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0 21:30:03

“如果你们是要钱,请告诉我数字!如果你们觉得我差了事,请告诉我由头!这么冷不丁的劫了路,也不划出个个道道来,真当我是好拿捏的?”

林天一字一顿的把话说了出来,眉宇低沉,杀气凛然!

诸多大汉皆是被这肃杀的气势所震撼,被这凌厉的目光所注视,宛如置身于充满杀伐的修罗战场。

光头握起桌子上的匕首,那锋锐的刀芒似乎能给他带来些许的安全感。

“不必惊慌,这小子应该是经历过一些大阵仗,不要被他的气势所压迫!”光头低声对手下说道。

转而拔出匕首,顶在了秋雅白皙的脖颈处,戏谑开口道:“没想到三年的呆瓜生涯,居然能给你带来如此巨大的蜕变,看来是我们小觑你了!”

林天沉沉的吸了一口冷气,这群人训练有素,心理素质过硬,绝不是横行市井的泼皮无赖之流,莫非是孙德彪找来的人?

那家伙五大三粗,力大惊人,若非用巧劲,自己也不见得能占得什么便宜,想来他在军中也不会是普通货色。

不过就他那样的憨憨模样,能有如此号召力吗!

光头大汉看着林天沉思的模样,心中稍稍了有了些底气,便冷笑道:“朋友,我们过来不过是给你提个醒,这个女人你碰不得!”

光头大汉话音刚落,左右两名大汉各自迈着箭步冲突出去,两个沙包大的拳头,带着阵阵破风声向林天袭来。

林天气息沉稳,大汉那迅猛的招式,在他看来不过是慢动作一般,身体一晃,抓住了其中一人的胳膊,抡圆了把另一个汉子砸趴了下去。

该死的,情报有误!

光头大汉看得冷汗淋漓,要知道那两个兄弟比起他来也弱不了多少,两人齐上居然被他给一招解决!

惧怕之余,光头大汉又是心中庆幸,如果不是一开始采用调虎离山的计策,恐怕他们这些人,根本无法近的他的身!

林天一步一步的靠近过去,剩下的几个大汉则是微微后退。

“你,你别过来!”光头的声音有些颤抖,如果说刚才林天是从气势上震慑了他,那么现在就是实力上的绝对碾压!

“你…你再靠近一步,我就杀了她!”光头咬了咬牙,向左边偏了偏脑袋。

砰~

在那光秃秃的大头上,冷不丁的多了一个血窟窿。

林天来不及做其他反应,便犹如狮子搏兔般向前踏出,拎起光头的尸体随手一抛,而后抱起秋雅迅速迅速逃离了房车。

凭借他惊人的直觉,居然没有察觉到有狙击手的存在,甚至是在狙击手打出一枪之后,他仍然没有感受到狙击手的方位,可见来人定是绝顶的杀手!

林天抱着秋雅离开房车之后,只听见一道剧烈的轰鸣声,回首一望,硕大的房车已经成了一片火海,那几个大汉,可能连反应都没来的做出就已经葬身火海。

毁尸灭迹,这么短的时间内,杀手居然处理的干干净净!

三年的沉寂生涯,这样的惊悚感觉,于林天而言是久违了的。但对于秋雅来说,则是宛如梦魇一般可怖。

两只剪水眸子眨也不眨,一张红润小嘴呆呆的张开着。

“小雅,不要怕,一切有我呢!”林天急切的叫了一声。

刚才的那一枪,几乎是擦着秋雅的耳边过去的,如果不是那个光头的脑袋偏了偏,被子弹洞穿的,很可能就是她了。

如此惊心动魄,很可能对秋雅的心灵造成冲击,一个不慎,甚至会导致神经回路的紊乱。

“小雅,你说句话,你说句话啊!”林天慌乱了起来,伸手在她的百会穴推拿了几下。

秋雅张着小嘴,神色呆呆的,终于眸子里渗出了两行泪水,嘴巴一咧,哇哇的哭了起来,一只手在林天的肩膀上是又掐又打。

林天连忙舒了一口气,好歹是缓了过来。

林天接着又安慰了她一阵,也没问秋雅的住处,索性把她带回了汀兰水阁。

两人相继泡了一个热水澡,当林天裹着浴袍出来后,秋雅径直扑到了他的怀里。

刚洗白净的小脸,又是布满了泪渍,看来刚才的事情把她吓坏了。

林天轻轻地拍了拍秋雅的后背,过了片刻正要开口安危两句,却发现怀里的人儿鼻息间已经传出了微微的鼾声。

林天不自觉的笑了笑,曾几可时,这样的血雨腥风也不过是家常便饭,今天的经历倒是让他怀念起了军中的那个老人,那个被称作来自修罗炼狱的男人!

根据今晚那个狙击手的能耐,林天所能想到的只有寥寥几人,天杀的冷如风,罗网的冰无情,以及曾经缔造惊天刺杀案的一代女狙神阿良!

