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7 23:51:16

孙春燕最终还是上了那个救护车,叶梅眼神复杂的扫了林天一眼,也上了车。

林天摇了摇头,很难料到,一向跋扈嚣张的前准丈母娘孙春燕,还会有这么杯具的时候。

可能这老娘们今天受的刺激有点大,以至于自己准备的台词还没念,她都直接昏厥了过去,没有看到她被气趴下的表情,林天倒是觉得稍有可惜。

林天开着卡宴turbo,远远的看着秋雅……

“雅雅,你听我解释啊,雅雅你别走啊!”叶筱紧紧的跟在了秋雅的身后。

但后者却是头也不回的小跑。

秋雅的小腹猛然传来一股剧痛,她急忙停了下来,四处张望了一下,似是在找林天的踪迹。

“雅雅,今天真的是个意外,我没想到那老娘们儿居然会碰瓷你啊,我向你道歉好不好呀!”

叶筱一脸哀求的说道,那模样就差跪了下来。

秋雅皱了皱眉,双手捂着小腹。

“你说的那老娘们是谁?”

“她,她是我妈啊!”叶筱支吾其词。

“不过我刚才可是一直向着你的啊,保大先救你房产证写你名字,先救你!”

看着秋雅拧眉,叶筱说了一连串叽里咕噜的话。

“你对你妈都能那样,你的人品可想而知!”

秋雅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我妈她不在乎的啊,只要你能和我在一起,我妈牺牲什么都可以啊,明天我就去买宝马x5,啊不,今天下午就去!”

叶筱豪情万丈的拍了拍胸脯,当然拍的胸脯是他自己的。

秋雅捂着肚子,而后点了点头。

“好,我下午等你来取车!”

男人,真的有什么好东西吗?好啊,你来买车,我就赚钱,唯有自己强大起来,才不会再受到伤害!

眼窝中闪现了林天早晨的轻蔑目光,秋雅倔强着抬头,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

“哇呀,雅雅,你这是太高兴,喜极,喜极而泣了吗!”叶筱兴奋的一蹦三尺高。

林天则是沉沉的吐了口气,看来这个女人的品行还是有待商催,虽然自己有可能要了她的第一次,可她的所作所为,让林天不想选择她。

算了,给她点补偿吧。

手机铃声猛然响了起来。

是唐璐!几年不见,没想到这妮子竟还留着自己的电话。

“喂…”

“林天,是男人就赶紧来帮你丈母娘结算医药费,不然我这辈子都看扁你!”

林天还没搭话,就听见了唐璐那炸裂一般都嗓音。

“唐璐,她,她不是我丈母娘……”

“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唐璐声音依然炸裂。

“好好好,我这就过去!”林天真的很无奈,这位高中班长,说起话来仍然是让人难以置喙。

当林天驾驶着卡宴turbo驶入医院大门时,不少人都是投来了艳羡的目光,毕竟这可是价值超过了二百万的豪车。

而且林天还那么年轻,长相又清秀帅气,简直就是大多数年轻女孩的梦幻男朋友啊。

“姐妹们,别拦着我……”

“哎呀——”随着一声娇喝,一道有趣的灵魂跌倒在了地上。

林天嘴角抽了抽,常言道: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二百多斤。

好家伙,这么一摔,仿佛医院都要颤三颤,所以林天应该还是对好看的皮囊更感兴趣……

“哎呀,小哥哥,你可不可以扶一下人家啊!”地上那有趣灵魂嗲声嗲气道。

林天看着那堪比自己腰身的大腿,深深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而后打了一个寒颤。

“小哥哥,你是不是冷呀。”那有趣灵魂道。

林天干咳了两声,扭头就想着医院楼里走。

“小哥哥,小哥哥~”地上那二百多斤似乎仍然没有放弃。

“哎呀,小哥哥~小哥哥~”又一道媚酥入骨的声音在背后响彻。

林天登时觉得如芒在背,连忙转过身去,却是迎上了一抹嫣然巧笑,酒靥浅露,贝齿红唇。

“嗯?”

“咳咳,好久没见你笑的这么纯真啦,就像以前……”林天道。

“哼哼~”唐璐脸上的笑容瞬间绷住。

“没想到,事业有成的林大女婿还有不少艳遇呐!”

“咦,艳遇是指你自己吗?”林天笑道。

唐璐轻笑了笑,眼神却是朝着地上的有趣灵魂比划了两下。

“小伙子,搞定这位你可是人生少奋斗三十年呐!”

“唐医生,这是你男朋友嘛,哎呀这小伙子够帅的呀!”

