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6 09:04:35

徐月影脸色恢复过来,勉强微笑:“没什么,要不你带我去看电影吧?”

叶风点头,“行,那我们晚上去。”

“为啥晚上?”徐月影不解,叶风无奈道:“看电影不都是晚上去吗?晚上比较有情调。”

徐月影突然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好像还真是这样,两人在夜色朦胧的电影院里,望着大屏幕上的甜美画面……。

叶风拿出手机查看今晚有什么好电影,突然失声,“什么?隐世宗门,玄武门向格斗界发起挑战?还有奖金?这么嚣张?”

“这意思是,让别人主动来踢馆,赢了还给钱?这么牛鼻?卧槽!”

“你怎么说话呢?”

叶风一抬头,发现徐月影瞪了自己一眼,尴尬道:“不好意思,一时没忍住就爆粗口了。”

徐月影不在理他,叶风被这条新闻吸引住了,接着看起来。

“十三号开始报名,报名费只需一千块,就能让你拥有绝世武功。报名还要钱?这也太坑了吧!”

“十四号正式开始考试,考试为三项,每一项一天,分别考验,力量,速度,综合格斗技巧。”

“这么麻烦啊!玄武门到底什么玩意,收个弟子还搞这么多东东。”叶风无语,记得市里流行的跆拳道、散打什么的,交了钱就能学。一个名不经传的玄武门,招收弟子这么严格,跟考大学似得!

……。

玄武门管事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惊讶道:“怎么可能?我明明只发了招收新弟子的消息,这向骄阳市格斗界挑战,是谁发的?这胆子也太大了,可是会引起武道界的公愤啊!”

在他身后站着,大师兄和五师兄,表情凝重。虽然骄阳市的什么跆拳道,散打,八极拳,铁背拳等,他们不放在眼里,可向骄阳市所有格斗界挑衅,这举动太猖狂,会引起同行不满,容易遭人唾弃,到时候玄武门背负骂名,可是会遗臭万年的。

大师兄年龄在四十多,个子很大,身体壮实,一看就很稳重憨厚的样子,眉头紧锁道:“这可麻烦了,现在这条消息已经在网上刷屏,传遍整个市区的大街小巷,我们要是删除在道歉,肯定会被同行所不耻!他们肯定会认为我们敢发却不敢承认。”

五师兄三十多岁,瞅了一眼坐在电脑前的人一眼,无奈道:“老李头啊!我早就说让你换个好点的电脑,你不听!这下麻烦了吧!我不夸张的说,就咱这大脑袋电脑比我年纪都大,别人随便找两个程序员就能进去我们的系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电脑,要是让外人知道肯定会笑掉大牙!”

“说玄武门太他妈穷了,连个电脑都买不起。”

老李头负责给玄武门招收弟子三十多年了!这台电脑还是在一九九几年的时候买的,当时可贵了,由于这些年很少招收弟子,也就一时闲着没用过。这几天玄武门广开山门招弟子,才把他想起来。

电脑的脑袋很大,程四方体,外壳白色,键盘也是白色,显示屏的画面很清晰,当然是跟九几年时候的电脑比,跟现在比差的不止几个档次。

这老古董电脑经过擦拭,整体洁白,完全没有一点破旧的样子,保存的程度还是相当好的。

老李头盯着电脑,左右打量,“这电脑挺好各方面都挺好的,性能也不错,比二十年前买回来的时候差不了多少!”

大师兄一脑门的黑线,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种电脑你还感觉好,看样子你是真跟不上科技的发展啊!

五师兄忍不住笑出声,“二十多年前买的,还真好意思说,我要笑死了!你们慢慢研究,我是帮不了了。”

说罢,五师兄很不负责任的走了出去。接着进来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

大师兄看了他一眼,“乐乐,你怎么过来了?网上的消息都看见了吧!”