无论是冷如风还是冰无情,要想让他们出狙,至少也得拿出七位数的高昂价格,所以他们两个排除在外,而那个女狙神阿良,林天对她知之甚少,三年前的一场惊天狙杀案让她扬名海外,但自此却是杳无踪迹,只留下了一个狙神的传说。

林天摇了摇头,看来还是得低调一些,沉寂三年,自己这刚一抬头,就引来了那么多的关注,如果在高调行事,后果不堪设想。

为了这怀里秋雅,日后也得处处求稳,免得再去遭受那些腥风血雨!

想通了这些,林天抱起秋雅向卧房走去,轻轻地将其放在了床榻之上,正欲起身,一双柔软的玉臂却是挂在了脖颈上面。

“天哥~我怕!”

秋雅的声音软软糯糯的,盈盈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儿,咬了咬下唇,模样楚楚动人之至。

“小雅别怕,我会守护你的!安心睡下吧,睡着了就什么都不怕了!”林天抚了抚她的秀发柔声道。

“天哥,你陪我睡好不好!”秋雅又是软糯糯的叫道。

林天闻言一怔,回想起在旧房子里的画面,一股灼热感升腾起来。

咳咳,还好,身体没有贴在一起。

秋雅软踏踏的身子突然有了力气,勾住林天的脖子就把他拉了下来,身子猛然一颤,登时脸上布满了红晕,娇嗔了一句。

“坏蛋!”

“咳咳!”

“天哥,不行哦……”秋雅嘟着嘴唇,可怜兮兮的看着林天。

林天吞咽了一口唾沫,尬然的挠了挠头。

大被同眠,佳人在怀,林天心痒不已,口舌之中亦是十分干燥。

看着秋雅那幸福安然的模样,再看那红润欲滴的樱桃小口,灵机一动。

“小雅,你不是文科生吗,我有一句小杜的诗考考你!”

“嗯?杜牧嘛,我很喜欢他的诗句哎!”秋雅瞬间来了精神,一双桃花眸子里闪烁着异彩。

只是那一扭动,让林天感到了阵阵不适。

“嘿嘿,这诗句极美,我说前半句!二十四桥明月夜!”

“哈哈,简单!xxxxxxx”秋雅羞煞不已,脸色憋得通红,粉拳轻轻地捶打着林天坚实的胸膛。

红润晶莹的小嘴微微抿起,一夜笙歌春四海……

第26章 劫难之后的…… 求收藏~求推荐~

“如果你们是要钱,请告诉我数字!如果你们觉得我差了事,请告诉我由头!这么冷不丁的劫了路,也不划出个个道道来,真当我是好拿捏的?”

林天一字一顿的把话说了出来,眉宇低沉,杀气凛然!

诸多大汉皆是被这肃杀的气势所震撼,被这凌厉的目光所注视,宛如置身于充满杀伐的修罗战场。

光头握起桌子上的匕首,那锋锐的刀芒似乎能给他带来些许的安全感。

“不必惊慌,这小子应该是经历过一些大阵仗,不要被他的气势所压迫!”光头低声对手下说道。

转而拔出匕首,顶在了秋雅白皙的脖颈处,戏谑开口道:“没想到三年的呆瓜生涯,居然能给你带来如此巨大的蜕变,看来是我们小觑你了!”

林天沉沉的吸了一口冷气,这群人训练有素,心理素质过硬,绝不是横行市井的泼皮无赖之流,莫非是孙德彪找来的人?

那家伙五大三粗,力大惊人,若非用巧劲,自己也不见得能占得什么便宜,想来他在军中也不会是普通货色。

不过就他那样的憨憨模样,能有如此号召力吗!

光头大汉看着林天沉思的模样,心中稍稍了有了些底气,便冷笑道:“朋友,我们过来不过是给你提个醒,这个女人你碰不得!”

光头大汉话音刚落,左右两名大汉各自迈着箭步冲突出去,两个沙包大的拳头,带着阵阵破风声向林天袭来。

林天气息沉稳,大汉那迅猛的招式,在他看来不过是慢动作一般,身体一晃,抓住了其中一人的胳膊,抡圆了把另一个汉子砸趴了下去。

该死的,情报有误!

光头大汉看得冷汗淋漓,要知道那两个兄弟比起他来也弱不了多少,两人齐上居然被他给一招解决!

惧怕之余,光头大汉又是心中庆幸,如果不是一开始采用调虎离山的计策,恐怕他们这些人,根本无法近的他的身!

林天一步一步的靠近过去,剩下的几个大汉则是微微后退。

“你,你别过来!”光头的声音有些颤抖,如果说刚才林天是从气势上震慑了他,那么现在就是实力上的绝对碾压!

