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21:39:33

走廊中,灯火通明。

这些灯光,洒在王年哪暗淡的脸上。

他看着叶知凡邪笑。

朱琴与王莽也看着叶知凡邪笑。

宛如要把叶知凡撕掉一般。

十分诡异。

叶知凡看着他们。

摇摇头,眼中满是不屑。

对于这些人,他并不在意。

区区一个少尊,能有多大能耐?

叶知凡双上搭在双腿上。

满脸从容,对于将要到来的事,满不在乎。

要走过来的韩金,站在原地,两眼看向叶知凡。

他四十岁的人。

入伍也得有十几年的时间。

大难将至,向叶知凡这样的人。

他见过。

却很少见。

况且,从任何角度看上去,韩金的实力是碾压叶知凡。

这般从容,这般镇静。

在叶知凡这个年纪极其少见。

“小友可否告诉我名字?韩某很是敬佩小友这般勇气。”

韩金满脸笑容。

他的笑容很是慈祥。

不像王年这般阴险。

他很敬佩叶知凡,将死之人,能有这般气魄。

也能让韩金极其尊重了。

“若不是得罪了我老板,咱两也许能交个朋友。”

韩金道。

眼神中满是敬仰。

他,参尊十余年,对于叶知凡的这份傲骨,他很是佩服。

大难当前,绝不屈服。

乃是他所信仰之事。

“我的名字,你不用知道。”

叶知凡说罢,看向白少白,“少白留他一口气。”

韩金听罢,眼神转到了白少白的身上。

审视着白少白。

有些诧异。

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就废物的一条狗,能有什么能耐?”

王年笑道。

他的笑很是嘲讽。

很是讽刺。

“就是,要知道韩金可是少尊,在战场上杀敌无数的人,就凭废物的一条狗,就能应付的。”

朱琴的表情与王年如出一辙。

说完,她便装作没事人一般,看向自己的指甲。

“您就是少白大尊?”

韩金很是诧异。

满脸震惊。

对于白少白他有所耳闻,而且还见过几面。

这次再见,却以这般方式见面。

韩金属实羞愧。

大尊?

在场众人中,除了叶知凡之外。

都瞪大着眼睛看向白少白。

大尊。

乃是尊者这下。

在尊队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这通府帝国上上下下,只有叶知凡一人,坐了尊者的位置。

所以,在除督军之外,便是一个尊队的统领人物。

是守护一方净土,利国利民的人物。

王年哽咽着,他并未怀疑韩金的话语。

手掌现在已经被汗侵湿。

眼神慌张,嘴角抽搐的朱琴,倒吸一口冷气。

这般的人物,要灭了他王家岂不是简简单单的事?

更何况,刚刚王年与朱琴的话语,多次羞辱白少白。

恐怕,白少白心中有些许怒火。

王莽心中一震,双手颤抖着,汗如雨下。

他后背的衣服,已经浸泡在汗水当中。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瘫软的双腿,没有任何力气能让他重新站起来。

站在前面的韩金,他满脸难以置信。

白少白点点头。

并未说话。

“那么少卿呢?”

韩金询问道。

一般,白少白都是跟着叶知凡的。

两人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只要白少白在事,叶知凡绝对会在不出一百米的地方出现。

白少白未说话。

韩金则看向叶知凡。

他倒吸一口凉气,“北方尊区,韩金少尊,见过少卿。”

他身体朝向叶知凡,向叶知凡鞠了一躬。

虽说,叶知凡被罢免。

但是,他的事件一直在尊人中流传。

他乃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存在。

这个岁数,能在尊者位子上坐上五年以上的人。

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没有。

叶知凡是独一无二的一人。

对于叶知凡的敬重,只要入过伍的人都放在心中。

“北方尊区?杨千的兵。”

叶知凡冷哼一声。

他默默站起身来,来到了韩金的身旁。

把韩金慢慢扶起。

“现在无职无位,以您这个年纪我还得管您叫一声叔。”

叶知凡淡淡道。

说罢,看向了站起韩金身后的王年和朱琴。

眼神漠然。

没有任何同情。

刹那间,王年看着叶知凡的眼神。

王年的脸色立刻发白。

虽说,叶知凡已经被革职。

但是,他身后的白少白,还在位。

这般人物可得罪不起。

王年与朱琴对叶知凡是顶礼膜拜。

刚刚那般讥讽与嚣张,一去不复返。

“少卿言重了,以您的身份,在下不敢当。”

韩金对叶知凡毕恭毕敬。

没有刚刚那般放肆。

“杨千怎么样?”

