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0 10:30:00

珈蓝会所门口,唐凌悠闲而立,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

不一会,一辆红色的奔驰小跑停在了会所门口,苏胜男从车上下来。

唐凌一见苏胜男就笑着说道:“老婆大人,我都说了不用来接我了,你怎么不听呢,你到底是有多想我啊?”

苏胜男明显是对唐凌的无耻有了一定的抵抗力,只是脸色一红就赶紧问正事:“一下子两位副总向我递交辞呈,我能不来吗?想想肯定是你这里面搞鬼,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

唐凌嘿嘿一笑,然后就把刚才里面发生的一切跟苏胜男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苏胜男听后沉默不语,有些惊讶,也有些难以置信。

可没想到苏定远做起事来竟然是如此的决绝,连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都可以轻易舍弃。

不过好歹这次唐凌聪明,不仅全身而退,还争取了两个副总裁的位置,这对于现在的苏胜男而言犹如雨露甘霖。

苏胜男笑道:“这次算是你立功了,不过你是不是根本没打算要二叔的那些股份?”

“也不全是。”

唐凌解释道:“很多事情并不绝对,如果有机会我不会放过,但我也很清楚这并非易事,毕竟这是他竞争的本钱,所以我用苏浙的性命做要挟,除了想得到一些好处外也是在试探他的底线。”

说到这,唐凌的表情忽然有些严肃:“但我没想到他会如此的强硬,更是毫无遮掩的把他内心的想法当着苏浙的面说出来,甚至都不念及一点父子之情,让我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真是个果决的人。”

“果决?我看是无情才对吧。”苏胜男有些非议的说道。

唐凌摇摇头:“如果他真的狠心无情,这两位副总的职位他都不会给我,这说明他内心还是有一些顾虑的。”

“只不过他不想一直受我的威胁,所以才会做出那样强硬的姿态,一方面是借我的手教育打磨苏浙,另一方面也是在表明他的态度,警告我这种威胁有一次就够了。”

说到这,唐凌忽然赞赏道:“这苏定远还真不是一般人啊,好久都没有碰到这么有意思的对手了!”

唐凌的性格就是遇强则强,喜欢挑战,像苏定远这样的对手,就让他感觉浑身热血沸腾。

苏胜男看着唐凌兴奋的样子,有些无语,碰到这样冷血的对手,唐凌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夸赞,真不知道该说他是好战,还是应该把他看做和苏定远一样的疯子。

不过今天终究也是一场胜利,让苏胜男完全掌控锦绣又进了一步,而这一切都是唐凌的功劳。

所以苏胜男一把搂过唐凌的胳膊:“看在你今天表现这么优秀,带你去个好地方。”

……

江城夜市,唐凌和苏胜男把车停在一处,便牵手在这里逛街。

白天的江城繁忙、急促,所有人都在为了生活而奔波,显得有些压抑,但是一到了晚上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人们仿佛卸去枷锁,开始尽情享受生活。尤其是这夜市,各种摆摊叫卖应有尽有,让你目不暇接,感觉好不热闹。

难怪这里的人都说,真正的江城生活是从夜里开始的。

苏胜男显然非常喜欢这种场合,一路上挑挑拣拣,左顾右盼,像一只被关久了的麻雀忽然飞出牢笼一般自由活泼。

唐凌和苏胜男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但从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她,放松,真诚,开心,与平日里有很大的差别,但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仿佛这才是她本来的性格一样。

唐凌看得出来,苏胜男是真心喜欢这里,脸上那种纯真笑容可骗不了人,他也是第一次见。

但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好奇以前苏家的大小姐为何会如此的“接地气”,所以看向她的目光里充满了好奇。

苏胜男感受到了唐凌的眼神,聪明的她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思,撅着嘴说道:“怎么,难道我在你眼里就只能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吗?”

唐凌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

其实苏胜男比苏浙早出生几年,经历过苏家奋斗时的艰苦,所以这让她的成长环境和普通人相仿,与那些千金大小姐有明显的区别。

平时用的东西也都很简约,穿着也并不全是十分昂贵的奢侈品牌,可这非但没有降低苏胜男的魅力,反而让她身上形成了一种别样的亲和力。

反正在唐凌眼里,此时的苏胜男比之前更加的吸引人!

苏胜男说道:“小时候爷爷经常带我来这里逛街,那时候家里不是很富裕,很多东西都只能看看,我记得爷爷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还是和别人整整砍了半小时价才买回来的,只可惜……。”

苏胜男说到这,忽然神色一暗,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往事或者人。

唐凌看见后,立刻说道:“不久是砍价么,我也会的好吧。”

“就你?”苏胜男满脸怀疑的看着唐凌。

唐凌挺了挺胸膛:“别瞧不起人,当年我可是东砍一条街,西杀一条巷,人称‘白嫖小王子,还价小白龙’。”

苏胜男一脸嫌弃的看着唐凌,那意思明显就是:光吹没用,有种你来一次。

唐凌见状直接大手一挥,指着街道上这一片摊位,豪气的说道:“看上什么,随便挑,看我杀价!”

