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7 21:39:16

已经算是深夜,宋州第一人民医院灯火辉煌,依然有不少的病人和家属进进出出。

他们有的忧心忡忡,担心着自己或者家人的病情,有的差不多治愈,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

医院,牵扯的是生老病死,光明,伟大,阴暗,凶恶,这里都不缺,甚至比其他地方要多的多。

这里,是最能看到人性的地方。

姜飞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张小兰和苏子志。

他们在病房过道尽头,争执。

“原来小兰是给你打电话。姜飞,你还是不是人,不给我花钱也倒罢了,还争抢我的女人。早就看着你不是个好东西,一个穷逼,骗我姐感情,还不给我钱花。”苏子志气愤之极,对姜飞破口大骂。

姜飞都气笑了,苏子志说他不给钱花的时候,那个理所应当,让人无语。

“我和你没什么关系。”张小兰道。

“怎么没关系,只要五十万,你就是我的人。小兰,就算你和姜飞那个了,我也不嫌弃你是破鞋,我还要你,跟我走好不好?”苏子志道。

“滚。”张小兰气愤的让苏子志滚蛋。苏子志这货,不但智商低,情商也是低的可怜,直接说张小兰是破鞋,张小兰不生气才怪。

“你急着要那么多彩礼,就是为了这老婆子治病,何必呢,她又不是你亲妈。”苏子志道。

“她养大了我。”张小兰冷冷的看着苏子志。

“她这病治不好,就算花了钱,多活几年,也没有什么意义。小兰,别管这老婆子,跟我走吧,我依然给我爸妈要五十万彩礼,咱们能花好几年。”苏子志简直是在哀求。

“呵呵,你怎么不去死。”张小兰冷笑,不让她给自己母亲治病,就是触到了她的逆鳞。

苏子志要上前拉张小兰的手,却被姜飞拦住。

姜飞道:“苏子志,以前我觉得你只是懒惰,坏脾气,有点蠢,啃姐,虽然让人恶心,但是也不算十恶不赦。现在我才知道,你不但蠢,还特么坏的要死。”

苏子志红着眼睛,咬牙切齿道:“姜飞,你特么滚犊子,这是我和小兰的事儿,和你没关系。”

“和你才没有关系。”张小兰心一横,跳起来扑到姜飞身上。

她像八爪鱼一样,缠住了姜飞。

“唔。”

两人亲在一处。

这一次,是张小兰主动的。

姜飞有点懵逼,有些迷醉。

几秒钟后,张小兰才从姜飞身上下来。

“看到了吧,我和姜飞有关系,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张小兰道。

苏子志觉得自己受到了玩弄,自己这么喜欢张小兰,却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他气的彻底失去理智,愤怒的叫道:“张小兰,你这个贱货,我特么打死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他冲向张小兰。

嘭。

还没有到张小兰身边,苏子志就被早有准备的姜飞一脚踹到在地。苏子志看起来比姜飞还胖些,可是天天窝在家里玩游戏,虚的不行,浑身没劲,和经常锻炼的姜飞差远了。

这时,一个老护士走过来,严厉的道:“大半夜的,你们闹什么闹,病人还要休息呢。”

“好的好的,马上走。”

姜飞拉着张小兰,到了医院外边,没理会苏子志。

他们躲在一个阴影里,就算苏子志出来,也未必能找到他们。

“说说吧,你和母亲的事情。”姜飞道。之前,胖子调查的匆忙,只是调查了张小兰的基本信息,并不知道张小兰拼命筹钱救治的母亲,不是亲生母亲。

“有什么好说的,为了要儿子,我被亲生父母遗弃,母亲捡到了我,抚养我成人。”张小兰道。

“亲生父母呢?”姜飞又问。

“死了。”张小兰一脸的冷漠。

“嗯,好吧。”

姜飞看出来了,张小兰回答说亲生父母死了,很决绝果断,带着至深的怨恨。

显然还有一些事情,张小兰没有说出来,姜飞也没打算逼着张小兰说,毕竟这都是张小兰的痛楚,如果他追着不放,无异于往张小兰的伤口上撒盐。

姜飞挠了挠头,道:“你刚才亲了我,就要对我负责。”

张小兰横眉立目:“怎么负责?”