叶知凡道。

杨千可是,十六尊区中。

他最要好的兄弟。

“好,我走之时,大尊叫我替你问个好。”

韩金道。

脸上的汗珠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他紧张,因为韩金刚才可是要杀叶知凡的。

叶知凡点点头。

眼中倒出了王年与朱琴的身影。

他冷哼一声,“好就行。”

叶知凡拍了拍韩金的肩膀。

“少白,废了他们。”

叶知凡淡淡道。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话末,王年心中一阵。

韩金心中也一惊。

但,并未阻止。

王年双腿瘫软在地。

“少,少卿,我们知道错了,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

朱琴勉强撑着笑容。

僵硬的笑容上,充满了恐惧。

“对了,您不是想娶我们家王汐吗?现在,她就是你的了。”

朱琴继续说着。

话末,叶知凡冷眼一看。

朱琴害怕得退后两步。

“呵,王汐居然成了你赎罪的东西,你不死,天理难容。”

叶知凡一声怒斥。

眼中一股强烈的杀气,悠悠跑出。

身后的气势就像一头青龙,一口就要将朱琴吞掉。

整个空间内,在叶知凡说话的瞬间。

摇摇晃晃。

灯光,摇晃着。

时不时地照耀在叶知凡阴暗的脸庞下。

话末,朱琴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变为了恐惧之色。

她瘫软地坐在地上。

恐惧,从她心中生出。

流露在她的脸上。

这时,王汐走过来。

跪在了叶知凡的面前。

“少卿,求你放过他们。”

王汐一脸真诚道。

即使,朱琴这般对待她。

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帮助他们求饶。

因为,这几个都是她的家人。

“王汐,王汐,你快求求少卿,让他饶了我们。”

第三十一章 求饶

走廊中,灯火通明。

这些灯光,洒在王年哪暗淡的脸上。

他看着叶知凡邪笑。

朱琴与王莽也看着叶知凡邪笑。

宛如要把叶知凡撕掉一般。

十分诡异。

叶知凡看着他们。

摇摇头,眼中满是不屑。

对于这些人,他并不在意。

区区一个少尊,能有多大能耐?

叶知凡双上搭在双腿上。

满脸从容,对于将要到来的事,满不在乎。

要走过来的韩金,站在原地,两眼看向叶知凡。

他四十岁的人。

入伍也得有十几年的时间。

大难将至,向叶知凡这样的人。

他见过。

却很少见。

况且,从任何角度看上去,韩金的实力是碾压叶知凡。

这般从容,这般镇静。

在叶知凡这个年纪极其少见。

“小友可否告诉我名字?韩某很是敬佩小友这般勇气。”

韩金满脸笑容。

他的笑容很是慈祥。

不像王年这般阴险。

他很敬佩叶知凡,将死之人,能有这般气魄。

也能让韩金极其尊重了。

“若不是得罪了我老板,咱两也许能交个朋友。”

韩金道。

眼神中满是敬仰。

他,参尊十余年,对于叶知凡的这份傲骨,他很是佩服。

大难当前,绝不屈服。

乃是他所信仰之事。

“我的名字,你不用知道。”

叶知凡说罢,看向白少白,“少白留他一口气。”

韩金听罢,眼神转到了白少白的身上。

审视着白少白。

有些诧异。

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就废物的一条狗,能有什么能耐?”

王年笑道。

他的笑很是嘲讽。

很是讽刺。

“就是,要知道韩金可是少尊,在战场上杀敌无数的人,就凭废物的一条狗,就能应付的。”

朱琴的表情与王年如出一辙。

说完,她便装作没事人一般,看向自己的指甲。

“您就是少白大尊?”

韩金很是诧异。

满脸震惊。

对于白少白他有所耳闻,而且还见过几面。

这次再见,却以这般方式见面。

韩金属实羞愧。

大尊?

