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5 19:58:28

东光村,一个破旧的小平房外面,围了一大圈人,大多都是一群已经年过半百的大爷大妈,他们正争先恐后的探着脖子往里面望。

村里少有汽车进来,今天这是今年的第二辆车,第一辆车上下来的人,也是进这个小平房的。

“我告诉你,向南,你真的不用再说别的了,你今天说什么都没有用,南山市中心一套房,彩礼60万,一分都不能少,我说的够清楚吧?”

这话如果是由一位丈母娘说出来的,为闺女要条件,向南还觉得很正常,只是数额高了点。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话竟然出自未来老丈人的口中,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铿锵有力。

而自己那位准丈母娘,此刻正坐在沙发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打量着向南,一副像是吃定了向南的样子。

沙发的另一端是自己已经谈了五年的女朋友苏荷糖。

屋子不大,沙发旁边就是大炕,苏荷糖的弟弟苏富贵正趴在炕上专心的吃鸡,时不时地指挥着战斗。

要说这苏富贵也是个神人,22岁的大小伙子,一米六五的个头儿。

没有考上大学,硬是在家里打了五年的游戏,从英雄联盟打到王者荣耀,又打到了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由于一天到晚的躺在床上,硬生生的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二百多斤的胖子。

今天从向南一进门到现在,苏荷糖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叔叔,咱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既然咱们是一家人那就不说两家话。我家的条件您是知道的,我们南山市的房价我也说给您了,一平米一万八,只会比这个高不会比这个低。您说的市中心一套房,我们家能咬咬牙付个首付,您说的彩礼60万,我也能给,可是这两个加在一起,把我和我妈累吐血也是凑不出来的,您看这个彩礼钱能不能少一些?”

一开始,苏家要彩礼三十万,向南已经是觉得很吃力了,可是没过两天,苏家将彩礼涨到了四十万,说帮苏荷糖的弟弟苏富贵买一辆车,还差十万。

这样一说,向南都没敢告诉自己的母亲,只想着十万而已,自己紧两三年也就出来了。反正这几年给富贵的也不少了,也不差这十万了。

因为苏荷糖答应过向南,只要结了婚,他们就不用再管她弟弟了。

所以今天向南带着筹好的四十万现金来到了苏家,准备把彩礼钱给苏家。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才几天,苏家竟然把这彩礼钱又提到了六十万!

多出来的十万这段时间自己能咬咬牙还能撑一下,但是如果说多了三十万,就是去卖血向南也是凑不到了。

他们这是要在结婚之前榨干自己呀!

没办法,向南只能使出自己的杀手锏了!

“叔叔,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因为,糖糖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了,再过两个月,糖糖的肚子就大了,那时候还不办事的话,糖糖在你们村里,可就出不了门了!”

向南本不想用威胁的方式让苏家妥协,毕竟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这样不好,可这家人提出的条件自己实在是难以接受!

满以为苏父苏母听到这个消息会大吃一惊,然后赶紧让步,可是不成想,苏父竟然冷笑了一声说道。

“就知道你小子会用这个要挟我们,没把彩礼钱交过来,就想要孩子,门儿都没有!孩子我已经让小糖打了,条件一分都不能少!”

“......”

孩子?打了?

向南的目光对上了苏荷糖,怔怔的看着她,想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些许端倪。

可是苏荷糖根本就不敢看向南那失望的眼神。

没有了,孩子一定是没有了。

要再多钱,向南都可以咬牙答应,哪怕现在没有,他相信未来一定可以拥有,可是唯独这个孩子,他太想要了。

向南难以置信的看着苏荷糖,咬着牙一字一字的问道。

“你真的把孩子打了?”

苏荷糖只是低下头小声抽泣着。

“说话啊!你真的把孩子打了?”

身边不知道多少的朋友谈恋爱的时候都有了孩子,他们无一不是选择了堕胎。

而向南,为了能把孩子顺利生下来,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他把所有的朋友都借了个遍,天知道他有多想让这个孩子生下来。

“向南,孩子我们还会再有的,也不急这一时,富贵结婚更重要啊!我们身为姐姐姐夫的,帮他一下不行吗?”

