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14:19:07

“何伯,你们手里还有多少钱?”

“少爷,您要钱做什么?我手里没多少钱,家里能变卖的都变卖了,只有这点维持我们主仆的日常生活。”

何伯说完,神情紧张的又开口道,“少爷,今天你伤了虎爷,算是得罪了周家,咱们逃不过周家的势力啊,这几年周家可是江海市豪门中的佼佼者,产业遍布各行各业,我们只怕···要不我们赶紧走吧!离开江海市。”

看着何伯关切的眼神,叶青冥双手握住何伯,“放心吧,有我在,便不会再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您就照顾着奶奶和乐乐上楼休息吧!”

何伯看着少爷坚定的眼眸,放心的将手里的钱全部都给少爷。

“何伯,我只要100就足够了。”

叶青冥看着零碎的钞票,心中百味陈杂。

经过三千年的洗礼,他早已不是当年江海市的纨绔子弟了。

突然,大腿被绊住。

“粑粑,你这是又要抛弃我们吗?我不让你走。”

对于乐乐来说,好不容易有了爸爸,便再也不想失去,再也不想被幼儿园小朋友骂没爹没娘的孩子。

“乐乐乖,爸爸不会抛弃你们的,爸爸只在到院子里面去一下。”

“我不要,我不要,粑粑就是要抛弃我们。”

叶青冥有些不适应,面对着这般可爱的女儿,立马报仇的心也淡了下来。

但是,若现在不先手出击,等到周家带人过来,只怕会伤害到他们。

叶青冥深沉的停顿片刻,转而抱起乐乐,乐乐也不嫌弃叶青冥身上有多脏,就是要抱着这个比奥特曼还要强大的爸爸。

出了门,进入院子,叶青冥点开虚空容纳戒,放出一只如博美般大小的火麒麟。

火麒麟刚一落地,地球上的空气瞬间让它很不适应,连忙用两只爪子捂着鼻子,哀嚎。

“爸比,这只小狗好可爱,是买给乐乐的宠物吗?”

叶青冥微笑道,“乐乐喜欢吗?就给乐乐好了,不过它很凶的,最好别惹它。”

“火麒麟,在院子里看家,谁也不让进,听见没!”

火麒麟呜咽一声,便懒洋洋的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躺下了。

转身,叶青冥便抱着乐乐进了门。

乐乐像是找到了英雄一样,一直环抱着叶青冥的脖子,也不让他洗澡,也不让他换衣,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奋斗,乐乐终于累了,睡着了。

听到乐乐平稳的呼吸,叶青冥才静悄悄的关上房门,回自己的房间。

乐乐还这么小,便要独自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学会穿衣,他这个做父亲的,也真够失败的。

 叶青冥回到房间,房间任旧是五年前的房间,但里面的家具装饰品一件都没有,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房间。

  叶青冥关上房门,盘坐在正中央的地板之上,开始调息,运转《太古混沌诀》。

  《太古混沌诀》,吸纳天地元气,震通奇经八脉,乃太古第一要诀。

  撕开虚空,消耗了他无尽的法力,身体也被虚空之中的万劫雷电所伤,虽,修炼了太阴天月不朽圣躯不死不灭,但,疼痛还是难以忍受。

  修炼身体上的伤痕,以肉眼能够看得见的速度恢复。

  摒弃糟粕。

  待身体完好,向何伯要了一件像样的衣衫换上,并打听到周家大少爷厂区的地方,便出门了。

  是时候该还给我了。

此刻,周家。

一身职业装束的女人站立在书房,眼神沉稳,不时的开口道,“父亲,林虎被打残了,叶青冥回来了!”

被称为父亲的男人,并没有因为这一声汇报而放下手中的书,反而问道,“五年前死的那个儿子?”

“是的,父亲。”

周海媚看着眼前的父亲,她并不在意那个男人是不是叶家五年前死去的儿子,她在意的是,那个男人所拥有的能力,她很清楚,一个人的实力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有多么重要。

周海媚,周家的女强人,在五年的时间里,将一个灰色势力发展到如今的上流家族,可见这个女人手段有多么的高明。

“那又怎么样,他父母又不是我们杀的,不必太在意,按照原计划进行,进一步将势力往北推进,那边可是京都所在,想必势力会很难穿插进去。”

周海媚有些迟疑,尽管叶家不是周家整垮的,但也侵占了周家很多财产,说来说去,这笔账也躲不过去。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你好好管理企业就可以了,还有,你最好规劝一下你弟弟,别整天花天酒地泡女人,整得跟个暴发户似的,我是地痞起家,做事要用拳头说话,别闹到最后死在女人手里了。”

周海媚无言以对,面对着打打杀杀习惯了的父亲,沉稳思考永远都不可能说通。

叶青冥一直守到了傍晚,周家都还没有人过来,想必,一个林虎对于他们来讲并没有那么重要。

他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要主动出击。

向何伯打听了周家最繁华的私人俱乐部地址,便想偷偷去看一眼女儿了再走。

刚一进门便看到一脸朦胧的小乐乐,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坐了起来,“你又要出去吗?”

