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1 23:51:42

“林少,这老娘们儿也太嚣张了,咱们要不要狠狠讹上他们一笔?”张经理道。

林天闻言淡笑。

“呵呵,她更嚣张的时候我都见过。”

张经理即刻心领神会,林少很讨厌这个老女人!

“林少,如果在这个损失资金上在动动手脚,把损失达到金额巨大,那老娘们的儿子怕是可以判到七年!”

林天眯了眯眼,叶筱那家伙的确足够惹人厌恶,从视频当中来看,他的确是故意破坏,只是他怎么知道这车子是自己的?

目前来看,除了万通店的那一帮人,似乎没有人知道自己买了车啊,难道是秋雅?

“林少,您看这……”

“那些琐事你们去办就好了,也不必刻意为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对了,今天秋雅去上班了吗?”

张洪发闻言会心一笑,说道:“她的确来上班了,只不过嘿嘿……”

林天挑了挑眉。

“只不过什么。”

张洪发狡黠笑道:“只不过她似乎不太高兴,这小丫头太懂规矩,估计是以前当车模傲娇惯了。”

“秋雅以前是车模吗?那做车模的是不是都……”林天说了一半欲言又止,不过他对车模没什么好印象,毕竟是靠身体来吸引眼球,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灰色交易。

张洪发何等机灵,一点就透,当即笑着摇了摇头。

“哈哈,林少啊,车模算是十八线的娱乐圈,说它浑浊吧,也有些冰清玉洁的,说它清澈吧,有充斥着黑暗的一面,在先前秋雅可是……”

张洪发摇头晃脑的,话说了一半声音却戛然而止。

“咳咳,林少见谅,有些话我就不当说了。”

林天点了点头,淡笑递上了一根烟,笑道:“理解理解,多谢张哥了。”

张洪发看着那根白将,笑眯眯的掏出了自己的软中华。

“林老弟啊,抽我这个吧。”

林天笑着接过了烟,并且客气的给张洪发点了一根。

“林少,您叫我一声张哥,我也就托大喊你老弟了。”

从林天手里的眼来看,张洪发基本上可以确定,他就是如孙春燕所说,一夜暴富。

不论他怎么富起来的,只要不偷不抢,有钱自然就会有势,所以交好一些总没坏处。

张洪发见林天面露微笑,于是接着道:“林老弟,当初咱们头一回见面,倒是闹了些误会,不过嘛,我那也是有苦衷的。”

林天嘴上笑嘻嘻的,心里却跟明镜似的,这种人最是势利圆滑,客客气气拿他当个工具人也就罢了,决不可深交。

“张哥有话尽管说。”

“哈哈,兄弟果然爽快人,不如咱们找个馆子搓一顿?”张洪发顺杆就爬,装成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

“改天改天。”

“那行,看来老弟对秋雅也挺上心,但当哥哥的劝你一句,秋雅身上的水,太深!最好是见好就收!”张洪发神秘兮兮的说道。

林天闻言眼睛瞪得浑圆。

“你…你说啥!”

张洪发愣了愣,又回味了一下自己刚刚说的话。

“哎呀,老弟你别误会,我是说,她和某位大人物有些牵扯,你虽然有些不假,但跟人家比起来恐怕跟脚不足啊!言尽于此,听不听就在于老弟啦!”

林天深深的抽了一口烟。

秋雅和大人物有牵扯,那怎么还会当绿茶去吊着那些追求者呢?

如果能傍上一位大人物,哪怕是做个小三,恐怕也能够豪宅香车锦衣玉食了吧,又何必和那些小鱼小虾打闹。

回想起秋雅当初说的话,她似乎是很有顾虑,所以才没有拒绝,从她和叶筱的来聊天记录来看,也丝毫不像一个钓汉子的绿茶婊啊!

难道,她真的只是不懂得如何拒绝?自己之前都是先入为主的误会她了?

林天紧张道:“张哥,今天有没有人去店里找秋雅?”

“老弟啊,你也知道咱们店里的规模,每天都是门庭若市的,这人多少咱也不知道啊……”张洪发打着哈哈道。

林天微微皱眉。

“叶筱那边的赔偿金全都归你!”

张洪发瞳孔猛然一缩,而后哈哈大笑起来。

“哎呀,林少您这太客气啦,三成,三成就好!”

见林天变了脸色,张洪发即刻整理了一下表情,说道:“今天倒是有个人去缠着她,秋雅倒没怎么搭理,那人却大放厥词,说要买一辆宝马x5,也不想想,除了林少,还有谁能穿那么低调来买豪车。”

“然后呢?”

