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5 23:50:28

赵有才不紧不慢的吃着菜,而后又灌了一口酒,听林天这么一说,当即大笑了起来。

“哈哈,小子,如果我所料不错,你是来求我打官司的吧!”

林天冷笑道:“打官司不假,不过并不是非得求你!”

“哦?”赵有才擎着筷子,眉毛微微挑动,而后仰头大笑起来。

“小子,不管你打什么官司,你信不信我让你的铁定败诉!”

一个小小律师就像翻云覆雨?林天针锋相对的答道:“不信!”

“哈哈,好小子,有骨气,今天我就让你相信一下!”赵有才猛的一拍桌子,将瓶子里的酒咕咚咕咚的灌了个干净。

林天眼睛微微眯起,本来对这官司没太放在心上,现在还就非得打赢它不可了!

“这,林少,您别动气,我哥他喝多了。”赵雅迪左右为难的劝慰道。

张经理则是凑到了赵有才的身边,声音压低,开口道:“有才,这位可是个有钱大少,你多少给人家留点面皮……”

“去!”赵有才胳膊一甩,张洪发后退了两步。

只见他踉跄着脚步,脸上红扑扑的,一根手指在面前来回晃悠。

“有,有钱就了不起了吗!我告诉你,今天就是他拿钱砸,我也得让他办不成事,不懂酒桌规矩,何以成方圆!”

赵有才抑扬顿挫的开口,俨然已经是醉话了。

张洪发摇了摇头,这家伙平时爱喝两口不假,可这酒品也从没那么差过啊!

“林少,您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就是个醉鬼!”

“你说谁是醉鬼呢!”赵有才抓住了赵雅迪的胳膊,“好你个赵雅迪,枉我还是你的亲哥哥,居然为了一个小白脸,胳膊肘往外拐,看我不打死你!”

赵有才说着话就要扬起手,一巴掌就要落下。

林天猛然抬抬腿,一脚踢在了赵有才的胸口,而后甩了甩胳膊扭头就走。

赵有才嘴里骂骂咧咧的。

“你们带他去医院检查,需要赔医药费尽管找我!”

赵雅迪为难至极,一边是她那无理取闹的哥哥,另一边是助她登上事业高峰的恩客。

“哎呦,这是谁呀,这不是暴发户林天嘛,怎么?是第一次来这种高档餐厅消费吧,是不是出来问人怎么剥龙虾的呀!”。

林天黑着脸出门,阴阳怪气的语调就传进了耳朵。

只见孙春燕一手拿着大龙虾肉蘸蒜泥,挑着细眉,一脸挑衅的蔑视着林天。

后者摇了摇头,人不顺还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本就不痛快的林天,遇上这一家人,更是影响心情。

懒得理她然后转过头接着走路。

“哎呦喂,先前不是挺嚣张的嘛,还要告我宝贝儿子呐,怎么现在就想耗子见猫一样,认怂了吧,吃瘪了吧!”

嗯?

这老娘们儿是不是知道什么,林天一脸狐疑的看向了孙春燕。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当然是看你笑话啦!哈哈哈,惶惶如丧家之犬,真搞笑啊,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哈哈!”孙春燕放肆的大笑起来,叶父和叶筱皆是大笑起来。

叶梅则是一脸羞怯的看向了身侧老头。

林天看到了那老头的手正抓在叶梅白花花的大腿上,登时生出几分嫌恶来。

“你就是林天?”老头穿的西装革履,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只是脸上风霜已显,至少也有一个甲子的年岁了。

那老头一脸俯视的模样,仿佛同林天说话,便是对他的最大施舍了一般。

“你认识赵有才?”

老头神情一滞,仿佛被戳中了心事,而后冷冷一笑。

“你知道又怎么样,小赵是我的门生,你还想着让他替你打官司,哼,简直可笑!”

果然如此,要不赵有才也不能上来就找茬了,看起来人模狗样,办起事来连自己的亲妹都坑!

