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8 23:38:21

随着一声吆喝,一名身材又高又壮,脸色黢黑的汉子冲了出来。

这汉子约莫三十出头,一脸的胡茬子,身高足足超过一米九,膀大腰圆,怕是得有二百多斤。

林天皱了皱眉,和叶梅恋爱几年,也没听说,叶家有这么一号人物啊。

“你谁……”

林天话没说完,两只硕大的手掌已经落在了他的肩头。

好大的力气!

林天猛然感到肩上一沉,只手在对方的胳膊上猛然一拍,后者却是纹丝未动。

“舅舅~”叶梅失声叫道。

见林天动弹不得,那硕大汉子咧嘴笑了笑,露出了一排森然的牙齿。

“嘿嘿,林天,听说你要悔婚?”

叶梅的舅舅?这家伙应该是个练家子!

“没错,是她妈逼的!”林天咬牙道。

“啧,还挺硬,好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孙德彪,也就是叶梅的舅舅,手上力气再度加大,林天只觉得肩上仿佛被压了一个巨大秤砣。

“住手,医院不是你逞凶的地方!”

唐璐一声娇喝。

“小妞儿,没事闪远点,娇滴滴的误伤了你可不好!”孙德彪咧嘴一笑。

“天哥,你别和我舅舅顶了,他以前可是特种兵的!”叶梅貌若关切的说道。

特种兵?

林天的眼前一亮,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刷~

出手犹如闪电,孙德彪忽然弓腰,如虾米一般倒在了地上。

“在部队的时候,你的长官没有告诉过你,不能对普通人出手吗?”林天目光锐利,冷冷的逼视着孙德彪。

叶梅的小嘴微张,似乎想起来林天说过他曾经当过两年兵,可是从未见过他展露过身手,甚至在那什么的时候,也是表现的平平无奇……

怎么今天他那么猛,难道之前一直都有所保留?

孙春燕趾高气昂的走出病房,孙德彪刚才亲口说要帮忙整治林天,就冲她老弟那一身腱子肉,孙春燕也放了一百个心,可事实与她料想的有所差距。

“德彪啊~你这是咋了呀!”

杀猪般的哀嚎突然响起……

“林天,你,你可知道你打的是谁!”孙春燕一手指着林天。

“是他先动的手,林天只是正当防卫!”唐璐急忙替林天辩解。

“谁能证明,俺只看见俺弟弟被打倒在了地上,正好这是医院,什么脑ct尿常规的都给检查一遍吧!”

孙春燕双手叉腰,嚣张跋扈的气势是说来就来。

唐璐气的牙根发痒,对于这个碰瓷专业户,她是十分恼恨。

“你不信问你自己女儿,是谁先动的手!”

叶梅扫了一眼众人,最后一个看的是孙春燕,而后吞咽了一口唾沫,低下头一言不发。

唐璐直气的七窍生烟。

“哼哼,姓林的,打伤俺弟弟了,这医药费你给不给。”

“另外,俺弟弟可是退伍老兵,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呢,被你这么一打,以后找工作找媳妇都成了难事,这后半辈子的抚养问题也得落在你身上!还有……”

孙春燕语速如飞的打着如意算盘。

林天就静静的看着她装ABCD……

也不想着打断她,以崭新的身份去看孙春燕,对于她说的这些话,林天并不生气,甚至有一点想笑。

“孙女士,这边是有监控的。”林天淡淡道。

孙春燕的滔滔不绝终于戛然而止。

“对,你不要无理取闹,我现在马上就去调监控,看看到底是谁先动的手!”唐璐说道。

“哼,就算是我老弟先出手又怎么样,反正受伤的人是他!你起码也得赔医药费!”孙春燕仍然不甘示弱。

“哦?谁弱谁有理吗?”林天笑了笑,“你有理我也不赔钱。”

林天这淡然的态度,让孙春燕感觉一拳砸在了棉花上,登时觉得眼前发黑,身体晃了晃。

叶梅连忙搀扶住她。

“妈,您这个病见不得气,别动气啊!”

啪~

又是一道耳光,只是这巴掌并没有多么响亮。

“看,看这就是你的男朋友,白得了你的身子不说,还害得你舅舅,你娘都得住医院,你,你这个丧门星!”

