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22:36:02

实验室内的异常持续了一天一夜。

王不问这倒霉孩子缩在角落里,连个屁也不敢放。

实验室的中心位置,那蓝色火焰组成的人茧令人瞠目结舌。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的蓝色火焰终于消失了,完全被张狂吸收。

王不问瞪着眼睛,嘴唇都在颤抖。

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站在实验室的中心位置,男人一头白发到耳边的位置,背上的翅膀完全展开,差不多有两米长。

纯黑色的翅膀像是刚打了鞋油的皮鞋,那叫一个黑又亮。

“狂哥?是你吗?”

黑色翅膀瞬间收拢,男人打了一个哆嗦,抱着肩膀就开骂:“修木,你大爷的!”

熟悉的声音令王不问松了一口气,这小子是急忙跑过去查看情况。

张狂全身皮肤状态已经是逆天了,简直和新生儿有一拼,他的眼睛从瞳孔到眼白,都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淡淡的蓝色光层。

王不问左看看又看看,忍不住问道:“狂哥,你这是充钱了吧?返老还童啊,不过你这头发什么情况,全都白了啊。”

张狂瞪了一眼王不问,完全不想搭理他。

这一天一夜的时间,简直就是张狂的噩梦。

基因重组,那种感觉张狂已经不想在回忆了,完全是将他整个人分成了几万分,然后再开始重新拼接。

任何的痛苦,都无法比拟。

这种活着被人分裂,再次组合的感觉,犹如恶魔的杰作。

通过这一次的基因重组,张狂得到了小川的一份留言。

也终于明白,他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张狂的基因之中本来就隐藏着超级基因,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张狂吸收的那块小巧的蓝色石头,实际上是潘多拉的核心碎片,也被称之为母石。

母石原本是一块拳头大小的晶体,被包裹在整个陨石的最中心,在降落的时候发生了崩溃。

而小川则是一个超级智能系统,同样是被封存在母石之中的。

张狂吸收了母石的碎片,而这块母石碎片正是小川的载体,才会出现启动了小川的情况。

而这一次的基因重组,小川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小川已经自我关闭十五天,具体原因小川倒是没有说。

张狂有一种推测,就是基因重组存在着大量的数据,而小川对这些数据进行了处理。

他还记得小川那句话。

“我将尽全力保证你的肉身完整!”

即便张狂没有修木那样专业的知识,却也能推断出来,这一次的基因重组,有八成以上都是依靠小川的帮忙才完成的。

如果没有小川,哪怕一个很小的失误,张狂都会变成一个怪物。

比如,屁股长在了脑袋上……

张狂打了一个哆嗦,顿时是一阵恶寒。

研究室的门被打开,修木抱着一身衣服走进来。

张狂一看到修木,立马是握紧了拳头。

王不问很是机灵,赶紧跑过去接过衣服,拿过来给张狂,似乎是很怕这两人真的打起来似得。

主要,这两位要是真的打起来,那修木肯定完蛋了。

张狂穿好了衣裳,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好半天也不吭声。

他虽然觉得修木隐瞒了一部分情况,可一想这件事情毕竟是自己答应下来的,就算是有脾气,那也没地方发了。

何况,这一次张狂确实变强了。

修木咳嗽一声:“咳咳,就算你想要揍我,那也要让我看看,这一顿揍值不值得挨。”

张狂冷哼一声,然后伸出手,又将袖子撸起来。

一阵淡蓝色的光泽掠过皮肤,张狂的手臂上瞬间被一层纯黑色的鳞片覆盖了。

仔细看的话,这层鳞片上面还是能看到淡淡的蓝色光泽,似乎有一层防护层在鳞片的外面。

“这是什么?”

“蛟龙巨蟒的鳞片,虽然不是我选择的,小川自作主张选择了这东西,不过看样子防御效果很是不错啊。”

“小川?”

“……”

张狂深吸一口气,面对修木,他倒是觉得不用保密了。

就这样,张狂将小川和母石的事情告诉了修木。

但是关于那个神秘男人,还有更多的事情,张狂则是选择了保留。

不是因为他不相信修木,而是因为这些事情过于诡异,连张狂自己都搞不清楚,即便是说了,那又能怎么样呢?

修木走到张狂身边,先是用手碰了碰那些鳞片,然后抡圆了拳头,朝着张狂的胳膊就打了下去。

张狂猛地收回手,退后两步:“你疯了?你想骨折碰瓷啊?”