“对,老李说的好,这家伙不过是个中彩票的暴发户,哪里有什么底蕴,今天咱们就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上流人士的势力!咳咳咳。”

孙春燕一手掐着腰上的五花膘,嘴里贪婪的嚼着龙虾肉,还不忘含混不清的叫嚣!不料蘸了一大口的芥末,把自己呛得不轻。

“阿姨您满意点,我给您倒水!”老李连忙给孙春梅倒上了一杯果汁,然后端到了她的面前。

林天登时觉得一阵恶寒,这个老李比孙春燕都要大了十几岁,居然还能面不红心不跳的叫她阿姨,而后者竟还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林天摇了摇头,并不想和他们多做纠缠。

“站住!”孙春燕憋得脸色通红,但仍然不想就这么放林天离开,嘴里却被辣的说不出话来。

李老头拍了拍孙春燕的肩膀,轻声道:“放心吧孙阿姨,有小婿在这,保证给你们讨回一个公道!

“小子,跪下给筱子磕头道歉,然后再立誓不在靠近秋什么,啊对,秋雅!最后再赔给梅梅五十万青春损失费,我就可以放过你!”

李老头年纪大,口气也不小。

“白日做梦!”林天声音冰冷,昔日战场上的气势再度升腾起来。

饶是商海沉浮多年的李老头也感到一阵心惊肉跳,当凝视那冷冽目光时头皮便会阵阵发麻。

“你,你可知道我是谁!”李老头色厉内荏的叫道。

“知道你麻痹!”林天忽然意识到这些知识普通人,自己不能对他们乱动杀机,登时撤掉了气势,转口骂道。

“你!”

“李老板!”赵有才晃晃悠悠的从包间里走了出来,一下子就到了李老头的身边。

张洪发和赵雅迪两人也走了出来,本想还打打圆场,可一见对面坐着李大鹏,瞬间就没了说话的勇气,那可是闻名全省的破烂大王啊!

什么旧电视旧冰箱他都收,尤其是破鞋,搞得那叫一个高明!惹不起惹不起!

“有才,你来的正好,内弟的案子可就全仰仗赵大律师啦!”赵有才这一句李老板叫的,让李大鹏瞬间底气回升,搞破鞋的啊呸,收破烂的怎么了,好歹咱是个老板,不比你个暴发户强得多?

赵有才闻言大笑,伸手掸了掸胸前的大脚印子,说道:“李老板说什么客气话,你的内弟就是我的内…咳咳老弟,这种小事包在我身上,某人想搞污蔑,哼,我老赵必然反咬他一口!”

赵有才语罢仿佛意识到了自己口误,略有尴尬的干咳了两声。

李大鹏冲叶筱比了个眼色,后者当即笑着端起酒杯。

“哈哈,赵老哥费心啦,弟弟敬您一杯!”

赵有才一口咽下,心中畅快的很,不断地夸叶筱会来事。

“姓林的,看清楚没,这才是求人办事的模样!”赵有才志得意满的蔑笑道。

林天心里憋了几分气,却是找不出撒气的由头,有些暗恼的握了握拳头。

赵有才盯着门口刚进来的两人,两眼绽放出异样的光芒来,连忙凑上前去:“呀,周先生,久仰久仰,我是庐阳赵有才啊,咱们见过一面的!”

周先生含笑同他打了一声招呼,身侧的女孩则是表现出一脸嫌恶。

“素闻周先生是清明公正之人,今有一个小子涎皮赖脸,仗着一笔横财,意图行污蔑泼脏之事,我想请周先生一同为民鸣冤伸张正义!”

赵有才义正辞严的说道。

周先生挑了挑眉,有些意味索然的应承了一句。

“周先生,那个人面禽兽就在眼前!”赵有才一指林天。

林天咬了咬牙,暗恨那一脚踹的实在是太轻。

周先生神色骤变,喉咙滚动了一下,失声道了一句。

“林少!”