……

金淘沙!

江海市最大的私人俱乐部,也是江海市各大豪门子弟热衷的地方。

与往日一样,金淘沙门口停泊的多是高仿豪车,进出来往的人们也是络绎不绝,皆是雍容华贵,浓妆艳抹的上流人士。

突然一辆绿色的士缓缓驶来,停在金淘沙门口。

与这富丽堂皇的高楼大厦格格不入。

侍者见了,看都懒得看一眼,要是来辆保时捷,或许还会上前开开门。

的士,简直搞笑,这样的穷人还敢来这种高档场所,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乐乐,进去以后不要乱跑,想要什么,就和粑粑说。”

车门打开,叶青冥下车,抱住乐乐吩咐了一声。

本来他是打算瞧一眼乐乐以后,偷偷出来的,没想到,刚一开门,乐乐就被惊醒了。

这等明锐度让叶青冥感到惊讶,同时也为自己感到难过,他不在的这五年里,可想而知,祖孙三人的日子是多么的艰辛,乐乐这么小,竟然这么没有安全感。

便将乐乐带了出来,弥补五年来丢失的父爱。

叶青冥抬头,望了一眼的金淘沙,便踱步往前走。

左脚刚要迈进去,一个侍者,伸出左手,拦在了叶青冥前面。

“不好意思,这里不欢迎穷鬼。”

“穷鬼?”乐乐有些疑惑的看着叶青冥,不明所以的问道:“爸比,穷鬼是什么意思?”

叶青冥看了一眼拦住他的侍者,眼神高挑,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丑陋的姿态,看的人牙痒痒。

“乐乐,爸比不知道什么是穷鬼,但爸比今天可以教你另外一个词,什么叫做‘犬吠’!”说完,叶青冥便想要寄出真气,给这个不长眼的侍者一个教训。

“人呢?本少爷下车,都没人过来开门,不想活了是不是!”

突然的声音打断了叶青冥的动作,这个声音是,周家大少爷。

来的正好,咱们还有一笔账要算。

叶青冥转头看了一眼,周宇航搂着两个婀娜多姿的美女,在侍者的簇拥下,下了车。

另外一个有眼力劲的侍者,接过钥匙,将周大少爷的车开走。

“周少爷,昨天人家看上的包包送给人家好不好?”

“买。”

“周少爷,我也要包包,我还看上了一只耳环。”

“买买买。”周宇航左拥右抱,众心捧月,很是享受。

“两个小宝贝,你们要什么,我给你们买什么。”

挡在叶青冥面前的侍者,看到周大少爷,也顾不得拦截穷鬼了,只求在周大少爷面前伺候一星半点,小费都能多分一杯羹。

连忙跑到周宇航身边点头哈腰,指着抱着女娃娃的叶青冥叫唤道:“你们两个穷鬼滚到别处去要饭,这里没有剩菜剩饭。”

叶青冥不以为然,自立太古时代以后,他便早已看淡世间,修身养性,并不想惹事,但是,对方打到脸上来了,那就不一样了。

“乐乐,你看这个人的模样像不像小狗在叫?这便是‘犬吠’了。”

“呵呵呵呵。”乐乐听到解释,乐呵呵的笑了起来:“爸比,那他就是小狗罗!”

“你们这两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口出狂言,还敢在周大少爷面前撒野!”

侍者似乎觉得摆出周宇航的身份,就可以让眼前这个不长眼的男人闭嘴。

叶青冥将侍者的言行看在眼里,开口对着女儿说道,“乐乐,爸比要教训这只不长眼的小狗,乐乐把眼睛闭上,用手捂住耳朵,免得‘犬吠’之声听得难受。”

乐乐一脸的天真,眼神之中充满了对爸比的崇拜,爸比又要开始教训坏人了,于是,很安心的闭上了眼睛,捂住了耳朵。

但是,下一秒!

侍者双眼突出,血泪流淌。

“啊,我的眼睛!”

侍者抱着自己的双眼,痛苦的跪倒外地。

尖叫声惊动了里面的经理。

当他出门一看时,就发现侍者双眼失明。

又看到不远处抱着小女孩的男人,这男人气势非凡,眼眸之中透露出一股杀意,定然不是什么好惹之人!

