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1 13:52:36

狂风停止,尘埃落定,姜平傲然站立。再看地上,铁人凄惨的倒在地上,左手一直到手腕都裂开,露出金属色泽的白骨和掺杂着钢纤维的血肉、肌肤。

“人不人鬼不鬼的,不过如此。”姜平将铁人踩在脚下,面色冷漠的问道:“交出岳娅,饶你不死。”

“你敢杀我吗?我是奉家主之命来海市带走岳娅,你若是杀了我,家主必会让你粉身碎骨。”铁人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姜平会杀了他。

“你就那么确定我会害怕卜家?”姜平的眼角向上翘起,一抹冷意悄然浮现。铁人的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姜平给他的感觉有些熟悉,但他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姜平,我劝你想清楚。就算你不怕卜家,可是其他人呢,岳家可都是一些普通人。”铁人慌了,他发现姜平好像真的要杀了他。

“他们可不是普通人,他们是海市家族-岳家的人。”姜平一把抓住铁人的脖子,森然杀意肆虐而出,“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在乎他们的死活了。”

铁人不停地挣扎,可是他很快骇然的发现,他居然无法挣脱姜平的束缚。

怎么会,他就是省城的一个混子,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实力。

恐惧从铁人的心底滋生,且快速蔓延。

“不,你不能杀我。”铁人害怕的喊道,姜平冷漠的说:“最后一次机会,不要让我失望。”

“卜家有许多支脉,如果杀了我,等你找到岳娅的时候,恐怕她已经死了。”铁人声嘶力竭的喊道。

姜平皱眉,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卜家可不是岳家这种小家族,光是支脉就有超过三十支,而这些支脉为了壮大己身,争夺更多的资源,不断地建立分部。

恐怕,卜家的分部已经超过了百个。

“告诉我,岳娅在哪,饶你不死。”姜平冷声喝道,铁人坚定的说:“我不会告诉你她在哪,但我可以带你去找她。”

铁人担心,说出地址后,姜平会不守信誉的杀了他。

“可以啊,不过在这之前,你需要好好和我说说你刚才咒她死的那件事。”姜平的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不久后,风水小屋的后院传出铁人的惨叫声,慈祥的老者躲在店铺里,胆战心惊却不敢出去帮忙。

几分钟后,姜平拎着铁人走进风水小屋。慈祥的老者立刻站起来,一脸恐惧的说:“朋友,这件事和我没关系。”

“少他妈的和老子装可怜,如果不是你帮忙,他怎么能够将一个大活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出海市?”姜平寒声说,慈祥的老者脸色一变,“我也是被逼无奈。”

“滚蛋。”姜平一脚踹飞慈祥的老者,丝毫没有尊老爱幼的觉悟,“不用在我面前装。如果不是你告诉他我来过,他怎么会知道我藏在了后院?”

慈祥的老者脸上露出仇恨的神色,“卜家不会放过你的。”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也不打算放过他们。龙有逆鳞,触之必死。我姜平虽不是龙,但谁他妈的敢动我的家人,我就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姜平的眼睛里弥漫着煞气。

一旁的铁人和慈祥的老者心底震惊不已,好可怕的男人,那种眼神只怕是从尸体堆立面爬出来的人才会有吧。

“说说你们在卜家的身份。”坐到椅子上,姜平平淡的问道。

“我是一名暗部成员,负责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铁人无奈的说道,慈祥的老者冷哼一声,没好气的说:“我叫老龟,是海市的情报人员,也是风水小屋的店长。”

“看来都是小虾米啊。”姜平嘲笑了一番后,说:“各个家族的暗部都是家主直属,你身为直属部门的侍卫,怎么这么菜啊?”

铁人差点没被气死,他弱吗?他一点都不弱,只能说姜平太强了,强的可怕。

“是你厉害,不是我弱。”铁人不服气的嘟囔了一句。

姜平哈哈大笑起来,脸上的表情格外的快乐。不过他很快变成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恶狠狠地盯着铁人,“告诉我,岳娅在哪?”

