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6 18:32:19

刘老三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他是我的朋友,不会骗我的,我再打电话问问。”刘老三连忙将电话拨打回去,却发现对方已经关机。

这时,几个人走过来,围住刘老三。

“刘先生,我是您的金融服务专员孙全波,您用五家店面和车子在我们这里抵押,借了两百八十万,已经到期,请尽快归还,不然我们将要收了您的店面和车子。”一个年轻人彬彬有礼的对刘老三道。

“这些借款,是三个月后到期。”刘老三更加的懵逼,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

他的朋友要五百万投资,付给的利息比较高,他的钱不够,便抵押店面和车子,凑够了五百万。

这才短短几天,前竟然全没了。

孙全波道:“您可能没有仔细看合同,您看这一页上,清楚的写着,我们有提前收回款项的权力,最多赔偿您百分之一的违约款。还有,我们有重新评估权。经过重新评估,你的店面和车子,只值两百一十万,所以,收了您的店面和车子,您依然欠我们七十万。”

七十万这个数字,很是微妙,差点打垮了刘老三。

“怎么可能?之前你们评估可是值三百多万的,只不过我用不了那么多,才只借了两百八十万。”刘老三眼睛血红,嘶哑叫道,。

孙全波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道:“刘先生,我们是合法生意,您要是有问题,咱们可以诉诸法律。不过,现在请先把车钥匙给我们,可以吗?谢谢。”

刘老三满脸都是绝望:“你们……”

几分钟前,他还是志得意满,觉得自己房子车子妻子,全有了,爽的不要不要的,即使钻了桌子,也没打压掉他的心气儿。

几分钟后,他就从天堂到了地狱,车子没了,店面没了,房子十有八九也买不成了。

他转头看向苏欣瑶,却发现本来在他身边有点小鸟依人的苏欣瑶,已经到了好几米之外,看着他的眼神,也是冰冷陌生。

“欣瑶。”刘老三喊了一声。

“没有钱,咱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和你过苦日子我没问题,但是你没钱就不能照顾我弟弟,那样我结婚就没有意义。”苏欣瑶冷漠道。

刘老三呆住,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在不远处的姜飞冷笑,这就是苏欣瑶的作风,一切为了弟弟的利益。真不知道苏长林和杨荷花是怎么办到的,把苏欣瑶洗脑洗的这么好,像个白痴一样。

岳娟儿也是默然不语,仔细看了看姜飞的脸,似乎想要看出姜飞心里在想什么。

苏欣瑶确认了刘老三变成了穷鬼,心里也是十分茫然,她抬头看见姜飞,顿时把所有的怨恨,都转移到了姜飞身上。

“姜飞,我这么倒霉都是因为你,你不得好死。”苏欣瑶咒骂道。

她又骂了几句,扛着小包快步离去。

姜飞有些无奈:“他自己作死,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看到苏欣瑶离去,刘老三彻底崩溃:“我的店是我十年的心血,你们不能收走。”

孙全波道:“那就请你还钱。”

刘老三几乎跪下,祈求道:“原本评估价值三百多万呢,这样,车子给你们,四家店面也给你们,只给我留一间就好,位置最差的那间。”

孙全波面不改色:“不可能,全部收走,您仍然欠我们七十万。”

姜飞心里一动,从昨天开始,他就思考自己以后要走什么路,怎么发展。

继续做一个软件销售员,肯定不现实。购买一家软件公司,自己当老板,暂时也不现实,他只能从一些力所能及的地方入手。

现在,就是一个机会。

他上前一步,道:“我替刘老三还钱。”

孙全波没想到有人出头,他眯着眼看姜飞,半天才道:“兄弟,你什么意思?”

