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8 10:30:00

唐凌的话温和缓慢,娓娓道来,但却是有种难以抵挡的凌厉,犹如一把钢刀,深深的扎在苏浙的心上。

什么叫一语中的?

什么叫直指人心?

苏浙切切实实感受到了这些词语的含义。

而更让他感受到难以接受的是,他竟然不知道该怎样去反驳,或者说无力反驳。

因为对方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都是真的!那种被人看穿一切的暴露感让他十分的恐慌。

而人在恐惧到极点的时候就是愤怒!

“对!我就是自卑!我就是害怕!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苏浙直接冲唐凌吼道:“只要你抓不住我的把柄我就可以一直针对你,一次不行我就两次,两次不行就十次,总有一天我一定可以搞死你!也搞死她!”

“我父亲有的是钱,更有的是人为他卖命!”

此时的苏浙不仅被唐凌的武力所威慑,连心理防线都被对方的言语给击溃。

那种深深的无力感、恐惧感让他显得有些歇斯底里,并发出了自认为最有力的威胁,渴求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惶张。

可是他失望了,唐凌的微笑自始至终的都没有减少,依旧那么淡定从容。

唐凌笑着说道:“原来你最大的依仗是你的父亲,可如果从今天起这个依仗没有了,你会怎么办呢?”

“你什么意思?”苏浙下意识的问道。

唐凌此时的模样像极了一只狡猾的狐狸。

他笑眯眯盯着苏浙说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破坏一下你和你父亲的感情,你能把他叫过来吗?”

“……”

饶是苏浙这样一个自负的人,在这一刻也被这个更加自负的问题给问住了。

打算破坏别人的父子感情,却提前告知对方,还要求人家把自己父亲叫过来。

一个人究竟要狂妄到什么地步才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说什么我都会听吗?”

苏浙现在也是豁出去了,唐凌的那种不屑一顾,那种掌控一切的态度让他几近抓狂。

唐凌自信的说道:“你当然要听我的,因为你……中毒了!”

“什么!?”苏浙大惊。

看着惊恐的苏浙,唐凌忽然开始倒数:“5,4,3,2,1!疼!”

随着唐凌这个“疼!”字出口,苏浙的肚子好像是中了某种魔法,突然就有一股剧烈的绞痛从腹部传来,而且愈演愈烈。

苏浙弯着腰,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干什么,这里可有监控,你难道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谋杀吗?”

苏浙的提醒并没有让唐凌有所畏惧:“很抱歉,刘大少,从刚才到现在我都和你保持着安全的距离,监控里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我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所以即便你出了什么事那也与我无关,更何况……下毒的人也不是我。”

“不是你!?”

苏浙猛然一惊,随后尖叫道:“难道是刚才那个服务员!?”

唐凌笑着赞赏道:“很聪明嘛,但你就算知道了也没有用,监控死角这一招可不是只有你才会用。”

“当然你也可以报警,但我敢保证,你最多只是怀疑她,根本拿不到有力的证据,而且刚才刘大少辣手摧花的戏码也很容易让人觉得你这是在蓄意报复。”

唐凌说到这,忽然冷冷的盯着苏浙:“可我最担心的是你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因为再过差不多3个小时,你就会毒发身亡!”

苏浙捂着肚子,疼痛让他脸色苍白,可是更让他感到痛苦的是他此时内心的悔恨。

他是真的后悔了,后悔去招惹眼前的这个魔鬼。

他和很多人打过交道,从上位者到底层混混应有尽有,他们当中有的阴狠毒辣,有的奸狡如狐,可是都没有眼前这个人这么的难缠!

尤其是那种自己做什么对方好像都能轻松化解,让自己的一切都十分可笑的无力感,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你到底想要怎样!?”苏浙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说了,把你的父亲叫过来,现在、立刻、马上!”唐凌语气又冰冷了几分,态度更是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命令!

“好,我现在就叫!”

……

只用了20分钟,苏定远就来到了珈蓝会所,旁边还跟着福伯这个护卫。

而苏浙则捂住肚子精神萎靡,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神气风采。

不过,苏定远并没有着急向唐凌要解药,而是静静的打量着他。

有陆明在,苏式集团发生的一切事苏定远自然知晓,所以自己儿子陷害唐凌的事他很清楚。

只不过他觉得在不影响大局的情况,能多给对方制造一些麻烦未尝不可,所以就由着苏浙的性子来。

只是没想到短短半天的时间里,这个唐凌就把事情给化解了,还把刘三给送进了局里。

像刘三这种人,一旦自身难保,肯定是能咬一个是一个,好给自己减刑,所以苏浙自然而然就受到了牵连。

好在这些年苏定远也没少为苏浙擦屁股,算是轻车熟路,况且这次也没有闹的有多严重,没多久苏浙就被放出来了。

可谁知道这前脚刚把事情摆平,紧接着就又出事了,而且居然还中了毒。

苏定远很清楚对方让自己过去是想以此为要挟,坐地起价,但终归是自己的儿子,不能不管。

苏定远看着唐凌,问道:“犬子的毒……?”

