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7 23:39:15

站在岳家门口,姜平闭目养神。

不久后,接到消息的岳镇山带人出来。

“姜平,别给脸不要脸,我们已经放你一条生路了,你怎么还赖在这里?”岳晨居高临下的呵斥道。

“老老实实的坐在轮椅上,我对残废没兴趣。”姜平不屑的说。

“老公,你快走啊。”岳娅也跑了出来,姜平笑道:“老婆,我得带着你一起走啊。”

“你不要胡闹了,快点离开这里。”岳娅焦急的喊道。

这时候,几十辆黑色越野车出现在众人面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陆续跳下越野车,没一会就有将近百人。

随后,一辆红色兰博基尼缓缓驶到岳家门前,高冷的齐天美从车上走下来。

“齐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岳镇山吃惊的问道,齐天美冷淡的说:“来砸场子。”

“为了一个废物破坏我们之间的友谊,值得吗?”岳镇山问道。

“你好大的胆子,这是让省城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平头哥-平少,你居然说他是废物。就凭这句话,你们岳家就该死。”齐天美的声音越来越冷。

平头哥,平少?

一群人面面相觑,他们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号,更不会把姜平和少爷联系到一起。

“齐总,你没开玩笑吧,这个废物是少爷?”岳晨不相信的反问道。

“胆敢侮辱少爷,灭了他们。”齐天美冷声下令。

百名黑衣人大步跨出,其散发出来的气势吓得岳家所有人都是心底一颤。

“别急,灭岳家,我一人足矣,我今天叫你们来不是为了灭他们。”姜平开口说。

“姜平,我们岳家待你不薄,你居然恩将仇报。”岳镇山生气的喊道,姜平嗤笑一声,“好一个待我不薄,那我想问问,你们对我怎么个不薄?”

“是骂我废物,还是肆无忌惮的抹杀小娅的付出?”

“如果不是岳家,你早就饿死街头了。”岳晨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海市不只岳家一族,你如果乱来,其他家族不会坐视不管的。”岳镇山老气横秋的说。

“少他妈的威胁我,乖乖交出小娅,将该给她的都给她。否则,我立刻踏平岳家,让岳家从海市除名。”姜平暴喝道。

“今天这笔账我岳家记下了,放她走。”岳镇山屈辱的说。

“谁说是现在的。”姜平的话让岳镇山愈发恼怒,“你到底想怎么样?”

“明日下午6点,用岳家女儿出嫁的最高规格将岳娅送到我手里。而且,所有岳家人都要在,少一个都不行。”姜平的眼睛里泛出若隐若现的杀意,“否则,岳家必会血流成河。”

“姜平,你欺人太甚。”岳晨不服气的喊了出来。

“就欺负你了,你能怎么着?”姜平冷声说:“刚刚,你们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不要说了,按照他说的做。”岳镇山黑着脸说。岳晨不甘心的喊道:“爷爷,我们堂堂岳家怕一个废物,如果传出去,海市其他家族说不定会怎么笑话我们呢。”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岳镇山率先回到院内,姜平哈哈大笑起来,“你们岳家一直以来的原则不都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吗?怎么今天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了,真是可笑至极啊。”

“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根本是自找的。”齐天美附和道。

“岳家在海市根深蒂固,小心为妙。你留下一部分人在明处看着他们,一部分人在暗处监视,然后再派人去监视和岳家走得比较近的家族。”姜平安排道:“我不允许出一点差错。”

至于岳娅,姜平并不担心她的安危。如果岳家敢拿岳娅做文章,别说姜平不会放过他们,就算是他们侥幸存活下来,其他家族也不会和这样的岳家来往。

次日,姜平命人将婚纱和鞋子送到岳家,他自己则坐在天霆的办公室里。

“岳家还没动静吗?”姜平询问道,齐天美摇头,“没有,他们似乎认命了。”

“不会,以我对岳家的了解,他们绝不会这么快就服软。”姜平淡淡的说:“继续监视。”

“平少,差不多该出发了。”齐天美突然提醒道。

姜平点了点头,等了3年,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换上笔挺的西装,姜平带着齐天美离开天霆。

一匹高大漂亮的白马出现在街头,姜平坐在白马背上,缓缓前往岳家,在他的身后是32匹黑马。

岳家门前聚集了许多人,姜平一到,现场立刻炸开锅了。

“他就是那个废物女婿,长的果然很一般。”

“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被天霆的齐总看中了,说到底就是一个小白脸。”

“等着看吧,岳家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白马立于门前,姜平纵身一跃,落到地面,动作别提多潇洒了。

“姑爷来了。”一个人对着门内大声喊道。

嘹亮而喜庆的乐声响起,两侧同时冲出来数人,燃放烟花爆竹。

带着一群人,姜平进入岳家之内。看到两边的红色装扮,他的心底升起一阵疑惑,岳家真的屈服了?

