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7 11:11:50

“我刚才两次感觉到有精神波动,现在赶紧出发,前往我师弟哪里。”说话的人正是西域商人帐篷里的魔教。

“是,遵命护左法大人。”营地的波斯商人急忙收拾。

不到半刻钟,“怎么还没收拾好,不要在搞了,带上重要东西走。”这个魔教护法开始急眼了。

他刚才感受到天空中有精神力和灵气波动,当他仔细观察的时候,发现消失的无影无踪,太干净了。

二者都是天上传来,一般是归墟境出尘层次才能动用身上的灵气真气飞行。但一般没人直接使用,都是借助宝剑宝刀飞行,利用兵器的阵法来增加速度和减少消耗。

魔教左护法心中开始不安起来,修道的都有直觉,就像大家常说的女人第六感一样,尤其是常在生死线上徘徊的那些人。

“李统领,继续前往都阳城,所有人都分开走,避免暴露。”魔教左护法走出帐篷说道。

这批波斯商人迅速解散向都阳城出发,魔教护法并不是怕人多暴露目标,只是因为这群手下都是魔教里的外围弟子,修为只在入道境。

魔教左护法修为达到归墟境斩魔层次,但由于在秘境夺宝时身负重伤,修为并不稳定,这次迫于无奈只能强仍伤痛飞去都阳城,和外围弟子前行速度太慢夜长梦多。

他修为虽然不是魔教中最高的,但是活的时间却是同年龄中最久的一批,既然是反派就要低调,这就是他的原则。

一个星期前的都阳城。

“右护法大人,此事负责人都已经分散在城中各个地点,只等你一声令下。”一个叫花子打扮的人说道。

“时机没到,等旱情在严重一些我们再出手。”右护法说道。

这并不是丐帮,而是魔教天道门的人,他们利用旱情的机会,分散进了咸阳城上千人,为了避开锦衣卫和东厂的监视利用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

天道门的并不是怕锦衣卫和东厂,即便厂卫武功再高,也只是普通人而已,怕的是把背后的司天监引来。

司天监是大明朝的天文观察部门,也掌管时间节气的观察发布,类似于天文台一样。

当然这是明面上,背面上有高人指点,负责处理明朝境内的灵异事情,即便是当今九千岁魏忠贤,对司天监的人也是以礼相待。

三天前晚,都阳城内。

城墙下,每个百丈,就有一黑衣人,这些黑衣人同时跳起,几次借力便登上城墙,大摇大摆的掏出到来,几息便将士兵抹脖斩杀。

随后立即清理城墙上的尸体,换上士兵衣服,继续守卫城墙,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什么人?”此时在巡街的官兵看到前面一到人影跑过,大声呵斥。

就在这时,两侧民宅掏出数个黑衣人。

“哼,什么人?到下面问吧。”巡逻的官兵都已经倒地。

等到城墙被占领巡逻官兵被消灭后,都阳城的中间和四周升起滚滚浓烟,确没有见到火光。

一满脸皱纹的老头站在城内最高的酒楼,看到浓烟后,向空中弹跳飞起,两臂张开缓慢收拢。

只见城中浓烟向老头聚集,等到都聚集在老头四周后。老头双臂猛然张开,浓烟呈圆形,向四周迅速扩散。

这个老头就是右护法,这青色浓烟是天道门的迷魂烟,专门用来大规模迷晕敌方的。

右护法为确保万无一失,将迷魂散从城边缘向城中心聚拢又扩散,来回两遍把迷魂烟灌入城中的人,以防有漏网之鱼。

“天门迅速,将城内活人斩杀,一个不留!”

“干门守好城门,不要放进一个人!”

“地门和支门收集好尸体和精血,配合各长老布置大镇恭迎门主。”右长老用精神力将命令下达到,城中所有天道门弟子中。

天道门成立之初,便认为自己是天道传承,要以杀伐证道,天道门门主刚刚突破渡劫境。

由于修炼的是血修大法,功法霸道刚猛,同级之中少有敌手,并且修炼迅速,但不稳定,所以需要大量鲜血来稳定境界,否则会走火入魔。

这时的右护法出了一个注意。

“此时正是大旱时节,两湖深处,百姓多以逃难,没人会到大旱的地方,我们可以直接占领一座城池,启动血祭大阵,血祭之后立即返回总坛闭关,到时候想抓也难。”