“你…你再靠近一步,我就杀了她!”光头咬了咬牙,向左边偏了偏脑袋。

砰~

在那光秃秃的大头上,冷不丁的多了一个血窟窿。

林天来不及做其他反应,便犹如狮子搏兔般向前踏出,拎起光头的尸体随手一抛,而后抱起秋雅迅速迅速逃离了房车。

凭借他惊人的直觉,居然没有察觉到有狙击手的存在,甚至是在狙击手打出一枪之后,他仍然没有感受到狙击手的方位,可见来人定是绝顶的杀手!

林天抱着秋雅离开房车之后,只听见一道剧烈的轰鸣声,回首一望,硕大的房车已经成了一片火海,那几个大汉,可能连反应都没来的做出就已经葬身火海。

毁尸灭迹,这么短的时间内,杀手居然处理的干干净净!

三年的沉寂生涯,这样的惊悚感觉,于林天而言是久违了的。但对于秋雅来说,则是宛如梦魇一般可怖。

两只剪水眸子眨也不眨,一张红润小嘴呆呆的张开着。

“小雅,不要怕,一切有我呢!”林天急切的叫了一声。

刚才的那一枪,几乎是擦着秋雅的耳边过去的,如果不是那个光头的脑袋偏了偏,被子弹洞穿的,很可能就是她了。

如此惊心动魄,很可能对秋雅的心灵造成冲击,一个不慎,甚至会导致神经回路的紊乱。

“小雅,你说句话,你说句话啊!”林天慌乱了起来,伸手在她的百会穴推拿了几下。

秋雅张着小嘴,神色呆呆的,终于眸子里渗出了两行泪水,嘴巴一咧,哇哇的哭了起来,一只手在林天的肩膀上是又掐又打。

林天连忙舒了一口气,好歹是缓了过来。

林天接着又安慰了她一阵,也没问秋雅的住处,索性把她带回了汀兰水阁。

两人相继泡了一个热水澡,当林天裹着浴袍出来后,秋雅径直扑到了他的怀里。

刚洗白净的小脸,又是布满了泪渍,看来刚才的事情把她吓坏了。

林天轻轻地拍了拍秋雅的后背,过了片刻正要开口安危两句,却发现怀里的人儿鼻息间已经传出了微微的鼾声。

林天不自觉的笑了笑,曾几可时,这样的血雨腥风也不过是家常便饭,今天的经历倒是让他怀念起了军中的那个老人,那个被称作来自修罗炼狱的男人!

根据今晚那个狙击手的能耐,林天所能想到的只有寥寥几人,天杀的冷如风,罗网的冰无情,以及曾经缔造惊天刺杀案的一代女狙神阿良!

无论是冷如风还是冰无情,要想让他们出狙,至少也得拿出七位数的高昂价格,所以他们两个排除在外,而那个女狙神阿良,林天对她知之甚少,三年前的一场惊天狙杀案让她扬名海外,但自此却是杳无踪迹,只留下了一个狙神的传说。

林天摇了摇头,看来还是得低调一些,沉寂三年,自己这刚一抬头,就引来了那么多的关注,如果在高调行事,后果不堪设想。

为了这怀里秋雅,日后也得处处求稳,免得再去遭受那些腥风血雨!

想通了这些,林天抱起秋雅向卧房走去,轻轻地将其放在了床榻之上,正欲起身,一双柔软的玉臂却是挂在了脖颈上面。

“天哥~我怕!”

秋雅的声音软软糯糯的,盈盈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儿,咬了咬下唇,模样楚楚动人之至。

“小雅别怕,我会守护你的!安心睡下吧,睡着了就什么都不怕了!”林天抚了抚她的秀发柔声道。

“天哥,你陪我睡好不好!”秋雅又是软糯糯的叫道。

林天闻言一怔,回想起在旧房子里的画面,一股灼热感升腾起来。

咳咳,还好,身体没有贴在一起。

秋雅软踏踏的身子突然有了力气,勾住林天的脖子就把他拉了下来,身子猛然一颤,登时脸上布满了红晕,娇嗔了一句。

“坏蛋!”

“咳咳!”

“天哥,不行哦……”秋雅嘟着嘴唇,可怜兮兮的看着林天。

林天吞咽了一口唾沫,尬然的挠了挠头。

大被同眠,佳人在怀,林天心痒不已,口舌之中亦是十分干燥。

看着秋雅那幸福安然的模样,再看那红润欲滴的樱桃小口,灵机一动。

“小雅,你不是文科生吗,我有一句小杜的诗考考你!”

“嗯?杜牧嘛,我很喜欢他的诗句哎!”秋雅瞬间来了精神,一双桃花眸子里闪烁着异彩。

只是那一扭动,让林天感到了阵阵不适。

“嘿嘿,这诗句极美,我说前半句!二十四桥明月夜!”

“哈哈,简单!xxxxxxx”秋雅羞煞不已,脸色憋得通红,粉拳轻轻地捶打着林天坚实的胸膛。

红润晶莹的小嘴微微抿起,一夜笙歌春四海……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