将这个疑惑抛之脑后,姜平来到大厅。

“岳娅在侧厅。”岳镇山主动说道。

深吸一口气,姜平推开侧厅的门,一个美丽的少女坐在床上,如梦如幻的婚纱-云海将其衬托的如同仙子。

“小娅,我来了。”姜平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就连声音都颤抖了。

“想过去可以,先过我这关。”一个女孩拦住姜平。

“胡闹,谁家的孩子,将她赶走。”岳家的人立刻变了脸色,生怕姜平找他们的麻烦。

“不用,结婚就应该这样。”姜平从怀里拿出一个红包,塞给女孩,笑问道:“可以了吗?”

“一个太少了。”女孩仰着头说。

“都给你了。”姜平将所有红包都丢给女孩,女孩吓得目瞪口呆。

“小娅,我来了。”

绕过女孩,姜平来到岳娅面前。

岳娅面带泪珠,深情的看着姜平。将准备好的花束拿出来,姜平单膝跪地,柔情款款的说:“老婆,和我走,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接过花束,岳娅一把抱住姜平的脖子,幸福的泪水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好了,不哭了,不然就不漂亮了。”姜平笑道,岳娅这才放开她。

“姐夫,这是皇冠。”女孩递给姜平一个银色皇冠,上面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大块菱形钻石。

为岳娅带上皇冠,姜平直接给了她一个公主抱。

“所有姓岳的都要来,一个不许少。”出门后,姜平头也不回的说。

抱着岳娅,姜平没做停留,直接走出岳家。

数十门大炮不断轰鸣,不计其数的彩带、亮粉从天而降,一支将近50人的乐队为姜平和岳娅奏乐送行。

“今天,海岛之巅完全开放,想看热闹的朋友尽管来。”上马后,姜平大声喊道:“出发。”

在白马的带领下,三十二匹黑马陆续离开,再然后是岳家人乘车离开。

“走,去看看。”

一群人立刻跟上去。

海岛之巅是海市所有岛屿的最高处,其上有一座酒店,能够进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一般人连进入的资格都没有。

以往,海岛之巅都是很安静的,但今天,海岛之巅一下子热闹起来。

数千人跟在姜平的迎亲队伍身后一起进入海岛之巅,这么大的阵仗可把海岛之巅的负责人吓个半死。

“不就结个婚吗,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第11章 谁的拳头大

站在岳家门口,姜平闭目养神。

不久后,接到消息的岳镇山带人出来。

“姜平,别给脸不要脸,我们已经放你一条生路了,你怎么还赖在这里?”岳晨居高临下的呵斥道。

“老老实实的坐在轮椅上,我对残废没兴趣。”姜平不屑的说。

“老公,你快走啊。”岳娅也跑了出来,姜平笑道:“老婆,我得带着你一起走啊。”

“你不要胡闹了,快点离开这里。”岳娅焦急的喊道。

这时候,几十辆黑色越野车出现在众人面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陆续跳下越野车,没一会就有将近百人。

随后,一辆红色兰博基尼缓缓驶到岳家门前,高冷的齐天美从车上走下来。

“齐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岳镇山吃惊的问道,齐天美冷淡的说:“来砸场子。”

“为了一个废物破坏我们之间的友谊,值得吗?”岳镇山问道。

“你好大的胆子,这是让省城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平头哥-平少,你居然说他是废物。就凭这句话,你们岳家就该死。”齐天美的声音越来越冷。

平头哥,平少?

一群人面面相觑,他们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号,更不会把姜平和少爷联系到一起。

“齐总,你没开玩笑吧,这个废物是少爷?”岳晨不相信的反问道。

“胆敢侮辱少爷,灭了他们。”齐天美冷声下令。

百名黑衣人大步跨出,其散发出来的气势吓得岳家所有人都是心底一颤。

“别急,灭岳家,我一人足矣,我今天叫你们来不是为了灭他们。”姜平开口说。

“姜平,我们岳家待你不薄,你居然恩将仇报。”岳镇山生气的喊道,姜平嗤笑一声,“好一个待我不薄,那我想问问,你们对我怎么个不薄?”

“是骂我废物,还是肆无忌惮的抹杀小娅的付出?”

“如果不是岳家,你早就饿死街头了。”岳晨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海市不只岳家一族,你如果乱来,其他家族不会坐视不管的。”岳镇山老气横秋的说。

“少他妈的威胁我,乖乖交出小娅,将该给她的都给她。否则,我立刻踏平岳家,让岳家从海市除名。”姜平暴喝道。

“今天这笔账我岳家记下了,放她走。”岳镇山屈辱的说。

“谁说是现在的。”姜平的话让岳镇山愈发恼怒,“你到底想怎么样?”