在右护法的鼓动下,门主最终同意,实际上右护法也想借此机会提升实力。

让我们时间回到现在。

“老道,恐怕是泄露风声,这里的人都跑光了。”李宏和老道赶到了。

西域人的营地已经没有了人,但被施了邪术的人还在,老道和李宏喂水逐一解救,不一会,玉虚宗的援兵也赶到了。

“弟子拜见掌门。”中年人带着数十名弟子在空中从剑上跳了下来,单膝跪地喊道。这阵势吓了李宏一跳。

“老骗子,不是,老道,你还真是门派掌门?”李宏弱弱的问道。

“那还能假。”老道白楞了李宏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老道对中年人说。

“弟子是五岳分部负责人。道号平仁。修为归墟境出尘巅峰。”平仁道人说道。

“你派一人继续跟我追杀魔教,其余人将这些普通百姓送到青山城典狱司手里。”

平仁道人立即回到“弟子跟随掌门前去。”

老道、平仁、李宏三人向魔教左护法追去,这方向也正是都阳城。

“掌门,有些不对,为什么前方有淡淡的血气飘来。”平仁道人紧锁眉头。

因为他们在空中御剑飞行,距离地面上百米,如果闻到淡淡的气味,说明地上一定有大量气味的源头,否则也不会传到百米高空。

“老道也发现有些不对,李宏小子,你抱紧我我们全速前进。”

此时的都阳城,路面尘土飞扬,寂静的只能听到风声。

一人捂着胸口站在城门上,“咦,师弟怎么不在,难道是法阵结束提前回去了,那我就赶紧返回总坛。”此人正是受伤的左护法。

左护法在城内又转了一圈,正要离开时,一柄飞剑射来,左护法强行躲闪,擦伤了大腿。

“平仁小子,老道说你不行吧,这魔教虽然是受了重伤,但也是归墟境斩魔巅峰的高手,你想一剑击毙,还是费劲一些,但也不错了。”老道说道。

左护法听到声音越来越近,自己却如何挣扎都无法动弹。

“你个臭道士对我做了什么?放开我,我可是天道门的,你杀了我要是被查出来,灭了你宗门。”左护法挣扎的说道。

平仁道人听后,便要一剑砍去,老道就笑了,阻拦说道:“没想到凡间魔教也如此嚣张,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洞天界的魔教呢?”

老道伸手抓向左护法额头:“别紧张,老道让你长长见识。”

一股精神力跟随这老道的手传向左护法额头中,左护法忽的一下进入了精神世界。

左护法看到连绵的山峰直插入云,山峰间建有阁楼宫殿,涟源几里,络绎不绝,天空中白鹤与侠士同飞,看得左护法如痴如醉,仿佛进入仙境。

场景突然打断,老道拍着左护法的脸说道。

“小子,知道刚才看得是啥不?那是我宗门招待客人的前院,小子有啥感想没?还想灭我宗门吗?”

“年轻人有梦想是好的,但是不要瞎想,否则就是百日做梦。”

老道起身,对平仁说:“他已经被我控制了,处理掉。”

平仁干脆利落一剑下去,左护法到死也没干反抗,因为他在刚才的幻镜里看见了,一块石碑。

石碑写着:“洞天界玉虚宗”这是天道门总坛内老祖传记里记载的地方:入道者遍地皆是,犹如砂石;归墟境时常可见,多如牛毛;渡劫境虽少,但也不下百人。

“李宏,你可知道为什么这都阳城没有人吗?”老道严厉的问道。

“小子,不知,难道不是逃荒去了吗?”李宏诧异道。

“这里有些人的确是逃荒去了,躲过一劫,但其余人都已经永远留在这了。”老道。

“为什么?”李宏。

老道双手掐印,右脚用力跺地,城中红光一闪,这天道门八大长老共同启动的大阵,被老道一人激活。

虽然已经被天道门抹去,但仍然被老道认出。

“此阵是血祭阵法,需要大量精血,如果我猜的没错,我们现在,前往都阳城西北处。”老道三人向西北处走出。

李宏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然而更多的是愤怒,心中呐喊着。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普通百姓白白死去。”无尽的愤怒充斥在李宏心中。

李宏自幼就想像侠客一样,行侠仗义仗剑天涯,打抱不平,虽然没有实现,但是,他成为了一名锦衣卫。

他锦入衣卫第一天就宣誓:保大明武运昌隆,国泰民安,身着锦衣镇山河,手持绣春刀,杀尽天下贪赃枉法之人。

这次来两湖,他知道,皇上只是想让他来玩一圈,走个形式,但他李宏在接下圣旨那一刻,就暗暗发誓:“虽不能除掉贪官,但也绝对不会让一个百姓在他眼前饿死。”

李宏跪在地上两眼发红,身体静脉精气自行游久,丹田与静脉连接处打开速度加快,只到打开,但仍没停止。

老道一手刀将其砍晕。“这小子是要走火入魔。怪哉,他还没修炼呢?”

