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1 09:06:38

离开那个摊位后,苏胜男一路笑的前仰后合,甚至眼泪都笑出几滴,胸前的抖动让唐凌一阵眼花缭乱。

虽然包了眼福,但一想到刚才的“真香”糗事,即便脸皮厚如他,也依旧有些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唐凌严重怀疑刚才的老板是故意的!

唐凌和苏胜男就这样嬉笑着穿梭于闹市。

在快出路口的时候,忽然从路边过来了一个提着花篮的小女孩。

小女孩走到唐凌和苏胜男跟前,笑着说道:“大哥哥,要花吗,很便宜的,才10块钱一支,你的女朋友这么漂亮,买支花送给他吧。”

小女孩说完还冲苏胜男笑了笑,但苏胜男并没有说话,只是望向了唐凌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唐凌见状赶忙掏出刚才买耳环剩余的30块零钱,说道:“给我来3支。”

小女孩一边借过钱,一边掏出3支鲜红的玫瑰花递给唐凌。

“大哥哥你真会买,3支的含义就是ILOVEYOU,我爱你的意思,你一定很爱这位姐姐吧?”

小女孩十分的会说话,不仅把苏胜男的脸说红了,连唐凌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头歪到了一边。

而就在他刚把头扭到一边,卖花小女孩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微笑。

而且递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把锋利的尖刀,猛然刺向唐凌!

刀又亮又快,直奔唐凌的胸口而来,唐凌距离小女孩儿很近,此时又看向了他处,似乎根本来不及反应!

但就在小女孩以为得手的时候,面前忽然闪过一道靓影,直接挡在了唐凌的身前!

噗!

刀瞬间扎进了那道身影的身体里!

这突然起来的变故让小女孩儿一愣,下意识的抬头,就看到了苏胜男,还有双眼充血的唐凌!

不好!

小女孩意识到不对,猛然的想后退。

可是还没等她行动,一支手快如闪电,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脖子,而且直接单手举了起来。

“呜呜呜。”

小女儿被掐住脖子,闷声挣扎,可是发出的声音却有些古怪,不再清脆,反而有点像男人!

“给我死!!!”

唐凌声音仿佛来自九幽地狱,杀气十足!

咔嚓!

“小女孩儿”的脖子应声而断,身体瞬间没了力气,瘫软下来,到死她都没想通,苏胜男到底是怎么发现她的。

唐凌随手把尸体扔到了一边,尸体滚了几个咕噜磕到了路边的,脸上的妆容也因此磕破了,从中露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孔!

这哪里是个小女孩,分明就是一个长相身材都十分畸形的侏儒!

易容变音术!这是专业杀手才会的技能!

唐凌报着苏胜男,看道对方浑身是血的,低吼道:“你个蠢女人,你为什么要替我挡?蠢女人!蠢女人!蠢女人!”

唐凌连“骂”了苏胜男三声蠢女人,但怎么看怎么像在自责自己的大意。

苏胜男显然也看出这一点,所以面对唐凌的责怪,不仅不生气,心中反而有些甜蜜。

她笑着说道:“我……我刚才在……在偷看你,然后也……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就自己挡过来了。”

这时候,闹市的人们看出了人命,瞬间就乱了。

但从街口忽然有十几个黑衣劲装的男人出现,直奔唐凌和苏胜男而来,手里海拿着明晃晃的武器!

唐凌见状一把抱起苏胜男向外跑去,他现在没有时间和这些人纠缠,先把苏胜男送去医院抢救才是最重要的事。

然而他刚动身不久,身后忽然传出嗡嗡的车鸣声,对方居然不知何时已经骑上摩托车紧追,很明显是有备而来!

“要不你……你还是把……把放下我吧,这样我们……我们谁都走不了。”

苏胜男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他妈给我闭嘴!”唐凌怒吼道。

可苏胜男却喃喃的说道:“其实有时候想想,每……每天都生活在……在阴谋和……和争斗中,这样的生活还不如死了痛快。”

“别人都说将门无弱女,都说我名为胜男,就应该人如其名,可是他们都不知道,胜男……终归不是男!”

“我……好累啊!”

或许是因为刀伤的疼痛,又也许是苏胜男回忆起往事,此时的她表情有些落寞,眼角更有一丝泪光划过。

“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为我难过?”苏胜男忽然盯着唐凌问道。

“狗屁!”

唐凌咬此时的表情有些狰狞:“老子才是阎王,我他妈没让你死,你就死不了,而且你他妈跟老子结婚,还没跟老子睡过就想死,门都没有!”

“你他妈不给老子生十个八个的孩子,老子跟你没完!”