修木原地转了一圈,最后跑去拿了一把菜刀,也是一点不客气,朝着张狂胳膊就砍下去。

咣当一声。

菜刀应声甩了出去,修木握着手,他的虎口位置已经被震裂了,鲜血横流。

张狂无奈的收回胳膊:“行了,就是你拿机关枪横扫我,那都是白费力气。”

“硫酸呢?”

“白费力气。”

“岩浆呢?”

“我吃饱了撑的往岩浆里面跳?”

张狂回敬一个白眼,就自顾自的离开了研究室,完全不想理会现在的修木。

王不问则是一路跟回去。

张狂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仿佛没事人一样。

然而的是,在回来的路上,张狂内心呐喊了很多次的小川。

但是这一次,那个随叫随到的声音,却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张狂不免是有些烦躁,以前小川在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小川要关闭一个月,张狂总觉得身边像是少了一些什么。

即便知道小川是类似于人工智能一样的存在,可张狂终究还是将小川当成了一个伙伴。

王不问到厨房鼓捣了一阵子,端过来一碗煮方便面。

香味在屋内蔓延,张狂也是提起了兴趣。

王不问坐在旁边,屁颠屁颠的问张狂:“狂哥,除了那个鳞片,还有没有什么变化啊,我总觉得你是不是没全都告诉修木啊?”

张狂一手拿着筷子吃饭,另外一只手虚空一抓。

张狂的手上出现一把两米长的蓝色火焰枪,枪头十分尖锐,即便隔着一段距离,还是能感觉到这东西上面散发出来的森森寒意。

“还有这个东西,小川弄出来的,算是趁手的武器,不过丢出去一个少一个。我现在只能连续凝聚出来两把而已。”

张狂说着话,单手挥动一下,两米长的蓝色火焰枪就收回了他的手心,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这东西的威力如何,张狂从来都没有使过。

总之,这一次的基因重组,除了自身力量的增加,就是这种对能量的把控力了。

小川就像是一个非常好的管家,总是能找到最适合张狂的选择。

而这,也给张狂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王不问看的一愣一愣的,口水都快滴下去了。

吃过饭之后,张狂在别墅里面闲得慌,就想着那栋大厦的事情。

修木还在忙活着研究室重建,因为张狂毁掉了不少的东西,那些仪器有半成都被蓝色火焰给融化了,连研究室内的一些试验品,都没能幸免。

现在这个时候,修木应该还在焦头烂额的忙活着。

张狂作为安全城安全系统的最高负责人,原本就是有很大的权限,自由出入那栋大厦也只是小意思。

张狂和王不问进大厦电梯的时候,正好遇到老七和两个从里面走出来。

双方都是一愣,老七打量着张狂:“队长,几天不见,听说你又变强了。对了,修木先生的研究室是您干的吧?您是没看到啊,修木先生差点没昏过去。”

张狂摆摆手,就问老七怎么在这里。

老七叹了一口气:“还能干什么啊,收尸呗,又死了两个人。”

张狂扫了一眼,这才注意到,老七身后两个男人,手上都提着一一个黑色的大号密封袋。

老七:“队长,这里面的变异者每天都有死的,我们都见怪不怪了,您这是要去看看吗?我总来这里,路熟,我带你去。”

张狂当然是求之不得了,有老七带路,也方便很多。

老七和那两个人交代一番,叮嘱那两具尸体要小心处理,别弄出什么乱子来。

而后,老七和张狂以及王不问,三个人就上了电梯。

老七介绍着:“这大厦第一层是给修木准备的,从第二层开始到顶层都住着一些变异者,第二层和第三层都是一些快要死的人了,留在这边的。江小沫他们有一些人,专门负责这些变异者,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成功救回来的。大家都知道,进了这两层,基本上就是听天由命了。”

整个大厦一共有十多层的高度,中间几层是一些可以自由活动的变异者,生存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顶层则是比较特别。

用老七的话来说,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去过顶层。

能够进入顶层的人只有修木和江小沫他们一批人,当然,张狂是有这个权限的。

老七跟张狂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面带着一些期待。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何况老七在这里晃悠好几天,还都没有看到过顶层的情况。

张狂也是提起了兴趣,按照每一层的情况来看,这顶层的变异者应该是比较特殊的。

修木这家伙一向是最喜欢战斗力强悍的变异者,因为只有这样的变异者,才能保证安全城的安全。

张狂不由得也是心痒痒,有点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顶层到底住着什么样的怪物。

毕竟,张狂自己在别人看来,那就是怪物中的怪物了。

这种寻找同类的心理,在变异者之中也不算是罕见。

老七按下了通往顶层的按钮,界面显示出权限。

权限扫描的时候,张狂凑过去,他的面孔瞬间就通过了权限,电梯朝着顶层升去。

第0026章 破茧

实验室内的异常持续了一天一夜。

王不问这倒霉孩子缩在角落里,连个屁也不敢放。

实验室的中心位置,那蓝色火焰组成的人茧令人瞠目结舌。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的蓝色火焰终于消失了,完全被张狂吸收。

王不问瞪着眼睛,嘴唇都在颤抖。

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站在实验室的中心位置,男人一头白发到耳边的位置,背上的翅膀完全展开,差不多有两米长。

纯黑色的翅膀像是刚打了鞋油的皮鞋,那叫一个黑又亮。

“狂哥?是你吗?”