“她已经被送出海市了,现在多半是在路上了。”铁人看姜平露出一副要杀人的样子,赶紧改口:“不过我们可以直接去他们的目的地等他们。”

“他们要去哪?”姜平问道,铁人低声说:“省城。”

姜平的眼睛微眯起来,省城吗?他已经三年没回去了,也该回去看看了。

“天美,来一下古物街的风水小屋。”

将铁人和老龟交给齐天美后,姜平径直离开。马上就要离开海市了,他得把一些小尾巴解决干净。

银楼是海市最有名的酒店之一,同时也是冯长德名下的产业之一。

今天,冯长德在这里宴请海市的各大家族,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抹杀姜平在海市的存在。

除了海市各大家族,里面还有一位外来客,省城李家的二少爷-李天翔。

他坐在冯长德的身旁,享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恭维。不过他的眼神始终平静,而在平静下隐藏的则是倨傲。

“好了,各位,我们也该说说正事了。”冯长德突然一拍掌,可怕的气息弥漫而出,让所有人心底一惊。不愧是海市第一高手,果然可怕。

“翔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想必大家都清楚了。”冯长德阴狠的说:“姜平一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如果不尽快铲除,不只是我,就算是在座的各位也会他一个一个的吃掉。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同心协力,除掉这个祸害。”

“德哥,你就说怎么做吧,我们都听你的。”一人喊道,不是别人,正是岳晨的弟弟岳武。

“连岳家的人都来了,姜平不是岳家的女婿吗?”

“听说岳家把姜平和岳娅逐出家族了,我看就是害怕冯长德。”

“岳家先是风光嫁女,现在又将其逐出家族,真是不知羞耻。”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岳武的脸色十分难看,一股屈辱感从心底升起,而带给他这股屈辱的正是姜平。

“既然大家愿意听我的,那我就斗胆说两句。”冯长德沉声说道:“第一步,我们要断掉天霆的所有经济来源,这一步我们已经完成,现在天霆只能做一些没有利润的小单,过不了几个月就会撑不住。”

“下面我们要做的是第二步,杀了姜平的左膀右臂-齐天美。这个女人是姜平最信任的人,如果她死了,姜平一定会暴怒,找我们来复仇。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进行第三步了,埋伏姜平,将之杀死。”

下面的人纷纷点头,不过却没人说话,因为谁都不愿意去跟姜平硬碰硬。

“杀齐天美的人,我已经安排好,请大家放心。”冯长德的话让所有人心底一松。

轰的一声,大门破碎,几个人滚进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个青年站在门口,目光如电,冲天的煞气让所有人心生胆寒,不自觉得后退。

“姜平。”看清来人,冯长德面色阴沉的站起来。

“他就是姜平。好可怕的眼神,莫非他是一名武者?”

听到那人的议论声,姜平看过去,嘴角露出一抹不屑,“什么莫非,我就是一名武者。各位日理万机,怎么今天都聚在这里了,难不成是在讨论如何对付我?”

所有人的脸色大变,他们不知道姜平是如何猜到的。

“姜平,你今天必死无疑。”李天翔傲然说道,他的身后站着两个气息外露的可怕男子。

“李天屎,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啊。”姜平笑眯眯的说。

李天翔的脸瞬间变得阴冷无比,其他人则是努力憋笑,生怕自己笑出来。

“姜平,现在不是三年前,我们李家也不再是以前的李家。”李天翔的眼睛里闪过杀意,“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给我上,谁能砍下他的人头,这里的一千万就是他的。”

一张银行卡被摔在桌上,李天翔身后的两人立刻眼冒绿光。他们虽然很有钱,但一千万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笔大钱。

“都给我出来。”

冯长德一声喊,几十个人从门外冲进来,屋内的人则从另一个方向迅速离开。

姜平冷漠的看着,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似的。

终于,所有家主离开,屋内只剩下冯长德、李天翔以及一众打手将姜平团团围住。

“姜平,说出你的遗言。”冯长德自负的看向那个青年,他不相信姜平可以从这么多人的手下逃出去。

“这就是你的遗言?”姜平淡漠的说,冯长德先是一愣,然后狂笑起来,“姜平,你太自以为是了,我们现在有几十个人,而你只有一个人,就算你是先天武者也不可能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

“这么多年不出手,我看你们是忘记我的恐怖了。”姜平的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我决定,杀光所有人。”