唐璐闻言脸色登时一红。

那羞赧的瞬间,林天仿佛想到了高三时光的某个午后,那夕阳映衬下的甜蜜笑脸。

时间凝固了下来,一人红着脸,一人忆从前……

“唐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妈吧!”叶梅双眼发红,显然是刚哭过,另外脸上的肿掌印也还没消退。

林天皱了皱眉,难道孙春燕被她儿子打出了什么好歹?

叶梅这么一吆喝,唐璐脸上的红光瞬间消退,神色也变得平淡起来。

“你放心,孙女士的运气很好,有匹配的肾源,只需要再交二十万的手术费,后续再花一些疗养费的话,治愈是没有问题的。”

唐璐语气淡然的说道。

叶梅晃了晃脑袋。

“可,可是我们一时凑不齐这么多钱啊!”

“不好意思,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也爱莫能助!”

唐璐摇头道,医院毕竟不是慈善机构,没有医药费,她也无能为力。

叶梅低下头,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的落在了地上。

林天见状隐隐有些触动。

“这,这是怎么了?”林天试探着问了一句。

“天哥~我妈她,她得了尿毒症!”叶梅泫然涕下,纤弱的身子在空中晃了晃。

林天下意识的竟是想要去抱住她,不过终究还是忍住了那个冲动。

“这,既然有肾源的话还是赶紧治病吧,叶叔和叶筱知道这事没?”林天皱眉道。

林天这么一说,叶梅就哭的更厉害了,不等林天有所动作,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拦腰紧紧的将林天抱住。

后者也不认就此将她推开,只得讪讪地安慰她。

“既然能治,就不要那么担心啊,不就是钱……”林天话说一半,猛然惊醒了过来。

这个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如果顺势说下去的话,是不是这个医药费该自己出?

虽然他现在不差钱,可凭什么给她们当冤大头?

“天哥,帮帮我,帮帮我好吗?我不管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叶梅带着哭腔,哽咽道。

“林天,不是你丈母娘吗,反正都开上卡宴了,应该也不差这些钱吧?”唐璐略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呵呵,唐璐其实你误会了,婚事已经退掉了,所以我没义务管她们都事。”林天轻轻的将叶梅推开,脸上带着淡淡笑容。

“你说退婚就退婚,真当我们老叶家是好欺负的吗!”

……

第9章 如此遭遇 求推荐呀

孙春燕最终还是上了那个救护车,叶梅眼神复杂的扫了林天一眼,也上了车。

林天摇了摇头,很难料到,一向跋扈嚣张的前准丈母娘孙春燕,还会有这么杯具的时候。

可能这老娘们今天受的刺激有点大,以至于自己准备的台词还没念,她都直接昏厥了过去,没有看到她被气趴下的表情,林天倒是觉得稍有可惜。

林天开着卡宴turbo,远远的看着秋雅……

“雅雅,你听我解释啊,雅雅你别走啊!”叶筱紧紧的跟在了秋雅的身后。

但后者却是头也不回的小跑。

秋雅的小腹猛然传来一股剧痛,她急忙停了下来,四处张望了一下,似是在找林天的踪迹。

“雅雅,今天真的是个意外,我没想到那老娘们儿居然会碰瓷你啊,我向你道歉好不好呀!”

叶筱一脸哀求的说道,那模样就差跪了下来。

秋雅皱了皱眉,双手捂着小腹。

“你说的那老娘们是谁?”

“她,她是我妈啊!”叶筱支吾其词。

“不过我刚才可是一直向着你的啊,保大先救你房产证写你名字,先救你!”

看着秋雅拧眉,叶筱说了一连串叽里咕噜的话。

“你对你妈都能那样,你的人品可想而知!”

秋雅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我妈她不在乎的啊,只要你能和我在一起,我妈牺牲什么都可以啊,明天我就去买宝马x5,啊不,今天下午就去!”

叶筱豪情万丈的拍了拍胸脯,当然拍的胸脯是他自己的。

秋雅捂着肚子,而后点了点头。

“好,我下午等你来取车!”

男人,真的有什么好东西吗?好啊,你来买车,我就赚钱,唯有自己强大起来,才不会再受到伤害!

眼窝中闪现了林天早晨的轻蔑目光,秋雅倔强着抬头,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

“哇呀,雅雅,你这是太高兴,喜极,喜极而泣了吗!”叶筱兴奋的一蹦三尺高。

林天则是沉沉的吐了口气,看来这个女人的品行还是有待商催,虽然自己有可能要了她的第一次,可她的所作所为,让林天不想选择她。

算了,给她点补偿吧。

手机铃声猛然响了起来。

是唐璐!几年不见,没想到这妮子竟还留着自己的电话。

“喂…”

“林天,是男人就赶紧来帮你丈母娘结算医药费,不然我这辈子都看扁你!”

