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1 10:58:20

寂静的夜,本是李洛他们的天下。

多年的特种生活,李洛他们多半与孤独为伴。

即便泰山崩于前,李洛他们也有面不改色的气概。

可这一刻,站在窗前,李洛的心中有种久久难以平复的涟漪。

经历过太多生死,李洛也早已习以为常,心如秋水,但不代表他是铁石心肠,突然发生这么多事情,说情绪不受波动,那是骗人的。

“怎么样,要不要出去喝两杯?”杜文航来到李洛身旁,问道。

李洛扭头看了眼杜文航,这么多年的战友情,患难与共走过风风雨雨,他了解他。

“走吧,就当出去散散心。”杜文航坚持道。

李洛点点头,和杜文航出了门。

经过楚诗慧房间门前的时候,杜文航问了句:“要不要带上楚小姐。”

李洛没有说话。

杜文航上前轻轻敲了敲门。

门很快打开。

“我们打算出去喝两杯,要不要一起?”杜文航邀请道。

楚诗慧看了眼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李洛,摇了摇头:“不了,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

“那你早点休息。”杜文航没有强求。

和楚诗慧简单闲聊几句后,李洛和杜文航离开了。

进入电梯的时候,李洛说道:“通知雷豹,让他先回酒店,唐家那边事情可以暂时放一放。”

杜文航笑了笑,他知道,李洛这么做,无非是放心不下楚诗慧。

走出酒店大门,杜文航拦了辆出租车,两人上了车。

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酒店附近的一家酒吧门前。

灯红酒绿的大城市,此时正是夜生活最狂热的时候。

刚推开酒吧大门,震耳欲聋的的士高轰炸声扑面而来。

衣着暴露的少男少女们拥挤在舞池内扭动身躯,一些别有用意的男人女人躲在酒店角落,寻找今天晚上的猎物。

李洛和杜文航径直来到吧台前,找位置坐了下来。

“小妹妹,来两杯伏特加。”杜文航叫道。

一个酒保妹子动作麻利地倒了两杯酒放在李洛他们的面前。

李洛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杜文航苦笑一声,示意酒保小妹妹续杯。

刚续完杯,李洛又是一饮而尽。

杜文航笑了笑,冲酒保说道:“小妹妹,这样续杯太麻烦了,先来三瓶整瓶伏特加,不够再上。”

酒保应了声,把三瓶打开的酒放在吧台上。

杜文航也不想麻烦,索性把整瓶酒递给李洛。

李洛端起酒瓶,“咕噜咕噜”往肚里灌,像是喝水一样。

酒精可以麻痹神经,暂时忘记悲痛,杜文航理解李洛,默默相伴。

地动山摇的的士高音乐还在持续轰炸,而李洛完全沉浸在他的世界中,喧嚣火热的酒吧仿佛只有他一人存在。

“哟,这不是李大少吗?”

突然,一阵阴阳怪气的讥讽声传来,破坏了李洛和杜文航的兴致。

李洛用余光瞥了眼,看到一个衣着时尚青年搂着打扮火辣的女人走了过来。

杜文航眉头微蹙,仔细观察了一番对方相貌,脑海中快速搜索相关资料,没过多久,凑到李洛身旁,小声提醒道:“男的名叫毛杉,是楚诗慧小姐的追求者之一,一直对楚小姐嫁入李家的事情耿耿于怀,至于这个女的,你应该有点印象,李静,是楚小姐的闺蜜。”

李洛没有理会,又是一瓶伏特加下肚。

“李洛,你好了?”看到李洛完好无损地出现在面前,李静很是惊讶。

想想也对,昨天李洛还是躺在医院ICU里,生死未卜,今天就坐在这里拼命喝酒,换谁都不敢相信。

其实,白天唐家的婚礼,李静本应参加,唆使唐明亮强娶楚诗慧,她这个闺蜜可是出了不少力,也从中得到不少好处。

可惜,临时家中有事,这个女人没能赴宴,自然也就错过了李洛在唐家婚礼上的强势表现,要不然,可不是单单惊讶那么简单。

“怎么,还对你这个小情人念念不忘?”毛彬肆无忌惮地笑道:“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是我的女人。”

“谁会对他念念不忘!”李静一脸嫌弃地白了眼李洛:“当初我只是看李家家大业大,想让自己生活过得好一点而已,要不然谁愿意搭理这种废物?”