黑色翅膀瞬间收拢,男人打了一个哆嗦,抱着肩膀就开骂:“修木,你大爷的!”

熟悉的声音令王不问松了一口气,这小子是急忙跑过去查看情况。

张狂全身皮肤状态已经是逆天了,简直和新生儿有一拼,他的眼睛从瞳孔到眼白,都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淡淡的蓝色光层。

王不问左看看又看看,忍不住问道:“狂哥,你这是充钱了吧?返老还童啊,不过你这头发什么情况,全都白了啊。”

张狂瞪了一眼王不问,完全不想搭理他。

这一天一夜的时间,简直就是张狂的噩梦。

基因重组,那种感觉张狂已经不想在回忆了,完全是将他整个人分成了几万分,然后再开始重新拼接。

任何的痛苦,都无法比拟。

这种活着被人分裂,再次组合的感觉,犹如恶魔的杰作。

通过这一次的基因重组,张狂得到了小川的一份留言。

也终于明白,他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张狂的基因之中本来就隐藏着超级基因,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张狂吸收的那块小巧的蓝色石头,实际上是潘多拉的核心碎片,也被称之为母石。

母石原本是一块拳头大小的晶体,被包裹在整个陨石的最中心,在降落的时候发生了崩溃。

而小川则是一个超级智能系统,同样是被封存在母石之中的。

张狂吸收了母石的碎片,而这块母石碎片正是小川的载体,才会出现启动了小川的情况。

而这一次的基因重组,小川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小川已经自我关闭十五天,具体原因小川倒是没有说。

张狂有一种推测,就是基因重组存在着大量的数据,而小川对这些数据进行了处理。

他还记得小川那句话。

“我将尽全力保证你的肉身完整!”

即便张狂没有修木那样专业的知识,却也能推断出来,这一次的基因重组,有八成以上都是依靠小川的帮忙才完成的。

如果没有小川,哪怕一个很小的失误,张狂都会变成一个怪物。

比如,屁股长在了脑袋上……

张狂打了一个哆嗦,顿时是一阵恶寒。

研究室的门被打开,修木抱着一身衣服走进来。

张狂一看到修木,立马是握紧了拳头。

王不问很是机灵,赶紧跑过去接过衣服,拿过来给张狂,似乎是很怕这两人真的打起来似得。

主要,这两位要是真的打起来,那修木肯定完蛋了。

张狂穿好了衣裳,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好半天也不吭声。

他虽然觉得修木隐瞒了一部分情况,可一想这件事情毕竟是自己答应下来的,就算是有脾气,那也没地方发了。

何况,这一次张狂确实变强了。

修木咳嗽一声:“咳咳,就算你想要揍我,那也要让我看看,这一顿揍值不值得挨。”

张狂冷哼一声,然后伸出手,又将袖子撸起来。

一阵淡蓝色的光泽掠过皮肤,张狂的手臂上瞬间被一层纯黑色的鳞片覆盖了。

仔细看的话,这层鳞片上面还是能看到淡淡的蓝色光泽,似乎有一层防护层在鳞片的外面。

“这是什么?”

“蛟龙巨蟒的鳞片,虽然不是我选择的,小川自作主张选择了这东西,不过看样子防御效果很是不错啊。”

“小川?”

“……”

张狂深吸一口气,面对修木,他倒是觉得不用保密了。

就这样,张狂将小川和母石的事情告诉了修木。

但是关于那个神秘男人,还有更多的事情,张狂则是选择了保留。

不是因为他不相信修木,而是因为这些事情过于诡异,连张狂自己都搞不清楚,即便是说了,那又能怎么样呢?

修木走到张狂身边,先是用手碰了碰那些鳞片,然后抡圆了拳头,朝着张狂的胳膊就打了下去。

张狂猛地收回手,退后两步:“你疯了?你想骨折碰瓷啊?”

