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3 13:02:06

“轰隆”李宏从床上惊醒。他梦到他和老道被雷劈了!

此时天还没亮,李宏已经睡不着了,并且还很精神,看来是老道给的气窍丹有用了。

李宏听到窗外有人说话,很是嘈杂。

李宏走到床边把窗子大开向外望去,窗户外是店家的后院,李宏看到,后院里一群身着西域服装的男子在交谈,但是李宏怎感觉这群西域人和他在皇城见得不太一样。

后院之中还有些畜牲,有马、驴、狗还有些叫不出来名的动物。想必是趁着干旱,没人要牲畜,低价收购的吧,但是这些动物也太老实了吧,这么安静。

李宏觉得无聊又关上了窗子,回床上躺着了。

“小子下楼吃饭了,老道我饿了。”老道把李宏叫了起来,二人来到楼下找地方做了下来。

“店家,把你们这早点上来。”老道又对店小二说道,老道的精气神,丝毫没有刚睡醒的样子。

不一会店小二端着两盘红薯来了。“两位客观慢用。”

小二刚要走,李宏连忙挥手,“等一下,怎么没有白粥,一早上吃红薯这么干怎么下咽?”

小二弯腰笑眯眯的说:“客官外地赶来,一路上应该也见到了逃荒的流民,想必也知道我们这正逢干旱,那白粥还得要加水,现在最缺的就是水了。”

李宏揉了揉睡回笼觉惺忪的眼睛,“对奥,是我唐突了,你忙着去吧。”

“不对,你给我回来。”李宏突然精神了。

“你门是不是店大欺客,看我们一老一小好欺负?”李宏拍桌子说道。

小二赶忙赔不是,“客官你这话是从何说起?”

“我问你,你们店里是不是来了一群西域客商?”李宏。

“是的,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小二回道。

“那我再问你,他们是不是有很多牲畜?”李宏。

“是的,那牲畜一直不少。”小二回道。

“你家牲畜不喝水啊,你说大旱缺水,那些牲口,一天喝的比人都多,你说你店家没水熬粥?”李宏再次质问。

“客官我家的牲畜喝水,但是他家的牲畜真不喝水。”小二一脸无辜的说道。

李宏爆了粗口,“你逗我?”

“小子,别急,让着小哥儿把话说完。”老道劝导。

昨夜老道睡觉前,就发现后院的事情了,也是好奇。

“这位老爷说得对,客官你等我讲完。”小二一边说着还做到了桌旁。

“这事也奇怪,我在这里见过这么多走南闯北的客商,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店家小二见得人多,可以说在古代消息最为灵通。

“说重点,别墨迹。”李宏急道。

“好来,那西域客商住店后特意将整个后院包下,住下第二天就带了很多牲畜回来,我们掌柜的一看急了,这大旱之年,人都活不了怎么还能养牲畜,就上去和西域人交谈。”

小二自己要倒杯茶喝,发现茶盅没水,又尴尬的放下了,接着说道。

“西域商人,跟掌柜的说,这些牲畜都他们自己照料,不用我们管,死活都和店家没关系,又多掏出三两银钱,老板就让他们住了下来。”

“我以为他们是在外面背水过来,但是从来没见过,最奇怪的是,特意嘱咐掌柜的不要给牲畜喂水,并且这些畜生特别安静,你要是不看见,根本不知道后院还有一堆畜生呢。客官你刚才真是冤枉我了。”

小二说完站起身来准备走,老道掏出五个铜板扔给了小二。

“这是赏你的,我们爷俩就喜欢听些奇闻怪事,以后还有在来找我们聊聊还有赏。”老道对小二说道。

“老道你不觉得有点怪吗?”李宏啃着红薯说道。

“怪是怪,老道宗门多数异兽还要喝水,为什么这些凡间的畜生就不喝呢?没准人家西域有自己的养法。”老道也啃着红薯说道。

“也是,这是别人家的事,现在人活着还费劲呢,管那些畜生干嘛,吃完我们俩去外面转转。”二人吃完,站起准备出门。

李宏盯着老道说:“老道,你是不是又去骗人,干了伤天害理的事了,昨晚我做梦,梦到咱们俩被雷劈了。”

