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9 10:30:00

苏浙被苏定远的话吓得瘫软在地上,双目无神,整个人陷入了呆滞。

唐凌在看到这一幕后轻轻叹了口气,虽然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一种情况,但是真的发生在自己眼前却又是另一种感觉。

这样的人对自己的儿子都这么狠,更何况是对别人?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更加的有意思!

唐凌拍拍手说道:“苏二爷你赢了,股份我可以不要,但你要把苏氏集团的4个副总裁给我撤掉,这个条件你总不能再拒绝了吧?”

苏胜男在苏氏集团一直没有话语权,最大的原因就是这4个副总裁都是元老但又同时支持苏定远。

在没有合理理由的情况下,唐凌还真不好动他们,但如果是他们主动辞职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一次,苏定远并没有立刻回绝,但还是想了想说道:“太多了,最多撤掉1位。”

“3位!”

“2位!”

“成交!”

苏定远立刻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打通后说道:“老许,通知老谢,你们两个人现在就向公司递交辞呈,不用问什么,1个小时内办妥!”

大约过了半小时,苏定远的手机上就传来2张照片,里面是2位副总裁的辞职报告以及签字。

唐凌随意一瞥,说道:“OK,没问题!”

他也不担心对方会耍诈,以苏定远如今的地位,绝对不会做出尔反尔这种掉身份的事情。

苏定远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就离开了,身后的苏浙看都没看一眼。

唐凌也想走,但是苏浙不知何时恢复了清醒,一把就拉住了他:“等一下!我的解药呢!你难道想反悔吗?”

“哦,对了,我差点把这个忘了!”

唐凌拍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些会所免费的纸巾递给苏浙。

“你什么意思!?”苏浙愤怒的质问。

唐凌微微一笑:“这就是你的解药啊,你刚才不过是吃了一些治疗便秘的药,难为你忍到现在,赶紧去厕所好好的解一下毒吧!”

……

苏定远出了会所门口,陆明已经在外边等候多时。

其实苏定远来的时候他也在,所有的经过他也都看到了,只是并没有露面,而是在不远处等待。

但当他看到苏定远打电话的时候他知道事情有了结果,所以赶紧出来备车等候。

陆明看到苏定远出来后,赶紧迎上去开门。

车子徐徐开启,陆明立刻问道:“老爷,您真的打算让老徐和老谢撤下来吗?”

虽然知道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但陆明还是觉得这么轻易的就把公司的2位副总职位给对方,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毕竟每一位副总都掌管着一些部门资源,一旦撤离,就相当于是把这些资源拱手让人。

况且苏式集团一共就5位副总,除去一位中立,其他四位可都是他们的人,所以才不怕苏胜男接手集团。

现在一下子就失去两位,以后再想制约对方,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苏定远轻轻叹了口气:“人在屋檐下,焉能不低头,这次就当是为浙儿买最后一个教训吧,索性还有你和陈烨在,一时半会还出不了什么乱子。”

“那少爷呢,不用等他吗?万一对方不讲信用怎么办?”陆明提醒道。

苏定远自信的说道:“放心吧,不会的,因为浙儿的毒……应该是假的。”

“什么?假的!?”

陆明大惊,刚才他也在现场,所以才更加不敢相信对方敢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

而且陆明不懂的是,如果苏定远真的知道毒是假的,怎么还会同意对方的要求呢?

“中毒虽然是假的,但是事情是真的。”

苏定远解释道:“这个唐凌叫我来除了坐地起价之外,无非就是在向我示威,他在警告我,只要他愿意,随时随地都有能力让浙儿悄无声息的死去,至于是否真中了毒,那并不重要。”

陆明听了苏定远的话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担忧的说道:“可是这对少爷是否太残忍了一些。”

无论怎样,苏定远今天的做法都有些冷漠。

不,甚至可以说是无情。

父子之间的感情从此出现了裂痕不说,还为苏定远埋下了一颗危险的种子。

毕竟老爷和苏家丫头是一定要分出一个输赢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但凡老爷这里出现一些劣势,苏浙脑海里都会想起今日的情景,都会认定自己是一颗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

这种心理压力可能让苏浙直接崩溃,哪怕是做出背地里捅刀子的事都不稀奇!