姜飞道:“没什么意思,你们只要收到钱,不就好了吗。”

孙全波眼神里闪过一道凶光,他们图谋的,就是刘老三的店面,不然的话,根本不会提前收款。

根据合约,他们提前收款,不但拿不到利息,还会赔百分之一的违约款。如果没有违约款这一项,刘老三或许就不那么痛快的签订合约了。

刘老三认为孙全波他们也是挣钱,提前收款可没有什么好处,所以他,从来也没有想过,孙全波会提前收款。

“这位兄弟有点面生啊。想过这么做的后果没有?”孙全波话语里,带着淡淡的威胁。

“只是做生意而已。刘老三,我给你两百八十万,要你四个店面和车子,你愿意吗?”姜飞问道。

“我愿意。”刘老三绝处逢生,大喜过望,连忙道。

这个时候,刘老三就像是落井快要溺死的人,无论是谁扔下一根绳头,他都会紧紧的抓住。

孙全波皮笑肉不笑:“小兄弟,有胆量。知道我们老板是谁吗?”

姜飞摇头,他当然担心孙全波后面的势力,可是他要发展,就必须面对这些人。有时候早些面对,比晚些面对,要好的多。

“你能老板是谁我不知道,但我想他认识这个,拍照,发给你们老板。”姜飞从兜里掏出金卡,递到孙全波面前。

孙全波有些疑惑,他并不认识金卡。

“只是一张卡而已,就让我麻烦老板,是你找死,还是我找死。”孙全波道。

岳娟儿微笑,上前。

“我是甄氏集团的岳娟儿,我觉得你还是拍照,发给你老板的好,不然的话,有什么问题,用你的命也兜不住的。”岳娟儿道。

孙全波眉毛抖了两下,就算他的老板是个狠人,也惹不起甄氏集团,而岳娟儿的大名,他也听说过。

据说,岳娟儿和甄南山的关系,有些不清不楚。

不过,大家都畏惧甄南山,只是在极为私密的场合,偶尔议论一两句而已。

“好,既然岳娟儿小姐这么说,我就这么做。”孙全波也是有能力的人,不会硬上。

他很快拍照,发给老板,拍照的时候,还故意拍上了姜飞和岳娟儿。然后他还将发生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下,方便老板做出判断。

“收钱,回来。”老板只回了四个字。

“是。”孙全波执行,没有说一个不字,也没有问为什么。

对于一个老板,手下的执行力十分重要,而孙全波,是非常有执行力的。

不过,孙全波没问,不代表他没有疑惑。

第14章 钱给你店留下

刘老三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他是我的朋友,不会骗我的,我再打电话问问。”刘老三连忙将电话拨打回去,却发现对方已经关机。

这时,几个人走过来,围住刘老三。

“刘先生,我是您的金融服务专员孙全波,您用五家店面和车子在我们这里抵押,借了两百八十万,已经到期,请尽快归还,不然我们将要收了您的店面和车子。”一个年轻人彬彬有礼的对刘老三道。

“这些借款,是三个月后到期。”刘老三更加的懵逼,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

他的朋友要五百万投资,付给的利息比较高,他的钱不够,便抵押店面和车子,凑够了五百万。

这才短短几天,前竟然全没了。

孙全波道:“您可能没有仔细看合同,您看这一页上,清楚的写着,我们有提前收回款项的权力,最多赔偿您百分之一的违约款。还有,我们有重新评估权。经过重新评估,你的店面和车子,只值两百一十万,所以,收了您的店面和车子,您依然欠我们七十万。”

七十万这个数字,很是微妙,差点打垮了刘老三。

“怎么可能?之前你们评估可是值三百多万的,只不过我用不了那么多,才只借了两百八十万。”刘老三眼睛血红,嘶哑叫道,。

孙全波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道:“刘先生,我们是合法生意,您要是有问题,咱们可以诉诸法律。不过,现在请先把车钥匙给我们,可以吗?谢谢。”

刘老三满脸都是绝望:“你们……”

几分钟前,他还是志得意满,觉得自己房子车子妻子,全有了,爽的不要不要的,即使钻了桌子,也没打压掉他的心气儿。

几分钟后,他就从天堂到了地狱,车子没了,店面没了,房子十有八九也买不成了。

他转头看向苏欣瑶,却发现本来在他身边有点小鸟依人的苏欣瑶,已经到了好几米之外,看着他的眼神,也是冰冷陌生。

“欣瑶。”刘老三喊了一声。

“没有钱,咱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和你过苦日子我没问题,但是你没钱就不能照顾我弟弟,那样我结婚就没有意义。”苏欣瑶冷漠道。