乐乐点头,相比大师兄和老李头的愁容,乐乐却是切切相反,满脸兴奋道:“没想到大师兄你们敢向骄阳市整个格斗界挑战,好样的!我们玄武门沉寂这么多年,也是该重出江湖了,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什么跆拳道、散打什么的,都是狗屁!”

大师兄一愣,似乎明悟什么!他们的想法都太传统了,总觉得这种欺行霸市的挑战会引起外面的格斗界不满,可这何尝不是玄武门崛起的好机会?

对啊!如果打赢了所有来挑战的高手,以现在这个网络时代的传播,肯定会在瞬间红透半边天啊!

大师兄伸手狠狠敲了一下自己脑袋,“我怎么这么笨啊!乐乐,你快召集所有弟子去后院,有事宣布。”

“好嘞!”乐乐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大师兄眼里精光闪烁,自言自语,“对啊!这条挑战令看似是在害我们,其实是在帮我们重振玄武门啊!本来我就担心弟子不好招,这下好了直接搭建个擂台,开展擂台挑战赛!这下玄武门还不火?哈哈”

玄武门,堕落于骄阳市区外,西边的玄武山上。

说是山,其实比一般的山要小太多,有点介于山与岭的中间形态,像一个山坡。这里既没有什么著名的古迹,也没有秀丽的景色,远远看上去甚至是有点荒凉。

就连玄武山这个名字,也是因为玄武门这个门派而得名。要不然,称他是荒山野岭也不为过。

山下有个名叫小石村的村子,近几年随着社会的的发展,村里人越来越少,大多都到市里发展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想走又走不的,不得已还留在村里苟延残喘,老弱病残。

今日,因为网上玄武门事件闹的沸沸扬扬,村里来往的行人一下子多了起来,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好不热闹。

有好多卖水果杂货的商贩,来这里安营扎寨,许多以前已经倒闭的小饭店,今天却是在紧锣密鼓的装修着,虽然因为时间问题,做的是简装修,但这位街上热闹的行人,似是已经嗅到以后饭店人满为患的繁华景象。

中午很快来临,一辆奔驰行驶在小石村破败的小道上,引来无数人的目光与羡慕。

“快看?快看?又一辆奔驰,价值一百多万啊!还好我们眼光毒,来这里做几天生意肯定赚的盆满钵满。”

“看这势头,小石村马上就要大石村,富裕起来,这可不得了!破要饭马上变成高富帅!”

“一早上竟在路边看豪车了,玄武门那个破武馆到底发生了什么?莫非得到市政府的扶持,要重新开业了?”

“赶紧干活,我们这明天一定要开业,要是被同行抢先,可就麻烦了。”

奔驰车一路走,由于小石村原本就房屋稀少,有好多店面还都在装修,很难找到落脚地,最后终于在一家普通的小饭店门口停下。

车门打开,一个美女走了出来,她身穿连衣裙,体态婀娜,雪白的脸上,勾勒出一个小翘鼻,一双晶莹灵动的眼眸,如湖水般清灵透彻,最重要的是她一头雪白的秀发,给她整体的气质带来了几分仙气,恍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

车门另一边下来一个男子,阳光帅气的面容上,带着几许笑意,如沐浴春风般温暖和煦。

两人正是叶风和徐月影,在看到玄武门的消息后,叶风想带徐月影过来凑个热闹,不知道是不是女孩子天生对格斗不感兴趣,还是别的原因,徐月影一开始不愿意来,可看到叶风满脸期待的时候又妥协了,好像就是陪叶风来的。

来到玄武门山脚下,已然到了中午,在小石村吃个饭吧!饭店却少的可怜,一路走来快要出村子的时候,终于是看到一个吃饭的地方。

徐月影一把拉住叶风的手,朝饭店里面走去。

叶风被那么一个柔软的小手拉着,心里都是暖暖的。

走进饭店,瞬间有种回到乡下的感觉,朴素的大厅里没有任何装饰,介于四周墙面白净,显得还算干净。里面摆放着十来张桌子,有九张已坐满了客人,还剩下一张空桌子。

叶风感觉运气真好,虽然饭店是简陋了点,但叶风从小都生活在乡下,这种场景早习以为常。

他看向徐月影,徐月影在市区长大,虽然是底层生活可与乡下比起来,差距还是很大的。没想到的是,徐月影也并不在意这些,来到桌前二话没说,直接坐了下来。

叶风有些不好意思道:“在这地方找个饭店不容易,咱们将就一下。”

徐月影皱眉,“这地方挺好的啊?怎么能说是将就?”

