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10:58:45

房间内,静的可怕。

李洛目光阴沉,体内不断散发着带有浓郁血腥味的杀气,充斥着整个房间。

突然,李洛眼神中闪过一道杀机,起身准备离去。

苏勇见状,二话不说,暂停录音,快步跟上。

“等等,霸王,你要干什么?”杜文航见状,顾不上多想,快步向前,强行拦住李洛。

“你说我要干什么?”李洛瞪着杜文航,眼神甚是吓人。

“我知道你要去唐家,为李洛先生报仇,可现在时机未到,不能莽撞。”杜文航极力劝阻。

“现在真相已经完全浮出水面,李家覆灭,还有李洛先生的死,都是这个叫苍狼的幕后主使干得,此时不动手,等待何时?”苏勇急了。

“我问你,你知道这个苍狼姓什么,叫什么吗?”杜文航提醒道:“我们所知道的这个苍狼,只不过是通过唐武一通电话而已,只知道这一切和这个苍狼有关,可关于这个苍狼的资料,我们一无所知,贸然闯进唐家,我们该怎么下手?”

“我有办法让唐武那帮混蛋开口。”李洛语气森冷地说道。

“没错,对于那些冥顽不灵的歹徒,我们有的是手段让他们开口。”杜文航说道:“可是,霸王,你不要忘了,昨天我们大闹唐家婚礼的时候,挟持甚至以杀死唐明亮为要挟,唐武都不肯说出幕后主使是谁,你觉得用我们以往的审讯手段,真的可以撬开唐家人的嘴吗?”

李洛情绪一下子稳定了许多。

“还有,你们就能确定唐家人知道苍狼的真实身份?”杜文航继续说道:“我分析,唐家只是这个苍狼手中的棋子,任人摆布,在前面冲锋陷阵罢了,对于苍狼的真实身份,恐怕他们也不知情,如果是这样,那我们贸然闯入唐家,非但没有丝毫收获不说,反而会打草惊蛇,”

李洛沉默了,来到沙发前坐下,一声不吭。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苏勇看不下去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根据现在的情况,我们能做的最好是以静制动,至少我们已经知道这一切和这个苍狼有关,而唐家就是我们继续追查下去的线索,只要牢牢抓住唐家,那挖出隐藏在背后的苍狼不是难事。”杜文航提醒道。

“真是麻烦。”苏勇发起了牢骚。

“没办法,这种事情急不得,只能一步一步来。”杜文航耸了耸肩,劝道。

“你说得对,我的确是冲动了。”过了半响,李洛缓缓说道:“好在有你在,及时拦住了我,要不然就要坏事了。”

“大家是兄弟,不要客气,你现在被仇恨占据了理智,难免会做出过激的判断,我肯定要保持头脑,时刻提醒你。”杜文航笑道。

“那接下来怎么打算?”苏勇问了一句。

杜文航看了眼李洛,建议道:“目前当务之急是拿回李家庭院,至于唐家那边,还是由雷暴继续监视。”

“明白。”苏勇见李洛没有说话,点头应了声,转身离开了房间。

杜文航倒了杯红酒端给李洛,李洛接过酒杯,轻轻晃动几下,随后一饮而尽。

翌日,东方天空刚露出一抹鱼肚白。

习惯早起的李洛和杜文航从床上爬起,这里没有运动器材,只能做些简单的健身。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大汗淋漓,进浴室冲了个冷水澡。

换上干净衣服,杜文航让服务员送来早餐,顺便叫来楚诗慧。

吃完早餐,三人简单收拾一下出了门。

半个多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在拍卖公司门口。

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计划,李洛他们兵分两路,李洛和楚诗慧负责今天的拍卖,杜文航负责在一旁策应。

