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6 09:09:39

“阿嚏”这夏天怎么有点冷呢?店家后院的大汉,打了一个冷颤。

李宏老道二人降落在青山城外,步行进入了青山城。

“老道我们俩偷个什么牲口。”李宏仰头看着天说道。

“偷?算不上,算不上,是你去偷,老道上岁数了,腿脚不好使了。”老道在房间里做了下来。

李宏依旧看着天,准确的是看着房顶。

“本官也不适合干这种事,那我就去借一只畜生回来吧。”

此时的李宏已经被好奇心控制了。

此时的后院有很多动物,李宏把窗子打开个小缝,像逛市场一样挑选。

马?不行,太大了。

猪?不行,太胖了。

“小子,你别磨叽了快点去,现在就下面一个看着的西域人,再不去天黑了。”老道在和西域商人接触后,已经可以用精神力感知了。

精神力感知,类似和雷达一样,每个人的精神力散发的都不一样,但是经常聚在一起的又有共性,所以修真者可以分辨出来。

也有个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有过接触,就像雷达可以分辨出敌我信息,原因是提前将敌我信息输入进去了,如果没有输入,那只能感知出是个物品。

李宏左思右想,最后把目标定在了靠近后门的一只幼年的驴身上。

他和老道约定在城外的森林见面。

李宏从楼上下来。

“客官,吃点东西不?”小二笑着问道。

“不了不了。”李宏微笑说道。

李宏大摇大摆的走到后院。

“喂,兄嘚?”李宏说道。

“你叫我?”大汉起身说道。

李宏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在楼上看明明没多高的,我能爆粗口吗?

大汉走到李宏身前。

李宏仰着头弱弱的说“哥,刚才店家小二叫你呢。”

“是吗?我去看一下。”大汉向屋内走去。

李宏猛地跳起来,向脖子砍去,不是要耍帅,是够不到,角度不好用不上力。

“我怎感觉听到咔嚓一声?”李宏也没多想,把大汉藏到了,马厩的草堆里,赶忙去把驴子迁出后院。

青山城内路上一人牵着一驴子向城外飞奔,这驴子走路还有些不利索。

要说李宏直接当着大汉面,把大汉打了,那要是硬汉醒来发现怎办?

不怎办,跟大汉醒不醒没关系,大汉犯不犯事,大汉犯了法,我锦衣卫叫做,缉拿要犯。你大汉没犯法,那是我李宏认错人了,抱歉。

话说这李宏已经将驴子迁到了城外树林。

“老道你来还是我来。”李宏端着老道准备的水碗。

“这还用问,驴是你牵过来的,水碗在你手里,主意也是你出的。你不干谁干?”老道坐着说道。

好像有道理,李宏觉得,但是你个老道士也没说不行啊!

李宏要递给驴喝水,小驴子看到水以后主动喝了起来,喝了两口就趴在了地上。

“老道,好像没啥问题,就是喝完困了睡觉了,可能西域人不想让牲口睡觉吧。”李宏回头对老道说。

“你现在在仔细看看。”老道指着驴说道。

李宏仔细看去,并且问到了血水的腥味,趴在地上的驴,怎感觉像是披着毛皮的东西。

“小子你用刀戳他一下。”

李宏身上带着的不是绣春刀,绣春刀放在了他的房间里,一是怕暴露身份,二是舍不得用,怕脏了磕了。

那为啥用天天玩王千户的,因为那是王千户的,不是他李宏自己的。

李宏用刀碰了一下,发现这驴的皮毛好像和肉脱离了。

李宏向后撤去,伸长手,用刀把驴毛皮翻起。

“老道你看。”李宏何时见过这种场景。

“还看啥,赶紧看一下还活着没?”老道眉头紧锁的说道。

翻开驴毛皮,下面不是驴的身子,谁也没曾想到,居然有一个人躺在下面。

李宏上前查看,此人应该是个孩子十四五岁的样子,全身赤裸,沾满了粘液。

李宏伸手放在鼻子前,发现还有鼻息,赶忙将衣服脱下,将孩子包裹起来。

老道也查看一番:“此子气血虚弱,声带被堵无法说话,倒无大碍。”