“孩子还会有的?富贵结婚更重要?咱们俩的婚姻就不重要?”

向南实在不明白这其中逻辑。

如果苏荷糖和自己一条心,向南有足够的把握可以说服苏父苏母,但是现在明显不是2v2的局,而是1v4的局。

“你这个婚你们爱结不结,我只在市中心买一套房子,小两居。彩礼钱我愿意给三十万,毕竟之前我们说好的就是三十万,除此之外,其他免谈。”

说完,向南一个转身,一脚已经踏出了门口,突然又转过头对苏荷糖说道。

“你好好养身子吧。”

然后向南抓起装满现金的包,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苏家。

“向南!”

看向南转身走了,苏荷糖才着急的想要留住他。

她也实在没想到,一再迁就自己的向南,为什么现在能说出这样的话。

听见向南说只给三十万,苏富贵“蹭”的一下跳下了炕,望着向南的背影,冲着苏荷糖大叫道。

“姐夫怎么走了?为什么彩礼又变回了三十万?那我的老婆怎么办?姐!我结婚全靠你了!这个姐夫不行!你去嫁给那个姐夫吧!”

苏富贵口中的“那个姐夫”指得是李老板。

这个李老板,苏荷糖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他已经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而且听说他是个虐待狂,好几任老婆都死在了他的手里。

有向南这个ATM机,自己何必去受那个罪呢?

好不容易才劝说父母同意自己和向南在一起了,但是条件是,向南的彩礼钱必须能和苏富贵的彩礼钱相抵。

苏荷糖和向南谈了五年的恋爱,最清楚向南的脾气,哪次吵架向南不是先低头,估计这次也确实是太生气了,等一会一个电话给他,他就又会屁颠屁颠的来了。

想到这儿,苏荷糖瞥了一眼苏富贵,可是看到父母注意到了自己的眼神,又赶紧低下了头。

苏家父母交换了一下眼神,开始不约而同的后悔着。

他们当然不是后悔这样逼向南,而是后悔应该先把向南包里的四十万现金留下,他们坚信,只要钱在谁手里,就是谁的。

现在可倒好,四十万现金从他们家里飞出去了,心痛到肝也疼。

向南从苏家出来以后一路狂飙。

他现在愤怒至极,刚刚在苏家已经保持了自己最好的修养,现在自己身边没有任何人,总算可以任由自己发泄了。

苏荷糖的家所在的东光村,是距离南山市中心最远的村庄,一路也都是沙子路,还很偏僻,很少有汽车出入。

当然,这个车也是向南为了方便来苏家,找朋友借的夏利。

车子在这条沙子路上被向南开到了将近二百迈,车不像是行驶在路上,像是飘在海里的船,一直在路上晃悠。

就在这时,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直接停在了路中间。

向南紧握双向盘,一个急刹车的声音响彻云霄,车终于在离林肯两厘米的距离刹住了。

幸亏系着安全带,否则就这个急刹车,一定会把向南给甩出去。

“还挺刺激!”

向南熟练的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加长林肯里面同时走出来了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像个弥勒佛一般,笑眯眯的看着向南,眼神中充满了慈爱。

“怎么样啊孩子,现在知道这世间人心险恶了吧?当初老爷怎么说你都不听,这,就是下等人丑恶的嘴脸。”

原本以为自己真的找到了人间至爱,所以把心肺都给了苏荷糖。

每个月只有五六千的工资,自己只留下二百,剩下的工资都被苏荷糖要走,说钱要给她攒着,如今看来,那些钱应该也被用来接济苏富贵了。

向南以前不信,现在信了,不得不承认,爷爷比自己有远见。

“所以,爷爷才让我隐藏着我的身份,一直装穷打工的?”

第一章  再见扶弟魔

东光村,一个破旧的小平房外面,围了一大圈人,大多都是一群已经年过半百的大爷大妈,他们正争先恐后的探着脖子往里面望。

村里少有汽车进来,今天这是今年的第二辆车,第一辆车上下来的人,也是进这个小平房的。

“我告诉你,向南,你真的不用再说别的了,你今天说什么都没有用,南山市中心一套房,彩礼60万,一分都不能少,我说的够清楚吧?”