李洛剜了眼李静,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这个女人倒是丝毫不掩饰自己丑恶的嘴脸。

“你这话倒是说的一点都没错。”毛彬对着李洛怪里怪气地叫道:“有些人命好,出生在富贵家庭,即便再没用,也有人养着,可惜呀,老天爷偏偏看不下去,要让他家破人亡,流落街头,想想真是可怜呀。”

“你的话似乎有点多!”突然,一言不发的李洛将手中的酒吧用力砸在吧台上,一股强横戾气随之从体内磅礴而出,笼罩四周。

李洛这一举动,把这对狗男女吓到了。

不过,这对狗男女并没有放在心上,在他们心中,李洛就是一个废物,一只病猫,他们怎么会把发威的病猫放在眼里。

“哟哟,瞧瞧呀,李大少生气了,我好怕呀!”毛彬有恃无恐地嘲笑道。

“是呀,真是太可怕了!”李静跟着戏谑笑道。

持续的哄笑声,引起周围不少客人的注意,不断有人陆陆续续凑过来看热闹。

“李洛,你还以为你是那个不可一世的李家大少吗?”毛彬突然狰狞着脸:“醒醒吧,现在的你就是一个丧家之犬,别说我,就是在场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像碾死蚂蚁那样踩死你。”

“想想真是可笑,失去家庭和亲人不说,就连老婆今天也被迫嫁给其他男人,我们这位平日里风光无限的李大少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事情发生,真是窝囊到家了!”李静鄙夷地白了眼李洛,阴阳怪气地说道:“像他这样的废物,根本不配做一个男人,更没有资格活在这世上,我要是他,早就找个没人地方自我了断,免得遭人白眼。”

说起楚诗慧,毛彬就一肚子恼火和不甘,一时间,对李洛的仇恨达到极点:“我真不明白,诗慧当初怎么会看上这泡牛粪,真是瞎了眼!”

这对狗男女一再二三地出言不逊挑衅侮辱,杜文航怒了。

就在杜文航打算起身教训这对狗男女的时候,突然被李洛给拦住了。

杜文航微微一愣,看到李洛手拿酒瓶站了起来,摇摇晃晃走向毛彬和李静。

杜文航忽然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又坐了下来,准备欣赏好戏。

“怎么,这是要狗急跳墙了吗?”毛彬冷笑道。

“为什么要打扰我喝酒?”李洛打了个嗝,满嘴酒气,步伐蹒跚,看上去醉的不轻。

“啪!”

毛彬刚要进一步狠狠羞辱李洛,以泄心头怨气,谁知李洛突然抡起手中酒瓶迎头拍了过来。

毛彬从未想过李洛敢对他动手,始料未及,脑袋硬生生接下这一酒瓶闷啪。

几乎一瞬间,酒瓶破碎,带着酒液的玻璃渣四处飞溅。

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吓得四周围观客人阵阵尖叫,四处躲闪。

娇生惯养的毛彬哪能承受这般攻击,甚至连发出一声惨叫的机会都没有,笔挺挺地摔在地上,血液旋即染红头发,流淌出来。

“毛少。”李静吓坏了,顾不上多想,慌忙上前扶起毛彬。

毛彬早就没有意识,如同一头被击昏的死猪,任凭李静怎么叫,始终没有一点反应。

“李洛,你疯了,竟敢打伤毛少。”情急之下,李静把目光投向了李洛,恶狠狠地叫道:“等着吧,毛家绝对不会放过你。”

“那就让他们来吧。”李洛身体还在晃悠:“顺便和你说一声,我不打女人,否则,你的下场肯定和他一样。”

李静怔住了,刚才那股气势凌人的气势瞬间荡然无存。

李洛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轻,根本毫无威慑力,可李静不知怎么回事,心跳突然莫名加速,尤其是李洛那双眼睛,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谁胆子这么大,敢在老子的地盘上闹事?”突然,一个男子粗狂喝斥声传来,吓得在场所有人一跳。

话音刚落,一个体型粗壮,长着国字脸的大汉走进人群,身后还跟着几个跟班。

来者看似不善,杜文航放下手中酒瓶,不动声色地来到李洛的身边。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我们亮哥的地盘上闹事?”看到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毛彬,站在大汉身后的一个跟班上前气势汹汹地质问道。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李洛。

“先把这小子送去医院,别死在老子的酒吧里,晦气。”胡亮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其中两个跟班应了声,帮着李静将毛彬抬了出去。

离开之前,李静目光恶毒地瞪了眼李洛,像是告诉李洛,这事没完。

“小子,是你们在闹事?”胡亮来到李洛二人面前,粗略打量了一番,绷着脸问道:“说吧,混那条道上的?”