“这么说来,这驴是被那些西域商人,用孩子变出来的,那其他的牲畜会不会也是,还有那些被西域商人杀了的畜生。”李宏表情凝重。

尤其是,一想到今天那只当着他面杀了的马,就更加,纠结。

老道快用御剑术赶回酒店,老道没有丝毫迟疑,转眼三人就回了过去。

只见酒店外被百姓包得水泄不通,李宏抱着孩子和老道一起挤了进去,发现衙役将这里封锁了。

“这里被封了,不要再进了。”一个衙役挡住了三人的去路。

“本官乃万岁爷钦点锦衣卫督查使,住在此店,圣旨和令牌在店家二楼丁字号包房。”李宏大声说道。

衙役急忙让同僚去找,证明身份。

“大人稍等,小的已经去找片刻就会。”衙役不卑不亢的回到。

不一会,衙役的同僚和另一个人出来了。

“大人赎罪,下官乃青山城典狱司,不知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还请赎罪。”典狱司说道。

李宏将手中孩子递给刚才的衙役,“先替我照顾好他。”

转身又问向典狱司,“这里发生了什么?”

典狱司急忙鞠躬:“下官罪该万死,这里发生了血案,店家小二帮掌柜喂马时,发现一名波斯商人死在马料草垛里,这事不吉利,惊了大人的架。”

李宏严肃的脸上,突然笑了,给典狱司笑了一跳,心想:“大人你这笑是啥意思?”

李宏偷马砍晕大汉时,感觉大汉粗壮,惊心动魄,当时就决定多用点力,可是无论身体多壮,脖子也是最脆弱的。

这可能也是因果循环的报应,刚出场就被主角干死了。

“此时先不用管,你派人那我令牌,速去锦衣卫衙门,将此地封锁,驱散围观百姓。”李宏将锦衣令抵了过去。

这锦衣令是锦衣卫派发给办事用的令牌,不区分官职大小,持有锦衣令者,可调动周边任何锦衣卫人员协助办案,无论官职大小。

李宏上次抓匪时的令牌,还没来得及上交,一直用到现在。

“你去找人给我倒几盆水,喂给院子的牲口,院子里留下俩衙役就行其余人到外面等着。”李宏再次对典狱司下令。

典狱司十分不解,放着人命关天的大案不破,给这些牲口喂水喝干啥。

虽然心里埋怨,可行动上一点不敢耽误,他可是看见了屋里面的谕旨和那把明亮的绣春刀,生怕得最了这位爷,一刀给他着五品小官剁了。

院子里的牲畜喝完水后,全都爬在了地上,过了几分钟后。

“你们几个去把这些畜生的皮给拔下来?”李宏对着留下来的衙役说道。

衙役提着刀,拿着火把,走了过去,用刀进行扒皮。

“人,人,是人”两个衙役手中的火把和刀掉在了地上,大声喊道。

“大惊小怪,成何体统,安静,本官知道,你们速速用手把皮都拔了,把这些人都给放到店里,照顾好。”

“典狱司,你速速安排让城门口的守兵,一旦发现波斯商人就立即抓捕,如有反抗,就地正法,锦衣卫的和你一同前去。这件事情严格保密,不准泄露,谁要是敢说出去,就是妖言惑众危及大明朝,诛他九族。”

此时的李宏,在院子的火把照耀下,看到地上躺着的有男有女,多是壮年和孩子,李宏的拳头紧攥,青筋暴起。

“老道我们走,这群妖人,其罪当诛。”老道知道李宏说的是哪。

“不急,这次他们人多,等老道交宗门弟子前来助阵。”

老道掏出八卦镜,右手一抹,黑白小鱼活了一样,老道向黑色小鱼输送一道真气。

此时的深处五岳山内的一间道观内,

“师傅,收到了门中求助信号,有邪教来犯,是掌门亲自发送的。”一名年轻人对着中年人说道。

洞天界三大宗门之一的玉虚宗负责守护凡间,防止修士打扰普通人生活,扰乱天道伦理。

“留下值守的,其余所有人刚跟我一起前去。”中年人激动地说。

玉虚宗有人口数万人,掌门这种高层,通常进行修炼,以求飞升,很少向弟子们抛头露面,尤其是他这种被派往地球的内门弟子来说,能见到掌门是种机缘,说不定就被赐予功法或是丹药。

