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9 14:12:36

此时,李洛的脸色也发生了微妙变化,在和杜文航对视一个眼神过后,两人脸上几乎同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怎么,老子的话不好使是吧?”也许是看李洛二人无动于衷,胡亮怒了。

“好使,当然好使,你亮哥说话怎么会不好使呢?”杜文航似笑非笑地应道:“只是,你口口声声说要一个满意的交代,就怕我们给了交代,你接不住。”

“什么意思?”胡亮终于有所察觉。

“意思很简单,你要得交代我们自然会给,不过,有件事情需要你亮哥帮忙。”李洛开口了,脸上不知何时多了几分冷漠。

“什么事情?”胡亮愈发觉得眼前这两个混蛋话中有话,分明是不怀好意。

“立威。”李洛语气阴冷地说道。

“立什么威?”胡亮糊涂了,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两个混蛋在说什么,不过直觉告诉他,事情绝对不简单。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洛,来自连淮市李家。”李洛举起酒瓶,往嘴里灌了口酒,摇摆着身体说道。

“李家?”胡亮愣了下,随即捧腹大笑道:“你说的不会是刚被人端掉的那个李家吧?而你就是大家说的那个废物?”

胡亮笑了!

是真的笑了!

本来看李洛和杜文航装腔作势的样子,以为是哪条道上的大佬,搞了半天,敢情是个废物,害的他白白紧张一场!

“知道我是谁,那事情就好办多了。”李洛无视胡亮的冷嘲热讽,脸上像是敷上一层薄冰:“接下来就是请亮哥和你的酒吧帮我李洛立威,我要让连淮市所有人知道,我李洛没有死,李家也没有覆灭!”

“小子,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胡亮根本不以为然:“在连淮市,谁不知道你是出了名的废物,换在以前,忌惮李家的强大势力,没人敢把你怎么样,可现在,哼哼,别怪我把话说的太难听,你就是一条丧家之犬,准确地说,连一条狗都不如,狗被逼急了,还能咬人,可你连牙齿都没有,怎么咬人?”

话音刚落,酒吧内顿时响起阵阵哄笑声。

“是吗?”李洛眼神中闪过一道骇人光芒,身影突然随风荡漾。

“啪!”

噪杂的酒吧内随之传来一阵玻璃脆响,与其同时,一声猝不及防的哀嚎跟着传来。

胡亮捂着脑袋,脸上布满痛苦之色,血液不断从指缝间渗透出来。

“妈的,你竟敢伤老子?”胡亮看了眼满手鲜血,暴跳如雷,他真没想到,一个废物敢用手中的酒瓶往他脑袋上招呼:“给老子往死里打。”

几名打手闻讯,张牙舞爪地就往前冲。

李洛抬起一脚,狠狠揣在冲在最前面的那个打手小腹上。

伴随着杀猪般惨叫,那个打手当场飞了出去,顺便撞到跟在后面的两个同伴。

杜文航坏坏一笑,简单活动几下身上关节,加入其中。

杜文航明白李洛的用意,尽可能把动静搞大,最好明天能让连淮市人尽皆知。

李洛是要让那些白痴傻蛋明白,从前那个极为不堪的李家废物现在今非昔比,不要再来招惹他!

顺便,李洛也在告诉凶手,他李洛没有死,想要动手尽管来。

原本放纵狂欢的酒吧很快被血腥笼罩,的士高音乐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不断有闻讯赶来的酒吧人员加入激斗,可围观人众发现,任凭胡亮的手下再多,始终无法改变被碾压的命运。

而一直在不可一世叫喧的胡亮随之慢慢失去气势,很快变得像是战败的斗鸡,颓废焉瘪。

胡亮惊骇地发现,李洛和杜文航的手段极其凶残,专攻他人要害,凡是和他们交手的手下,绝对坚持不过三秒,也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他的手下就会抱着扭曲变形关节倒地哭爹喊娘。

这般凶狠手段,即便是自诩在道上混了多年,经历无数打打杀杀的胡亮也不能够承受。

渐渐地,胡亮的心中竟然开始心生悔意,后悔不应该招惹李洛!