“老道我不屑于和你这种无知的小子解释。”二人斗着嘴走在青山城的路上。

此时的青山城路上人丁稀落,店家关门,街头没有逃荒的人,李宏好不容易看到个路人,就找过来问一下。

路人说,这青阳城靠近中原,城里的居民大多都去了中原地区。路人说完就走了,也没问出个所以然。

“小子,我们深入两湖一些,在这边上是问不出什么了。”老道对李宏说。

“也好,我去青山城的锦衣卫,牵两匹快马。”李宏说道。

“不必,你跟老道走,你不是想知道你怎么来的吗?”老道拽着李宏进入了没人的巷子。

老道右手伸出手腕一翻,一把古剑出在手上,向空中抛出,古剑悬浮在了空中老道跳跃上去,站立剑上。

李宏瞪大了两眼看着,感觉有些熟悉。

“小子还愣着干嘛,上来走人。”老道。

李宏恍然大悟,昨天在道观里,就是老道拽着他,踩着剑飞,然后一道雷劈下。

“不上,会被雷劈的。”李宏转身要走,老道飞到前面拦住。

“老道昨天是个意外,居士你还是要相信老道的。”老道直了直身子,一派仙风道骨。

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子坏得很,但是李宏的好奇心还是战胜了理智。

古剑悬空三丈有余,李宏双腿弯曲向左面墙弹跳过去,在快接触墙的一瞬间,右脚蹬墙借力,转身向古剑跳去。

左脚要踩到古剑时,古剑忽然后撤一寸,李宏一脚踩空,摔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老道刚脚抖了一下。”说着老道控制古剑落到了,离地五尺高的地方。李宏从地上爬起,向上楼梯一样就站了上去。

“喂,你个老道是不是故意整我。”李宏瞪着老道后背说。

“小子,你可不要瞎说,是你自己太虚了,你可别刺激老道我,一会我再一哆嗦,可就不是三丈高的地方掉下去了。”老道双手后背御剑而行。

李宏听后,低头下看,这时已经看到了半个青山城了,高度还在上升,李宏赶紧抱住老道。

“小子别乱摸我,把手拿下来。”老道呵斥道。

“不行,打死我也不放,这么高,我掉下去都成肉饼了。”李宏双手报的更紧了。

“小子,老道年轻时,一手御剑飞行,打遍宗门无敌手,你放心。”老道。

“我放心,但我不放手!”李宏喊道。

这时老道在飞剑上做了两个蹲起,左右脚各甩了甩,好像在做伸展运动。“说起来,也好久没御剑飞行了,今天给你展现一下真正的技术。”

“不要。”李宏赶忙阻止,三丈多高都能脚抖,这天上要抖一下,人都没了。

只见,老道空中急停,李宏心放了下来。

突然,向下俯冲,快要落地时,老道左脚一跺,剑尖上扬,又向高空飞去,并飞速旋转,古剑上的纹路不停闪烁,阵法保护着两人。

老道玩了一会,准备御剑落地。

“小子,老道这御剑飞行帅不帅,想不想学?”老道嘚瑟的说道。“小子问你话呢,是不是惊呆了?”

还没有声音,老道回头一看,李宏不知道什时候晕倒瘫在了剑上。

老道急忙御剑落地,查看一番,还好只是晕了过去,老道玩的太嗨忘记李宏是个普通人了。

老道又检查了李宏的丹田,发现丹田和经脉已经快要打通,也正是如此,李宏只是晕了过去,没有休克。

老道又给李宏注入真气,李宏醒了过来。

“老,道,我们,到哪,了?”李宏说话已经不利索了,并且走路发飘,这李宏也是倒霉,不到一个星期晕倒了这么多次,能活着就不错了。

“这里的难民多,我们已经飞出200里的路程了,你这是普通人御剑飞行后遗症,睡一觉就好了,就别多说话了。”老道心虚的说道。

李宏跟在老道后面走,没走多远,就看到有西域商人再和逃难的小孩说话,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就看到商人领着小孩走了。

一开始也没注意,大灾之年买卖人口当做家丁,求口饭吃在古代也是正常。走了没多远又看到了几个西域商人。

在皇城时,待着没事李宏经常跑去听那些西域进贡的商人,讲些西域的事情,对西域商人有些了解,他们都是珠宝丝绸香料这些物品的。

没听说有人买卖儿童的,并且大明律中是禁止买卖人口伤天害理的事情的,一个两个还好瞒过官府,人多了可是要被官府缉拿,处以大刑生不如死。

李宏总感觉有些奇怪,又说不出来。

第八章奇怪的西域商人

“轰隆”李宏从床上惊醒。他梦到他和老道被雷劈了!