杜文航也趁机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大汉,体格高大威猛,身上有纹身,看得出来,不是善茬。

“是这小子出言不逊在先,我们才出手教训,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考虑毕竟是在别人地盘上闹事,有错在先,杜文航觉得还是以礼相待为好。

“你们之间的事情,老子管不着,也不爱管,但是你们在老子的地盘上闹事,就是不给老子面子,今天要是不给一个交代,就别想轻易离开这里。”胡亮蛮横地挥了挥手,根本不听杜文航的解释。

“是吗?”杜文航似笑非笑:“那以你的意思,我们该给一个怎么样的交代?”

“自从老子在这里立足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敢闹事,你是第一个,如果今天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别人会以为老子好欺负。”胡亮得理不让人地嚷道。

“说了这么多废话,全都不在点上。”李洛表情淡漠地盯着胡亮:“究竟想怎么样,痛快点说出来就是!”

“好小子,有些胆量,不过,在这一片混的,不可能没有听过我亮哥的名号。”胡亮冷笑一声:“这样,老子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当着所有人的面给老子磕头认错,今天这事,老子就不追究了,要么,老子让手下的弟兄给你们放点血,选一个吧!”

“大家出来混口饭吃都不容易,不要得理不让人。”杜文航脸上始终保持和善微笑:“不如这样,我们赔你点钱,权当补偿给你们酒吧带来的损失,怎么样?”

“钱,老子有。”胡亮丝毫不让步:“你们,必须按照老子刚才说的做,要么磕头认错,要么放血!”

杜文航笑了笑,以礼相待,既然对方不领情,那就只好用他们所谓的道上方式解决这件事情。

第0005章 磕头放血

寂静的夜,本是李洛他们的天下。

多年的特种生活,李洛他们多半与孤独为伴。

即便泰山崩于前,李洛他们也有面不改色的气概。

可这一刻,站在窗前,李洛的心中有种久久难以平复的涟漪。

经历过太多生死,李洛也早已习以为常,心如秋水,但不代表他是铁石心肠,突然发生这么多事情,说情绪不受波动,那是骗人的。

“怎么样,要不要出去喝两杯?”杜文航来到李洛身旁,问道。

李洛扭头看了眼杜文航,这么多年的战友情,患难与共走过风风雨雨,他了解他。

“走吧,就当出去散散心。”杜文航坚持道。

李洛点点头,和杜文航出了门。

经过楚诗慧房间门前的时候,杜文航问了句:“要不要带上楚小姐。”

李洛没有说话。

杜文航上前轻轻敲了敲门。

门很快打开。

“我们打算出去喝两杯,要不要一起?”杜文航邀请道。

楚诗慧看了眼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李洛,摇了摇头:“不了,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

“那你早点休息。”杜文航没有强求。

和楚诗慧简单闲聊几句后,李洛和杜文航离开了。

进入电梯的时候,李洛说道:“通知雷豹,让他先回酒店,唐家那边事情可以暂时放一放。”

杜文航笑了笑,他知道,李洛这么做,无非是放心不下楚诗慧。

走出酒店大门,杜文航拦了辆出租车,两人上了车。

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酒店附近的一家酒吧门前。

灯红酒绿的大城市,此时正是夜生活最狂热的时候。

刚推开酒吧大门,震耳欲聋的的士高轰炸声扑面而来。

衣着暴露的少男少女们拥挤在舞池内扭动身躯,一些别有用意的男人女人躲在酒店角落,寻找今天晚上的猎物。

李洛和杜文航径直来到吧台前,找位置坐了下来。

“小妹妹,来两杯伏特加。”杜文航叫道。

一个酒保妹子动作麻利地倒了两杯酒放在李洛他们的面前。

李洛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杜文航苦笑一声,示意酒保小妹妹续杯。

刚续完杯,李洛又是一饮而尽。

杜文航笑了笑,冲酒保说道:“小妹妹,这样续杯太麻烦了,先来三瓶整瓶伏特加,不够再上。”