林天还没搭话,就听见了唐璐那炸裂一般都嗓音。

“唐璐,她,她不是我丈母娘……”

“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唐璐声音依然炸裂。

“好好好,我这就过去!”林天真的很无奈,这位高中班长,说起话来仍然是让人难以置喙。

当林天驾驶着卡宴turbo驶入医院大门时,不少人都是投来了艳羡的目光,毕竟这可是价值超过了二百万的豪车。

而且林天还那么年轻,长相又清秀帅气,简直就是大多数年轻女孩的梦幻男朋友啊。

“姐妹们,别拦着我……”

“哎呀——”随着一声娇喝,一道有趣的灵魂跌倒在了地上。

林天嘴角抽了抽,常言道: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二百多斤。

好家伙,这么一摔,仿佛医院都要颤三颤,所以林天应该还是对好看的皮囊更感兴趣……

“哎呀,小哥哥,你可不可以扶一下人家啊!”地上那有趣灵魂嗲声嗲气道。

林天看着那堪比自己腰身的大腿,深深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而后打了一个寒颤。

“小哥哥,你是不是冷呀。”那有趣灵魂道。

林天干咳了两声,扭头就想着医院楼里走。

“小哥哥,小哥哥~”地上那二百多斤似乎仍然没有放弃。

“哎呀,小哥哥~小哥哥~”又一道媚酥入骨的声音在背后响彻。

林天登时觉得如芒在背,连忙转过身去,却是迎上了一抹嫣然巧笑,酒靥浅露,贝齿红唇。

“嗯?”

“咳咳,好久没见你笑的这么纯真啦,就像以前……”林天道。

“哼哼~”唐璐脸上的笑容瞬间绷住。

“没想到,事业有成的林大女婿还有不少艳遇呐!”

“咦,艳遇是指你自己吗?”林天笑道。

唐璐轻笑了笑,眼神却是朝着地上的有趣灵魂比划了两下。

“小伙子,搞定这位你可是人生少奋斗三十年呐!”

“唐医生,这是你男朋友嘛,哎呀这小伙子够帅的呀!”

唐璐闻言脸色登时一红。

那羞赧的瞬间,林天仿佛想到了高三时光的某个午后,那夕阳映衬下的甜蜜笑脸。

时间凝固了下来,一人红着脸,一人忆从前……

“唐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妈吧!”叶梅双眼发红,显然是刚哭过,另外脸上的肿掌印也还没消退。

林天皱了皱眉,难道孙春燕被她儿子打出了什么好歹?

叶梅这么一吆喝,唐璐脸上的红光瞬间消退,神色也变得平淡起来。

“你放心,孙女士的运气很好,有匹配的肾源,只需要再交二十万的手术费,后续再花一些疗养费的话,治愈是没有问题的。”

唐璐语气淡然的说道。

叶梅晃了晃脑袋。

“可,可是我们一时凑不齐这么多钱啊!”

“不好意思,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也爱莫能助!”

唐璐摇头道,医院毕竟不是慈善机构,没有医药费,她也无能为力。

叶梅低下头,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的落在了地上。

林天见状隐隐有些触动。

“这,这是怎么了?”林天试探着问了一句。

“天哥~我妈她,她得了尿毒症!”叶梅泫然涕下,纤弱的身子在空中晃了晃。

林天下意识的竟是想要去抱住她,不过终究还是忍住了那个冲动。

“这,既然有肾源的话还是赶紧治病吧,叶叔和叶筱知道这事没?”林天皱眉道。

林天这么一说,叶梅就哭的更厉害了,不等林天有所动作,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拦腰紧紧的将林天抱住。

后者也不认就此将她推开,只得讪讪地安慰她。

“既然能治,就不要那么担心啊,不就是钱……”林天话说一半,猛然惊醒了过来。

这个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如果顺势说下去的话,是不是这个医药费该自己出?

虽然他现在不差钱,可凭什么给她们当冤大头?

“天哥,帮帮我,帮帮我好吗?我不管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叶梅带着哭腔,哽咽道。

“林天,不是你丈母娘吗,反正都开上卡宴了,应该也不差这些钱吧?”唐璐略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呵呵,唐璐其实你误会了,婚事已经退掉了,所以我没义务管她们都事。”林天轻轻的将叶梅推开,脸上带着淡淡笑容。

“你说退婚就退婚,真当我们老叶家是好欺负的吗!”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