“明日下午6点,用岳家女儿出嫁的最高规格将岳娅送到我手里。而且,所有岳家人都要在,少一个都不行。”姜平的眼睛里泛出若隐若现的杀意,“否则,岳家必会血流成河。”

“姜平,你欺人太甚。”岳晨不服气的喊了出来。

“就欺负你了,你能怎么着?”姜平冷声说:“刚刚,你们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不要说了,按照他说的做。”岳镇山黑着脸说。岳晨不甘心的喊道:“爷爷,我们堂堂岳家怕一个废物,如果传出去,海市其他家族说不定会怎么笑话我们呢。”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岳镇山率先回到院内,姜平哈哈大笑起来,“你们岳家一直以来的原则不都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吗?怎么今天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了,真是可笑至极啊。”

“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根本是自找的。”齐天美附和道。

“岳家在海市根深蒂固,小心为妙。你留下一部分人在明处看着他们,一部分人在暗处监视,然后再派人去监视和岳家走得比较近的家族。”姜平安排道:“我不允许出一点差错。”

至于岳娅,姜平并不担心她的安危。如果岳家敢拿岳娅做文章,别说姜平不会放过他们,就算是他们侥幸存活下来,其他家族也不会和这样的岳家来往。

次日,姜平命人将婚纱和鞋子送到岳家,他自己则坐在天霆的办公室里。

“岳家还没动静吗?”姜平询问道,齐天美摇头,“没有,他们似乎认命了。”

“不会,以我对岳家的了解,他们绝不会这么快就服软。”姜平淡淡的说:“继续监视。”

“平少,差不多该出发了。”齐天美突然提醒道。

姜平点了点头,等了3年,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换上笔挺的西装,姜平带着齐天美离开天霆。

一匹高大漂亮的白马出现在街头,姜平坐在白马背上,缓缓前往岳家,在他的身后是32匹黑马。

岳家门前聚集了许多人,姜平一到,现场立刻炸开锅了。

“他就是那个废物女婿,长的果然很一般。”

“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被天霆的齐总看中了,说到底就是一个小白脸。”

“等着看吧,岳家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白马立于门前,姜平纵身一跃,落到地面,动作别提多潇洒了。

“姑爷来了。”一个人对着门内大声喊道。

嘹亮而喜庆的乐声响起,两侧同时冲出来数人,燃放烟花爆竹。

带着一群人,姜平进入岳家之内。看到两边的红色装扮,他的心底升起一阵疑惑,岳家真的屈服了?

将这个疑惑抛之脑后,姜平来到大厅。

“岳娅在侧厅。”岳镇山主动说道。

深吸一口气,姜平推开侧厅的门,一个美丽的少女坐在床上,如梦如幻的婚纱-云海将其衬托的如同仙子。

“小娅,我来了。”姜平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就连声音都颤抖了。

“想过去可以,先过我这关。”一个女孩拦住姜平。

“胡闹,谁家的孩子,将她赶走。”岳家的人立刻变了脸色,生怕姜平找他们的麻烦。

“不用,结婚就应该这样。”姜平从怀里拿出一个红包,塞给女孩,笑问道:“可以了吗?”

“一个太少了。”女孩仰着头说。

“都给你了。”姜平将所有红包都丢给女孩,女孩吓得目瞪口呆。

“小娅,我来了。”

绕过女孩,姜平来到岳娅面前。

岳娅面带泪珠,深情的看着姜平。将准备好的花束拿出来,姜平单膝跪地,柔情款款的说:“老婆,和我走,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接过花束,岳娅一把抱住姜平的脖子,幸福的泪水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好了,不哭了,不然就不漂亮了。”姜平笑道,岳娅这才放开她。

“姐夫,这是皇冠。”女孩递给姜平一个银色皇冠,上面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大块菱形钻石。

为岳娅带上皇冠,姜平直接给了她一个公主抱。

“所有姓岳的都要来,一个不许少。”出门后,姜平头也不回的说。

抱着岳娅,姜平没做停留,直接走出岳家。

数十门大炮不断轰鸣,不计其数的彩带、亮粉从天而降,一支将近50人的乐队为姜平和岳娅奏乐送行。

“今天,海岛之巅完全开放,想看热闹的朋友尽管来。”上马后,姜平大声喊道:“出发。”

在白马的带领下,三十二匹黑马陆续离开,再然后是岳家人乘车离开。

“走,去看看。”

一群人立刻跟上去。

海岛之巅是海市所有岛屿的最高处,其上有一座酒店,能够进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一般人连进入的资格都没有。

以往,海岛之巅都是很安静的,但今天,海岛之巅一下子热闹起来。

数千人跟在姜平的迎亲队伍身后一起进入海岛之巅,这么大的阵仗可把海岛之巅的负责人吓个半死。

“不就结个婚吗,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