本不可能提及第二次,可是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竟然再次提起他两次,有些不正常。

“走了。你还需什么的话,自己点,费用全免。”

岳娟儿将自己的一张名片,仔细的塞进姜飞的兜里,款款离去。

经过这么一闹,有点索然无味,姜飞也不想继续待下去了,关键是对着前女友苏欣瑶,和小姨子吃牛排喝红酒,有点尴尬。

“吃的也差不多了,走吧。”姜飞道。

苏青青下意识想要跟着姜飞离去,却被苏欣瑶一把抓住。

“青青不会和你走。”苏欣瑶道。

“我送你们回去。”脑门油亮的刘老三自告奋勇。

姜飞也没有多做表示,华夏治安算是比较好的了,这么众目睽睽的离去,想来刘老三也不敢对苏家二姐妹怎么样,他很放心。

出了莎碧恰西餐厅,刘老三从兜里掏出车钥匙,嗯了一下,不远处的一辆白色路虎闪烁了两下。

“刚买的车,才五十多万。”刘老三有些傲然。

根据苏家的描述,他知道以姜飞的收入,想要买这样的车,不吃不喝也得四五年,而他用不了一年就赚到了。

“傻子才买低配的路虎,都特么停产了。”姜飞鄙视道。

刘老三嘚瑟还没三秒,就被鄙视,不由脸红脖子粗:“低配的你也买不起。”

姜飞道:“的确买不起这么烂的,我的预算是两百万。听说新出的揽胜尊崇加长版版不错,两百万左右,明天去提一辆。”

姜飞的鄙视,也是有点道理。

高端的路虎揽胜,要两百万甚至三百多万,四十多万的路虎,基本都是阉割版了,有四十多万,还不如买其他牌子顶配呢。

苏欣瑶听不下去了,以姜飞以前的水准,就算低配的路虎,他也买不起,所以他嘲笑鄙视刘老三,有点不像话。

“姜飞,大家彼此都知根知底,不吹你能死啊,别说路虎,就是国产小车,你都买不起。我现在觉得和你分手,就是个正确的决定,你不但帮不上我家子志,还爱吹牛,让人感到恶心。”

姜飞懒得和苏欣瑶掰扯,道:“呵呵,你高兴就好。”

他不再理会刘老三和苏欣瑶,对着苏青青摆摆手再见,便沿着大街,往自己住的宾馆走去。

回到宾馆,他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抓着那张金卡,再次细细打量。

“唉,好像做梦一样,一时间还没有了方向。”他喃喃道。

得到这张卡之后的一天时间里,他一直都是出于兴奋的状态。

可是要回自己的那三十多万之后,他不打算再继续下去,于是立刻感到了空虚和茫然。

人突然得到超过自己认知的金钱,可能都会有兴奋和茫然的阶段,姜飞也不例外。

“甄南山的钱,不是这么好花的,我也要为自己打算一下了。”姜飞暗道。

他并没有打算抱着这两千万混吃等死,而是要利用这两千万和这张金卡,发展壮大,只不过一时之间,他还没有太好的方向。

张小兰一直没有出现,姜飞打了个电话,问在干啥。

反正他说过,晚上六点之后,张小兰随叫随到的。

“需要我现在过去吗?”张小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不必了。不一定每日一次,攒着一日七八次也是可以的。”姜飞道。

“……”张小兰无语。

千日千日,这已经过了两个晚上,啥也没干,也就是说攒了两次,距离七八次,还有点远。

——

刘老三的路虎车上,三人沉默,气氛有些尴尬。

苏欣瑶坐在副驾驶上,苏青青坐在后座。

还是刘老三,年纪大见识多,又是做生意的,知道怎么打破沉默。

他开口问道:“姜飞还认识莎碧恰的老板那样的人?”他就算洋洋得意,也知道能开莎碧恰这种高级餐厅的人,要比他开煎饼摊高了好几个段位,他惹不起。

苏欣瑶摇头:“以前从来没有听他说过。我看他的神情,和那个姓岳的女人,也是刚刚认识。”想到岳娟儿竟然伏在姜飞的肩头说话,她的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于是又冷笑了一下道,“姜飞这种人,一点担当都没有,就算给人家当小白脸,人家也未必要的。”

苏青青不愿意了:“姐姐,怎么说姐夫呢。”

刘老三的脸色很难看,他和苏欣瑶已经谈好了条件,算是确定了关系,可是苏青青还是喊姜飞一口一个姐夫,岂有此理。

“青青啊,以后姜飞不是你的姐夫,我才是。”刘老三语重心长的道,他连苏欣瑶的手都还没摸到,不想翻脸。

“呵呵。”苏青青冷笑,显然,就算姜飞不是姐夫,她也没打算吧刘老三当做姐夫。

苏欣瑶回头,对苏青青道:“姜飞从此和我没什么关系,你不要再叫他姐夫。”

