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2 16:07:19

二十多分钟后,出租车缓缓停在唐氏集团大厦门前。

杜文航付钱下了车,上前和保安交流了几句,很快在一名保安的带领下,和李洛二人一起进入公司大厦。

没过多久,李洛三人走出电梯。

“想必你就是李少吧?”一位身穿职业OL套装,长相还算标致的女人迎了上来。

“是我们。”杜文航点点头:“我们来找唐经理。”

“你们好,我是唐总的秘书。”秘书礼貌地挥手邀请道:“唐总正在恭候,请随我来。”

在秘书的带领下,李洛三人来到一间标有总经理办公室字样的房间门前。

“唐总,李少他们来了。”秘书轻轻敲了敲门,得到允许之后,推开门汇报道。

李洛他们看到一个身穿西装革履,看上去还算干练的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前办公。

看到李洛他们进来,唐永明连忙起身相迎。

“真的是你,李少?”唐永明上下打量着李洛,神色之间难掩惊喜。

“冒昧打扰,还请唐总不要见怪。”李洛若无其事地点点头。

“说的哪里话,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唐永明邀请道:“快请坐。”

李洛三人没有见外,和唐永明来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秘书倒了几杯茶水,分别放在李洛他们的面前,随后识趣地退出办公室。

“李家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这些人真是胆大包天,狼子野心,虽说我唐氏集团多年深受李老爷子和李家照顾,可李家突然遭遇重变,我实在无能为力,希望李少不要见怪。”说着说着,唐永明眼圈红了。

“唐总言重了。”李洛劝道:“你有这份心,我相信爷爷在天之灵一定会很感激和欣慰。”

“之前听说你遭遇不测,生死未卜,我一直很牵挂,现在突然看到你无恙,我真是又惊又喜。”唐永明笑道:“看来,老天还是眷顾你和你们李家。”

“或许吧。”李洛脸上挤出一抹牵强的笑意:“也许是老天见不得我们李家遭受这般磨难,这才留了我一条命,好为爷爷和李家报仇。”

“一定是这样。”唐永明激动地应道。

李洛礼貌地笑了笑,在唐永明的邀请下,端起茶杯抿了几口茶水。

“不说这些。”唐永明放下茶杯,开门见山地问道:“我知道,李少突然造访,一定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对吧?”

李洛点点头:“以唐总的智慧,想必应该不难猜出我此行的目的。”

“是为了李家庭院?”唐永明问道。

“正是。”李洛没有兜弯子:“还请唐总念在我爷爷的面子上,将李家庭院归还于我。”

“你的意思我明白。”唐永明发出一声叹息:“本来我高价收购李家庭院,是出于对李老爷子的敬仰与感激,谁知我们公司最近遇到经济危机,万般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请李少见谅。”

“这一点我完全能够理解,毕竟李家庭院现在属于你的财物,你有权利进行支配处理。”李洛给杜文航递了个眼色:“不过,李家庭院是我们李家的根基,倘若这样任人拍卖转让,我李洛实在无颜面对爷爷的在天之灵,所以,在这一点上,也请唐总体谅。”

说话间,杜文航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李洛。

李洛接过银行卡,随手推到唐永明的面前:“这张卡里的钱足够补偿唐总当初购买李家庭院,至于剩下的钱,算是利息,不知唐总意下如何?”

“这万万不妥,李少照价支付我购买李家庭院的价格,我已是过意不去,要是再收取利息,只怕要被别人戳我脊梁骨呀。”唐永明连忙表示拒绝。

“你能高价收购李家庭院,对我已是有恩,我李洛从不喜欢欠别人,这钱唐总一定要收下。”李洛坚持道:“除非唐总是不打算给我爷爷和李家面子。”

“那好吧,这钱我收下就是。”看到李洛把话说到这份上,唐永明实在不好再拒绝。

接下来,李洛和唐永明漫无目的闲聊,坐在身旁的楚诗慧和杜文航偶尔也会插上几句话,气氛还算融洽。

天色渐晚,唐永明看了看时间,笑道:“我这就把李家庭院的相关手续转交给你。”

“不急。”谁知这时,李洛突然制止了唐永明。

唐永明愣了下,不解地看着李洛:“难道李少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件事情我想请唐总帮忙。”李洛说道。

“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唐永明倒也爽快:“只要我唐某能办到,绝不推辞。”

“明天的拍卖会,请唐总照常进行。”李洛要求道。

“这是为何?”唐永明糊涂了。

别说唐永明,就连楚诗慧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李洛这家伙在搞什么。

“至于原因,等拍卖会结束以后,我自然会如实告之唐总。”李洛表情平静地解释道。

“那好吧。”看李洛有意卖关子,唐永明自然不好强求。

“那就先谢谢唐总了。”李洛和杜文航他们对视一眼,站了起来:“时间差不多了,就不打扰唐总了,我们明天见。”

“李少难得来一趟,我怎么也得表示一下,这样,我做东,马上让秘书订酒店。”唐永明盛情挽留。

“多谢唐总好意。”李洛淡淡一笑:“等这次拍卖结束以后,我请你。”

看到李洛和唐永明有说有笑,准备离开,一直一言不发的楚诗慧突然冲李洛使了个眼色。

“怎么了?”李洛有点疑惑。

楚诗慧朝唐永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提醒道:“唐总,李洛暂时不收回李家庭院相关手续,想必有他的原因,不过你是不是应该立个字据,当然,不是我不相信唐总,大家都是生意人,还是保险一点,你说是不是?”