“我们先找地休息,平仁你速会洞天界宗门调人过来派两百名弟子,主要以历练为主,有我坐镇不会出事,境界不用太高。”

“遵命掌门。”

第十一章血祭都阳城

“我刚才两次感觉到有精神波动,现在赶紧出发,前往我师弟哪里。”说话的人正是西域商人帐篷里的魔教。

“是,遵命护左法大人。”营地的波斯商人急忙收拾。

不到半刻钟,“怎么还没收拾好,不要在搞了,带上重要东西走。”这个魔教护法开始急眼了。

他刚才感受到天空中有精神力和灵气波动,当他仔细观察的时候,发现消失的无影无踪,太干净了。

二者都是天上传来,一般是归墟境出尘层次才能动用身上的灵气真气飞行。但一般没人直接使用,都是借助宝剑宝刀飞行,利用兵器的阵法来增加速度和减少消耗。

魔教左护法心中开始不安起来,修道的都有直觉,就像大家常说的女人第六感一样,尤其是常在生死线上徘徊的那些人。

“李统领,继续前往都阳城,所有人都分开走,避免暴露。”魔教左护法走出帐篷说道。

这批波斯商人迅速解散向都阳城出发,魔教护法并不是怕人多暴露目标,只是因为这群手下都是魔教里的外围弟子,修为只在入道境。

魔教左护法修为达到归墟境斩魔层次,但由于在秘境夺宝时身负重伤,修为并不稳定,这次迫于无奈只能强仍伤痛飞去都阳城,和外围弟子前行速度太慢夜长梦多。

他修为虽然不是魔教中最高的,但是活的时间却是同年龄中最久的一批,既然是反派就要低调,这就是他的原则。

一个星期前的都阳城。

“右护法大人,此事负责人都已经分散在城中各个地点,只等你一声令下。”一个叫花子打扮的人说道。

“时机没到,等旱情在严重一些我们再出手。”右护法说道。

这并不是丐帮,而是魔教天道门的人,他们利用旱情的机会,分散进了咸阳城上千人,为了避开锦衣卫和东厂的监视利用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

天道门的并不是怕锦衣卫和东厂,即便厂卫武功再高,也只是普通人而已,怕的是把背后的司天监引来。

司天监是大明朝的天文观察部门,也掌管时间节气的观察发布,类似于天文台一样。

当然这是明面上,背面上有高人指点,负责处理明朝境内的灵异事情,即便是当今九千岁魏忠贤,对司天监的人也是以礼相待。

三天前晚,都阳城内。

城墙下,每个百丈,就有一黑衣人,这些黑衣人同时跳起,几次借力便登上城墙,大摇大摆的掏出到来,几息便将士兵抹脖斩杀。

随后立即清理城墙上的尸体,换上士兵衣服,继续守卫城墙,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什么人?”此时在巡街的官兵看到前面一到人影跑过,大声呵斥。

就在这时,两侧民宅掏出数个黑衣人。

“哼,什么人?到下面问吧。”巡逻的官兵都已经倒地。

等到城墙被占领巡逻官兵被消灭后,都阳城的中间和四周升起滚滚浓烟,确没有见到火光。

一满脸皱纹的老头站在城内最高的酒楼,看到浓烟后,向空中弹跳飞起,两臂张开缓慢收拢。

只见城中浓烟向老头聚集,等到都聚集在老头四周后。老头双臂猛然张开,浓烟呈圆形,向四周迅速扩散。

这个老头就是右护法,这青色浓烟是天道门的迷魂烟,专门用来大规模迷晕敌方的。

右护法为确保万无一失,将迷魂散从城边缘向城中心聚拢又扩散,来回两遍把迷魂烟灌入城中的人,以防有漏网之鱼。

“天门迅速,将城内活人斩杀,一个不留!”

“干门守好城门,不要放进一个人!”

“地门和支门收集好尸体和精血,配合各长老布置大镇恭迎门主。”右长老用精神力将命令下达到,城中所有天道门弟子中。

天道门成立之初,便认为自己是天道传承,要以杀伐证道,天道门门主刚刚突破渡劫境。

由于修炼的是血修大法,功法霸道刚猛,同级之中少有敌手,并且修炼迅速,但不稳定,所以需要大量鲜血来稳定境界,否则会走火入魔。

这时的右护法出了一个注意。

“此时正是大旱时节,两湖深处,百姓多以逃难,没人会到大旱的地方,我们可以直接占领一座城池,启动血祭大阵,血祭之后立即返回总坛闭关,到时候想抓也难。”