“我们走,一会门中弟子将会赶来。”老道带上李宏跳向墙外,又御剑腾空而起,赶往西域商人帐篷的地方。

第十章失手杀人

“阿嚏”这夏天怎么有点冷呢?店家后院的大汉,打了一个冷颤。

李宏老道二人降落在青山城外,步行进入了青山城。

“老道我们俩偷个什么牲口。”李宏仰头看着天说道。

“偷?算不上,算不上,是你去偷,老道上岁数了,腿脚不好使了。”老道在房间里做了下来。

李宏依旧看着天,准确的是看着房顶。

“本官也不适合干这种事,那我就去借一只畜生回来吧。”

此时的李宏已经被好奇心控制了。

此时的后院有很多动物,李宏把窗子打开个小缝,像逛市场一样挑选。

马?不行,太大了。

猪?不行,太胖了。

“小子,你别磨叽了快点去,现在就下面一个看着的西域人,再不去天黑了。”老道在和西域商人接触后,已经可以用精神力感知了。

精神力感知,类似和雷达一样,每个人的精神力散发的都不一样,但是经常聚在一起的又有共性,所以修真者可以分辨出来。

也有个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有过接触,就像雷达可以分辨出敌我信息,原因是提前将敌我信息输入进去了,如果没有输入,那只能感知出是个物品。

李宏左思右想,最后把目标定在了靠近后门的一只幼年的驴身上。

他和老道约定在城外的森林见面。

李宏从楼上下来。

“客官,吃点东西不?”小二笑着问道。

“不了不了。”李宏微笑说道。

李宏大摇大摆的走到后院。

“喂,兄嘚?”李宏说道。

“你叫我?”大汉起身说道。

李宏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在楼上看明明没多高的,我能爆粗口吗?

大汉走到李宏身前。

李宏仰着头弱弱的说“哥,刚才店家小二叫你呢。”

“是吗?我去看一下。”大汉向屋内走去。

李宏猛地跳起来,向脖子砍去,不是要耍帅,是够不到,角度不好用不上力。

“我怎感觉听到咔嚓一声?”李宏也没多想,把大汉藏到了,马厩的草堆里,赶忙去把驴子迁出后院。

青山城内路上一人牵着一驴子向城外飞奔,这驴子走路还有些不利索。

要说李宏直接当着大汉面,把大汉打了,那要是硬汉醒来发现怎办?

不怎办,跟大汉醒不醒没关系,大汉犯不犯事,大汉犯了法,我锦衣卫叫做,缉拿要犯。你大汉没犯法,那是我李宏认错人了,抱歉。

话说这李宏已经将驴子迁到了城外树林。

“老道你来还是我来。”李宏端着老道准备的水碗。

“这还用问,驴是你牵过来的,水碗在你手里,主意也是你出的。你不干谁干?”老道坐着说道。

好像有道理,李宏觉得,但是你个老道士也没说不行啊!

李宏要递给驴喝水,小驴子看到水以后主动喝了起来,喝了两口就趴在了地上。

“老道,好像没啥问题,就是喝完困了睡觉了,可能西域人不想让牲口睡觉吧。”李宏回头对老道说。

“你现在在仔细看看。”老道指着驴说道。

李宏仔细看去,并且问到了血水的腥味,趴在地上的驴,怎感觉像是披着毛皮的东西。

“小子你用刀戳他一下。”

李宏身上带着的不是绣春刀,绣春刀放在了他的房间里,一是怕暴露身份,二是舍不得用,怕脏了磕了。

那为啥用天天玩王千户的,因为那是王千户的,不是他李宏自己的。

李宏用刀碰了一下,发现这驴的皮毛好像和肉脱离了。

李宏向后撤去,伸长手,用刀把驴毛皮翻起。

“老道你看。”李宏何时见过这种场景。

“还看啥,赶紧看一下还活着没?”老道眉头紧锁的说道。

翻开驴毛皮,下面不是驴的身子,谁也没曾想到,居然有一个人躺在下面。

李宏上前查看,此人应该是个孩子十四五岁的样子,全身赤裸,沾满了粘液。

李宏伸手放在鼻子前,发现还有鼻息,赶忙将衣服脱下,将孩子包裹起来。

老道也查看一番:“此子气血虚弱,声带被堵无法说话,倒无大碍。”