第三章:太古混沌决

“何伯,你们手里还有多少钱?”

“少爷,您要钱做什么?我手里没多少钱,家里能变卖的都变卖了,只有这点维持我们主仆的日常生活。”

何伯说完,神情紧张的又开口道,“少爷,今天你伤了虎爷,算是得罪了周家,咱们逃不过周家的势力啊,这几年周家可是江海市豪门中的佼佼者,产业遍布各行各业,我们只怕···要不我们赶紧走吧!离开江海市。”

看着何伯关切的眼神,叶青冥双手握住何伯,“放心吧,有我在,便不会再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您就照顾着奶奶和乐乐上楼休息吧!”

何伯看着少爷坚定的眼眸,放心的将手里的钱全部都给少爷。

“何伯,我只要100就足够了。”

叶青冥看着零碎的钞票,心中百味陈杂。

经过三千年的洗礼,他早已不是当年江海市的纨绔子弟了。

突然,大腿被绊住。

“粑粑,你这是又要抛弃我们吗?我不让你走。”

对于乐乐来说,好不容易有了爸爸,便再也不想失去,再也不想被幼儿园小朋友骂没爹没娘的孩子。

“乐乐乖,爸爸不会抛弃你们的,爸爸只在到院子里面去一下。”

“我不要,我不要,粑粑就是要抛弃我们。”

叶青冥有些不适应,面对着这般可爱的女儿,立马报仇的心也淡了下来。

但是,若现在不先手出击,等到周家带人过来,只怕会伤害到他们。

叶青冥深沉的停顿片刻,转而抱起乐乐,乐乐也不嫌弃叶青冥身上有多脏,就是要抱着这个比奥特曼还要强大的爸爸。

出了门,进入院子,叶青冥点开虚空容纳戒,放出一只如博美般大小的火麒麟。

火麒麟刚一落地,地球上的空气瞬间让它很不适应,连忙用两只爪子捂着鼻子,哀嚎。

“爸比,这只小狗好可爱,是买给乐乐的宠物吗?”

叶青冥微笑道,“乐乐喜欢吗?就给乐乐好了,不过它很凶的,最好别惹它。”

“火麒麟,在院子里看家,谁也不让进,听见没!”

火麒麟呜咽一声,便懒洋洋的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躺下了。

转身,叶青冥便抱着乐乐进了门。

乐乐像是找到了英雄一样,一直环抱着叶青冥的脖子,也不让他洗澡,也不让他换衣,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奋斗,乐乐终于累了,睡着了。

听到乐乐平稳的呼吸,叶青冥才静悄悄的关上房门,回自己的房间。

乐乐还这么小,便要独自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学会穿衣,他这个做父亲的,也真够失败的。

 叶青冥回到房间,房间任旧是五年前的房间,但里面的家具装饰品一件都没有,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房间。

  叶青冥关上房门,盘坐在正中央的地板之上,开始调息,运转《太古混沌诀》。

  《太古混沌诀》,吸纳天地元气,震通奇经八脉,乃太古第一要诀。

  撕开虚空,消耗了他无尽的法力,身体也被虚空之中的万劫雷电所伤,虽,修炼了太阴天月不朽圣躯不死不灭,但,疼痛还是难以忍受。

  修炼身体上的伤痕,以肉眼能够看得见的速度恢复。

  摒弃糟粕。

  待身体完好,向何伯要了一件像样的衣衫换上,并打听到周家大少爷厂区的地方,便出门了。

  是时候该还给我了。

此刻,周家。

一身职业装束的女人站立在书房,眼神沉稳,不时的开口道,“父亲,林虎被打残了,叶青冥回来了!”

被称为父亲的男人,并没有因为这一声汇报而放下手中的书,反而问道,“五年前死的那个儿子?”

“是的,父亲。”

周海媚看着眼前的父亲,她并不在意那个男人是不是叶家五年前死去的儿子,她在意的是,那个男人所拥有的能力,她很清楚,一个人的实力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有多么重要。

周海媚,周家的女强人,在五年的时间里,将一个灰色势力发展到如今的上流家族,可见这个女人手段有多么的高明。

“那又怎么样,他父母又不是我们杀的,不必太在意,按照原计划进行,进一步将势力往北推进,那边可是京都所在,想必势力会很难穿插进去。”

周海媚有些迟疑,尽管叶家不是周家整垮的,但也侵占了周家很多财产,说来说去,这笔账也躲不过去。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你好好管理企业就可以了,还有,你最好规劝一下你弟弟,别整天花天酒地泡女人,整得跟个暴发户似的,我是地痞起家,做事要用拳头说话,别闹到最后死在女人手里了。”

周海媚无言以对,面对着打打杀杀习惯了的父亲,沉稳思考永远都不可能说通。

叶青冥一直守到了傍晚,周家都还没有人过来,想必,一个林虎对于他们来讲并没有那么重要。

他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要主动出击。

向何伯打听了周家最繁华的私人俱乐部地址,便想偷偷去看一眼女儿了再走。

刚一进门便看到一脸朦胧的小乐乐,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坐了起来,“你又要出去吗?”