“对我的钱负责。我的钱太多,你有责任有义务帮我花掉,不然我和你没完。”

张小兰噗嗤一声笑了,笑着笑着,便变成了哭泣。

她知道,姜飞这是给她吃定心丸,意思无论母亲治病花多少钱,姜飞都托着,不用她担心。

许久一来,她的心里都绷着一根弦,就算从姜飞那里拿到了五十万,这根弦也依旧绷着。直到这时,才终于松弛下来。

“谢谢你,姜飞。”张小兰终于开始放下防备。

“不用谢,协议依旧有效。”姜飞臭屁道。

“你滚蛋吧。”张小兰很气愤,她才刚感动了一下,就被姜飞三言两语弄得情绪全无。

姜飞指着医院门口:“我不滚,有人滚。”

张小兰抬头,看到目光凶恶的苏子志出来。

苏子志四处查看,终于还是没有发现姜飞和张小兰,他狠狠的踢了一脚马路牙子,接着坐着脚做到地上痛嚎,等了一会儿,他才站起来,不甘心的走了。

“其实他以前挺喜欢你的,我能感受到。不过你们真的不合适。”姜飞道。

“我和你合适?”张小兰嘲笑的看着姜飞。

想到刚才她大胆放浪的举动,还有那种甜美的感觉,她的脸上不由发烧,还好,在树荫底下,又是半夜,姜飞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咱俩合不合适,我不知道。但是你和苏子志,肯定不合适。和他姐交往这么多年,我算是看清楚了,他就是个混吃等死的主儿,而你很上进很有想法。”

张小兰默然。

本来,觉得苏子志虽然没有能力又好吃懒做,但是本性不坏,爱她,这就足够了,只要能帮着为母亲看病,跟了苏子志,她也认了。

可是刚才那一出,让她彻底认清了苏子志。

如果真的结了婚,苏子志肯定很快暴露本性,稍不如意,可能就会对她打骂,更别说帮着她给母亲治病了。

“你说要开公司,什么类型的?”张小兰不再多想苏子志的事,便转移话题,道。

姜飞简单说了一下,也说了自己的愿景,许下了大饼。

张小兰差点晕倒:“老天爷,你这也太随意了,完全就是临时起意。”

姜飞得意:“有些事情多想无益,想到就去干,嗯,想干就干。”

张小兰羞赧,抬脚就踢姜飞:“滚,说着说着就歪。”

姜飞低头看档,道:“没歪啊,是直的。”

张小兰彻底败了:“滚滚滚滚滚。”

经过这么一闹,两人的关系又近了一层。

“天不早了,回去休息吧。”姜飞道。

张小兰点头,她回去安排了一下,和母亲告别,然后便和姜飞一起打车离开,姜飞回宾馆,张小兰回到租的房子那里。

天还没亮,姜飞就听到门外打扫卫生的声音,吸尘器呜呜呜,吸着过道里的地毯。

“在这里住着也不是事儿,钥匙也到手了,买些家具,赶紧住进去。”姜飞痛苦的道。

他只好起床,看了一会儿电视,差不多到了上班的时间,吃了早饭,便去公司请了假,说去买家具,领导知道他快结婚了,也没难为他。

其实姜飞请假,并不单单是为了买家具,更主要的是为了去银行一趟,看看能不能贷出钱来。

从银行贷款,往往需要走很长的流程,半个月一个月贷不出款,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一旦厂房确定下来,无论是买厂子还是买进设备生产材料,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所以要早做准备。

他买了一些家具,便往一家工商宇宙行支行走去。

这时,他接到了房屋中介的电话。

那套打算用来做婚房的房子,姜飞打算卖掉,和苏家闹翻的那天,他就直接找了中介,委托卖房。

“是不是有人要买,价钱低点我也可以接受的。”姜飞接通电话,直接道。

“姜哥,不是有人买,是有人占了您的房子,您快来看看。”

“谁?”