修木原地转了一圈,最后跑去拿了一把菜刀,也是一点不客气,朝着张狂胳膊就砍下去。

咣当一声。

菜刀应声甩了出去,修木握着手,他的虎口位置已经被震裂了,鲜血横流。

张狂无奈的收回胳膊:“行了,就是你拿机关枪横扫我,那都是白费力气。”

“硫酸呢?”

“白费力气。”

“岩浆呢?”

“我吃饱了撑的往岩浆里面跳?”

张狂回敬一个白眼,就自顾自的离开了研究室,完全不想理会现在的修木。

王不问则是一路跟回去。

张狂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仿佛没事人一样。

然而的是,在回来的路上,张狂内心呐喊了很多次的小川。

但是这一次,那个随叫随到的声音,却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张狂不免是有些烦躁,以前小川在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小川要关闭一个月,张狂总觉得身边像是少了一些什么。

即便知道小川是类似于人工智能一样的存在,可张狂终究还是将小川当成了一个伙伴。

王不问到厨房鼓捣了一阵子,端过来一碗煮方便面。

香味在屋内蔓延,张狂也是提起了兴趣。

王不问坐在旁边,屁颠屁颠的问张狂:“狂哥,除了那个鳞片,还有没有什么变化啊,我总觉得你是不是没全都告诉修木啊?”

张狂一手拿着筷子吃饭,另外一只手虚空一抓。

张狂的手上出现一把两米长的蓝色火焰枪,枪头十分尖锐,即便隔着一段距离,还是能感觉到这东西上面散发出来的森森寒意。

“还有这个东西,小川弄出来的,算是趁手的武器,不过丢出去一个少一个。我现在只能连续凝聚出来两把而已。”

张狂说着话,单手挥动一下,两米长的蓝色火焰枪就收回了他的手心,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这东西的威力如何,张狂从来都没有使过。

总之,这一次的基因重组,除了自身力量的增加,就是这种对能量的把控力了。

小川就像是一个非常好的管家,总是能找到最适合张狂的选择。

而这,也给张狂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王不问看的一愣一愣的,口水都快滴下去了。

吃过饭之后,张狂在别墅里面闲得慌,就想着那栋大厦的事情。

修木还在忙活着研究室重建,因为张狂毁掉了不少的东西,那些仪器有半成都被蓝色火焰给融化了,连研究室内的一些试验品,都没能幸免。

现在这个时候,修木应该还在焦头烂额的忙活着。

张狂作为安全城安全系统的最高负责人,原本就是有很大的权限,自由出入那栋大厦也只是小意思。

张狂和王不问进大厦电梯的时候,正好遇到老七和两个从里面走出来。

双方都是一愣,老七打量着张狂:“队长,几天不见,听说你又变强了。对了,修木先生的研究室是您干的吧?您是没看到啊,修木先生差点没昏过去。”

张狂摆摆手,就问老七怎么在这里。

老七叹了一口气:“还能干什么啊,收尸呗,又死了两个人。”

张狂扫了一眼,这才注意到,老七身后两个男人,手上都提着一一个黑色的大号密封袋。

老七:“队长,这里面的变异者每天都有死的,我们都见怪不怪了,您这是要去看看吗?我总来这里,路熟,我带你去。”

张狂当然是求之不得了,有老七带路,也方便很多。

老七和那两个人交代一番,叮嘱那两具尸体要小心处理,别弄出什么乱子来。

而后,老七和张狂以及王不问,三个人就上了电梯。

老七介绍着:“这大厦第一层是给修木准备的,从第二层开始到顶层都住着一些变异者,第二层和第三层都是一些快要死的人了,留在这边的。江小沫他们有一些人,专门负责这些变异者,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成功救回来的。大家都知道,进了这两层,基本上就是听天由命了。”

整个大厦一共有十多层的高度,中间几层是一些可以自由活动的变异者,生存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顶层则是比较特别。

用老七的话来说,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去过顶层。

能够进入顶层的人只有修木和江小沫他们一批人,当然,张狂是有这个权限的。

老七跟张狂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面带着一些期待。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何况老七在这里晃悠好几天,还都没有看到过顶层的情况。

张狂也是提起了兴趣,按照每一层的情况来看,这顶层的变异者应该是比较特殊的。

修木这家伙一向是最喜欢战斗力强悍的变异者,因为只有这样的变异者,才能保证安全城的安全。

张狂不由得也是心痒痒,有点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顶层到底住着什么样的怪物。

毕竟,张狂自己在别人看来,那就是怪物中的怪物了。

这种寻找同类的心理,在变异者之中也不算是罕见。

老七按下了通往顶层的按钮,界面显示出权限。

权限扫描的时候,张狂凑过去,他的面孔瞬间就通过了权限,电梯朝着顶层升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