苏青青默然,低头忧伤。

“明天去看房子,合适就定下来。”到了小区下车的时候,刘老三对苏欣瑶道。

“好的。”

苏欣瑶点点头,拉着苏青青回家了。

回到家,苏青青独自去休息,谁也没搭理。

苏欣瑶向父母亲汇报见面的经过。

杨荷花听完,拍着大腿道:“这样就成了。他给七十万,咱们算是转了,在姜飞那里的损失,都弥补上了。至于房子的事儿,咱们慢慢来,免得刘老三和姜飞那样,一下子接受不了。”

没有图谋到姜飞的房子,还被姜飞摆了一刀,苏长林和杨荷花也进行了头脑风暴,彻底反思自己。

他们反思的不是自己做错了,而是反思自己的操作手法是不是不对。因为直接提出要房子,手段过于激烈,让姜飞反感,进而反弹。

面对刘老三,他们决定和风细雨,慢慢来,先把七十万彩礼弄到手,其余的慢慢来,所以他们让苏欣瑶提的要求是,房产证上加上苏欣瑶的名字就行。

对此,苏欣瑶也没有觉得父母有什么不对。

她和刘老三没有一点儿感情,所以她觉得从刘老三那里弄钱弄房子给弟弟,都是理所应当。她已经被彻底洗脑,觉得经常扇她嘴巴子的父母和弟弟,才是真正对她好的亲人,不管跟着谁,她都要搂钱给弟弟。

第二天一早,苏欣瑶请假,没有去上班,刘老三也早早在楼下等着,两人一起去看房子。

刘老三很绅士的为苏欣瑶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还踮起脚尖,用手挡着车顶,避免苏欣瑶碰头。他个子不够高,只有踮起脚,才能斜着身子用手撑车顶。

去上学的苏青青正好看到刘老三做作的动作,不由一阵恶寒。

来到桐花庄园售楼处,他们发现认购的队伍,已经排的老长。

“别看房地产市场不景气,这里的楼盘卖的绝对快。”刘老三一副明白人的样子,道。

“为什么?”苏欣瑶问道。

其实苏欣瑶也明白为什么桐花庄园卖的快,可是她也知道如何和男人相处,那就是给男人足够的面子,于是她假装不知道,询问刘老三。

这在学术上,有个名词,叫捧哏。

“这里是宋州最好的地段,左边桐山公园,右边青莲湖,还是最好的学区。更为重要的是,桐花庄园是绝版,以后基本不太可能再在附近开发房产了。”刘老三傲然道。

“是吗?”

苏欣瑶张着小嘴,一副惊讶的样子,看起来清纯动人,刘老三不由魂不守舍。

“当然了。别看队伍长,咱们不用排队的,我有一个好朋友,是这里的销售经理。”刘老三更加的得意道。

“刘哥真厉害。”苏欣瑶道。她这次不完全是捧哏,而是真的有些佩服,因为桐花庄园销售太火,只能排队,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提前拿到号。

“一般一般。”刘老三故作谦虚,接着他让苏欣瑶坐在休息区休息,他去找那个销售经理,拿内部号。

找到之后,立刻被打了脸。

“不好意思啊刘老板,无论是谁,也没有权利往外放号。”销售经理道。

“可是那天你买煎饼的时候,不是说有号,想要随时找你的吗?”刘老三道。

听这话里的意思,两人根本不是什么朋友,只是偶然认识的,幸亏苏欣瑶在休息区那边,不然刘老三人就丢到姥姥家了。

“这样吧,五千块,给你一个号。不用排队,在里面办理。”销售经理道。

刘老三有种被坑的感觉,可是为了在苏欣瑶面前装逼,咬牙买了一个号。

等他出去,朝着苏欣瑶一顿吹嘘,苏欣瑶更加的佩服刘老三了,心道刘老三也不是一无是处。

这时,他们看到了一个人,也没有排队,直接走进来了。

是姜飞。

“你也来买房,有号吗?”

“没有啊。”姜飞道。

“那你可要慢慢排队了,没号,进来查看也没用。”刘老三洋洋得意的甩着自己的号,道。

“呵呵,那可未必。”

第11章 你也来买房?

“哈,不用了,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姜飞拒绝了岳娟儿。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于岳娟儿,本能的有些莫名抵触和疏远。

岳娟儿也没有坚持,深深的看了姜飞一眼道:“董事长又提起你两次。”

姜飞不解:“我是他的救命恩人,多提我两次,不正常吗?”