张洪发正欲开口,却被身侧的一个查勘员抢白。

“然后那家伙就在店门口撒泼,我们也是没辙,销售员小李就过去跟他说了几句悄悄话,也就奇了,不知道她说了什么,那小子倒还真就起来了,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另一个查勘员也想开口补充什么,却被张洪发一眼瞪了回去。

林天见状淡笑。

“赔偿金里有两位兄弟的各自一成。”

“哎呀,林兄弟你这太客气了,他俩就是来跑腿的,哪里劳你破费啊!”张洪发嘴上这么说,心里则是在赞叹林天会笼络人,值得深交。

如果他不给两个查勘员好处,自己也免不了破费,但他们两个就更不会记林天的好了,厉害厉害,果然每一个有钱人都不简单!

张洪发骤然叫道:“对啦,林少,找秋雅的那个小子身形和那个刮车贼很像啊,哎呀就是他啊!准没跑!”

经此一事,两个年轻的查勘员争相向林天表忠心,一口一个林哥叫的也十分亲切。

比起张洪发的老成圆滑,林天倒是更喜欢跟这些年轻小伙子打交道,热忱没什么心机,给钱就办事。

打发三人之后,林天回了一趟林母那边,母子俩一起吃了个午饭,林母姓欣名悦,四十出头,虽饱经风霜,但仍然透着一股落落大方的美丽。

欣悦给林天炖了猪蹄,说要给孩子好好补补身体,见林天吃的欢快,脸上也总是笑盈盈的。

“小天啊,那个事别放在心上,天下好姑娘多的是呐,过两天妈托人给你介绍!”

“哈哈,没事的妈,大不了就咱们娘俩过呗!”林天笑道。

“傻孩子,说什么话呐,以后你不也得成家啊!二十好几啦大小伙子了,还跟妈撒娇呢啊!”林母抚了抚他的头发,笑道。

“嘿嘿,再大我也是您儿子!”

林母闻言微微一愣神,连忙又给给林天夹了一个大虾。

叮~

是一条短信。

“天哥,我们问出来了,是李可可透露了您的车牌号!”

林天收起手机,冲着林母淡淡一笑。

“妈,我们公司里有点事情,我先去忙一下,回头再来陪您。”

林母微微皱眉。

“不是请了婚假吗,怎么还有事?”

“公司那边离不了您儿子呀!”林天开玩笑道。

欣悦这才笑着放行,林天踏上卡宴turbo,朝着万通店疾驰而去……

第14章 人情世故 求收藏~求推荐~

“林少,这老娘们儿也太嚣张了,咱们要不要狠狠讹上他们一笔?”张经理道。

林天闻言淡笑。

“呵呵,她更嚣张的时候我都见过。”

张经理即刻心领神会,林少很讨厌这个老女人!

“林少,如果在这个损失资金上在动动手脚,把损失达到金额巨大,那老娘们的儿子怕是可以判到七年!”

林天眯了眯眼,叶筱那家伙的确足够惹人厌恶,从视频当中来看,他的确是故意破坏,只是他怎么知道这车子是自己的?

目前来看,除了万通店的那一帮人,似乎没有人知道自己买了车啊,难道是秋雅?

“林少,您看这……”

“那些琐事你们去办就好了,也不必刻意为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对了,今天秋雅去上班了吗?”

张洪发闻言会心一笑,说道:“她的确来上班了,只不过嘿嘿……”

林天挑了挑眉。

“只不过什么。”

张洪发狡黠笑道:“只不过她似乎不太高兴,这小丫头太懂规矩,估计是以前当车模傲娇惯了。”

“秋雅以前是车模吗?那做车模的是不是都……”林天说了一半欲言又止,不过他对车模没什么好印象,毕竟是靠身体来吸引眼球,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灰色交易。

张洪发何等机灵,一点就透,当即笑着摇了摇头。

“哈哈,林少啊,车模算是十八线的娱乐圈,说它浑浊吧,也有些冰清玉洁的,说它清澈吧,有充斥着黑暗的一面,在先前秋雅可是……”

张洪发摇头晃脑的,话说了一半声音却戛然而止。

“咳咳,林少见谅,有些话我就不当说了。”

林天点了点头,淡笑递上了一根烟,笑道:“理解理解,多谢张哥了。”

张洪发看着那根白将,笑眯眯的掏出了自己的软中华。

“林老弟啊,抽我这个吧。”

林天笑着接过了烟,并且客气的给张洪发点了一根。

“林少,您叫我一声张哥,我也就托大喊你老弟了。”

从林天手里的眼来看,张洪发基本上可以确定,他就是如孙春燕所说,一夜暴富。

不论他怎么富起来的,只要不偷不抢,有钱自然就会有势,所以交好一些总没坏处。

张洪发见林天面露微笑,于是接着道:“林老弟,当初咱们头一回见面,倒是闹了些误会,不过嘛,我那也是有苦衷的。”

林天嘴上笑嘻嘻的,心里却跟明镜似的,这种人最是势利圆滑,客客气气拿他当个工具人也就罢了,决不可深交。

“张哥有话尽管说。”

“哈哈,兄弟果然爽快人,不如咱们找个馆子搓一顿?”张洪发顺杆就爬,装成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

“改天改天。”

“那行,看来老弟对秋雅也挺上心,但当哥哥的劝你一句,秋雅身上的水,太深!最好是见好就收!”张洪发神秘兮兮的说道。

林天闻言眼睛瞪得浑圆。

“你…你说啥!”