“他说他叫杨大顺,要给自己的表妹讨回公道。”

第17章 女人,你要对我负责

已经算是深夜,宋州第一人民医院灯火辉煌,依然有不少的病人和家属进进出出。

他们有的忧心忡忡,担心着自己或者家人的病情,有的差不多治愈,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

医院,牵扯的是生老病死,光明,伟大,阴暗,凶恶,这里都不缺,甚至比其他地方要多的多。

这里,是最能看到人性的地方。

姜飞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张小兰和苏子志。

他们在病房过道尽头,争执。

“原来小兰是给你打电话。姜飞,你还是不是人,不给我花钱也倒罢了,还争抢我的女人。早就看着你不是个好东西,一个穷逼,骗我姐感情,还不给我钱花。”苏子志气愤之极,对姜飞破口大骂。

姜飞都气笑了,苏子志说他不给钱花的时候,那个理所应当,让人无语。

“我和你没什么关系。”张小兰道。

“怎么没关系,只要五十万,你就是我的人。小兰,就算你和姜飞那个了,我也不嫌弃你是破鞋,我还要你,跟我走好不好?”苏子志道。

“滚。”张小兰气愤的让苏子志滚蛋。苏子志这货,不但智商低,情商也是低的可怜,直接说张小兰是破鞋,张小兰不生气才怪。

“你急着要那么多彩礼,就是为了这老婆子治病,何必呢,她又不是你亲妈。”苏子志道。

“她养大了我。”张小兰冷冷的看着苏子志。

“她这病治不好,就算花了钱,多活几年,也没有什么意义。小兰,别管这老婆子,跟我走吧,我依然给我爸妈要五十万彩礼,咱们能花好几年。”苏子志简直是在哀求。

“呵呵,你怎么不去死。”张小兰冷笑,不让她给自己母亲治病,就是触到了她的逆鳞。

苏子志要上前拉张小兰的手,却被姜飞拦住。

姜飞道:“苏子志,以前我觉得你只是懒惰,坏脾气,有点蠢,啃姐,虽然让人恶心,但是也不算十恶不赦。现在我才知道,你不但蠢,还特么坏的要死。”

苏子志红着眼睛,咬牙切齿道:“姜飞,你特么滚犊子,这是我和小兰的事儿,和你没关系。”

“和你才没有关系。”张小兰心一横,跳起来扑到姜飞身上。

她像八爪鱼一样,缠住了姜飞。

“唔。”

两人亲在一处。

这一次,是张小兰主动的。

姜飞有点懵逼,有些迷醉。

几秒钟后,张小兰才从姜飞身上下来。

“看到了吧,我和姜飞有关系,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张小兰道。

苏子志觉得自己受到了玩弄,自己这么喜欢张小兰,却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他气的彻底失去理智,愤怒的叫道:“张小兰,你这个贱货,我特么打死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他冲向张小兰。

嘭。

还没有到张小兰身边,苏子志就被早有准备的姜飞一脚踹到在地。苏子志看起来比姜飞还胖些,可是天天窝在家里玩游戏,虚的不行,浑身没劲,和经常锻炼的姜飞差远了。

这时,一个老护士走过来,严厉的道:“大半夜的,你们闹什么闹,病人还要休息呢。”

“好的好的,马上走。”

姜飞拉着张小兰,到了医院外边,没理会苏子志。

他们躲在一个阴影里,就算苏子志出来,也未必能找到他们。

“说说吧,你和母亲的事情。”姜飞道。之前,胖子调查的匆忙,只是调查了张小兰的基本信息,并不知道张小兰拼命筹钱救治的母亲,不是亲生母亲。

“有什么好说的,为了要儿子,我被亲生父母遗弃,母亲捡到了我,抚养我成人。”张小兰道。

“亲生父母呢?”姜飞又问。

“死了。”张小兰一脸的冷漠。

“嗯,好吧。”

姜飞看出来了,张小兰回答说亲生父母死了,很决绝果断,带着至深的怨恨。

显然还有一些事情,张小兰没有说出来,姜飞也没打算逼着张小兰说,毕竟这都是张小兰的痛楚,如果他追着不放,无异于往张小兰的伤口上撒盐。

姜飞挠了挠头,道:“你刚才亲了我,就要对我负责。”

张小兰横眉立目:“怎么负责?”