就算将来老爷能胜出,他也要一辈子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毕竟苏浙一直以来的自信和骄傲都来自于自己的父亲,可唐凌在今天却把这些全部粉碎。

如果他不能想办法重新振作起来,说是被毁了都不过分。

这简直就是杀人诛心!

不得不说,唐凌这一招离间计用的实在是狠辣!让你明知道这是个隐患却又不得不接受!

相比之下,苏浙找人陷害唐凌的行为简直就像小孩子嬉闹一样可笑!

一想到这里,陆明忽然有些害怕起唐凌来,对方年纪轻轻,可是行事手段竟是如此的老辣。

只不过是一份假毒,就让老爷被逼其退,毁其子,吞其果,这份翻手为云覆手雨的本事,着实令人胆寒。

陆明的脑海里不禁想起最近公司所流传的一句话:宁逗阎王趣,莫惹苏门婿!

这说的就是唐凌。

只是从今往后这恐怕不仅仅再是一句玩笑话了,而是每个人都必须要去重视的规则!

苏定远悠悠的说道:“豪门无情,无情才能成大事,这是我早就想让浙儿明白的道理,只不过一直缺一个机会,而今天唐凌刚好给了我在机会。”

苏定远笑道:“如果经过此事能让刚儿真正的成长起来,那今天到底谁输谁赢还真未可知,说不定我还要感谢一下这个唐凌呢。”

陆明颇为敬佩的看了一眼苏定远,他最佩服老爷的地方就是无论陷入什么困难,他都能看到事情对自己最有利的一面,而且心态也不会受到影响。

要知道今天他可是经历了败仗,父子感情也遭人破坏,无论是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不可能如此的云淡风轻,还扬言感谢对方。

“那我们就这么算了?”陆明心有不甘的问道。

“算了?”

苏定远听了陆明的话阴狠一笑:“睚眦必报,绝不吃亏可不是他唐凌才有的性格,通知一下那些人,让他们动手吧!”

第十七章 杀人诛心

苏浙被苏定远的话吓得瘫软在地上,双目无神,整个人陷入了呆滞。

唐凌在看到这一幕后轻轻叹了口气,虽然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一种情况,但是真的发生在自己眼前却又是另一种感觉。

这样的人对自己的儿子都这么狠,更何况是对别人?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更加的有意思!

唐凌拍拍手说道:“苏二爷你赢了,股份我可以不要,但你要把苏氏集团的4个副总裁给我撤掉,这个条件你总不能再拒绝了吧?”

苏胜男在苏氏集团一直没有话语权,最大的原因就是这4个副总裁都是元老但又同时支持苏定远。

在没有合理理由的情况下,唐凌还真不好动他们,但如果是他们主动辞职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一次,苏定远并没有立刻回绝,但还是想了想说道:“太多了,最多撤掉1位。”

“3位!”

“2位!”

“成交!”

苏定远立刻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打通后说道:“老许,通知老谢,你们两个人现在就向公司递交辞呈,不用问什么,1个小时内办妥!”

大约过了半小时,苏定远的手机上就传来2张照片,里面是2位副总裁的辞职报告以及签字。

唐凌随意一瞥,说道:“OK,没问题!”

他也不担心对方会耍诈,以苏定远如今的地位,绝对不会做出尔反尔这种掉身份的事情。

苏定远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就离开了,身后的苏浙看都没看一眼。

唐凌也想走,但是苏浙不知何时恢复了清醒,一把就拉住了他:“等一下!我的解药呢!你难道想反悔吗?”

“哦,对了,我差点把这个忘了!”

唐凌拍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些会所免费的纸巾递给苏浙。

“你什么意思!?”苏浙愤怒的质问。

唐凌微微一笑:“这就是你的解药啊,你刚才不过是吃了一些治疗便秘的药,难为你忍到现在,赶紧去厕所好好的解一下毒吧!”