唐永明愣了下,脸上的笑容随之变得有点尴尬,没有多想,连忙点头应道:“对对,楚小姐说的是,我这就给李少立个字据。”

“不用,我相信唐总的为人。”倒是李洛挥手拦住了唐永明。

“李洛,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商场上的事情可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即便我们再相信唐总,必要的安全措施还是要做的。”楚诗慧急了。

“你的意思我明白,也谢谢你替我着想,不过相比之下,我相信这个社会上还是人情味更多一些。”李洛表情淡漠地强调道。

“现在可不是凭感觉做决定的时候,相信我,你这样的个性以后肯定会吃亏。”楚诗慧极力劝阻。

“就这么决定了。”李洛不再搭理楚诗慧,上前和唐永明握手告辞:“唐总,那我们明天见。”

“好,明天见。”唐永眠笑着应道。

看到李洛如此固执不听劝,楚诗慧又急又气,最后懒得多言,绷着小脸跟着离开了。

走出唐氏集团大厦,杜文航拦了辆出租车,三人上车返回酒店。

一路上,车内气氛凝重又有点紧张,害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杜文航时不时扭头看了眼这对冤家男女,好几次想找话题打破尴尬气氛,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在漫长的煎熬下,出租车终于在弘光国际连锁大酒店大门前缓缓停下。

车子刚停稳,楚诗慧就气呼呼地推开车门下了车,朝酒店大堂走去。

杜文航付完车费,赶忙下车追了上去。

“楚小姐,请等等。”

杜文航一连叫了好几声,可楚诗慧根本不予理会,没有办法,只好加快脚步追上去,强行拦下楚诗慧。

“你干什么?”楚诗慧生气地问道。

“好了,楚小姐,你就不要生气了。”杜文航陪笑道:“我知道你是为老大好。”

“谁对他好了?傻子才会对他好!”楚诗慧幽怨地瞪了眼从后面缓缓走来的李洛,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好心当做驴肝肺!”

第0008章 好心当做驴肝肺

二十多分钟后,出租车缓缓停在唐氏集团大厦门前。

杜文航付钱下了车,上前和保安交流了几句,很快在一名保安的带领下,和李洛二人一起进入公司大厦。

没过多久,李洛三人走出电梯。

“想必你就是李少吧?”一位身穿职业OL套装,长相还算标致的女人迎了上来。

“是我们。”杜文航点点头:“我们来找唐经理。”

“你们好,我是唐总的秘书。”秘书礼貌地挥手邀请道:“唐总正在恭候,请随我来。”

在秘书的带领下,李洛三人来到一间标有总经理办公室字样的房间门前。

“唐总,李少他们来了。”秘书轻轻敲了敲门,得到允许之后,推开门汇报道。

李洛他们看到一个身穿西装革履,看上去还算干练的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前办公。

看到李洛他们进来,唐永明连忙起身相迎。

“真的是你,李少?”唐永明上下打量着李洛,神色之间难掩惊喜。

“冒昧打扰,还请唐总不要见怪。”李洛若无其事地点点头。

“说的哪里话,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唐永明邀请道:“快请坐。”

李洛三人没有见外,和唐永明来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秘书倒了几杯茶水,分别放在李洛他们的面前,随后识趣地退出办公室。

“李家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这些人真是胆大包天,狼子野心,虽说我唐氏集团多年深受李老爷子和李家照顾,可李家突然遭遇重变,我实在无能为力,希望李少不要见怪。”说着说着,唐永明眼圈红了。

“唐总言重了。”李洛劝道:“你有这份心,我相信爷爷在天之灵一定会很感激和欣慰。”

“之前听说你遭遇不测,生死未卜,我一直很牵挂,现在突然看到你无恙,我真是又惊又喜。”唐永明笑道:“看来,老天还是眷顾你和你们李家。”

“或许吧。”李洛脸上挤出一抹牵强的笑意:“也许是老天见不得我们李家遭受这般磨难,这才留了我一条命,好为爷爷和李家报仇。”

“一定是这样。”唐永明激动地应道。

李洛礼貌地笑了笑,在唐永明的邀请下,端起茶杯抿了几口茶水。

“不说这些。”唐永明放下茶杯,开门见山地问道:“我知道,李少突然造访,一定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对吧?”