在场众人中,除了叶知凡之外。

都瞪大着眼睛看向白少白。

大尊。

乃是尊者这下。

在尊队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这通府帝国上上下下,只有叶知凡一人,坐了尊者的位置。

所以,在除督军之外,便是一个尊队的统领人物。

是守护一方净土,利国利民的人物。

王年哽咽着,他并未怀疑韩金的话语。

手掌现在已经被汗侵湿。

眼神慌张,嘴角抽搐的朱琴,倒吸一口冷气。

这般的人物,要灭了他王家岂不是简简单单的事?

更何况,刚刚王年与朱琴的话语,多次羞辱白少白。

恐怕,白少白心中有些许怒火。

王莽心中一震,双手颤抖着,汗如雨下。

他后背的衣服,已经浸泡在汗水当中。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瘫软的双腿,没有任何力气能让他重新站起来。

站在前面的韩金,他满脸难以置信。

白少白点点头。

并未说话。

“那么少卿呢?”

韩金询问道。

一般,白少白都是跟着叶知凡的。

两人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只要白少白在事,叶知凡绝对会在不出一百米的地方出现。

白少白未说话。

韩金则看向叶知凡。

他倒吸一口凉气,“北方尊区,韩金少尊,见过少卿。”

他身体朝向叶知凡,向叶知凡鞠了一躬。

虽说,叶知凡被罢免。

但是,他的事件一直在尊人中流传。

他乃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存在。

这个岁数,能在尊者位子上坐上五年以上的人。

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没有。

叶知凡是独一无二的一人。

对于叶知凡的敬重,只要入过伍的人都放在心中。

“北方尊区?杨千的兵。”

叶知凡冷哼一声。

他默默站起身来,来到了韩金的身旁。

把韩金慢慢扶起。

“现在无职无位,以您这个年纪我还得管您叫一声叔。”

叶知凡淡淡道。

说罢,看向了站起韩金身后的王年和朱琴。

眼神漠然。

没有任何同情。

刹那间,王年看着叶知凡的眼神。

王年的脸色立刻发白。

虽说,叶知凡已经被革职。

但是,他身后的白少白,还在位。

这般人物可得罪不起。

王年与朱琴对叶知凡是顶礼膜拜。

刚刚那般讥讽与嚣张,一去不复返。

“少卿言重了,以您的身份,在下不敢当。”

韩金对叶知凡毕恭毕敬。

没有刚刚那般放肆。

“杨千怎么样?”

叶知凡道。

杨千可是,十六尊区中。

他最要好的兄弟。

“好,我走之时,大尊叫我替你问个好。”

韩金道。

脸上的汗珠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他紧张,因为韩金刚才可是要杀叶知凡的。

叶知凡点点头。

眼中倒出了王年与朱琴的身影。

他冷哼一声,“好就行。”

叶知凡拍了拍韩金的肩膀。

“少白,废了他们。”

叶知凡淡淡道。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话末,王年心中一阵。

韩金心中也一惊。

但,并未阻止。

王年双腿瘫软在地。

“少,少卿,我们知道错了,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

朱琴勉强撑着笑容。

僵硬的笑容上,充满了恐惧。

“对了,您不是想娶我们家王汐吗?现在,她就是你的了。”

朱琴继续说着。

话末,叶知凡冷眼一看。

朱琴害怕得退后两步。

“呵,王汐居然成了你赎罪的东西,你不死,天理难容。”

叶知凡一声怒斥。

眼中一股强烈的杀气,悠悠跑出。

身后的气势就像一头青龙,一口就要将朱琴吞掉。

整个空间内,在叶知凡说话的瞬间。

摇摇晃晃。

灯光,摇晃着。

时不时地照耀在叶知凡阴暗的脸庞下。

话末,朱琴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变为了恐惧之色。

她瘫软地坐在地上。

恐惧,从她心中生出。

流露在她的脸上。

这时,王汐走过来。

跪在了叶知凡的面前。

“少卿,求你放过他们。”

王汐一脸真诚道。

即使,朱琴这般对待她。

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帮助他们求饶。

因为,这几个都是她的家人。

“王汐,王汐,你快求求少卿,让他饶了我们。”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