苏胜男也不客气,唐凌话音刚落就来到一处卖饰品的摊位,拿起一个耳环,然后说道:“唐先生,请开始你的表演。”

唐凌自信的对摊位老板说道:“老板,这个多少钱?我要了!”

这个老板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拿眼打量了一眼唐凌和苏胜男,然后笑着说道:“二位真是好眼力,这可是我这最好的一对耳环了,是我们家祖传的,看你们有缘,1000卖你了!”

这个老板也是个人精一般的人物,知道像唐凌这样的,为了博美人开心一般情况是绝对不会砍价的,否则就是让女方看不起。

更何况苏胜男在这位老板眼里,简直就是天仙一般的女子,有这样的美女在旁边,唐凌就算打肿脸也得充胖子。

所以老板是瞅准了,能要多高就要多高,否则一副塑料耳环哪里值得了1000块?

可是他显然低估了唐凌的无耻程度以及买耳环的目的。

唐凌直截了当的说道:“我身上就70,老板你卖不卖?”

老板笑容一下子凝固了,虽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但你这也太狠了?

老板说道:“兄弟,哪有你这么还的,要不我给你打个8折,这可是熟人价,要不是看你们两个有缘,我绝对……。”

老板还在说,可唐凌压根就不想不听,拉起苏胜男转身就走。

“哎哎哎,别着急走啊,实在不行我再给你们降点,500行不行,这真的是最低了。”

“你们怎么还走啊,我200赔本卖给你总可以了吧!”

“好好好!70就70,没办法,我看你们俩实在是有缘。”

老板磨破了嘴皮唐凌也不为所动,只能妥协,总不能为了“宰肥羊”而黄了生意啊。

唐凌微微一笑,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币:“这是100,请找我30。”

唐凌掏钱掏的理直气壮,完全忘记了刚才说自己身上只有70块钱的话。

把这摊主给气的,心说这抠搜的人是怎么交上这么漂亮女朋友的?

简直没天理啊!

“看不出来,你还真的会还价。”

当苏胜男接过耳环的时候,显得十分开心,所以不由自主的夸了唐凌一句。

唐凌得意的说道:“那当然!我说了,还价这种事我可是行家。”

“从没失过手?”

“必须的!”

唐凌自信的说道:“任何东西我一眼就能看出它的实际价格,上下幅度绝对不会超过10块钱,就你这耳环,我敢保证,那老板绝对没从我身上挣到超过5块钱的利润。”

唐凌话音刚落,身后忽然传来刚才摊位老板的一声吆喝,差点让他栽个跟头。

“祖传上等耳环,30一副,童叟无欺,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第十八章 砍价

珈蓝会所门口,唐凌悠闲而立,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

不一会,一辆红色的奔驰小跑停在了会所门口,苏胜男从车上下来。

唐凌一见苏胜男就笑着说道:“老婆大人,我都说了不用来接我了,你怎么不听呢,你到底是有多想我啊?”

苏胜男明显是对唐凌的无耻有了一定的抵抗力,只是脸色一红就赶紧问正事:“一下子两位副总向我递交辞呈,我能不来吗?想想肯定是你这里面搞鬼,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

唐凌嘿嘿一笑,然后就把刚才里面发生的一切跟苏胜男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苏胜男听后沉默不语,有些惊讶,也有些难以置信。

可没想到苏定远做起事来竟然是如此的决绝,连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都可以轻易舍弃。

不过好歹这次唐凌聪明,不仅全身而退,还争取了两个副总裁的位置,这对于现在的苏胜男而言犹如雨露甘霖。

苏胜男笑道:“这次算是你立功了,不过你是不是根本没打算要二叔的那些股份?”

“也不全是。”

唐凌解释道:“很多事情并不绝对,如果有机会我不会放过,但我也很清楚这并非易事,毕竟这是他竞争的本钱,所以我用苏浙的性命做要挟,除了想得到一些好处外也是在试探他的底线。”

说到这,唐凌的表情忽然有些严肃:“但我没想到他会如此的强硬,更是毫无遮掩的把他内心的想法当着苏浙的面说出来,甚至都不念及一点父子之情,让我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真是个果决的人。”

“果决?我看是无情才对吧。”苏胜男有些非议的说道。

唐凌摇摇头:“如果他真的狠心无情,这两位副总的职位他都不会给我,这说明他内心还是有一些顾虑的。”

“只不过他不想一直受我的威胁,所以才会做出那样强硬的姿态,一方面是借我的手教育打磨苏浙,另一方面也是在表明他的态度,警告我这种威胁有一次就够了。”

说到这,唐凌忽然赞赏道:“这苏定远还真不是一般人啊,好久都没有碰到这么有意思的对手了!”