孙春燕气喘吁吁骂完了这一段话,叶梅低着头,泪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但仍然搀扶着孙春燕。

“你,你怎么动不动就打人呢!”唐璐皱眉道。

“我自己的闺女,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我开心碍你屁事!”孙春燕猛然又得意了起来,眼睛的余光扫视着林天的表情变化。

唐璐气的脸色发红,却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只好把目光移向林天。

这是在打给我看?

这个前准丈母娘还真的是无耻至极。

啪~

又一耳光落在了叶梅的脸上,可是她丝毫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甚至连躲也不躲。

林天微微有些动容,毕竟相处这三年,自己对叶梅可是要星星绝不给月亮,曾经呵护备至的女人,现在被人当面扇耳光。

林天多少有一些于心不忍。

“让你个小浪蹄子找男人,就算找也不找个像样的,你那前男友有啥?就图一张脸能当饭吃还是咋。那个小张跟你多合适,比我还小了两岁呢,咋就老了?还有那老李,那可是咱们市的废品大王……”

孙春燕伸出手在叶梅的脑袋上一顿狂点。

“够了,我赔他医药费!”

林天沉沉的吐了一口气。

“哼,就医药费,够么?”孙春燕轻蔑的哼声道。

“我告诉你,俺这个病可是被你给气出来的,好在老娘命硬,已经有了合适的肾源,你出个五十万手术费就算完了,不然的话哼哼!”

“手术费只有二十万啊!”唐璐道。

“哼,还不得要个养护费误工费?”孙春燕说道。

“林天,你别管她了!”唐璐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对林天叮嘱道。

“说吧,你究竟想怎么样!”

林天的声音冷漠,对孙春燕的厌恶已经上升了一个程度,怎么以前就没发现她居然如此无耻!

孙春燕得意的撇了林天一眼,双手掐在了五花膘上面。

孙德彪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背着手站在了孙春燕的身后。

“我的要求倒也没什么,你和叶梅的婚事照常,彩礼我也不多要,六十万,你看怎么样?”

孙春燕的语气倒是出奇的平和了下来,甚至带了些商量的口吻。

林天眯了眯眼,扫视了一圈。

他感觉的出来,所有人包括唐璐都在紧张的看着自己,叶梅则是捂着肿起的脸颊,大眼睛里闪着泪花,一脸希冀的望着自己。

“呵呵,没门!”

……

第10章 还想彩礼? 求推荐呀 求收藏呀 读者老爷们~

随着一声吆喝,一名身材又高又壮,脸色黢黑的汉子冲了出来。

这汉子约莫三十出头,一脸的胡茬子,身高足足超过一米九,膀大腰圆,怕是得有二百多斤。

林天皱了皱眉,和叶梅恋爱几年,也没听说,叶家有这么一号人物啊。

“你谁……”

林天话没说完,两只硕大的手掌已经落在了他的肩头。

好大的力气!

林天猛然感到肩上一沉,只手在对方的胳膊上猛然一拍,后者却是纹丝未动。

“舅舅~”叶梅失声叫道。

见林天动弹不得,那硕大汉子咧嘴笑了笑,露出了一排森然的牙齿。

“嘿嘿,林天,听说你要悔婚?”

叶梅的舅舅?这家伙应该是个练家子!

“没错,是她妈逼的!”林天咬牙道。

“啧,还挺硬,好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孙德彪,也就是叶梅的舅舅,手上力气再度加大,林天只觉得肩上仿佛被压了一个巨大秤砣。

“住手,医院不是你逞凶的地方!”

唐璐一声娇喝。

“小妞儿,没事闪远点,娇滴滴的误伤了你可不好!”孙德彪咧嘴一笑。

“天哥,你别和我舅舅顶了,他以前可是特种兵的!”叶梅貌若关切的说道。

特种兵?

林天的眼前一亮,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刷~

出手犹如闪电,孙德彪忽然弓腰,如虾米一般倒在了地上。

“在部队的时候,你的长官没有告诉过你,不能对普通人出手吗?”林天目光锐利,冷冷的逼视着孙德彪。

叶梅的小嘴微张,似乎想起来林天说过他曾经当过两年兵,可是从未见过他展露过身手,甚至在那什么的时候,也是表现的平平无奇……

怎么今天他那么猛,难道之前一直都有所保留?

孙春燕趾高气昂的走出病房,孙德彪刚才亲口说要帮忙整治林天,就冲她老弟那一身腱子肉,孙春燕也放了一百个心,可事实与她料想的有所差距。

“德彪啊~你这是咋了呀!”