岳娟儿意味深长的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姜飞不知道的是,甄南山是个城府很深也是个很骄傲的人,就算是自己的恩人,也基本不可能提及第二次,可是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竟然再次提起他两次,有些不正常。

“走了。你还需什么的话,自己点,费用全免。”

岳娟儿将自己的一张名片,仔细的塞进姜飞的兜里,款款离去。

经过这么一闹,有点索然无味,姜飞也不想继续待下去了,关键是对着前女友苏欣瑶,和小姨子吃牛排喝红酒,有点尴尬。

“吃的也差不多了,走吧。”姜飞道。

苏青青下意识想要跟着姜飞离去,却被苏欣瑶一把抓住。

“青青不会和你走。”苏欣瑶道。

“我送你们回去。”脑门油亮的刘老三自告奋勇。

姜飞也没有多做表示,华夏治安算是比较好的了,这么众目睽睽的离去,想来刘老三也不敢对苏家二姐妹怎么样,他很放心。

出了莎碧恰西餐厅,刘老三从兜里掏出车钥匙,嗯了一下,不远处的一辆白色路虎闪烁了两下。

“刚买的车,才五十多万。”刘老三有些傲然。

根据苏家的描述,他知道以姜飞的收入,想要买这样的车,不吃不喝也得四五年,而他用不了一年就赚到了。

“傻子才买低配的路虎,都特么停产了。”姜飞鄙视道。

刘老三嘚瑟还没三秒,就被鄙视,不由脸红脖子粗:“低配的你也买不起。”

姜飞道:“的确买不起这么烂的,我的预算是两百万。听说新出的揽胜尊崇加长版版不错,两百万左右,明天去提一辆。”

姜飞的鄙视,也是有点道理。

高端的路虎揽胜,要两百万甚至三百多万,四十多万的路虎,基本都是阉割版了,有四十多万,还不如买其他牌子顶配呢。

苏欣瑶听不下去了,以姜飞以前的水准,就算低配的路虎,他也买不起,所以他嘲笑鄙视刘老三,有点不像话。

“姜飞,大家彼此都知根知底,不吹你能死啊,别说路虎,就是国产小车,你都买不起。我现在觉得和你分手,就是个正确的决定,你不但帮不上我家子志,还爱吹牛,让人感到恶心。”

姜飞懒得和苏欣瑶掰扯,道:“呵呵,你高兴就好。”

他不再理会刘老三和苏欣瑶,对着苏青青摆摆手再见,便沿着大街,往自己住的宾馆走去。

回到宾馆,他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抓着那张金卡,再次细细打量。

“唉,好像做梦一样,一时间还没有了方向。”他喃喃道。

得到这张卡之后的一天时间里,他一直都是出于兴奋的状态。

可是要回自己的那三十多万之后,他不打算再继续下去,于是立刻感到了空虚和茫然。

人突然得到超过自己认知的金钱,可能都会有兴奋和茫然的阶段,姜飞也不例外。

“甄南山的钱,不是这么好花的,我也要为自己打算一下了。”姜飞暗道。

他并没有打算抱着这两千万混吃等死,而是要利用这两千万和这张金卡,发展壮大,只不过一时之间,他还没有太好的方向。

张小兰一直没有出现,姜飞打了个电话,问在干啥。

反正他说过,晚上六点之后,张小兰随叫随到的。

“需要我现在过去吗?”张小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不必了。不一定每日一次,攒着一日七八次也是可以的。”姜飞道。

“……”张小兰无语。

千日千日,这已经过了两个晚上,啥也没干,也就是说攒了两次,距离七八次,还有点远。

——

刘老三的路虎车上,三人沉默,气氛有些尴尬。

苏欣瑶坐在副驾驶上,苏青青坐在后座。

还是刘老三,年纪大见识多,又是做生意的,知道怎么打破沉默。

他开口问道:“姜飞还认识莎碧恰的老板那样的人?”他就算洋洋得意,也知道能开莎碧恰这种高级餐厅的人,要比他开煎饼摊高了好几个段位,他惹不起。

苏欣瑶摇头:“以前从来没有听他说过。我看他的神情,和那个姓岳的女人,也是刚刚认识。”想到岳娟儿竟然伏在姜飞的肩头说话,她的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于是又冷笑了一下道,“姜飞这种人,一点担当都没有,就算给人家当小白脸,人家也未必要的。”

苏青青不愿意了:“姐姐,怎么说姐夫呢。”