甚至,胡亮严重怀疑,眼前这个混蛋真得是众人口中的那个废物吗?

不,绝对不是!

胡亮坚定地摇了摇头!

这哪里是废物,简直是嗜血的恶魔!

偌大的酒吧内,一片死寂,所有人呆若雕塑,默默承受视觉和心灵上的双重冲击。

此时此刻,和胡亮一样,在场没有人相信眼前这个李洛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废物。

而李洛和杜文航的手段越发凶残,可怜的酒吧打手们像是球一样,任由他们二人打飞,四处乱撞。

没过多久,酒吧内的桌椅板凳,护栏摆设,甚至包括酒柜上的昂贵酒品,无一幸免,被砸的稀巴烂,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随着时间流逝,激斗声逐渐减弱,而躺在地上痛苦挣扎的酒吧打手越来越多。

“痛快!”一番激斗,几滴汗珠从额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李洛大呼一声:“拿酒来。”

杜文航笑了笑,转身来到酒柜前,伸手轻轻敲了敲吧台。

早就被吓坏的酒保小妹妹唯唯诺诺地拿过一瓶伏特加递给杜文航。

李洛接过酒瓶,又是“咕噜咕噜”几大口,像是喝水一样。

这等豪迈气势,让在场众人无不折服!

杜文航来到胡亮面前,此时的胡亮犹如任何宰割的羔羊,脸色惨白,打颤不已。

“亮哥,不知道这个交代你满不满意?”杜文航脸上露出欠扁的笑容:“你要是还不满意,尽管说出来,我一定让你满意。”

胡亮双腿一软,“轰”地一声瘫痪在杜文航的面前。

围观众人目光怜悯地看着胡亮,他们知道,胡亮现在肯定连肠子都悔青了,后悔不应该招惹这两个恶魔。

不过回头想想,正是应了那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之前李洛二人和毛彬发生冲突,影响了他们酒吧生意,可他们二人没有托大,反而主动当众给胡亮赔礼道歉,并且表示愿意承担酒吧损失。

是胡亮得理不让人,苦苦相逼,现在好了,事情发展起来太过猛烈,完全超出他控制和承受范围之内。

“怎么?大名鼎鼎的亮哥就这点出息吗?”杜文航蹲下身体,似笑非笑地问道。

“老......老大,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你们,求求你们大人有大量,放过小弟这一次。”胡亮抱拳苦苦哀求道。

“别呀,你现在突然求饶了,这下面的游戏还怎么玩?”杜文航似乎有些失望。

“老大,小弟真的错了,求求你大发慈悲,放过小弟吧!”看到杜文航并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胡亮又急又慌,哪里顾得上他往日里老大的派头,不断哀求:“小弟保证,以后凡是你们两位老大出现的地方,我一定绕着走。”

“如果在动手之前,你能这样说,那万事好商量,现在说,晚了,”杜文航脸色一沉,一脚踢飞胡亮。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最自己的残忍。

何况,对于杜文航他们来说,仁慈是大忌,断然不能有。

在一阵惨叫声中,可怜的胡亮贴着地板向后滑行数米远,最后狠狠撞在柱子上,大口大口吐血。

杜文航嘴角一撅,转身走向李洛。

此时的李洛醉意明显又多了几分。

“拿酒来。”又是一瓶伏特加下肚,李洛叫道。

酒保小妹妹不敢有半点马虎,再次把一瓶打开的伏特加放在李洛面前。

李洛举起酒瓶,“咕噜咕噜”往嘴里灌。

偌大的酒吧内一片寂静,所有人一脸敬畏与崇拜地看着这个男人。

但凡对酒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伏特加是出了名的烈酒,一般人一次喝个一两瓶足以称得上海量,可这眼前这个男人一会功夫已是好几瓶下肚,这绝对不是一般的海量。

最为关键的是,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放浪形骸气息,让在场所有男人自叹弗如,所有女人为之痴迷陶醉。