“我下的!”唐凌直言不讳。

“原来如此!”

苏定远又问:“不知唐先生怎样才肯放过他?”

“那要看在苏二爷心中,您的儿子有多少价值了?”唐凌笑着回问。

“你不会是想说要我手中苏氏集团的股份吧?”苏定远意有所指。

“苏二爷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唐凌称赞道。

“你不觉得用这种手段得到很卑鄙吗?”苏定远质问唐凌。

唐凌颇为委屈的说道:“苏二爷,做人不能太双标,如果你儿子陷害我成功了,那么我不仅会被逐出公司,我和胜男的感情可能也会有裂痕,他的手段又光明到哪里去了?”

“所以……是没的商量了?”

“没错!”

“那么我拒绝!”

苏定远忽然十分强硬的说道。

苏定远自打进来到现在,他的情绪都没有太大起伏,说话的声音更是异常的平静,平静的让人觉得他探讨的不是自己儿子的性命,而是路边一只阿猫阿狗的。

可是他淡定,旁边的苏浙可没这么好的定力。

在听到苏定远的话后只觉得嗡的一声,脑袋里跟炸了一颗雷一样,瞪大了眼睛看向苏定远,仿佛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所听到的话。

“扑通!”

苏浙直接跪了下来,声泪俱下的说道:“爸,你不能这样,你救救我,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看着这一幕,唐凌忽然笑道:“苏二爷可真是个做大事的人,宁可白发人送黑发人,也不肯舍弃苏式集团。”

面对唐凌的暗讽,苏定远不为所动:“我的目标是让苏家成为炎夏一流的家族,所有的一切都要为这个目标让路,包括我的孩子,而且身为我苏定远的儿子,他在享受荣华富贵的同时,就应该做好有一天为此牺牲的觉悟!”

苏定远说完看了一眼苏浙,温和的说道:“浙儿别怕,安心的去死,我会让那个人付出代价的!”

苏定远语气慈祥,眼神里甚至还有一丝宠溺,可是话里的内容却何其冰冷!再加上他憨厚的外表,让人产生了极大的反差感,只觉得脊背发凉。

都说虎毒尚且不食子,可这句话显然并不适合苏定远!

“农夫与蛇”,果然名不虚传!

第十六章 你准备好了吗

唐凌的话温和缓慢,娓娓道来,但却是有种难以抵挡的凌厉,犹如一把钢刀,深深的扎在苏浙的心上。

什么叫一语中的?

什么叫直指人心?

苏浙切切实实感受到了这些词语的含义。

而更让他感受到难以接受的是,他竟然不知道该怎样去反驳,或者说无力反驳。

因为对方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都是真的!那种被人看穿一切的暴露感让他十分的恐慌。

而人在恐惧到极点的时候就是愤怒!

“对!我就是自卑!我就是害怕!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苏浙直接冲唐凌吼道:“只要你抓不住我的把柄我就可以一直针对你,一次不行我就两次,两次不行就十次,总有一天我一定可以搞死你!也搞死她!”

“我父亲有的是钱,更有的是人为他卖命!”

此时的苏浙不仅被唐凌的武力所威慑,连心理防线都被对方的言语给击溃。

那种深深的无力感、恐惧感让他显得有些歇斯底里,并发出了自认为最有力的威胁,渴求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惶张。

可是他失望了,唐凌的微笑自始至终的都没有减少,依旧那么淡定从容。

唐凌笑着说道:“原来你最大的依仗是你的父亲,可如果从今天起这个依仗没有了,你会怎么办呢?”

“你什么意思?”苏浙下意识的问道。

唐凌此时的模样像极了一只狡猾的狐狸。

他笑眯眯盯着苏浙说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破坏一下你和你父亲的感情,你能把他叫过来吗?”

“……”

饶是苏浙这样一个自负的人,在这一刻也被这个更加自负的问题给问住了。

打算破坏别人的父子感情,却提前告知对方,还要求人家把自己父亲叫过来。

一个人究竟要狂妄到什么地步才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说什么我都会听吗?”

苏浙现在也是豁出去了,唐凌的那种不屑一顾,那种掌控一切的态度让他几近抓狂。

唐凌自信的说道:“你当然要听我的,因为你……中毒了!”

“什么!?”苏浙大惊。

看着惊恐的苏浙,唐凌忽然开始倒数:“5,4,3,2,1!疼!”

随着唐凌这个“疼!”字出口,苏浙的肚子好像是中了某种魔法,突然就有一股剧烈的绞痛从腹部传来,而且愈演愈烈。

苏浙弯着腰,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干什么,这里可有监控,你难道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谋杀吗?”