第20章 决定

狂风停止,尘埃落定,姜平傲然站立。再看地上,铁人凄惨的倒在地上,左手一直到手腕都裂开,露出金属色泽的白骨和掺杂着钢纤维的血肉、肌肤。

“人不人鬼不鬼的,不过如此。”姜平将铁人踩在脚下,面色冷漠的问道:“交出岳娅,饶你不死。”

“你敢杀我吗?我是奉家主之命来海市带走岳娅,你若是杀了我,家主必会让你粉身碎骨。”铁人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姜平会杀了他。

“你就那么确定我会害怕卜家?”姜平的眼角向上翘起,一抹冷意悄然浮现。铁人的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姜平给他的感觉有些熟悉,但他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姜平,我劝你想清楚。就算你不怕卜家,可是其他人呢,岳家可都是一些普通人。”铁人慌了,他发现姜平好像真的要杀了他。

“他们可不是普通人,他们是海市家族-岳家的人。”姜平一把抓住铁人的脖子,森然杀意肆虐而出,“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在乎他们的死活了。”

铁人不停地挣扎,可是他很快骇然的发现,他居然无法挣脱姜平的束缚。

怎么会,他就是省城的一个混子,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实力。

恐惧从铁人的心底滋生,且快速蔓延。

“不,你不能杀我。”铁人害怕的喊道,姜平冷漠的说:“最后一次机会,不要让我失望。”

“卜家有许多支脉,如果杀了我,等你找到岳娅的时候,恐怕她已经死了。”铁人声嘶力竭的喊道。

姜平皱眉,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卜家可不是岳家这种小家族,光是支脉就有超过三十支,而这些支脉为了壮大己身,争夺更多的资源,不断地建立分部。

恐怕,卜家的分部已经超过了百个。

“告诉我,岳娅在哪,饶你不死。”姜平冷声喝道,铁人坚定的说:“我不会告诉你她在哪,但我可以带你去找她。”

铁人担心,说出地址后,姜平会不守信誉的杀了他。

“可以啊,不过在这之前,你需要好好和我说说你刚才咒她死的那件事。”姜平的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不久后,风水小屋的后院传出铁人的惨叫声,慈祥的老者躲在店铺里,胆战心惊却不敢出去帮忙。

几分钟后,姜平拎着铁人走进风水小屋。慈祥的老者立刻站起来,一脸恐惧的说:“朋友,这件事和我没关系。”

“少他妈的和老子装可怜,如果不是你帮忙,他怎么能够将一个大活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出海市?”姜平寒声说,慈祥的老者脸色一变,“我也是被逼无奈。”

“滚蛋。”姜平一脚踹飞慈祥的老者,丝毫没有尊老爱幼的觉悟,“不用在我面前装。如果不是你告诉他我来过,他怎么会知道我藏在了后院?”

慈祥的老者脸上露出仇恨的神色,“卜家不会放过你的。”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也不打算放过他们。龙有逆鳞,触之必死。我姜平虽不是龙,但谁他妈的敢动我的家人,我就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姜平的眼睛里弥漫着煞气。

一旁的铁人和慈祥的老者心底震惊不已,好可怕的男人,那种眼神只怕是从尸体堆立面爬出来的人才会有吧。

“说说你们在卜家的身份。”坐到椅子上,姜平平淡的问道。

“我是一名暗部成员,负责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铁人无奈的说道,慈祥的老者冷哼一声,没好气的说:“我叫老龟,是海市的情报人员,也是风水小屋的店长。”

“看来都是小虾米啊。”姜平嘲笑了一番后,说:“各个家族的暗部都是家主直属,你身为直属部门的侍卫,怎么这么菜啊?”

铁人差点没被气死,他弱吗?他一点都不弱,只能说姜平太强了,强的可怕。

“是你厉害,不是我弱。”铁人不服气的嘟囔了一句。

姜平哈哈大笑起来,脸上的表情格外的快乐。不过他很快变成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恶狠狠地盯着铁人,“告诉我,岳娅在哪?”