时间还早,不过拍卖会现场已经来了很多人。

看得出,对今天这场拍卖会感兴趣的人不少。

李洛和楚诗慧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杜文航则是选择一个角落,方便掌控全场。

“李少?”这时,一位老者充满惊讶的叫声突然传来。

李洛眉头微蹙,抬头一眼,发现是一位头发花白,拄着拐杖的老人。

这位老人看起来还算亲切,衣着体面,看得出绝非泛泛之辈。

在这位老者的身旁,还跟着几名衣着光鲜的男人女人。

李洛脑海中快速搜索有关这位老人的资料,可要熟记的个人资料太多,一时半会实在想不起来。

“难道你不记得我了?”老人有点失望。

“这是夏老先生。”好在坐在身旁的楚诗慧及时提醒道:“夏老先生算得上是爷爷的故交,李家没有出事之前,李夏两家有不少来往。”

经楚诗慧这么提醒,姓夏,又是一位老人。

李洛的脑海中快速跳出有关此人的资料,夏明琨,在连淮市商业界内驰骋多年,两年前退居下来,有他大儿子夏兴华接手打理。

李家出事以后,夏明琨念及爷爷情意,曾出手对李家进行援助,可惜攻击李家的势力太过强大,结果无济于事。

“原来是夏老先生。”夏明琨对李家有恩,不管结果如何,这份恩情,李洛不能忘,想到这里,李洛起身点头致敬:“不好意思,一时没有认出你。”

“不碍事,你那个时候很少过问世事,认不出我也正常。”夏明琨挥了挥手,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番李洛:“之前听说你伤的很重,这是好了吗?”

“托您老的福,侥幸捡回一条命。”李洛淡笑道。

“好呀,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相信李老爷子的在天之灵也会得到一些欣慰。”夏明琨有些激动,沉默一会之后,语重心长地说道:“孩子,李家突然遭遇重变,我知道对你打击很大,但越是这种时候,你越应该挺住,李老爷子在世之时,是何等英雄,常常在危急时刻力揽狂澜,深受我们敬佩,作为李家幸存下来的后人,你要向你爷爷学习。”

“夏老先生的教诲,我一定铭记于心。”李洛应道。

“好,这才不愧是李家后人。”夏明琨赞许地点了点头。

“冒昧地问一句,夏老先生参加这次拍卖会,是不是也为了竞拍我李家庭院?”李洛神情淡然地问道。

听到李洛这般发问,跟随夏明琨的那几个男女不由得相互看了看。

“这重要吗?”夏明琨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反问道。

“不重要,我就是随口一问。”李洛回答道。

“爸,那边有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正在等我们,我们还是早点过去,免得让人久等。”这时,站在夏明琨身旁的一个中年男人上前提醒道。

李洛趁机打量了一番这个男人,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位就是夏明琨的大儿子夏兴华,现如今在连淮市商业界内也算是号响当当的人物。

夏明琨当然明白儿子的用意,不以为是地笑了笑,对李洛说道:“孩子,我这次前来是不是参与竞标李家庭院,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秉承李老爷子的遗志,重振李家?”

“能!”李洛脱口而出。

夏明琨不由得微微一怔:“你应该知道,想要重振李家,可不是说说而已,其中有多大困难,你不可能不知道。”

“这个不用夏老先生提醒,我知道。”李洛目光坚定:“而且我保证,一定会重振李家。”

“好,有魄力。”夏明琨大笑几声,转身准备离去:“对了,以后要是有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

“多谢夏老先生。”李洛大声应道。

夏家一行人走远之后,夏兴华几人偷偷回头看了眼李洛。

“爸,你可真有闲心,和一个废物聊这么长时间?”大儿媳乌星晴没好气地埋怨道:“甚至还相信他的鬼话,说要重振李家,真是笑死人了!”