此时天还没亮,李宏已经睡不着了,并且还很精神,看来是老道给的气窍丹有用了。

李宏听到窗外有人说话,很是嘈杂。

李宏走到床边把窗子大开向外望去,窗户外是店家的后院,李宏看到,后院里一群身着西域服装的男子在交谈,但是李宏怎感觉这群西域人和他在皇城见得不太一样。

后院之中还有些畜牲,有马、驴、狗还有些叫不出来名的动物。想必是趁着干旱,没人要牲畜,低价收购的吧,但是这些动物也太老实了吧,这么安静。

李宏觉得无聊又关上了窗子,回床上躺着了。

“小子下楼吃饭了,老道我饿了。”老道把李宏叫了起来,二人来到楼下找地方做了下来。

“店家,把你们这早点上来。”老道又对店小二说道,老道的精气神,丝毫没有刚睡醒的样子。

不一会店小二端着两盘红薯来了。“两位客观慢用。”

小二刚要走,李宏连忙挥手,“等一下,怎么没有白粥,一早上吃红薯这么干怎么下咽?”

小二弯腰笑眯眯的说:“客官外地赶来,一路上应该也见到了逃荒的流民,想必也知道我们这正逢干旱,那白粥还得要加水,现在最缺的就是水了。”

李宏揉了揉睡回笼觉惺忪的眼睛,“对奥,是我唐突了,你忙着去吧。”

“不对,你给我回来。”李宏突然精神了。

“你门是不是店大欺客,看我们一老一小好欺负?”李宏拍桌子说道。

小二赶忙赔不是,“客官你这话是从何说起?”

“我问你,你们店里是不是来了一群西域客商?”李宏。

“是的,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小二回道。

“那我再问你,他们是不是有很多牲畜?”李宏。

“是的,那牲畜一直不少。”小二回道。

“你家牲畜不喝水啊,你说大旱缺水,那些牲口,一天喝的比人都多,你说你店家没水熬粥?”李宏再次质问。

“客官我家的牲畜喝水,但是他家的牲畜真不喝水。”小二一脸无辜的说道。

李宏爆了粗口,“你逗我?”

“小子,别急,让着小哥儿把话说完。”老道劝导。

昨夜老道睡觉前,就发现后院的事情了,也是好奇。

“这位老爷说得对,客官你等我讲完。”小二一边说着还做到了桌旁。

“这事也奇怪,我在这里见过这么多走南闯北的客商,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店家小二见得人多,可以说在古代消息最为灵通。

“说重点,别墨迹。”李宏急道。

“好来,那西域客商住店后特意将整个后院包下,住下第二天就带了很多牲畜回来,我们掌柜的一看急了,这大旱之年,人都活不了怎么还能养牲畜,就上去和西域人交谈。”

小二自己要倒杯茶喝,发现茶盅没水,又尴尬的放下了,接着说道。

“西域商人,跟掌柜的说,这些牲畜都他们自己照料,不用我们管,死活都和店家没关系,又多掏出三两银钱,老板就让他们住了下来。”

“我以为他们是在外面背水过来,但是从来没见过,最奇怪的是,特意嘱咐掌柜的不要给牲畜喂水,并且这些畜生特别安静,你要是不看见,根本不知道后院还有一堆畜生呢。客官你刚才真是冤枉我了。”

小二说完站起身来准备走,老道掏出五个铜板扔给了小二。

“这是赏你的,我们爷俩就喜欢听些奇闻怪事,以后还有在来找我们聊聊还有赏。”老道对小二说道。

“老道你不觉得有点怪吗?”李宏啃着红薯说道。

“怪是怪,老道宗门多数异兽还要喝水,为什么这些凡间的畜生就不喝呢?没准人家西域有自己的养法。”老道也啃着红薯说道。

“也是,这是别人家的事,现在人活着还费劲呢,管那些畜生干嘛,吃完我们俩去外面转转。”二人吃完,站起准备出门。

李宏盯着老道说:“老道,你是不是又去骗人,干了伤天害理的事了,昨晚我做梦,梦到咱们俩被雷劈了。”