听了唐凌的话,苏胜男羞涩一笑。

“流……流氓!”

说完直接就晕了过去。

唐凌心中一紧,身影又快了几分,简直像飞一样。

身后的摩托车队,一个个目瞪口呆,对方抱着个人居然跑的比他们这摩多车队似乎还快,距离一点没拉进,真是见鬼了!

追击人的惊讶是唐凌不知道,也没心情去琢磨,他现在只想着赶快把苏胜男送到医院救治。

只是后面的人跟的实在太紧,得赶紧想办法。

好在他想起一个人的家好像离这里不远,所以唐凌一个闪身进入一个胡同,然后稍微停了一下,迅速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徐飞,现在给我来夜市,别他妈问什么,如果你想坐上公司副总的位置,就他妈给我10分钟到!”

唐凌说完,又抱起苏胜男向前飞奔。

只不过又跑了5分钟,一辆白色的本田SUV向他们驶来。

车一停,徐飞就看到唐凌和满身是血的苏胜男,吃惊的说道:“卧槽!老大,你这是什么情况!?”

“别废话,赶紧把胜男送到医院,快!”

“好好好!”

徐飞眼看情况紧急,也不敢再多问,赶紧搭把手把苏胜男放到车上。

苏胜男一上车,唐凌顺势把自己的诺基亚给了徐飞,说道:“到了医院,给我守住急救室,除非我来,否则任何人都不能带她走!”

“老大,你不跟着一起去吗?”徐飞疑惑的问道。

“我若跟着,咱们谁也走不了!”

唐凌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摩托车队轰鸣的声音。

徐飞老远一看这阵仗,再不废话,挂挡、踩油、松离合一气呵成,车子飞一样的就走了。

徐飞前脚走,后面追击的人就到了,为首的是一个黑衣人。

看到徐飞的车后,黑衣人挥挥手,随后就有两辆摩托车缓缓启动,打算去追击徐飞。

这两辆一边一个开始加速前进,可是刚经过唐凌的身边,就感觉脖子忽然被人给抓住了,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人和车子就分离了。

身下的摩托车甩出去好几米远,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音!

唐凌居然生生的把这两个人从摩托车上拽了起来!

咔嚓!

唐凌双手一用力,两个人的脖子应声而短,直接死去。

唐凌阴森的对着众人说道:“过此路者,死!”

第十九章 遇刺

离开那个摊位后,苏胜男一路笑的前仰后合,甚至眼泪都笑出几滴,胸前的抖动让唐凌一阵眼花缭乱。

虽然包了眼福,但一想到刚才的“真香”糗事,即便脸皮厚如他,也依旧有些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唐凌严重怀疑刚才的老板是故意的!

唐凌和苏胜男就这样嬉笑着穿梭于闹市。

在快出路口的时候,忽然从路边过来了一个提着花篮的小女孩。

小女孩走到唐凌和苏胜男跟前,笑着说道:“大哥哥,要花吗,很便宜的,才10块钱一支,你的女朋友这么漂亮,买支花送给他吧。”

小女孩说完还冲苏胜男笑了笑,但苏胜男并没有说话,只是望向了唐凌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唐凌见状赶忙掏出刚才买耳环剩余的30块零钱,说道:“给我来3支。”

小女孩一边借过钱,一边掏出3支鲜红的玫瑰花递给唐凌。

“大哥哥你真会买,3支的含义就是ILOVEYOU,我爱你的意思,你一定很爱这位姐姐吧?”

小女孩十分的会说话,不仅把苏胜男的脸说红了,连唐凌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头歪到了一边。

而就在他刚把头扭到一边,卖花小女孩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微笑。

而且递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把锋利的尖刀,猛然刺向唐凌!

刀又亮又快,直奔唐凌的胸口而来,唐凌距离小女孩儿很近,此时又看向了他处,似乎根本来不及反应!

但就在小女孩以为得手的时候,面前忽然闪过一道靓影,直接挡在了唐凌的身前!

噗!

刀瞬间扎进了那道身影的身体里!

这突然起来的变故让小女孩儿一愣,下意识的抬头,就看到了苏胜男,还有双眼充血的唐凌!

不好!

小女孩意识到不对,猛然的想后退。

可是还没等她行动,一支手快如闪电,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脖子,而且直接单手举了起来。

“呜呜呜。”

小女儿被掐住脖子,闷声挣扎,可是发出的声音却有些古怪,不再清脆,反而有点像男人!

“给我死!!!”

唐凌声音仿佛来自九幽地狱,杀气十足!

咔嚓!