第0006章 拿你立威

此时,李洛的脸色也发生了微妙变化,在和杜文航对视一个眼神过后,两人脸上几乎同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怎么,老子的话不好使是吧?”也许是看李洛二人无动于衷,胡亮怒了。

“好使,当然好使,你亮哥说话怎么会不好使呢?”杜文航似笑非笑地应道:“只是,你口口声声说要一个满意的交代,就怕我们给了交代,你接不住。”

“什么意思?”胡亮终于有所察觉。

“意思很简单,你要得交代我们自然会给,不过,有件事情需要你亮哥帮忙。”李洛开口了,脸上不知何时多了几分冷漠。

“什么事情?”胡亮愈发觉得眼前这两个混蛋话中有话,分明是不怀好意。

“立威。”李洛语气阴冷地说道。

“立什么威?”胡亮糊涂了,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两个混蛋在说什么,不过直觉告诉他,事情绝对不简单。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洛,来自连淮市李家。”李洛举起酒瓶,往嘴里灌了口酒,摇摆着身体说道。

“李家?”胡亮愣了下,随即捧腹大笑道:“你说的不会是刚被人端掉的那个李家吧?而你就是大家说的那个废物?”

胡亮笑了!

是真的笑了!

本来看李洛和杜文航装腔作势的样子,以为是哪条道上的大佬,搞了半天,敢情是个废物,害的他白白紧张一场!

“知道我是谁,那事情就好办多了。”李洛无视胡亮的冷嘲热讽,脸上像是敷上一层薄冰:“接下来就是请亮哥和你的酒吧帮我李洛立威,我要让连淮市所有人知道,我李洛没有死,李家也没有覆灭!”

“小子,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胡亮根本不以为然:“在连淮市,谁不知道你是出了名的废物,换在以前,忌惮李家的强大势力,没人敢把你怎么样,可现在,哼哼,别怪我把话说的太难听,你就是一条丧家之犬,准确地说,连一条狗都不如,狗被逼急了,还能咬人,可你连牙齿都没有,怎么咬人?”

话音刚落,酒吧内顿时响起阵阵哄笑声。

“是吗?”李洛眼神中闪过一道骇人光芒,身影突然随风荡漾。

“啪!”

噪杂的酒吧内随之传来一阵玻璃脆响,与其同时,一声猝不及防的哀嚎跟着传来。

胡亮捂着脑袋,脸上布满痛苦之色,血液不断从指缝间渗透出来。

“妈的,你竟敢伤老子?”胡亮看了眼满手鲜血,暴跳如雷,他真没想到,一个废物敢用手中的酒瓶往他脑袋上招呼:“给老子往死里打。”

几名打手闻讯,张牙舞爪地就往前冲。

李洛抬起一脚,狠狠揣在冲在最前面的那个打手小腹上。

伴随着杀猪般惨叫,那个打手当场飞了出去,顺便撞到跟在后面的两个同伴。

杜文航坏坏一笑,简单活动几下身上关节,加入其中。

杜文航明白李洛的用意,尽可能把动静搞大,最好明天能让连淮市人尽皆知。

李洛是要让那些白痴傻蛋明白,从前那个极为不堪的李家废物现在今非昔比,不要再来招惹他!

顺便,李洛也在告诉凶手,他李洛没有死,想要动手尽管来。

原本放纵狂欢的酒吧很快被血腥笼罩,的士高音乐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不断有闻讯赶来的酒吧人员加入激斗,可围观人众发现,任凭胡亮的手下再多,始终无法改变被碾压的命运。

而一直在不可一世叫喧的胡亮随之慢慢失去气势,很快变得像是战败的斗鸡,颓废焉瘪。

胡亮惊骇地发现,李洛和杜文航的手段极其凶残,专攻他人要害,凡是和他们交手的手下,绝对坚持不过三秒,也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他的手下就会抱着扭曲变形关节倒地哭爹喊娘。

这般凶狠手段,即便是自诩在道上混了多年,经历无数打打杀杀的胡亮也不能够承受。

渐渐地,胡亮的心中竟然开始心生悔意,后悔不应该招惹李洛!