张洪发愣了愣,又回味了一下自己刚刚说的话。

“哎呀,老弟你别误会,我是说,她和某位大人物有些牵扯,你虽然有些不假,但跟人家比起来恐怕跟脚不足啊!言尽于此,听不听就在于老弟啦!”

林天深深的抽了一口烟。

秋雅和大人物有牵扯,那怎么还会当绿茶去吊着那些追求者呢?

如果能傍上一位大人物,哪怕是做个小三,恐怕也能够豪宅香车锦衣玉食了吧,又何必和那些小鱼小虾打闹。

回想起秋雅当初说的话,她似乎是很有顾虑,所以才没有拒绝,从她和叶筱的来聊天记录来看,也丝毫不像一个钓汉子的绿茶婊啊!

难道,她真的只是不懂得如何拒绝?自己之前都是先入为主的误会她了?

林天紧张道:“张哥,今天有没有人去店里找秋雅?”

“老弟啊,你也知道咱们店里的规模,每天都是门庭若市的,这人多少咱也不知道啊……”张洪发打着哈哈道。

林天微微皱眉。

“叶筱那边的赔偿金全都归你!”

张洪发瞳孔猛然一缩,而后哈哈大笑起来。

“哎呀,林少您这太客气啦,三成,三成就好!”

见林天变了脸色,张洪发即刻整理了一下表情,说道:“今天倒是有个人去缠着她,秋雅倒没怎么搭理,那人却大放厥词,说要买一辆宝马x5,也不想想,除了林少,还有谁能穿那么低调来买豪车。”

“然后呢?”

张洪发正欲开口,却被身侧的一个查勘员抢白。

“然后那家伙就在店门口撒泼,我们也是没辙,销售员小李就过去跟他说了几句悄悄话,也就奇了,不知道她说了什么,那小子倒还真就起来了,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另一个查勘员也想开口补充什么,却被张洪发一眼瞪了回去。

林天见状淡笑。

“赔偿金里有两位兄弟的各自一成。”

“哎呀,林兄弟你这太客气了,他俩就是来跑腿的,哪里劳你破费啊!”张洪发嘴上这么说,心里则是在赞叹林天会笼络人,值得深交。

如果他不给两个查勘员好处,自己也免不了破费,但他们两个就更不会记林天的好了,厉害厉害,果然每一个有钱人都不简单!

张洪发骤然叫道:“对啦,林少,找秋雅的那个小子身形和那个刮车贼很像啊,哎呀就是他啊!准没跑!”

经此一事,两个年轻的查勘员争相向林天表忠心,一口一个林哥叫的也十分亲切。

比起张洪发的老成圆滑,林天倒是更喜欢跟这些年轻小伙子打交道,热忱没什么心机,给钱就办事。

打发三人之后,林天回了一趟林母那边,母子俩一起吃了个午饭,林母姓欣名悦,四十出头,虽饱经风霜,但仍然透着一股落落大方的美丽。

欣悦给林天炖了猪蹄,说要给孩子好好补补身体,见林天吃的欢快,脸上也总是笑盈盈的。

“小天啊,那个事别放在心上,天下好姑娘多的是呐,过两天妈托人给你介绍!”

“哈哈,没事的妈,大不了就咱们娘俩过呗!”林天笑道。

“傻孩子,说什么话呐,以后你不也得成家啊!二十好几啦大小伙子了,还跟妈撒娇呢啊!”林母抚了抚他的头发,笑道。

“嘿嘿,再大我也是您儿子!”

林母闻言微微一愣神,连忙又给给林天夹了一个大虾。

叮~

是一条短信。

“天哥,我们问出来了,是李可可透露了您的车牌号!”

林天收起手机,冲着林母淡淡一笑。

“妈,我们公司里有点事情,我先去忙一下,回头再来陪您。”

林母微微皱眉。

“不是请了婚假吗,怎么还有事?”

“公司那边离不了您儿子呀!”林天开玩笑道。

欣悦这才笑着放行,林天踏上卡宴turbo,朝着万通店疾驰而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