“怎么,难道你不相信李少能做到?”夏明琨淡淡一笑,故作神秘地问道。

“就他?一个活在世上只会浪费空气的废物,也想重振李家,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否则打死我都不相信!”乌星晴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极为不屑的冷哼,回答道。

第0010章 以静制动

房间内,静的可怕。

李洛目光阴沉,体内不断散发着带有浓郁血腥味的杀气,充斥着整个房间。

突然,李洛眼神中闪过一道杀机,起身准备离去。

苏勇见状,二话不说,暂停录音,快步跟上。

“等等,霸王,你要干什么?”杜文航见状,顾不上多想,快步向前,强行拦住李洛。

“你说我要干什么?”李洛瞪着杜文航,眼神甚是吓人。

“我知道你要去唐家,为李洛先生报仇,可现在时机未到,不能莽撞。”杜文航极力劝阻。

“现在真相已经完全浮出水面,李家覆灭,还有李洛先生的死,都是这个叫苍狼的幕后主使干得,此时不动手,等待何时?”苏勇急了。

“我问你,你知道这个苍狼姓什么,叫什么吗?”杜文航提醒道:“我们所知道的这个苍狼,只不过是通过唐武一通电话而已,只知道这一切和这个苍狼有关,可关于这个苍狼的资料,我们一无所知,贸然闯进唐家,我们该怎么下手?”

“我有办法让唐武那帮混蛋开口。”李洛语气森冷地说道。

“没错,对于那些冥顽不灵的歹徒,我们有的是手段让他们开口。”杜文航说道:“可是,霸王,你不要忘了,昨天我们大闹唐家婚礼的时候,挟持甚至以杀死唐明亮为要挟,唐武都不肯说出幕后主使是谁,你觉得用我们以往的审讯手段,真的可以撬开唐家人的嘴吗?”

李洛情绪一下子稳定了许多。

“还有,你们就能确定唐家人知道苍狼的真实身份?”杜文航继续说道:“我分析,唐家只是这个苍狼手中的棋子,任人摆布,在前面冲锋陷阵罢了,对于苍狼的真实身份,恐怕他们也不知情,如果是这样,那我们贸然闯入唐家,非但没有丝毫收获不说,反而会打草惊蛇,”

李洛沉默了,来到沙发前坐下,一声不吭。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苏勇看不下去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根据现在的情况,我们能做的最好是以静制动,至少我们已经知道这一切和这个苍狼有关,而唐家就是我们继续追查下去的线索,只要牢牢抓住唐家,那挖出隐藏在背后的苍狼不是难事。”杜文航提醒道。

“真是麻烦。”苏勇发起了牢骚。

“没办法,这种事情急不得,只能一步一步来。”杜文航耸了耸肩,劝道。

“你说得对,我的确是冲动了。”过了半响,李洛缓缓说道:“好在有你在,及时拦住了我,要不然就要坏事了。”

“大家是兄弟,不要客气,你现在被仇恨占据了理智,难免会做出过激的判断,我肯定要保持头脑,时刻提醒你。”杜文航笑道。

“那接下来怎么打算?”苏勇问了一句。

杜文航看了眼李洛,建议道:“目前当务之急是拿回李家庭院,至于唐家那边,还是由雷暴继续监视。”

“明白。”苏勇见李洛没有说话,点头应了声,转身离开了房间。

杜文航倒了杯红酒端给李洛,李洛接过酒杯,轻轻晃动几下,随后一饮而尽。

翌日,东方天空刚露出一抹鱼肚白。

习惯早起的李洛和杜文航从床上爬起,这里没有运动器材,只能做些简单的健身。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大汗淋漓,进浴室冲了个冷水澡。

换上干净衣服,杜文航让服务员送来早餐,顺便叫来楚诗慧。

吃完早餐,三人简单收拾一下出了门。

半个多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在拍卖公司门口。

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计划,李洛他们兵分两路,李洛和楚诗慧负责今天的拍卖,杜文航负责在一旁策应。