……

第18章 赵有才真有才 求收藏~求推荐~

赵有才不紧不慢的吃着菜,而后又灌了一口酒,听林天这么一说,当即大笑了起来。

“哈哈,小子,如果我所料不错,你是来求我打官司的吧!”

林天冷笑道:“打官司不假,不过并不是非得求你!”

“哦?”赵有才擎着筷子,眉毛微微挑动,而后仰头大笑起来。

“小子,不管你打什么官司,你信不信我让你的铁定败诉!”

一个小小律师就像翻云覆雨?林天针锋相对的答道:“不信!”

“哈哈,好小子,有骨气,今天我就让你相信一下!”赵有才猛的一拍桌子,将瓶子里的酒咕咚咕咚的灌了个干净。

林天眼睛微微眯起,本来对这官司没太放在心上,现在还就非得打赢它不可了!

“这,林少,您别动气,我哥他喝多了。”赵雅迪左右为难的劝慰道。

张经理则是凑到了赵有才的身边,声音压低,开口道:“有才,这位可是个有钱大少,你多少给人家留点面皮……”

“去!”赵有才胳膊一甩,张洪发后退了两步。

只见他踉跄着脚步,脸上红扑扑的,一根手指在面前来回晃悠。

“有,有钱就了不起了吗!我告诉你,今天就是他拿钱砸,我也得让他办不成事,不懂酒桌规矩,何以成方圆!”

赵有才抑扬顿挫的开口,俨然已经是醉话了。

张洪发摇了摇头,这家伙平时爱喝两口不假,可这酒品也从没那么差过啊!

“林少,您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就是个醉鬼!”

“你说谁是醉鬼呢!”赵有才抓住了赵雅迪的胳膊,“好你个赵雅迪,枉我还是你的亲哥哥,居然为了一个小白脸,胳膊肘往外拐,看我不打死你!”

赵有才说着话就要扬起手,一巴掌就要落下。

林天猛然抬抬腿,一脚踢在了赵有才的胸口,而后甩了甩胳膊扭头就走。

赵有才嘴里骂骂咧咧的。

“你们带他去医院检查,需要赔医药费尽管找我!”

赵雅迪为难至极,一边是她那无理取闹的哥哥,另一边是助她登上事业高峰的恩客。

“哎呦,这是谁呀,这不是暴发户林天嘛,怎么?是第一次来这种高档餐厅消费吧,是不是出来问人怎么剥龙虾的呀!”。

林天黑着脸出门,阴阳怪气的语调就传进了耳朵。

只见孙春燕一手拿着大龙虾肉蘸蒜泥,挑着细眉,一脸挑衅的蔑视着林天。

后者摇了摇头,人不顺还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本就不痛快的林天,遇上这一家人,更是影响心情。

懒得理她然后转过头接着走路。

“哎呦喂,先前不是挺嚣张的嘛,还要告我宝贝儿子呐,怎么现在就想耗子见猫一样,认怂了吧,吃瘪了吧!”

嗯?

这老娘们儿是不是知道什么,林天一脸狐疑的看向了孙春燕。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当然是看你笑话啦!哈哈哈,惶惶如丧家之犬,真搞笑啊,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哈哈!”孙春燕放肆的大笑起来,叶父和叶筱皆是大笑起来。

叶梅则是一脸羞怯的看向了身侧老头。

林天看到了那老头的手正抓在叶梅白花花的大腿上,登时生出几分嫌恶来。

“你就是林天?”老头穿的西装革履,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只是脸上风霜已显,至少也有一个甲子的年岁了。

那老头一脸俯视的模样,仿佛同林天说话,便是对他的最大施舍了一般。

“你认识赵有才?”

老头神情一滞,仿佛被戳中了心事,而后冷冷一笑。

“你知道又怎么样,小赵是我的门生,你还想着让他替你打官司,哼,简直可笑!”

果然如此,要不赵有才也不能上来就找茬了,看起来人模狗样,办起事来连自己的亲妹都坑!