唐凌的性格就是遇强则强,喜欢挑战,像苏定远这样的对手,就让他感觉浑身热血沸腾。

苏胜男看着唐凌兴奋的样子,有些无语,碰到这样冷血的对手,唐凌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夸赞,真不知道该说他是好战,还是应该把他看做和苏定远一样的疯子。

不过今天终究也是一场胜利,让苏胜男完全掌控锦绣又进了一步,而这一切都是唐凌的功劳。

所以苏胜男一把搂过唐凌的胳膊:“看在你今天表现这么优秀,带你去个好地方。”

……

江城夜市,唐凌和苏胜男把车停在一处,便牵手在这里逛街。

白天的江城繁忙、急促,所有人都在为了生活而奔波,显得有些压抑,但是一到了晚上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人们仿佛卸去枷锁,开始尽情享受生活。尤其是这夜市,各种摆摊叫卖应有尽有,让你目不暇接,感觉好不热闹。

难怪这里的人都说,真正的江城生活是从夜里开始的。

苏胜男显然非常喜欢这种场合,一路上挑挑拣拣,左顾右盼,像一只被关久了的麻雀忽然飞出牢笼一般自由活泼。

唐凌和苏胜男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但从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她,放松,真诚,开心,与平日里有很大的差别,但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仿佛这才是她本来的性格一样。

唐凌看得出来,苏胜男是真心喜欢这里,脸上那种纯真笑容可骗不了人,他也是第一次见。

但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好奇以前苏家的大小姐为何会如此的“接地气”,所以看向她的目光里充满了好奇。

苏胜男感受到了唐凌的眼神,聪明的她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思,撅着嘴说道:“怎么,难道我在你眼里就只能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吗?”

唐凌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

其实苏胜男比苏浙早出生几年,经历过苏家奋斗时的艰苦,所以这让她的成长环境和普通人相仿,与那些千金大小姐有明显的区别。

平时用的东西也都很简约,穿着也并不全是十分昂贵的奢侈品牌,可这非但没有降低苏胜男的魅力,反而让她身上形成了一种别样的亲和力。

反正在唐凌眼里,此时的苏胜男比之前更加的吸引人!

苏胜男说道:“小时候爷爷经常带我来这里逛街,那时候家里不是很富裕,很多东西都只能看看,我记得爷爷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还是和别人整整砍了半小时价才买回来的,只可惜……。”

苏胜男说到这,忽然神色一暗,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往事或者人。

唐凌看见后,立刻说道:“不久是砍价么,我也会的好吧。”

“就你?”苏胜男满脸怀疑的看着唐凌。

唐凌挺了挺胸膛:“别瞧不起人,当年我可是东砍一条街,西杀一条巷,人称‘白嫖小王子,还价小白龙’。”

苏胜男一脸嫌弃的看着唐凌,那意思明显就是:光吹没用,有种你来一次。

唐凌见状直接大手一挥,指着街道上这一片摊位,豪气的说道:“看上什么,随便挑,看我杀价!”

苏胜男也不客气,唐凌话音刚落就来到一处卖饰品的摊位,拿起一个耳环,然后说道:“唐先生,请开始你的表演。”

唐凌自信的对摊位老板说道:“老板,这个多少钱?我要了!”

这个老板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拿眼打量了一眼唐凌和苏胜男,然后笑着说道:“二位真是好眼力,这可是我这最好的一对耳环了,是我们家祖传的,看你们有缘,1000卖你了!”

这个老板也是个人精一般的人物,知道像唐凌这样的,为了博美人开心一般情况是绝对不会砍价的,否则就是让女方看不起。

更何况苏胜男在这位老板眼里,简直就是天仙一般的女子,有这样的美女在旁边,唐凌就算打肿脸也得充胖子。

所以老板是瞅准了,能要多高就要多高,否则一副塑料耳环哪里值得了1000块?

可是他显然低估了唐凌的无耻程度以及买耳环的目的。

唐凌直截了当的说道:“我身上就70,老板你卖不卖?”

老板笑容一下子凝固了,虽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但你这也太狠了?

老板说道:“兄弟,哪有你这么还的,要不我给你打个8折,这可是熟人价,要不是看你们两个有缘,我绝对……。”

老板还在说,可唐凌压根就不想不听,拉起苏胜男转身就走。

“哎哎哎,别着急走啊,实在不行我再给你们降点,500行不行,这真的是最低了。”

“你们怎么还走啊,我200赔本卖给你总可以了吧!”

“好好好!70就70,没办法,我看你们俩实在是有缘。”

老板磨破了嘴皮唐凌也不为所动,只能妥协,总不能为了“宰肥羊”而黄了生意啊。

唐凌微微一笑,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币:“这是100,请找我30。”

唐凌掏钱掏的理直气壮,完全忘记了刚才说自己身上只有70块钱的话。

把这摊主给气的,心说这抠搜的人是怎么交上这么漂亮女朋友的?

简直没天理啊!

“看不出来,你还真的会还价。”

当苏胜男接过耳环的时候,显得十分开心,所以不由自主的夸了唐凌一句。

唐凌得意的说道:“那当然!我说了,还价这种事我可是行家。”

“从没失过手?”

“必须的!”

唐凌自信的说道:“任何东西我一眼就能看出它的实际价格,上下幅度绝对不会超过10块钱,就你这耳环,我敢保证,那老板绝对没从我身上挣到超过5块钱的利润。”

唐凌话音刚落,身后忽然传来刚才摊位老板的一声吆喝,差点让他栽个跟头。

“祖传上等耳环,30一副,童叟无欺,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