时间还早,不过拍卖会现场已经来了很多人。

看得出,对今天这场拍卖会感兴趣的人不少。

李洛和楚诗慧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杜文航则是选择一个角落,方便掌控全场。

“李少?”这时,一位老者充满惊讶的叫声突然传来。

李洛眉头微蹙,抬头一眼,发现是一位头发花白,拄着拐杖的老人。

这位老人看起来还算亲切,衣着体面,看得出绝非泛泛之辈。

在这位老者的身旁,还跟着几名衣着光鲜的男人女人。

李洛脑海中快速搜索有关这位老人的资料,可要熟记的个人资料太多,一时半会实在想不起来。

“难道你不记得我了?”老人有点失望。

“这是夏老先生。”好在坐在身旁的楚诗慧及时提醒道:“夏老先生算得上是爷爷的故交,李家没有出事之前,李夏两家有不少来往。”

经楚诗慧这么提醒,姓夏,又是一位老人。

李洛的脑海中快速跳出有关此人的资料,夏明琨,在连淮市商业界内驰骋多年,两年前退居下来,有他大儿子夏兴华接手打理。

李家出事以后,夏明琨念及爷爷情意,曾出手对李家进行援助,可惜攻击李家的势力太过强大,结果无济于事。

“原来是夏老先生。”夏明琨对李家有恩,不管结果如何,这份恩情,李洛不能忘,想到这里,李洛起身点头致敬:“不好意思,一时没有认出你。”

“不碍事,你那个时候很少过问世事,认不出我也正常。”夏明琨挥了挥手,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番李洛:“之前听说你伤的很重,这是好了吗?”

“托您老的福,侥幸捡回一条命。”李洛淡笑道。

“好呀,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相信李老爷子的在天之灵也会得到一些欣慰。”夏明琨有些激动,沉默一会之后,语重心长地说道:“孩子,李家突然遭遇重变,我知道对你打击很大,但越是这种时候,你越应该挺住,李老爷子在世之时,是何等英雄,常常在危急时刻力揽狂澜,深受我们敬佩,作为李家幸存下来的后人,你要向你爷爷学习。”

“夏老先生的教诲,我一定铭记于心。”李洛应道。

“好,这才不愧是李家后人。”夏明琨赞许地点了点头。

“冒昧地问一句,夏老先生参加这次拍卖会,是不是也为了竞拍我李家庭院?”李洛神情淡然地问道。

听到李洛这般发问,跟随夏明琨的那几个男女不由得相互看了看。

“这重要吗?”夏明琨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反问道。

“不重要,我就是随口一问。”李洛回答道。

“爸,那边有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正在等我们,我们还是早点过去,免得让人久等。”这时,站在夏明琨身旁的一个中年男人上前提醒道。

李洛趁机打量了一番这个男人,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位就是夏明琨的大儿子夏兴华,现如今在连淮市商业界内也算是号响当当的人物。

夏明琨当然明白儿子的用意,不以为是地笑了笑,对李洛说道:“孩子,我这次前来是不是参与竞标李家庭院,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秉承李老爷子的遗志,重振李家?”

“能!”李洛脱口而出。

夏明琨不由得微微一怔:“你应该知道,想要重振李家,可不是说说而已,其中有多大困难,你不可能不知道。”

“这个不用夏老先生提醒,我知道。”李洛目光坚定:“而且我保证,一定会重振李家。”

“好,有魄力。”夏明琨大笑几声,转身准备离去:“对了,以后要是有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

“多谢夏老先生。”李洛大声应道。

夏家一行人走远之后,夏兴华几人偷偷回头看了眼李洛。

“爸,你可真有闲心,和一个废物聊这么长时间?”大儿媳乌星晴没好气地埋怨道:“甚至还相信他的鬼话,说要重振李家,真是笑死人了!”

“怎么,难道你不相信李少能做到?”夏明琨淡淡一笑,故作神秘地问道。

“就他?一个活在世上只会浪费空气的废物,也想重振李家,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否则打死我都不相信!”乌星晴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极为不屑的冷哼,回答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