酒保应了声,把三瓶打开的酒放在吧台上。

杜文航也不想麻烦,索性把整瓶酒递给李洛。

李洛端起酒瓶,“咕噜咕噜”往肚里灌,像是喝水一样。

酒精可以麻痹神经,暂时忘记悲痛,杜文航理解李洛,默默相伴。

地动山摇的的士高音乐还在持续轰炸,而李洛完全沉浸在他的世界中,喧嚣火热的酒吧仿佛只有他一人存在。

“哟,这不是李大少吗?”

突然,一阵阴阳怪气的讥讽声传来,破坏了李洛和杜文航的兴致。

李洛用余光瞥了眼,看到一个衣着时尚青年搂着打扮火辣的女人走了过来。

杜文航眉头微蹙,仔细观察了一番对方相貌,脑海中快速搜索相关资料,没过多久,凑到李洛身旁,小声提醒道:“男的名叫毛杉,是楚诗慧小姐的追求者之一,一直对楚小姐嫁入李家的事情耿耿于怀,至于这个女的,你应该有点印象,李静,是楚小姐的闺蜜。”

李洛没有理会,又是一瓶伏特加下肚。

“李洛,你好了?”看到李洛完好无损地出现在面前,李静很是惊讶。

想想也对,昨天李洛还是躺在医院ICU里,生死未卜,今天就坐在这里拼命喝酒,换谁都不敢相信。

其实,白天唐家的婚礼,李静本应参加,唆使唐明亮强娶楚诗慧,她这个闺蜜可是出了不少力,也从中得到不少好处。

可惜,临时家中有事,这个女人没能赴宴,自然也就错过了李洛在唐家婚礼上的强势表现,要不然,可不是单单惊讶那么简单。

“怎么,还对你这个小情人念念不忘?”毛彬肆无忌惮地笑道:“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是我的女人。”

“谁会对他念念不忘!”李静一脸嫌弃地白了眼李洛:“当初我只是看李家家大业大,想让自己生活过得好一点而已,要不然谁愿意搭理这种废物?”

李洛剜了眼李静,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这个女人倒是丝毫不掩饰自己丑恶的嘴脸。

“你这话倒是说的一点都没错。”毛彬对着李洛怪里怪气地叫道:“有些人命好,出生在富贵家庭,即便再没用,也有人养着,可惜呀,老天爷偏偏看不下去,要让他家破人亡,流落街头,想想真是可怜呀。”

“你的话似乎有点多!”突然,一言不发的李洛将手中的酒吧用力砸在吧台上,一股强横戾气随之从体内磅礴而出,笼罩四周。

李洛这一举动,把这对狗男女吓到了。

不过,这对狗男女并没有放在心上,在他们心中,李洛就是一个废物,一只病猫,他们怎么会把发威的病猫放在眼里。

“哟哟,瞧瞧呀,李大少生气了,我好怕呀!”毛彬有恃无恐地嘲笑道。

“是呀,真是太可怕了!”李静跟着戏谑笑道。

持续的哄笑声,引起周围不少客人的注意,不断有人陆陆续续凑过来看热闹。

“李洛,你还以为你是那个不可一世的李家大少吗?”毛彬突然狰狞着脸:“醒醒吧,现在的你就是一个丧家之犬,别说我,就是在场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像碾死蚂蚁那样踩死你。”

“想想真是可笑,失去家庭和亲人不说,就连老婆今天也被迫嫁给其他男人,我们这位平日里风光无限的李大少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事情发生,真是窝囊到家了!”李静鄙夷地白了眼李洛,阴阳怪气地说道:“像他这样的废物,根本不配做一个男人,更没有资格活在这世上,我要是他,早就找个没人地方自我了断,免得遭人白眼。”

说起楚诗慧,毛彬就一肚子恼火和不甘,一时间,对李洛的仇恨达到极点:“我真不明白,诗慧当初怎么会看上这泡牛粪,真是瞎了眼!”