苏浙的提醒并没有让唐凌有所畏惧:“很抱歉,刘大少,从刚才到现在我都和你保持着安全的距离,监控里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我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所以即便你出了什么事那也与我无关,更何况……下毒的人也不是我。”

“不是你!?”

苏浙猛然一惊,随后尖叫道:“难道是刚才那个服务员!?”

唐凌笑着赞赏道:“很聪明嘛,但你就算知道了也没有用,监控死角这一招可不是只有你才会用。”

“当然你也可以报警,但我敢保证,你最多只是怀疑她,根本拿不到有力的证据,而且刚才刘大少辣手摧花的戏码也很容易让人觉得你这是在蓄意报复。”

唐凌说到这,忽然冷冷的盯着苏浙:“可我最担心的是你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因为再过差不多3个小时,你就会毒发身亡!”

苏浙捂着肚子,疼痛让他脸色苍白,可是更让他感到痛苦的是他此时内心的悔恨。

他是真的后悔了,后悔去招惹眼前的这个魔鬼。

他和很多人打过交道,从上位者到底层混混应有尽有,他们当中有的阴狠毒辣,有的奸狡如狐,可是都没有眼前这个人这么的难缠!

尤其是那种自己做什么对方好像都能轻松化解,让自己的一切都十分可笑的无力感,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你到底想要怎样!?”苏浙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说了,把你的父亲叫过来,现在、立刻、马上!”唐凌语气又冰冷了几分,态度更是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命令!

“好,我现在就叫!”

……

只用了20分钟,苏定远就来到了珈蓝会所,旁边还跟着福伯这个护卫。

而苏浙则捂住肚子精神萎靡,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神气风采。

不过,苏定远并没有着急向唐凌要解药,而是静静的打量着他。

有陆明在,苏式集团发生的一切事苏定远自然知晓,所以自己儿子陷害唐凌的事他很清楚。

只不过他觉得在不影响大局的情况,能多给对方制造一些麻烦未尝不可,所以就由着苏浙的性子来。

只是没想到短短半天的时间里,这个唐凌就把事情给化解了,还把刘三给送进了局里。

像刘三这种人,一旦自身难保,肯定是能咬一个是一个,好给自己减刑,所以苏浙自然而然就受到了牵连。

好在这些年苏定远也没少为苏浙擦屁股,算是轻车熟路,况且这次也没有闹的有多严重,没多久苏浙就被放出来了。

可谁知道这前脚刚把事情摆平,紧接着就又出事了,而且居然还中了毒。

苏定远很清楚对方让自己过去是想以此为要挟,坐地起价,但终归是自己的儿子,不能不管。

苏定远看着唐凌,问道:“犬子的毒……?”

“我下的!”唐凌直言不讳。

“原来如此!”

苏定远又问:“不知唐先生怎样才肯放过他?”

“那要看在苏二爷心中,您的儿子有多少价值了?”唐凌笑着回问。

“你不会是想说要我手中苏氏集团的股份吧?”苏定远意有所指。

“苏二爷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唐凌称赞道。

“你不觉得用这种手段得到很卑鄙吗?”苏定远质问唐凌。

唐凌颇为委屈的说道:“苏二爷,做人不能太双标,如果你儿子陷害我成功了,那么我不仅会被逐出公司,我和胜男的感情可能也会有裂痕,他的手段又光明到哪里去了?”

“所以……是没的商量了?”

“没错!”

“那么我拒绝!”

苏定远忽然十分强硬的说道。

苏定远自打进来到现在,他的情绪都没有太大起伏,说话的声音更是异常的平静,平静的让人觉得他探讨的不是自己儿子的性命,而是路边一只阿猫阿狗的。

可是他淡定,旁边的苏浙可没这么好的定力。

在听到苏定远的话后只觉得嗡的一声,脑袋里跟炸了一颗雷一样,瞪大了眼睛看向苏定远,仿佛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所听到的话。

“扑通!”

苏浙直接跪了下来,声泪俱下的说道:“爸,你不能这样,你救救我,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看着这一幕,唐凌忽然笑道:“苏二爷可真是个做大事的人,宁可白发人送黑发人,也不肯舍弃苏式集团。”

面对唐凌的暗讽,苏定远不为所动:“我的目标是让苏家成为炎夏一流的家族,所有的一切都要为这个目标让路,包括我的孩子,而且身为我苏定远的儿子,他在享受荣华富贵的同时,就应该做好有一天为此牺牲的觉悟!”

苏定远说完看了一眼苏浙,温和的说道:“浙儿别怕,安心的去死,我会让那个人付出代价的!”

苏定远语气慈祥,眼神里甚至还有一丝宠溺,可是话里的内容却何其冰冷!再加上他憨厚的外表,让人产生了极大的反差感,只觉得脊背发凉。

都说虎毒尚且不食子,可这句话显然并不适合苏定远!

“农夫与蛇”,果然名不虚传!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