“对我的钱负责。我的钱太多,你有责任有义务帮我花掉,不然我和你没完。”

张小兰噗嗤一声笑了,笑着笑着,便变成了哭泣。

她知道,姜飞这是给她吃定心丸,意思无论母亲治病花多少钱,姜飞都托着,不用她担心。

许久一来,她的心里都绷着一根弦,就算从姜飞那里拿到了五十万,这根弦也依旧绷着。直到这时,才终于松弛下来。

“谢谢你,姜飞。”张小兰终于开始放下防备。

“不用谢,协议依旧有效。”姜飞臭屁道。

“你滚蛋吧。”张小兰很气愤,她才刚感动了一下,就被姜飞三言两语弄得情绪全无。

姜飞指着医院门口:“我不滚,有人滚。”

张小兰抬头,看到目光凶恶的苏子志出来。

苏子志四处查看,终于还是没有发现姜飞和张小兰,他狠狠的踢了一脚马路牙子,接着坐着脚做到地上痛嚎,等了一会儿,他才站起来,不甘心的走了。

“其实他以前挺喜欢你的,我能感受到。不过你们真的不合适。”姜飞道。

“我和你合适?”张小兰嘲笑的看着姜飞。

想到刚才她大胆放浪的举动,还有那种甜美的感觉,她的脸上不由发烧,还好,在树荫底下,又是半夜,姜飞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咱俩合不合适,我不知道。但是你和苏子志,肯定不合适。和他姐交往这么多年,我算是看清楚了,他就是个混吃等死的主儿,而你很上进很有想法。”

张小兰默然。

本来,觉得苏子志虽然没有能力又好吃懒做,但是本性不坏,爱她,这就足够了,只要能帮着为母亲看病,跟了苏子志,她也认了。

可是刚才那一出,让她彻底认清了苏子志。

如果真的结了婚,苏子志肯定很快暴露本性,稍不如意,可能就会对她打骂,更别说帮着她给母亲治病了。

“你说要开公司,什么类型的?”张小兰不再多想苏子志的事,便转移话题,道。

姜飞简单说了一下,也说了自己的愿景,许下了大饼。

张小兰差点晕倒:“老天爷,你这也太随意了,完全就是临时起意。”

姜飞得意:“有些事情多想无益,想到就去干,嗯,想干就干。”

张小兰羞赧,抬脚就踢姜飞:“滚,说着说着就歪。”

姜飞低头看档,道:“没歪啊,是直的。”

张小兰彻底败了:“滚滚滚滚滚。”

经过这么一闹,两人的关系又近了一层。

“天不早了,回去休息吧。”姜飞道。

张小兰点头,她回去安排了一下,和母亲告别,然后便和姜飞一起打车离开,姜飞回宾馆,张小兰回到租的房子那里。

天还没亮,姜飞就听到门外打扫卫生的声音,吸尘器呜呜呜,吸着过道里的地毯。

“在这里住着也不是事儿,钥匙也到手了,买些家具,赶紧住进去。”姜飞痛苦的道。

他只好起床,看了一会儿电视,差不多到了上班的时间,吃了早饭,便去公司请了假,说去买家具,领导知道他快结婚了,也没难为他。

其实姜飞请假,并不单单是为了买家具,更主要的是为了去银行一趟,看看能不能贷出钱来。

从银行贷款,往往需要走很长的流程,半个月一个月贷不出款,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一旦厂房确定下来,无论是买厂子还是买进设备生产材料,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所以要早做准备。

他买了一些家具,便往一家工商宇宙行支行走去。

这时,他接到了房屋中介的电话。

那套打算用来做婚房的房子,姜飞打算卖掉,和苏家闹翻的那天,他就直接找了中介,委托卖房。

“是不是有人要买,价钱低点我也可以接受的。”姜飞接通电话,直接道。

“姜哥,不是有人买,是有人占了您的房子,您快来看看。”

“谁?”

“他说他叫杨大顺,要给自己的表妹讨回公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