刘老三呆住,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在不远处的姜飞冷笑,这就是苏欣瑶的作风,一切为了弟弟的利益。真不知道苏长林和杨荷花是怎么办到的,把苏欣瑶洗脑洗的这么好,像个白痴一样。

岳娟儿也是默然不语,仔细看了看姜飞的脸,似乎想要看出姜飞心里在想什么。

苏欣瑶确认了刘老三变成了穷鬼,心里也是十分茫然,她抬头看见姜飞,顿时把所有的怨恨,都转移到了姜飞身上。

“姜飞,我这么倒霉都是因为你,你不得好死。”苏欣瑶咒骂道。

她又骂了几句,扛着小包快步离去。

姜飞有些无奈:“他自己作死,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看到苏欣瑶离去,刘老三彻底崩溃:“我的店是我十年的心血,你们不能收走。”

孙全波道:“那就请你还钱。”

刘老三几乎跪下,祈求道:“原本评估价值三百多万呢,这样,车子给你们,四家店面也给你们,只给我留一间就好,位置最差的那间。”

孙全波面不改色:“不可能,全部收走,您仍然欠我们七十万。”

姜飞心里一动,从昨天开始,他就思考自己以后要走什么路,怎么发展。

继续做一个软件销售员,肯定不现实。购买一家软件公司,自己当老板,暂时也不现实,他只能从一些力所能及的地方入手。

现在,就是一个机会。

他上前一步,道:“我替刘老三还钱。”

孙全波没想到有人出头,他眯着眼看姜飞,半天才道:“兄弟,你什么意思?”

姜飞道:“没什么意思,你们只要收到钱,不就好了吗。”

孙全波眼神里闪过一道凶光,他们图谋的,就是刘老三的店面,不然的话,根本不会提前收款。

根据合约,他们提前收款,不但拿不到利息,还会赔百分之一的违约款。如果没有违约款这一项,刘老三或许就不那么痛快的签订合约了。

刘老三认为孙全波他们也是挣钱,提前收款可没有什么好处,所以他,从来也没有想过,孙全波会提前收款。

“这位兄弟有点面生啊。想过这么做的后果没有?”孙全波话语里,带着淡淡的威胁。

“只是做生意而已。刘老三,我给你两百八十万,要你四个店面和车子,你愿意吗?”姜飞问道。

“我愿意。”刘老三绝处逢生,大喜过望,连忙道。

这个时候,刘老三就像是落井快要溺死的人,无论是谁扔下一根绳头,他都会紧紧的抓住。

孙全波皮笑肉不笑:“小兄弟,有胆量。知道我们老板是谁吗?”

姜飞摇头,他当然担心孙全波后面的势力,可是他要发展,就必须面对这些人。有时候早些面对,比晚些面对,要好的多。

“你能老板是谁我不知道,但我想他认识这个,拍照,发给你们老板。”姜飞从兜里掏出金卡,递到孙全波面前。

孙全波有些疑惑,他并不认识金卡。

“只是一张卡而已,就让我麻烦老板,是你找死,还是我找死。”孙全波道。

岳娟儿微笑,上前。

“我是甄氏集团的岳娟儿,我觉得你还是拍照,发给你老板的好,不然的话,有什么问题,用你的命也兜不住的。”岳娟儿道。

孙全波眉毛抖了两下,就算他的老板是个狠人,也惹不起甄氏集团,而岳娟儿的大名,他也听说过。

据说,岳娟儿和甄南山的关系,有些不清不楚。

不过,大家都畏惧甄南山,只是在极为私密的场合,偶尔议论一两句而已。

“好,既然岳娟儿小姐这么说,我就这么做。”孙全波也是有能力的人,不会硬上。

他很快拍照,发给老板,拍照的时候,还故意拍上了姜飞和岳娟儿。然后他还将发生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下,方便老板做出判断。

“收钱,回来。”老板只回了四个字。

“是。”孙全波执行,没有说一个不字,也没有问为什么。

对于一个老板,手下的执行力十分重要,而孙全波,是非常有执行力的。

不过,孙全波没问,不代表他没有疑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