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31 09:05:16

黑气朝我面门袭来,然而我只是冷笑了两声,便使用光明系法术迅速抵挡住了这一团凌厉的黑气。尽管我应对这东西丝毫不费力,但不得不承认魔君不愧是仅次于父帝的第二大高手。即使是普普通通的一招也充斥着魔君独有的凌厉之气。倘若是一般修士,遇上这么凌厉的气息就算能挡得住也先失去了斗志,被魔君之威压得喘不过气来。相比之下,我的攻击就缺少这样一种凌厉之气。

然而情形不容我多想。魔君见我挡下他的招式,微微一笑,显然在意料之内。随即便爆出一拳,那一拳黑气弥漫,显然凝聚了他的一些气力。然而我只是笑笑,并没有太在意这一拳。尽管在心理上漠视,然而在实际上我还是防着魔君给我下绊子,毕竟他可实打实思考了几万年能打败我和父帝的方法,要想防止他给我下绊子,就得细心对待他的每一招每一式,以防他的招式过于高妙将我绕了进去。

我见他笑着看着我,便对他道:“我说,你不会在想什么坏水吧?咱俩要比比实力,别比心计。”毕竟我们也交手过两次了,虽然说次数不多,但每一次都是势均力敌,对对方的招式都了如指掌。况且交手这么多次,也颇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好,不为难你了,咱们各出一招,一招定胜负。”他笃定地说。

我轻轻点了点头,毕竟我也知道,我们之间想要打个你死我活,没三五年打不出来。但三五年时间太长,时间一长就容易出变数。

魔君淡淡笑道:“谁先出招?你还是我?”

“这个嘛……我倒是有个主意,”我心思一动,“其实啊,有时候凡间也有好东西,你听没听说过猜拳?谁赢了谁先出招。”

他哭笑不得:“莲无垢,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你我一战这么草率的吗?”

我也知道这有些不靠谱,但有时候呢,凡间的东西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公平。于是我便一本正经点了点头。

魔君活了这么久,当然听过猜拳。于是我便倒计时:“三,

二,

一!”

话音刚落,我们出了拳。魔君出的是拳头,而我出的恰是剪刀,魔君看起来赢了。

然而,我们两个都知道,先出手若无一击必杀的把握,很有可能会栽跟头,即使是我们也不例外,甚至就算是父帝也一样。

他苦笑了两声,便打起十二分精神,凝聚自己的力量,闭上眼睛念想着自己的毕生绝学,祭出一把剑。那剑被主人的气息所充斥,周身弥漫着黑气。随后不久,他的眼睛爆出两道精光,嘴中念着:“魑魅魍魉、五方鬼帝,八大鬼王,为我所用。幽冥邪龙,出!”只见那剑化作一条黑色的巨龙,挟着魑魅魍魉四鬼和十三位冥界之神,便朝我袭来。

说起来是这么厉害,实际上不过是一把宝剑的强大技能被他掌握罢了。不说魑魅魍魉四鬼,五方鬼帝、八大鬼王都是上古大神,随便一位出来就能轻轻松松灭杀我们,怎么会为他所用?这不过是剑的灵气而已。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敢托大,毕竟我现在身上也没有顺手的法宝,只好把自己的空间法力先施展出来,先把这些凌厉的剑气禁锢在我的空间内部,随后便开始转化。哪成想,魔君在这当中布下禁制,我将其吸收反而收到反噬,导致我内伤,喷出一口内血。看起来我是因为粗心大意,然而我刚才无意中看到莲天薇动了动,心中一颤,便分了心。

魔君也知道,他见此情形,叹了口气:“唉,都多少年了,你还是放不下过去。情感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你如此这般?”

我口中含血,笑了笑:“或许,对于你来说,情感是阻碍你修行的东西。但……我虽然是莲花,却已修成人形,本质上是人,即使成仙也还是人。一个人,倘若没有感情,还能叫做人吗?今天你赢了。”

魔君面色凝重:“但你也见到了,感情会让你分心的,这就是你本可以抵挡而没有抵挡住的根本原因。”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今日不杀你,并不是因为我心地善良菩萨心肠,而是因为没有必要。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你还成不了我的对手。我给你的时间只有三年,三年之内,如果你没有起色的话……抱歉,你们天界的秩序该重建了。”

我听了有些奇怪,便问:“你究竟为什么不杀了我?我不信你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那就不必信了,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与我抗衡的。毕竟,我还想利用你推进自己的修为,最终战胜你们口中的父帝,帝元。”他轻笑两声,“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莲无垢,该放下的就放下吧。”