“小女孩儿”的脖子应声而断,身体瞬间没了力气,瘫软下来,到死她都没想通,苏胜男到底是怎么发现她的。

唐凌随手把尸体扔到了一边,尸体滚了几个咕噜磕到了路边的,脸上的妆容也因此磕破了,从中露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孔!

这哪里是个小女孩,分明就是一个长相身材都十分畸形的侏儒!

易容变音术!这是专业杀手才会的技能!

唐凌报着苏胜男,看道对方浑身是血的,低吼道:“你个蠢女人,你为什么要替我挡?蠢女人!蠢女人!蠢女人!”

唐凌连“骂”了苏胜男三声蠢女人,但怎么看怎么像在自责自己的大意。

苏胜男显然也看出这一点,所以面对唐凌的责怪,不仅不生气,心中反而有些甜蜜。

她笑着说道:“我……我刚才在……在偷看你,然后也……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就自己挡过来了。”

这时候,闹市的人们看出了人命,瞬间就乱了。

但从街口忽然有十几个黑衣劲装的男人出现,直奔唐凌和苏胜男而来,手里海拿着明晃晃的武器!

唐凌见状一把抱起苏胜男向外跑去,他现在没有时间和这些人纠缠,先把苏胜男送去医院抢救才是最重要的事。

然而他刚动身不久,身后忽然传出嗡嗡的车鸣声,对方居然不知何时已经骑上摩托车紧追,很明显是有备而来!

“要不你……你还是把……把放下我吧,这样我们……我们谁都走不了。”

苏胜男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他妈给我闭嘴!”唐凌怒吼道。

可苏胜男却喃喃的说道:“其实有时候想想,每……每天都生活在……在阴谋和……和争斗中,这样的生活还不如死了痛快。”

“别人都说将门无弱女,都说我名为胜男,就应该人如其名,可是他们都不知道,胜男……终归不是男!”

“我……好累啊!”

或许是因为刀伤的疼痛,又也许是苏胜男回忆起往事,此时的她表情有些落寞,眼角更有一丝泪光划过。

“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为我难过?”苏胜男忽然盯着唐凌问道。

“狗屁!”

唐凌咬此时的表情有些狰狞:“老子才是阎王,我他妈没让你死,你就死不了,而且你他妈跟老子结婚,还没跟老子睡过就想死,门都没有!”

“你他妈不给老子生十个八个的孩子,老子跟你没完!”

听了唐凌的话,苏胜男羞涩一笑。

“流……流氓!”

说完直接就晕了过去。

唐凌心中一紧,身影又快了几分,简直像飞一样。

身后的摩托车队,一个个目瞪口呆,对方抱着个人居然跑的比他们这摩多车队似乎还快,距离一点没拉进,真是见鬼了!

追击人的惊讶是唐凌不知道,也没心情去琢磨,他现在只想着赶快把苏胜男送到医院救治。

只是后面的人跟的实在太紧,得赶紧想办法。

好在他想起一个人的家好像离这里不远,所以唐凌一个闪身进入一个胡同,然后稍微停了一下,迅速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徐飞,现在给我来夜市,别他妈问什么,如果你想坐上公司副总的位置,就他妈给我10分钟到!”

唐凌说完,又抱起苏胜男向前飞奔。

只不过又跑了5分钟,一辆白色的本田SUV向他们驶来。

车一停,徐飞就看到唐凌和满身是血的苏胜男,吃惊的说道:“卧槽!老大,你这是什么情况!?”

“别废话,赶紧把胜男送到医院,快!”

“好好好!”

徐飞眼看情况紧急,也不敢再多问,赶紧搭把手把苏胜男放到车上。

苏胜男一上车,唐凌顺势把自己的诺基亚给了徐飞,说道:“到了医院,给我守住急救室,除非我来,否则任何人都不能带她走!”

“老大,你不跟着一起去吗?”徐飞疑惑的问道。

“我若跟着,咱们谁也走不了!”

唐凌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摩托车队轰鸣的声音。

徐飞老远一看这阵仗,再不废话,挂挡、踩油、松离合一气呵成,车子飞一样的就走了。

徐飞前脚走,后面追击的人就到了,为首的是一个黑衣人。

看到徐飞的车后,黑衣人挥挥手,随后就有两辆摩托车缓缓启动,打算去追击徐飞。

这两辆一边一个开始加速前进,可是刚经过唐凌的身边,就感觉脖子忽然被人给抓住了,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人和车子就分离了。

身下的摩托车甩出去好几米远,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音!

唐凌居然生生的把这两个人从摩托车上拽了起来!

咔嚓!

唐凌双手一用力,两个人的脖子应声而短,直接死去。

唐凌阴森的对着众人说道:“过此路者,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