“老道我不屑于和你这种无知的小子解释。”二人斗着嘴走在青山城的路上。

此时的青山城路上人丁稀落,店家关门,街头没有逃荒的人,李宏好不容易看到个路人,就找过来问一下。

路人说,这青阳城靠近中原,城里的居民大多都去了中原地区。路人说完就走了,也没问出个所以然。

“小子,我们深入两湖一些,在这边上是问不出什么了。”老道对李宏说。

“也好,我去青山城的锦衣卫,牵两匹快马。”李宏说道。

“不必,你跟老道走,你不是想知道你怎么来的吗?”老道拽着李宏进入了没人的巷子。

老道右手伸出手腕一翻,一把古剑出在手上,向空中抛出,古剑悬浮在了空中老道跳跃上去,站立剑上。

李宏瞪大了两眼看着,感觉有些熟悉。

“小子还愣着干嘛,上来走人。”老道。

李宏恍然大悟,昨天在道观里,就是老道拽着他,踩着剑飞,然后一道雷劈下。

“不上,会被雷劈的。”李宏转身要走,老道飞到前面拦住。

“老道昨天是个意外,居士你还是要相信老道的。”老道直了直身子,一派仙风道骨。

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子坏得很,但是李宏的好奇心还是战胜了理智。

古剑悬空三丈有余,李宏双腿弯曲向左面墙弹跳过去,在快接触墙的一瞬间,右脚蹬墙借力,转身向古剑跳去。

左脚要踩到古剑时,古剑忽然后撤一寸,李宏一脚踩空,摔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老道刚脚抖了一下。”说着老道控制古剑落到了,离地五尺高的地方。李宏从地上爬起,向上楼梯一样就站了上去。

“喂,你个老道是不是故意整我。”李宏瞪着老道后背说。

“小子,你可不要瞎说,是你自己太虚了,你可别刺激老道我,一会我再一哆嗦,可就不是三丈高的地方掉下去了。”老道双手后背御剑而行。

李宏听后,低头下看,这时已经看到了半个青山城了,高度还在上升,李宏赶紧抱住老道。

“小子别乱摸我,把手拿下来。”老道呵斥道。

“不行,打死我也不放,这么高,我掉下去都成肉饼了。”李宏双手报的更紧了。

“小子,老道年轻时,一手御剑飞行,打遍宗门无敌手,你放心。”老道。

“我放心,但我不放手!”李宏喊道。

这时老道在飞剑上做了两个蹲起,左右脚各甩了甩,好像在做伸展运动。“说起来,也好久没御剑飞行了,今天给你展现一下真正的技术。”

“不要。”李宏赶忙阻止,三丈多高都能脚抖,这天上要抖一下,人都没了。

只见,老道空中急停,李宏心放了下来。

突然,向下俯冲,快要落地时,老道左脚一跺,剑尖上扬,又向高空飞去,并飞速旋转,古剑上的纹路不停闪烁,阵法保护着两人。

老道玩了一会,准备御剑落地。

“小子,老道这御剑飞行帅不帅,想不想学?”老道嘚瑟的说道。“小子问你话呢,是不是惊呆了?”

还没有声音,老道回头一看,李宏不知道什时候晕倒瘫在了剑上。

老道急忙御剑落地,查看一番,还好只是晕了过去,老道玩的太嗨忘记李宏是个普通人了。

老道又检查了李宏的丹田,发现丹田和经脉已经快要打通,也正是如此,李宏只是晕了过去,没有休克。

老道又给李宏注入真气,李宏醒了过来。

“老,道,我们,到哪,了?”李宏说话已经不利索了,并且走路发飘,这李宏也是倒霉,不到一个星期晕倒了这么多次,能活着就不错了。

“这里的难民多,我们已经飞出200里的路程了,你这是普通人御剑飞行后遗症,睡一觉就好了,就别多说话了。”老道心虚的说道。

李宏跟在老道后面走,没走多远,就看到有西域商人再和逃难的小孩说话,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就看到商人领着小孩走了。

一开始也没注意,大灾之年买卖人口当做家丁,求口饭吃在古代也是正常。走了没多远又看到了几个西域商人。

在皇城时,待着没事李宏经常跑去听那些西域进贡的商人,讲些西域的事情,对西域商人有些了解,他们都是珠宝丝绸香料这些物品的。

没听说有人买卖儿童的,并且大明律中是禁止买卖人口伤天害理的事情的,一个两个还好瞒过官府,人多了可是要被官府缉拿,处以大刑生不如死。

李宏总感觉有些奇怪,又说不出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