甚至,胡亮严重怀疑,眼前这个混蛋真得是众人口中的那个废物吗?

不,绝对不是!

胡亮坚定地摇了摇头!

这哪里是废物,简直是嗜血的恶魔!

偌大的酒吧内,一片死寂,所有人呆若雕塑,默默承受视觉和心灵上的双重冲击。

此时此刻,和胡亮一样,在场没有人相信眼前这个李洛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废物。

而李洛和杜文航的手段越发凶残,可怜的酒吧打手们像是球一样,任由他们二人打飞,四处乱撞。

没过多久,酒吧内的桌椅板凳,护栏摆设,甚至包括酒柜上的昂贵酒品,无一幸免,被砸的稀巴烂,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随着时间流逝,激斗声逐渐减弱,而躺在地上痛苦挣扎的酒吧打手越来越多。

“痛快!”一番激斗,几滴汗珠从额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李洛大呼一声:“拿酒来。”

杜文航笑了笑,转身来到酒柜前,伸手轻轻敲了敲吧台。

早就被吓坏的酒保小妹妹唯唯诺诺地拿过一瓶伏特加递给杜文航。

李洛接过酒瓶,又是“咕噜咕噜”几大口,像是喝水一样。

这等豪迈气势,让在场众人无不折服!

杜文航来到胡亮面前,此时的胡亮犹如任何宰割的羔羊,脸色惨白,打颤不已。

“亮哥,不知道这个交代你满不满意?”杜文航脸上露出欠扁的笑容:“你要是还不满意,尽管说出来,我一定让你满意。”

胡亮双腿一软,“轰”地一声瘫痪在杜文航的面前。

围观众人目光怜悯地看着胡亮,他们知道,胡亮现在肯定连肠子都悔青了,后悔不应该招惹这两个恶魔。

不过回头想想,正是应了那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之前李洛二人和毛彬发生冲突,影响了他们酒吧生意,可他们二人没有托大,反而主动当众给胡亮赔礼道歉,并且表示愿意承担酒吧损失。

是胡亮得理不让人,苦苦相逼,现在好了,事情发展起来太过猛烈,完全超出他控制和承受范围之内。

“怎么?大名鼎鼎的亮哥就这点出息吗?”杜文航蹲下身体,似笑非笑地问道。

“老......老大,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你们,求求你们大人有大量,放过小弟这一次。”胡亮抱拳苦苦哀求道。

“别呀,你现在突然求饶了,这下面的游戏还怎么玩?”杜文航似乎有些失望。

“老大,小弟真的错了,求求你大发慈悲,放过小弟吧!”看到杜文航并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胡亮又急又慌,哪里顾得上他往日里老大的派头,不断哀求:“小弟保证,以后凡是你们两位老大出现的地方,我一定绕着走。”

“如果在动手之前,你能这样说,那万事好商量,现在说,晚了,”杜文航脸色一沉,一脚踢飞胡亮。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最自己的残忍。

何况,对于杜文航他们来说,仁慈是大忌,断然不能有。

在一阵惨叫声中,可怜的胡亮贴着地板向后滑行数米远,最后狠狠撞在柱子上,大口大口吐血。

杜文航嘴角一撅,转身走向李洛。

此时的李洛醉意明显又多了几分。

“拿酒来。”又是一瓶伏特加下肚,李洛叫道。

酒保小妹妹不敢有半点马虎,再次把一瓶打开的伏特加放在李洛面前。

李洛举起酒瓶,“咕噜咕噜”往嘴里灌。

偌大的酒吧内一片寂静,所有人一脸敬畏与崇拜地看着这个男人。

但凡对酒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伏特加是出了名的烈酒,一般人一次喝个一两瓶足以称得上海量,可这眼前这个男人一会功夫已是好几瓶下肚,这绝对不是一般的海量。

最为关键的是,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放浪形骸气息,让在场所有男人自叹弗如,所有女人为之痴迷陶醉。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