在右护法的鼓动下,门主最终同意,实际上右护法也想借此机会提升实力。

让我们时间回到现在。

“老道,恐怕是泄露风声,这里的人都跑光了。”李宏和老道赶到了。

西域人的营地已经没有了人,但被施了邪术的人还在,老道和李宏喂水逐一解救,不一会,玉虚宗的援兵也赶到了。

“弟子拜见掌门。”中年人带着数十名弟子在空中从剑上跳了下来,单膝跪地喊道。这阵势吓了李宏一跳。

“老骗子,不是,老道,你还真是门派掌门?”李宏弱弱的问道。

“那还能假。”老道白楞了李宏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老道对中年人说。

“弟子是五岳分部负责人。道号平仁。修为归墟境出尘巅峰。”平仁道人说道。

“你派一人继续跟我追杀魔教,其余人将这些普通百姓送到青山城典狱司手里。”

平仁道人立即回到“弟子跟随掌门前去。”

老道、平仁、李宏三人向魔教左护法追去,这方向也正是都阳城。

“掌门,有些不对,为什么前方有淡淡的血气飘来。”平仁道人紧锁眉头。

因为他们在空中御剑飞行,距离地面上百米,如果闻到淡淡的气味,说明地上一定有大量气味的源头,否则也不会传到百米高空。

“老道也发现有些不对,李宏小子,你抱紧我我们全速前进。”

此时的都阳城,路面尘土飞扬,寂静的只能听到风声。

一人捂着胸口站在城门上,“咦,师弟怎么不在,难道是法阵结束提前回去了,那我就赶紧返回总坛。”此人正是受伤的左护法。

左护法在城内又转了一圈,正要离开时,一柄飞剑射来,左护法强行躲闪,擦伤了大腿。

“平仁小子,老道说你不行吧,这魔教虽然是受了重伤,但也是归墟境斩魔巅峰的高手,你想一剑击毙,还是费劲一些,但也不错了。”老道说道。

左护法听到声音越来越近,自己却如何挣扎都无法动弹。

“你个臭道士对我做了什么?放开我,我可是天道门的,你杀了我要是被查出来,灭了你宗门。”左护法挣扎的说道。

平仁道人听后,便要一剑砍去,老道就笑了,阻拦说道:“没想到凡间魔教也如此嚣张,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洞天界的魔教呢?”

老道伸手抓向左护法额头:“别紧张,老道让你长长见识。”

一股精神力跟随这老道的手传向左护法额头中,左护法忽的一下进入了精神世界。

左护法看到连绵的山峰直插入云,山峰间建有阁楼宫殿,涟源几里,络绎不绝,天空中白鹤与侠士同飞,看得左护法如痴如醉,仿佛进入仙境。

场景突然打断,老道拍着左护法的脸说道。

“小子,知道刚才看得是啥不?那是我宗门招待客人的前院,小子有啥感想没?还想灭我宗门吗?”

“年轻人有梦想是好的,但是不要瞎想,否则就是百日做梦。”

老道起身,对平仁说:“他已经被我控制了,处理掉。”

平仁干脆利落一剑下去,左护法到死也没干反抗,因为他在刚才的幻镜里看见了,一块石碑。

石碑写着:“洞天界玉虚宗”这是天道门总坛内老祖传记里记载的地方:入道者遍地皆是,犹如砂石;归墟境时常可见,多如牛毛;渡劫境虽少,但也不下百人。

“李宏,你可知道为什么这都阳城没有人吗?”老道严厉的问道。

“小子,不知,难道不是逃荒去了吗?”李宏诧异道。

“这里有些人的确是逃荒去了,躲过一劫,但其余人都已经永远留在这了。”老道。

“为什么?”李宏。

老道双手掐印,右脚用力跺地,城中红光一闪,这天道门八大长老共同启动的大阵,被老道一人激活。

虽然已经被天道门抹去,但仍然被老道认出。

“此阵是血祭阵法,需要大量精血,如果我猜的没错,我们现在,前往都阳城西北处。”老道三人向西北处走出。

李宏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然而更多的是愤怒,心中呐喊着。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普通百姓白白死去。”无尽的愤怒充斥在李宏心中。

李宏自幼就想像侠客一样,行侠仗义仗剑天涯,打抱不平,虽然没有实现,但是,他成为了一名锦衣卫。

他锦入衣卫第一天就宣誓:保大明武运昌隆,国泰民安,身着锦衣镇山河,手持绣春刀,杀尽天下贪赃枉法之人。

这次来两湖,他知道,皇上只是想让他来玩一圈,走个形式,但他李宏在接下圣旨那一刻,就暗暗发誓:“虽不能除掉贪官,但也绝对不会让一个百姓在他眼前饿死。”

李宏跪在地上两眼发红,身体静脉精气自行游久,丹田与静脉连接处打开速度加快,只到打开,但仍没停止。

老道一手刀将其砍晕。“这小子是要走火入魔。怪哉,他还没修炼呢?”

“我们先找地休息,平仁你速会洞天界宗门调人过来派两百名弟子,主要以历练为主,有我坐镇不会出事,境界不用太高。”

“遵命掌门。”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