叶风惊讶,“我还以为你不习惯呢!”

话音刚落,大厅里传来别人不习惯的叫骂声!显然市区来的人,在这种地方很难适应。

“这是什么破地方啊?菜做的这么难吃!”

“连个包间也没有,空调也没有,服务员还是老大妈,菜还做成这样,什么破村子真难受。”

“虽然跟市区很近,可就是没得比,脏乱差!”

徐月影朝声音的方向望了一眼,和叶风相识一笑,拿起桌面上的菜单就要点菜。门口走进来两个美女,不少人的目光被吸引过来,众目睽睽下,她们朝四周望了望,似是也发现了没有空桌,就要走的时候,偶然在叶风这桌打量一眼,似是发现了什么,然后走过来。

叶风只觉得有两个人影在身旁坐下,叶风扭头一看,一个美女首先打招呼。

“昊哥,好久不见啊?没想到在这地方遇见你,缘分哦。”

这女孩年龄不大,神情上却有几分成年人的妩媚。她面带微笑,神情优雅,一身妆容高端时尚,将身材打扮的妖娆动人,极具魅惑力。

她看了旁边的女孩一眼,“刘姐?只能坐这了!”

被叫刘姐的人,年龄也就二十多一点,神情高冷,样貌绝美,比徐月影一点也不差,就是那神情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人很不适应。

“坐一块吃个饭,不介意吧?”

第十四章 玄武门

徐月影脸色恢复过来,勉强微笑:“没什么,要不你带我去看电影吧?”

叶风点头,“行,那我们晚上去。”

“为啥晚上?”徐月影不解,叶风无奈道:“看电影不都是晚上去吗?晚上比较有情调。”

徐月影突然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好像还真是这样,两人在夜色朦胧的电影院里,望着大屏幕上的甜美画面……。

叶风拿出手机查看今晚有什么好电影,突然失声,“什么?隐世宗门,玄武门向格斗界发起挑战?还有奖金?这么嚣张?”

“这意思是,让别人主动来踢馆,赢了还给钱?这么牛鼻?卧槽!”

“你怎么说话呢?”

叶风一抬头,发现徐月影瞪了自己一眼,尴尬道:“不好意思,一时没忍住就爆粗口了。”

徐月影不在理他,叶风被这条新闻吸引住了,接着看起来。

“十三号开始报名,报名费只需一千块,就能让你拥有绝世武功。报名还要钱?这也太坑了吧!”

“十四号正式开始考试,考试为三项,每一项一天,分别考验,力量,速度,综合格斗技巧。”

“这么麻烦啊!玄武门到底什么玩意,收个弟子还搞这么多东东。”叶风无语,记得市里流行的跆拳道、散打什么的,交了钱就能学。一个名不经传的玄武门,招收弟子这么严格,跟考大学似得!

……。

玄武门管事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惊讶道:“怎么可能?我明明只发了招收新弟子的消息,这向骄阳市格斗界挑战,是谁发的?这胆子也太大了,可是会引起武道界的公愤啊!”