这对狗男女一再二三地出言不逊挑衅侮辱,杜文航怒了。

就在杜文航打算起身教训这对狗男女的时候,突然被李洛给拦住了。

杜文航微微一愣,看到李洛手拿酒瓶站了起来,摇摇晃晃走向毛彬和李静。

杜文航忽然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又坐了下来,准备欣赏好戏。

“怎么,这是要狗急跳墙了吗?”毛彬冷笑道。

“为什么要打扰我喝酒?”李洛打了个嗝,满嘴酒气,步伐蹒跚,看上去醉的不轻。

“啪!”

毛彬刚要进一步狠狠羞辱李洛,以泄心头怨气,谁知李洛突然抡起手中酒瓶迎头拍了过来。

毛彬从未想过李洛敢对他动手,始料未及,脑袋硬生生接下这一酒瓶闷啪。

几乎一瞬间,酒瓶破碎,带着酒液的玻璃渣四处飞溅。

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吓得四周围观客人阵阵尖叫,四处躲闪。

娇生惯养的毛彬哪能承受这般攻击,甚至连发出一声惨叫的机会都没有,笔挺挺地摔在地上,血液旋即染红头发,流淌出来。

“毛少。”李静吓坏了,顾不上多想,慌忙上前扶起毛彬。

毛彬早就没有意识,如同一头被击昏的死猪,任凭李静怎么叫,始终没有一点反应。

“李洛,你疯了,竟敢打伤毛少。”情急之下,李静把目光投向了李洛,恶狠狠地叫道:“等着吧,毛家绝对不会放过你。”

“那就让他们来吧。”李洛身体还在晃悠:“顺便和你说一声,我不打女人,否则,你的下场肯定和他一样。”

李静怔住了,刚才那股气势凌人的气势瞬间荡然无存。

李洛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轻,根本毫无威慑力,可李静不知怎么回事,心跳突然莫名加速,尤其是李洛那双眼睛,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谁胆子这么大,敢在老子的地盘上闹事?”突然,一个男子粗狂喝斥声传来,吓得在场所有人一跳。

话音刚落,一个体型粗壮,长着国字脸的大汉走进人群,身后还跟着几个跟班。

来者看似不善,杜文航放下手中酒瓶,不动声色地来到李洛的身边。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我们亮哥的地盘上闹事?”看到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毛彬,站在大汉身后的一个跟班上前气势汹汹地质问道。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李洛。

“先把这小子送去医院,别死在老子的酒吧里,晦气。”胡亮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其中两个跟班应了声,帮着李静将毛彬抬了出去。

离开之前,李静目光恶毒地瞪了眼李洛,像是告诉李洛,这事没完。

“小子,是你们在闹事?”胡亮来到李洛二人面前,粗略打量了一番,绷着脸问道:“说吧,混那条道上的?”

杜文航也趁机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大汉,体格高大威猛,身上有纹身,看得出来,不是善茬。

“是这小子出言不逊在先,我们才出手教训,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考虑毕竟是在别人地盘上闹事,有错在先,杜文航觉得还是以礼相待为好。

“你们之间的事情,老子管不着,也不爱管,但是你们在老子的地盘上闹事,就是不给老子面子,今天要是不给一个交代,就别想轻易离开这里。”胡亮蛮横地挥了挥手,根本不听杜文航的解释。

“是吗?”杜文航似笑非笑:“那以你的意思,我们该给一个怎么样的交代?”

“自从老子在这里立足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敢闹事,你是第一个,如果今天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别人会以为老子好欺负。”胡亮得理不让人地嚷道。

“说了这么多废话,全都不在点上。”李洛表情淡漠地盯着胡亮:“究竟想怎么样,痛快点说出来就是!”

“好小子,有些胆量,不过,在这一片混的,不可能没有听过我亮哥的名号。”胡亮冷笑一声:“这样,老子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当着所有人的面给老子磕头认错,今天这事,老子就不追究了,要么,老子让手下的弟兄给你们放点血,选一个吧!”

“大家出来混口饭吃都不容易,不要得理不让人。”杜文航脸上始终保持和善微笑:“不如这样,我们赔你点钱,权当补偿给你们酒吧带来的损失,怎么样?”

“钱,老子有。”胡亮丝毫不让步:“你们,必须按照老子刚才说的做,要么磕头认错,要么放血!”

杜文航笑了笑,以礼相待,既然对方不领情,那就只好用他们所谓的道上方式解决这件事情。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