“这么说来,这驴是被那些西域商人,用孩子变出来的,那其他的牲畜会不会也是,还有那些被西域商人杀了的畜生。”李宏表情凝重。

尤其是,一想到今天那只当着他面杀了的马,就更加,纠结。

老道快用御剑术赶回酒店,老道没有丝毫迟疑,转眼三人就回了过去。

只见酒店外被百姓包得水泄不通,李宏抱着孩子和老道一起挤了进去,发现衙役将这里封锁了。

“这里被封了,不要再进了。”一个衙役挡住了三人的去路。

“本官乃万岁爷钦点锦衣卫督查使,住在此店,圣旨和令牌在店家二楼丁字号包房。”李宏大声说道。

衙役急忙让同僚去找,证明身份。

“大人稍等,小的已经去找片刻就会。”衙役不卑不亢的回到。

不一会,衙役的同僚和另一个人出来了。

“大人赎罪,下官乃青山城典狱司,不知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还请赎罪。”典狱司说道。

李宏将手中孩子递给刚才的衙役,“先替我照顾好他。”

转身又问向典狱司,“这里发生了什么?”

典狱司急忙鞠躬:“下官罪该万死,这里发生了血案,店家小二帮掌柜喂马时,发现一名波斯商人死在马料草垛里,这事不吉利,惊了大人的架。”

李宏严肃的脸上,突然笑了,给典狱司笑了一跳,心想:“大人你这笑是啥意思?”

李宏偷马砍晕大汉时,感觉大汉粗壮,惊心动魄,当时就决定多用点力,可是无论身体多壮,脖子也是最脆弱的。

这可能也是因果循环的报应,刚出场就被主角干死了。

“此时先不用管,你派人那我令牌,速去锦衣卫衙门,将此地封锁,驱散围观百姓。”李宏将锦衣令抵了过去。

这锦衣令是锦衣卫派发给办事用的令牌,不区分官职大小,持有锦衣令者,可调动周边任何锦衣卫人员协助办案,无论官职大小。

李宏上次抓匪时的令牌,还没来得及上交,一直用到现在。

“你去找人给我倒几盆水,喂给院子的牲口,院子里留下俩衙役就行其余人到外面等着。”李宏再次对典狱司下令。

典狱司十分不解,放着人命关天的大案不破,给这些牲口喂水喝干啥。

虽然心里埋怨,可行动上一点不敢耽误,他可是看见了屋里面的谕旨和那把明亮的绣春刀,生怕得最了这位爷,一刀给他着五品小官剁了。

院子里的牲畜喝完水后,全都爬在了地上,过了几分钟后。

“你们几个去把这些畜生的皮给拔下来?”李宏对着留下来的衙役说道。

衙役提着刀,拿着火把,走了过去,用刀进行扒皮。

“人,人,是人”两个衙役手中的火把和刀掉在了地上,大声喊道。

“大惊小怪,成何体统,安静,本官知道,你们速速用手把皮都拔了,把这些人都给放到店里,照顾好。”

“典狱司,你速速安排让城门口的守兵,一旦发现波斯商人就立即抓捕,如有反抗,就地正法,锦衣卫的和你一同前去。这件事情严格保密,不准泄露,谁要是敢说出去,就是妖言惑众危及大明朝,诛他九族。”

此时的李宏,在院子的火把照耀下,看到地上躺着的有男有女,多是壮年和孩子,李宏的拳头紧攥,青筋暴起。

“老道我们走,这群妖人,其罪当诛。”老道知道李宏说的是哪。

“不急,这次他们人多,等老道交宗门弟子前来助阵。”

老道掏出八卦镜,右手一抹,黑白小鱼活了一样,老道向黑色小鱼输送一道真气。

此时的深处五岳山内的一间道观内,

“师傅,收到了门中求助信号,有邪教来犯,是掌门亲自发送的。”一名年轻人对着中年人说道。

洞天界三大宗门之一的玉虚宗负责守护凡间,防止修士打扰普通人生活,扰乱天道伦理。

“留下值守的,其余所有人刚跟我一起前去。”中年人激动地说。

玉虚宗有人口数万人,掌门这种高层,通常进行修炼,以求飞升,很少向弟子们抛头露面,尤其是他这种被派往地球的内门弟子来说,能见到掌门是种机缘,说不定就被赐予功法或是丹药。

“我们走,一会门中弟子将会赶来。”老道带上李宏跳向墙外,又御剑腾空而起,赶往西域商人帐篷的地方。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