在他身后站着,大师兄和五师兄,表情凝重。虽然骄阳市的什么跆拳道,散打,八极拳,铁背拳等,他们不放在眼里,可向骄阳市所有格斗界挑衅,这举动太猖狂,会引起同行不满,容易遭人唾弃,到时候玄武门背负骂名,可是会遗臭万年的。

大师兄年龄在四十多,个子很大,身体壮实,一看就很稳重憨厚的样子,眉头紧锁道:“这可麻烦了,现在这条消息已经在网上刷屏,传遍整个市区的大街小巷,我们要是删除在道歉,肯定会被同行所不耻!他们肯定会认为我们敢发却不敢承认。”

五师兄三十多岁,瞅了一眼坐在电脑前的人一眼,无奈道:“老李头啊!我早就说让你换个好点的电脑,你不听!这下麻烦了吧!我不夸张的说,就咱这大脑袋电脑比我年纪都大,别人随便找两个程序员就能进去我们的系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电脑,要是让外人知道肯定会笑掉大牙!”

“说玄武门太他妈穷了,连个电脑都买不起。”

老李头负责给玄武门招收弟子三十多年了!这台电脑还是在一九九几年的时候买的,当时可贵了,由于这些年很少招收弟子,也就一时闲着没用过。这几天玄武门广开山门招弟子,才把他想起来。

电脑的脑袋很大,程四方体,外壳白色,键盘也是白色,显示屏的画面很清晰,当然是跟九几年时候的电脑比,跟现在比差的不止几个档次。

这老古董电脑经过擦拭,整体洁白,完全没有一点破旧的样子,保存的程度还是相当好的。

老李头盯着电脑,左右打量,“这电脑挺好各方面都挺好的,性能也不错,比二十年前买回来的时候差不了多少!”

大师兄一脑门的黑线,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种电脑你还感觉好,看样子你是真跟不上科技的发展啊!

五师兄忍不住笑出声,“二十多年前买的,还真好意思说,我要笑死了!你们慢慢研究,我是帮不了了。”

说罢,五师兄很不负责任的走了出去。接着进来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

大师兄看了他一眼,“乐乐,你怎么过来了?网上的消息都看见了吧!”

乐乐点头,相比大师兄和老李头的愁容,乐乐却是切切相反,满脸兴奋道:“没想到大师兄你们敢向骄阳市整个格斗界挑战,好样的!我们玄武门沉寂这么多年,也是该重出江湖了,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什么跆拳道、散打什么的,都是狗屁!”

大师兄一愣,似乎明悟什么!他们的想法都太传统了,总觉得这种欺行霸市的挑战会引起外面的格斗界不满,可这何尝不是玄武门崛起的好机会?

对啊!如果打赢了所有来挑战的高手,以现在这个网络时代的传播,肯定会在瞬间红透半边天啊!

大师兄伸手狠狠敲了一下自己脑袋,“我怎么这么笨啊!乐乐,你快召集所有弟子去后院,有事宣布。”

“好嘞!”乐乐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大师兄眼里精光闪烁,自言自语,“对啊!这条挑战令看似是在害我们,其实是在帮我们重振玄武门啊!本来我就担心弟子不好招,这下好了直接搭建个擂台,开展擂台挑战赛!这下玄武门还不火?哈哈”

玄武门,堕落于骄阳市区外,西边的玄武山上。

说是山,其实比一般的山要小太多,有点介于山与岭的中间形态,像一个山坡。这里既没有什么著名的古迹,也没有秀丽的景色,远远看上去甚至是有点荒凉。

就连玄武山这个名字,也是因为玄武门这个门派而得名。要不然,称他是荒山野岭也不为过。

山下有个名叫小石村的村子,近几年随着社会的的发展,村里人越来越少,大多都到市里发展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想走又走不的,不得已还留在村里苟延残喘,老弱病残。

今日,因为网上玄武门事件闹的沸沸扬扬,村里来往的行人一下子多了起来,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好不热闹。

有好多卖水果杂货的商贩,来这里安营扎寨,许多以前已经倒闭的小饭店,今天却是在紧锣密鼓的装修着,虽然因为时间问题,做的是简装修,但这位街上热闹的行人,似是已经嗅到以后饭店人满为患的繁华景象。

中午很快来临,一辆奔驰行驶在小石村破败的小道上,引来无数人的目光与羡慕。

“快看?快看?又一辆奔驰,价值一百多万啊!还好我们眼光毒,来这里做几天生意肯定赚的盆满钵满。”

“看这势头,小石村马上就要大石村,富裕起来,这可不得了!破要饭马上变成高富帅!”