李洛点点头:“以唐总的智慧,想必应该不难猜出我此行的目的。”

“是为了李家庭院?”唐永明问道。

“正是。”李洛没有兜弯子:“还请唐总念在我爷爷的面子上,将李家庭院归还于我。”

“你的意思我明白。”唐永明发出一声叹息:“本来我高价收购李家庭院,是出于对李老爷子的敬仰与感激,谁知我们公司最近遇到经济危机,万般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请李少见谅。”

“这一点我完全能够理解,毕竟李家庭院现在属于你的财物,你有权利进行支配处理。”李洛给杜文航递了个眼色:“不过,李家庭院是我们李家的根基,倘若这样任人拍卖转让,我李洛实在无颜面对爷爷的在天之灵,所以,在这一点上,也请唐总体谅。”

说话间,杜文航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李洛。

李洛接过银行卡,随手推到唐永明的面前:“这张卡里的钱足够补偿唐总当初购买李家庭院,至于剩下的钱,算是利息,不知唐总意下如何?”

“这万万不妥,李少照价支付我购买李家庭院的价格,我已是过意不去,要是再收取利息,只怕要被别人戳我脊梁骨呀。”唐永明连忙表示拒绝。

“你能高价收购李家庭院,对我已是有恩,我李洛从不喜欢欠别人,这钱唐总一定要收下。”李洛坚持道:“除非唐总是不打算给我爷爷和李家面子。”

“那好吧,这钱我收下就是。”看到李洛把话说到这份上,唐永明实在不好再拒绝。

接下来,李洛和唐永明漫无目的闲聊,坐在身旁的楚诗慧和杜文航偶尔也会插上几句话,气氛还算融洽。

天色渐晚,唐永明看了看时间,笑道:“我这就把李家庭院的相关手续转交给你。”

“不急。”谁知这时,李洛突然制止了唐永明。

唐永明愣了下,不解地看着李洛:“难道李少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件事情我想请唐总帮忙。”李洛说道。

“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唐永明倒也爽快:“只要我唐某能办到,绝不推辞。”

“明天的拍卖会,请唐总照常进行。”李洛要求道。

“这是为何?”唐永明糊涂了。

别说唐永明,就连楚诗慧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李洛这家伙在搞什么。

“至于原因,等拍卖会结束以后,我自然会如实告之唐总。”李洛表情平静地解释道。

“那好吧。”看李洛有意卖关子,唐永明自然不好强求。

“那就先谢谢唐总了。”李洛和杜文航他们对视一眼,站了起来:“时间差不多了,就不打扰唐总了,我们明天见。”

“李少难得来一趟,我怎么也得表示一下,这样,我做东,马上让秘书订酒店。”唐永明盛情挽留。

“多谢唐总好意。”李洛淡淡一笑:“等这次拍卖结束以后,我请你。”

看到李洛和唐永明有说有笑,准备离开,一直一言不发的楚诗慧突然冲李洛使了个眼色。

“怎么了?”李洛有点疑惑。

楚诗慧朝唐永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提醒道:“唐总,李洛暂时不收回李家庭院相关手续,想必有他的原因,不过你是不是应该立个字据,当然,不是我不相信唐总,大家都是生意人,还是保险一点,你说是不是?”

唐永明愣了下,脸上的笑容随之变得有点尴尬,没有多想,连忙点头应道:“对对,楚小姐说的是,我这就给李少立个字据。”

“不用,我相信唐总的为人。”倒是李洛挥手拦住了唐永明。

“李洛,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商场上的事情可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即便我们再相信唐总,必要的安全措施还是要做的。”楚诗慧急了。

“你的意思我明白,也谢谢你替我着想,不过相比之下,我相信这个社会上还是人情味更多一些。”李洛表情淡漠地强调道。

“现在可不是凭感觉做决定的时候,相信我,你这样的个性以后肯定会吃亏。”楚诗慧极力劝阻。

“就这么决定了。”李洛不再搭理楚诗慧,上前和唐永明握手告辞:“唐总,那我们明天见。”

“好,明天见。”唐永眠笑着应道。

看到李洛如此固执不听劝,楚诗慧又急又气,最后懒得多言,绷着小脸跟着离开了。

走出唐氏集团大厦,杜文航拦了辆出租车,三人上车返回酒店。

一路上,车内气氛凝重又有点紧张,害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杜文航时不时扭头看了眼这对冤家男女,好几次想找话题打破尴尬气氛,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在漫长的煎熬下,出租车终于在弘光国际连锁大酒店大门前缓缓停下。

车子刚停稳,楚诗慧就气呼呼地推开车门下了车,朝酒店大堂走去。

杜文航付完车费,赶忙下车追了上去。

“楚小姐,请等等。”

杜文航一连叫了好几声,可楚诗慧根本不予理会,没有办法,只好加快脚步追上去,强行拦下楚诗慧。

“你干什么?”楚诗慧生气地问道。

“好了,楚小姐,你就不要生气了。”杜文航陪笑道:“我知道你是为老大好。”

“谁对他好了?傻子才会对他好!”楚诗慧幽怨地瞪了眼从后面缓缓走来的李洛,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好心当做驴肝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