“对,老李说的好,这家伙不过是个中彩票的暴发户,哪里有什么底蕴,今天咱们就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上流人士的势力!咳咳咳。”

孙春燕一手掐着腰上的五花膘,嘴里贪婪的嚼着龙虾肉,还不忘含混不清的叫嚣!不料蘸了一大口的芥末,把自己呛得不轻。

“阿姨您满意点,我给您倒水!”老李连忙给孙春梅倒上了一杯果汁,然后端到了她的面前。

林天登时觉得一阵恶寒,这个老李比孙春燕都要大了十几岁,居然还能面不红心不跳的叫她阿姨,而后者竟还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林天摇了摇头,并不想和他们多做纠缠。

“站住!”孙春燕憋得脸色通红,但仍然不想就这么放林天离开,嘴里却被辣的说不出话来。

李老头拍了拍孙春燕的肩膀,轻声道:“放心吧孙阿姨,有小婿在这,保证给你们讨回一个公道!

“小子,跪下给筱子磕头道歉,然后再立誓不在靠近秋什么,啊对,秋雅!最后再赔给梅梅五十万青春损失费,我就可以放过你!”

李老头年纪大,口气也不小。

“白日做梦!”林天声音冰冷,昔日战场上的气势再度升腾起来。

饶是商海沉浮多年的李老头也感到一阵心惊肉跳,当凝视那冷冽目光时头皮便会阵阵发麻。

“你,你可知道我是谁!”李老头色厉内荏的叫道。

“知道你麻痹!”林天忽然意识到这些知识普通人,自己不能对他们乱动杀机,登时撤掉了气势,转口骂道。

“你!”

“李老板!”赵有才晃晃悠悠的从包间里走了出来,一下子就到了李老头的身边。

张洪发和赵雅迪两人也走了出来,本想还打打圆场,可一见对面坐着李大鹏,瞬间就没了说话的勇气,那可是闻名全省的破烂大王啊!

什么旧电视旧冰箱他都收,尤其是破鞋,搞得那叫一个高明!惹不起惹不起!

“有才,你来的正好,内弟的案子可就全仰仗赵大律师啦!”赵有才这一句李老板叫的,让李大鹏瞬间底气回升,搞破鞋的啊呸,收破烂的怎么了,好歹咱是个老板,不比你个暴发户强得多?

赵有才闻言大笑,伸手掸了掸胸前的大脚印子,说道:“李老板说什么客气话,你的内弟就是我的内…咳咳老弟,这种小事包在我身上,某人想搞污蔑,哼,我老赵必然反咬他一口!”

赵有才语罢仿佛意识到了自己口误,略有尴尬的干咳了两声。

李大鹏冲叶筱比了个眼色,后者当即笑着端起酒杯。

“哈哈,赵老哥费心啦,弟弟敬您一杯!”

赵有才一口咽下,心中畅快的很,不断地夸叶筱会来事。

“姓林的,看清楚没,这才是求人办事的模样!”赵有才志得意满的蔑笑道。

林天心里憋了几分气,却是找不出撒气的由头,有些暗恼的握了握拳头。

赵有才盯着门口刚进来的两人,两眼绽放出异样的光芒来,连忙凑上前去:“呀,周先生,久仰久仰,我是庐阳赵有才啊,咱们见过一面的!”

周先生含笑同他打了一声招呼,身侧的女孩则是表现出一脸嫌恶。

“素闻周先生是清明公正之人,今有一个小子涎皮赖脸,仗着一笔横财,意图行污蔑泼脏之事,我想请周先生一同为民鸣冤伸张正义!”

赵有才义正辞严的说道。

周先生挑了挑眉,有些意味索然的应承了一句。

“周先生,那个人面禽兽就在眼前!”赵有才一指林天。

林天咬了咬牙,暗恨那一脚踹的实在是太轻。

周先生神色骤变,喉咙滚动了一下,失声道了一句。

“林少!”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