“一早上竟在路边看豪车了,玄武门那个破武馆到底发生了什么?莫非得到市政府的扶持,要重新开业了?”

“赶紧干活,我们这明天一定要开业,要是被同行抢先,可就麻烦了。”

奔驰车一路走,由于小石村原本就房屋稀少,有好多店面还都在装修,很难找到落脚地,最后终于在一家普通的小饭店门口停下。

车门打开,一个美女走了出来,她身穿连衣裙,体态婀娜,雪白的脸上,勾勒出一个小翘鼻,一双晶莹灵动的眼眸,如湖水般清灵透彻,最重要的是她一头雪白的秀发,给她整体的气质带来了几分仙气,恍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

车门另一边下来一个男子,阳光帅气的面容上,带着几许笑意,如沐浴春风般温暖和煦。

两人正是叶风和徐月影,在看到玄武门的消息后,叶风想带徐月影过来凑个热闹,不知道是不是女孩子天生对格斗不感兴趣,还是别的原因,徐月影一开始不愿意来,可看到叶风满脸期待的时候又妥协了,好像就是陪叶风来的。

来到玄武门山脚下,已然到了中午,在小石村吃个饭吧!饭店却少的可怜,一路走来快要出村子的时候,终于是看到一个吃饭的地方。

徐月影一把拉住叶风的手,朝饭店里面走去。

叶风被那么一个柔软的小手拉着,心里都是暖暖的。

走进饭店,瞬间有种回到乡下的感觉,朴素的大厅里没有任何装饰,介于四周墙面白净,显得还算干净。里面摆放着十来张桌子,有九张已坐满了客人,还剩下一张空桌子。

叶风感觉运气真好,虽然饭店是简陋了点,但叶风从小都生活在乡下,这种场景早习以为常。

他看向徐月影,徐月影在市区长大,虽然是底层生活可与乡下比起来,差距还是很大的。没想到的是,徐月影也并不在意这些,来到桌前二话没说,直接坐了下来。

叶风有些不好意思道:“在这地方找个饭店不容易,咱们将就一下。”

徐月影皱眉,“这地方挺好的啊?怎么能说是将就?”

叶风惊讶,“我还以为你不习惯呢!”

话音刚落,大厅里传来别人不习惯的叫骂声!显然市区来的人,在这种地方很难适应。

“这是什么破地方啊?菜做的这么难吃!”

“连个包间也没有,空调也没有,服务员还是老大妈,菜还做成这样,什么破村子真难受。”

“虽然跟市区很近,可就是没得比,脏乱差!”

徐月影朝声音的方向望了一眼,和叶风相识一笑,拿起桌面上的菜单就要点菜。门口走进来两个美女,不少人的目光被吸引过来,众目睽睽下,她们朝四周望了望,似是也发现了没有空桌,就要走的时候,偶然在叶风这桌打量一眼,似是发现了什么,然后走过来。

叶风只觉得有两个人影在身旁坐下,叶风扭头一看,一个美女首先打招呼。

“昊哥,好久不见啊?没想到在这地方遇见你,缘分哦。”

这女孩年龄不大,神情上却有几分成年人的妩媚。她面带微笑,神情优雅,一身妆容高端时尚,将身材打扮的妖娆动人,极具魅惑力。

她看了旁边的女孩一眼,“刘姐?只能坐这了!”

被叫刘姐的人,年龄也就二十多一点,神情高冷,样貌绝美,比徐月影一点也不差,就是那神情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人很不适应。

“坐一块吃个饭,不介意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