杀猪般的哀嚎突然响起……

“林天,你,你可知道你打的是谁!”孙春燕一手指着林天。

“是他先动的手,林天只是正当防卫!”唐璐急忙替林天辩解。

“谁能证明,俺只看见俺弟弟被打倒在了地上,正好这是医院,什么脑ct尿常规的都给检查一遍吧!”

孙春燕双手叉腰,嚣张跋扈的气势是说来就来。

唐璐气的牙根发痒,对于这个碰瓷专业户,她是十分恼恨。

“你不信问你自己女儿,是谁先动的手!”

叶梅扫了一眼众人,最后一个看的是孙春燕,而后吞咽了一口唾沫,低下头一言不发。

唐璐直气的七窍生烟。

“哼哼,姓林的,打伤俺弟弟了,这医药费你给不给。”

“另外,俺弟弟可是退伍老兵,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呢,被你这么一打,以后找工作找媳妇都成了难事,这后半辈子的抚养问题也得落在你身上!还有……”

孙春燕语速如飞的打着如意算盘。

林天就静静的看着她装ABCD……

也不想着打断她,以崭新的身份去看孙春燕,对于她说的这些话,林天并不生气,甚至有一点想笑。

“孙女士,这边是有监控的。”林天淡淡道。

孙春燕的滔滔不绝终于戛然而止。

“对,你不要无理取闹,我现在马上就去调监控,看看到底是谁先动的手!”唐璐说道。

“哼,就算是我老弟先出手又怎么样,反正受伤的人是他!你起码也得赔医药费!”孙春燕仍然不甘示弱。

“哦?谁弱谁有理吗?”林天笑了笑,“你有理我也不赔钱。”

林天这淡然的态度,让孙春燕感觉一拳砸在了棉花上,登时觉得眼前发黑,身体晃了晃。

叶梅连忙搀扶住她。

“妈,您这个病见不得气,别动气啊!”

啪~

又是一道耳光,只是这巴掌并没有多么响亮。

“看,看这就是你的男朋友,白得了你的身子不说,还害得你舅舅,你娘都得住医院,你,你这个丧门星!”

孙春燕气喘吁吁骂完了这一段话,叶梅低着头,泪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但仍然搀扶着孙春燕。

“你,你怎么动不动就打人呢!”唐璐皱眉道。

“我自己的闺女,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我开心碍你屁事!”孙春燕猛然又得意了起来,眼睛的余光扫视着林天的表情变化。

唐璐气的脸色发红,却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只好把目光移向林天。

这是在打给我看?

这个前准丈母娘还真的是无耻至极。

啪~

又一耳光落在了叶梅的脸上,可是她丝毫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甚至连躲也不躲。

林天微微有些动容,毕竟相处这三年,自己对叶梅可是要星星绝不给月亮,曾经呵护备至的女人,现在被人当面扇耳光。

林天多少有一些于心不忍。

“让你个小浪蹄子找男人,就算找也不找个像样的,你那前男友有啥?就图一张脸能当饭吃还是咋。那个小张跟你多合适,比我还小了两岁呢,咋就老了?还有那老李,那可是咱们市的废品大王……”

孙春燕伸出手在叶梅的脑袋上一顿狂点。

“够了,我赔他医药费!”

林天沉沉的吐了一口气。

“哼,就医药费,够么?”孙春燕轻蔑的哼声道。

“我告诉你,俺这个病可是被你给气出来的,好在老娘命硬,已经有了合适的肾源,你出个五十万手术费就算完了,不然的话哼哼!”

“手术费只有二十万啊!”唐璐道。

“哼,还不得要个养护费误工费?”孙春燕说道。

“林天,你别管她了!”唐璐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对林天叮嘱道。

“说吧,你究竟想怎么样!”

林天的声音冷漠,对孙春燕的厌恶已经上升了一个程度,怎么以前就没发现她居然如此无耻!

孙春燕得意的撇了林天一眼,双手掐在了五花膘上面。

孙德彪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背着手站在了孙春燕的身后。

“我的要求倒也没什么,你和叶梅的婚事照常,彩礼我也不多要,六十万,你看怎么样?”

孙春燕的语气倒是出奇的平和了下来,甚至带了些商量的口吻。

林天眯了眯眼,扫视了一圈。

他感觉的出来,所有人包括唐璐都在紧张的看着自己,叶梅则是捂着肿起的脸颊,大眼睛里闪着泪花,一脸希冀的望着自己。

“呵呵,没门!”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