……

金淘沙!

江海市最大的私人俱乐部,也是江海市各大豪门子弟热衷的地方。

与往日一样,金淘沙门口停泊的多是高仿豪车,进出来往的人们也是络绎不绝,皆是雍容华贵,浓妆艳抹的上流人士。

突然一辆绿色的士缓缓驶来,停在金淘沙门口。

与这富丽堂皇的高楼大厦格格不入。

侍者见了,看都懒得看一眼,要是来辆保时捷,或许还会上前开开门。

的士,简直搞笑,这样的穷人还敢来这种高档场所,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乐乐,进去以后不要乱跑,想要什么,就和粑粑说。”

车门打开,叶青冥下车,抱住乐乐吩咐了一声。

本来他是打算瞧一眼乐乐以后,偷偷出来的,没想到,刚一开门,乐乐就被惊醒了。

这等明锐度让叶青冥感到惊讶,同时也为自己感到难过,他不在的这五年里,可想而知,祖孙三人的日子是多么的艰辛,乐乐这么小,竟然这么没有安全感。

便将乐乐带了出来,弥补五年来丢失的父爱。

叶青冥抬头,望了一眼的金淘沙,便踱步往前走。

左脚刚要迈进去,一个侍者,伸出左手,拦在了叶青冥前面。

“不好意思,这里不欢迎穷鬼。”

“穷鬼?”乐乐有些疑惑的看着叶青冥,不明所以的问道:“爸比,穷鬼是什么意思?”

叶青冥看了一眼拦住他的侍者,眼神高挑,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丑陋的姿态,看的人牙痒痒。

“乐乐,爸比不知道什么是穷鬼,但爸比今天可以教你另外一个词,什么叫做‘犬吠’!”说完,叶青冥便想要寄出真气,给这个不长眼的侍者一个教训。

“人呢?本少爷下车,都没人过来开门,不想活了是不是!”

突然的声音打断了叶青冥的动作,这个声音是,周家大少爷。

来的正好,咱们还有一笔账要算。

叶青冥转头看了一眼,周宇航搂着两个婀娜多姿的美女,在侍者的簇拥下,下了车。

另外一个有眼力劲的侍者,接过钥匙,将周大少爷的车开走。

“周少爷,昨天人家看上的包包送给人家好不好?”

“买。”

“周少爷,我也要包包,我还看上了一只耳环。”

“买买买。”周宇航左拥右抱,众心捧月,很是享受。

“两个小宝贝,你们要什么,我给你们买什么。”

挡在叶青冥面前的侍者,看到周大少爷,也顾不得拦截穷鬼了,只求在周大少爷面前伺候一星半点,小费都能多分一杯羹。

连忙跑到周宇航身边点头哈腰,指着抱着女娃娃的叶青冥叫唤道:“你们两个穷鬼滚到别处去要饭,这里没有剩菜剩饭。”

叶青冥不以为然,自立太古时代以后,他便早已看淡世间,修身养性,并不想惹事,但是,对方打到脸上来了,那就不一样了。

“乐乐,你看这个人的模样像不像小狗在叫?这便是‘犬吠’了。”

“呵呵呵呵。”乐乐听到解释,乐呵呵的笑了起来:“爸比,那他就是小狗罗!”

“你们这两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口出狂言,还敢在周大少爷面前撒野!”

侍者似乎觉得摆出周宇航的身份,就可以让眼前这个不长眼的男人闭嘴。

叶青冥将侍者的言行看在眼里,开口对着女儿说道,“乐乐,爸比要教训这只不长眼的小狗,乐乐把眼睛闭上,用手捂住耳朵,免得‘犬吠’之声听得难受。”

乐乐一脸的天真,眼神之中充满了对爸比的崇拜,爸比又要开始教训坏人了,于是,很安心的闭上了眼睛,捂住了耳朵。

但是,下一秒!

侍者双眼突出,血泪流淌。

“啊,我的眼睛!”

侍者抱着自己的双眼,痛苦的跪倒外地。

尖叫声惊动了里面的经理。

当他出门一看时,就发现侍者双眼失明。

又看到不远处抱着小女孩的男人,这男人气势非凡,眼眸之中透露出一股杀意,定然不是什么好惹之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