刘老三的脸色很难看,他和苏欣瑶已经谈好了条件,算是确定了关系,可是苏青青还是喊姜飞一口一个姐夫,岂有此理。

“青青啊,以后姜飞不是你的姐夫,我才是。”刘老三语重心长的道,他连苏欣瑶的手都还没摸到,不想翻脸。

“呵呵。”苏青青冷笑,显然,就算姜飞不是姐夫,她也没打算吧刘老三当做姐夫。

苏欣瑶回头,对苏青青道:“姜飞从此和我没什么关系,你不要再叫他姐夫。”

苏青青默然,低头忧伤。

“明天去看房子,合适就定下来。”到了小区下车的时候,刘老三对苏欣瑶道。

“好的。”

苏欣瑶点点头,拉着苏青青回家了。

回到家,苏青青独自去休息,谁也没搭理。

苏欣瑶向父母亲汇报见面的经过。

杨荷花听完,拍着大腿道:“这样就成了。他给七十万,咱们算是转了,在姜飞那里的损失,都弥补上了。至于房子的事儿,咱们慢慢来,免得刘老三和姜飞那样,一下子接受不了。”

没有图谋到姜飞的房子,还被姜飞摆了一刀,苏长林和杨荷花也进行了头脑风暴,彻底反思自己。

他们反思的不是自己做错了,而是反思自己的操作手法是不是不对。因为直接提出要房子,手段过于激烈,让姜飞反感,进而反弹。

面对刘老三,他们决定和风细雨,慢慢来,先把七十万彩礼弄到手,其余的慢慢来,所以他们让苏欣瑶提的要求是,房产证上加上苏欣瑶的名字就行。

对此,苏欣瑶也没有觉得父母有什么不对。

她和刘老三没有一点儿感情,所以她觉得从刘老三那里弄钱弄房子给弟弟,都是理所应当。她已经被彻底洗脑,觉得经常扇她嘴巴子的父母和弟弟,才是真正对她好的亲人,不管跟着谁,她都要搂钱给弟弟。

第二天一早,苏欣瑶请假,没有去上班,刘老三也早早在楼下等着,两人一起去看房子。

刘老三很绅士的为苏欣瑶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还踮起脚尖,用手挡着车顶,避免苏欣瑶碰头。他个子不够高,只有踮起脚,才能斜着身子用手撑车顶。

去上学的苏青青正好看到刘老三做作的动作,不由一阵恶寒。

来到桐花庄园售楼处,他们发现认购的队伍,已经排的老长。

“别看房地产市场不景气,这里的楼盘卖的绝对快。”刘老三一副明白人的样子,道。

“为什么?”苏欣瑶问道。

其实苏欣瑶也明白为什么桐花庄园卖的快,可是她也知道如何和男人相处,那就是给男人足够的面子,于是她假装不知道,询问刘老三。

这在学术上,有个名词,叫捧哏。

“这里是宋州最好的地段,左边桐山公园,右边青莲湖,还是最好的学区。更为重要的是,桐花庄园是绝版,以后基本不太可能再在附近开发房产了。”刘老三傲然道。

“是吗?”

苏欣瑶张着小嘴,一副惊讶的样子,看起来清纯动人,刘老三不由魂不守舍。

“当然了。别看队伍长,咱们不用排队的,我有一个好朋友,是这里的销售经理。”刘老三更加的得意道。

“刘哥真厉害。”苏欣瑶道。她这次不完全是捧哏,而是真的有些佩服,因为桐花庄园销售太火,只能排队,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提前拿到号。

“一般一般。”刘老三故作谦虚,接着他让苏欣瑶坐在休息区休息,他去找那个销售经理,拿内部号。

找到之后,立刻被打了脸。

“不好意思啊刘老板,无论是谁,也没有权利往外放号。”销售经理道。

“可是那天你买煎饼的时候,不是说有号,想要随时找你的吗?”刘老三道。

听这话里的意思,两人根本不是什么朋友,只是偶然认识的,幸亏苏欣瑶在休息区那边,不然刘老三人就丢到姥姥家了。

“这样吧,五千块,给你一个号。不用排队,在里面办理。”销售经理道。

刘老三有种被坑的感觉,可是为了在苏欣瑶面前装逼,咬牙买了一个号。

等他出去,朝着苏欣瑶一顿吹嘘,苏欣瑶更加的佩服刘老三了,心道刘老三也不是一无是处。

这时,他们看到了一个人,也没有排队,直接走进来了。

是姜飞。

“你也来买房,有号吗?”

“没有啊。”姜飞道。

“那你可要慢慢排队了,没号,进来查看也没用。”刘老三洋洋得意的甩着自己的号,道。

“呵呵,那可未必。”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