“她已经被送出海市了,现在多半是在路上了。”铁人看姜平露出一副要杀人的样子,赶紧改口:“不过我们可以直接去他们的目的地等他们。”

“他们要去哪?”姜平问道,铁人低声说:“省城。”

姜平的眼睛微眯起来,省城吗?他已经三年没回去了,也该回去看看了。

“天美,来一下古物街的风水小屋。”

将铁人和老龟交给齐天美后,姜平径直离开。马上就要离开海市了,他得把一些小尾巴解决干净。

银楼是海市最有名的酒店之一,同时也是冯长德名下的产业之一。

今天,冯长德在这里宴请海市的各大家族,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抹杀姜平在海市的存在。

除了海市各大家族,里面还有一位外来客,省城李家的二少爷-李天翔。

他坐在冯长德的身旁,享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恭维。不过他的眼神始终平静,而在平静下隐藏的则是倨傲。

“好了,各位,我们也该说说正事了。”冯长德突然一拍掌,可怕的气息弥漫而出,让所有人心底一惊。不愧是海市第一高手,果然可怕。

“翔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想必大家都清楚了。”冯长德阴狠的说:“姜平一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如果不尽快铲除,不只是我,就算是在座的各位也会他一个一个的吃掉。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同心协力,除掉这个祸害。”

“德哥,你就说怎么做吧,我们都听你的。”一人喊道,不是别人,正是岳晨的弟弟岳武。

“连岳家的人都来了,姜平不是岳家的女婿吗?”

“听说岳家把姜平和岳娅逐出家族了,我看就是害怕冯长德。”

“岳家先是风光嫁女,现在又将其逐出家族,真是不知羞耻。”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岳武的脸色十分难看,一股屈辱感从心底升起,而带给他这股屈辱的正是姜平。

“既然大家愿意听我的,那我就斗胆说两句。”冯长德沉声说道:“第一步,我们要断掉天霆的所有经济来源,这一步我们已经完成,现在天霆只能做一些没有利润的小单,过不了几个月就会撑不住。”

“下面我们要做的是第二步,杀了姜平的左膀右臂-齐天美。这个女人是姜平最信任的人,如果她死了,姜平一定会暴怒,找我们来复仇。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进行第三步了,埋伏姜平,将之杀死。”

下面的人纷纷点头,不过却没人说话,因为谁都不愿意去跟姜平硬碰硬。

“杀齐天美的人,我已经安排好,请大家放心。”冯长德的话让所有人心底一松。

轰的一声,大门破碎,几个人滚进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个青年站在门口,目光如电,冲天的煞气让所有人心生胆寒,不自觉得后退。

“姜平。”看清来人,冯长德面色阴沉的站起来。

“他就是姜平。好可怕的眼神,莫非他是一名武者?”

听到那人的议论声,姜平看过去,嘴角露出一抹不屑,“什么莫非,我就是一名武者。各位日理万机,怎么今天都聚在这里了,难不成是在讨论如何对付我?”

所有人的脸色大变,他们不知道姜平是如何猜到的。

“姜平,你今天必死无疑。”李天翔傲然说道,他的身后站着两个气息外露的可怕男子。

“李天屎,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啊。”姜平笑眯眯的说。

李天翔的脸瞬间变得阴冷无比,其他人则是努力憋笑,生怕自己笑出来。

“姜平,现在不是三年前,我们李家也不再是以前的李家。”李天翔的眼睛里闪过杀意,“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给我上,谁能砍下他的人头,这里的一千万就是他的。”

一张银行卡被摔在桌上,李天翔身后的两人立刻眼冒绿光。他们虽然很有钱,但一千万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笔大钱。

“都给我出来。”

冯长德一声喊,几十个人从门外冲进来,屋内的人则从另一个方向迅速离开。

姜平冷漠的看着,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似的。

终于,所有家主离开,屋内只剩下冯长德、李天翔以及一众打手将姜平团团围住。

“姜平,说出你的遗言。”冯长德自负的看向那个青年,他不相信姜平可以从这么多人的手下逃出去。

“这就是你的遗言?”姜平淡漠的说,冯长德先是一愣,然后狂笑起来,“姜平,你太自以为是了,我们现在有几十个人,而你只有一个人,就算你是先天武者也不可能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

“这么多年不出手,我看你们是忘记我的恐怖了。”姜平的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我决定,杀光所有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