第18章 情为何物

黑气朝我面门袭来,然而我只是冷笑了两声,便使用光明系法术迅速抵挡住了这一团凌厉的黑气。尽管我应对这东西丝毫不费力,但不得不承认魔君不愧是仅次于父帝的第二大高手。即使是普普通通的一招也充斥着魔君独有的凌厉之气。倘若是一般修士,遇上这么凌厉的气息就算能挡得住也先失去了斗志,被魔君之威压得喘不过气来。相比之下,我的攻击就缺少这样一种凌厉之气。

然而情形不容我多想。魔君见我挡下他的招式,微微一笑,显然在意料之内。随即便爆出一拳,那一拳黑气弥漫,显然凝聚了他的一些气力。然而我只是笑笑,并没有太在意这一拳。尽管在心理上漠视,然而在实际上我还是防着魔君给我下绊子,毕竟他可实打实思考了几万年能打败我和父帝的方法,要想防止他给我下绊子,就得细心对待他的每一招每一式,以防他的招式过于高妙将我绕了进去。

我见他笑着看着我,便对他道:“我说,你不会在想什么坏水吧?咱俩要比比实力,别比心计。”毕竟我们也交手过两次了,虽然说次数不多,但每一次都是势均力敌,对对方的招式都了如指掌。况且交手这么多次,也颇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好,不为难你了,咱们各出一招,一招定胜负。”他笃定地说。

我轻轻点了点头,毕竟我也知道,我们之间想要打个你死我活,没三五年打不出来。但三五年时间太长,时间一长就容易出变数。

魔君淡淡笑道:“谁先出招?你还是我?”

“这个嘛……我倒是有个主意,”我心思一动,“其实啊,有时候凡间也有好东西,你听没听说过猜拳?谁赢了谁先出招。”

他哭笑不得:“莲无垢,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你我一战这么草率的吗?”

我也知道这有些不靠谱,但有时候呢,凡间的东西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公平。于是我便一本正经点了点头。

魔君活了这么久,当然听过猜拳。于是我便倒计时:“三,

二,

一!”

话音刚落,我们出了拳。魔君出的是拳头,而我出的恰是剪刀,魔君看起来赢了。

然而,我们两个都知道,先出手若无一击必杀的把握,很有可能会栽跟头,即使是我们也不例外,甚至就算是父帝也一样。

他苦笑了两声,便打起十二分精神,凝聚自己的力量,闭上眼睛念想着自己的毕生绝学,祭出一把剑。那剑被主人的气息所充斥,周身弥漫着黑气。随后不久,他的眼睛爆出两道精光,嘴中念着:“魑魅魍魉、五方鬼帝,八大鬼王,为我所用。幽冥邪龙,出!”只见那剑化作一条黑色的巨龙,挟着魑魅魍魉四鬼和十三位冥界之神,便朝我袭来。

说起来是这么厉害,实际上不过是一把宝剑的强大技能被他掌握罢了。不说魑魅魍魉四鬼,五方鬼帝、八大鬼王都是上古大神,随便一位出来就能轻轻松松灭杀我们,怎么会为他所用?这不过是剑的灵气而已。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敢托大,毕竟我现在身上也没有顺手的法宝,只好把自己的空间法力先施展出来,先把这些凌厉的剑气禁锢在我的空间内部,随后便开始转化。哪成想,魔君在这当中布下禁制,我将其吸收反而收到反噬,导致我内伤,喷出一口内血。看起来我是因为粗心大意,然而我刚才无意中看到莲天薇动了动,心中一颤,便分了心。

魔君也知道,他见此情形,叹了口气:“唉,都多少年了,你还是放不下过去。情感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你如此这般?”

我口中含血,笑了笑:“或许,对于你来说,情感是阻碍你修行的东西。但……我虽然是莲花,却已修成人形,本质上是人,即使成仙也还是人。一个人,倘若没有感情,还能叫做人吗?今天你赢了。”

魔君面色凝重:“但你也见到了,感情会让你分心的,这就是你本可以抵挡而没有抵挡住的根本原因。”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今日不杀你,并不是因为我心地善良菩萨心肠,而是因为没有必要。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你还成不了我的对手。我给你的时间只有三年,三年之内,如果你没有起色的话……抱歉,你们天界的秩序该重建了。”

我听了有些奇怪,便问:“你究竟为什么不杀了我?我不信你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那就不必信了,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与我抗衡的。毕竟,我还想利用你推进自己的修为,最终战胜你们口中的父帝,帝元。”他轻笑两声,“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莲无垢,该放下的就放下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