……

苏定远出了会所门口,陆明已经在外边等候多时。

其实苏定远来的时候他也在,所有的经过他也都看到了,只是并没有露面,而是在不远处等待。

但当他看到苏定远打电话的时候他知道事情有了结果,所以赶紧出来备车等候。

陆明看到苏定远出来后,赶紧迎上去开门。

车子徐徐开启,陆明立刻问道:“老爷,您真的打算让老徐和老谢撤下来吗?”

虽然知道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但陆明还是觉得这么轻易的就把公司的2位副总职位给对方,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毕竟每一位副总都掌管着一些部门资源,一旦撤离,就相当于是把这些资源拱手让人。

况且苏式集团一共就5位副总,除去一位中立,其他四位可都是他们的人,所以才不怕苏胜男接手集团。

现在一下子就失去两位,以后再想制约对方,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苏定远轻轻叹了口气:“人在屋檐下,焉能不低头,这次就当是为浙儿买最后一个教训吧,索性还有你和陈烨在,一时半会还出不了什么乱子。”

“那少爷呢,不用等他吗?万一对方不讲信用怎么办?”陆明提醒道。

苏定远自信的说道:“放心吧,不会的,因为浙儿的毒……应该是假的。”

“什么?假的!?”

陆明大惊,刚才他也在现场,所以才更加不敢相信对方敢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

而且陆明不懂的是,如果苏定远真的知道毒是假的,怎么还会同意对方的要求呢?

“中毒虽然是假的,但是事情是真的。”

苏定远解释道:“这个唐凌叫我来除了坐地起价之外,无非就是在向我示威,他在警告我,只要他愿意,随时随地都有能力让浙儿悄无声息的死去,至于是否真中了毒,那并不重要。”

陆明听了苏定远的话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担忧的说道:“可是这对少爷是否太残忍了一些。”

无论怎样,苏定远今天的做法都有些冷漠。

不,甚至可以说是无情。

父子之间的感情从此出现了裂痕不说,还为苏定远埋下了一颗危险的种子。

毕竟老爷和苏家丫头是一定要分出一个输赢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但凡老爷这里出现一些劣势,苏浙脑海里都会想起今日的情景,都会认定自己是一颗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

这种心理压力可能让苏浙直接崩溃,哪怕是做出背地里捅刀子的事都不稀奇!

就算将来老爷能胜出,他也要一辈子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毕竟苏浙一直以来的自信和骄傲都来自于自己的父亲,可唐凌在今天却把这些全部粉碎。

如果他不能想办法重新振作起来,说是被毁了都不过分。

这简直就是杀人诛心!

不得不说,唐凌这一招离间计用的实在是狠辣!让你明知道这是个隐患却又不得不接受!

相比之下,苏浙找人陷害唐凌的行为简直就像小孩子嬉闹一样可笑!

一想到这里,陆明忽然有些害怕起唐凌来,对方年纪轻轻,可是行事手段竟是如此的老辣。

只不过是一份假毒,就让老爷被逼其退,毁其子,吞其果,这份翻手为云覆手雨的本事,着实令人胆寒。

陆明的脑海里不禁想起最近公司所流传的一句话:宁逗阎王趣,莫惹苏门婿!

这说的就是唐凌。

只是从今往后这恐怕不仅仅再是一句玩笑话了,而是每个人都必须要去重视的规则!

苏定远悠悠的说道:“豪门无情,无情才能成大事,这是我早就想让浙儿明白的道理,只不过一直缺一个机会,而今天唐凌刚好给了我在机会。”

苏定远笑道:“如果经过此事能让刚儿真正的成长起来,那今天到底谁输谁赢还真未可知,说不定我还要感谢一下这个唐凌呢。”

陆明颇为敬佩的看了一眼苏定远,他最佩服老爷的地方就是无论陷入什么困难,他都能看到事情对自己最有利的一面,而且心态也不会受到影响。

要知道今天他可是经历了败仗,父子感情也遭人破坏,无论是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不可能如此的云淡风轻,还扬言感谢对方。

“那我们就这么算了?”陆明心有不甘的问道。

“算了?”

苏定远听了陆明的话阴狠一笑:“睚眦必报,绝不吃亏可不是他唐凌才有的性格,通知一下那些人,让他们动手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