这话如果是由一位丈母娘说出来的,为闺女要条件,向南还觉得很正常,只是数额高了点。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话竟然出自未来老丈人的口中,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铿锵有力。

而自己那位准丈母娘,此刻正坐在沙发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打量着向南,一副像是吃定了向南的样子。

沙发的另一端是自己已经谈了五年的女朋友苏荷糖。

屋子不大,沙发旁边就是大炕,苏荷糖的弟弟苏富贵正趴在炕上专心的吃鸡,时不时地指挥着战斗。

要说这苏富贵也是个神人,22岁的大小伙子,一米六五的个头儿。

没有考上大学,硬是在家里打了五年的游戏,从英雄联盟打到王者荣耀,又打到了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由于一天到晚的躺在床上,硬生生的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二百多斤的胖子。

今天从向南一进门到现在,苏荷糖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叔叔,咱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既然咱们是一家人那就不说两家话。我家的条件您是知道的,我们南山市的房价我也说给您了,一平米一万八,只会比这个高不会比这个低。您说的市中心一套房,我们家能咬咬牙付个首付,您说的彩礼60万,我也能给,可是这两个加在一起,把我和我妈累吐血也是凑不出来的,您看这个彩礼钱能不能少一些?”

一开始,苏家要彩礼三十万,向南已经是觉得很吃力了,可是没过两天,苏家将彩礼涨到了四十万,说帮苏荷糖的弟弟苏富贵买一辆车,还差十万。

这样一说,向南都没敢告诉自己的母亲,只想着十万而已,自己紧两三年也就出来了。反正这几年给富贵的也不少了,也不差这十万了。

因为苏荷糖答应过向南,只要结了婚,他们就不用再管她弟弟了。

所以今天向南带着筹好的四十万现金来到了苏家,准备把彩礼钱给苏家。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才几天,苏家竟然把这彩礼钱又提到了六十万!

多出来的十万这段时间自己能咬咬牙还能撑一下,但是如果说多了三十万,就是去卖血向南也是凑不到了。

他们这是要在结婚之前榨干自己呀!

没办法,向南只能使出自己的杀手锏了!

“叔叔,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因为,糖糖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了,再过两个月,糖糖的肚子就大了,那时候还不办事的话,糖糖在你们村里,可就出不了门了!”

向南本不想用威胁的方式让苏家妥协,毕竟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这样不好,可这家人提出的条件自己实在是难以接受!

满以为苏父苏母听到这个消息会大吃一惊,然后赶紧让步,可是不成想,苏父竟然冷笑了一声说道。

“就知道你小子会用这个要挟我们,没把彩礼钱交过来,就想要孩子,门儿都没有!孩子我已经让小糖打了,条件一分都不能少!”

“......”

孩子?打了?

向南的目光对上了苏荷糖,怔怔的看着她,想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些许端倪。

可是苏荷糖根本就不敢看向南那失望的眼神。

没有了,孩子一定是没有了。

要再多钱,向南都可以咬牙答应,哪怕现在没有,他相信未来一定可以拥有,可是唯独这个孩子,他太想要了。

向南难以置信的看着苏荷糖,咬着牙一字一字的问道。

“你真的把孩子打了?”

苏荷糖只是低下头小声抽泣着。

“说话啊!你真的把孩子打了?”

身边不知道多少的朋友谈恋爱的时候都有了孩子,他们无一不是选择了堕胎。

而向南,为了能把孩子顺利生下来,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他把所有的朋友都借了个遍,天知道他有多想让这个孩子生下来。

“向南,孩子我们还会再有的,也不急这一时,富贵结婚更重要啊!我们身为姐姐姐夫的,帮他一下不行吗?”

“孩子还会有的?富贵结婚更重要?咱们俩的婚姻就不重要?”

向南实在不明白这其中逻辑。

如果苏荷糖和自己一条心,向南有足够的把握可以说服苏父苏母,但是现在明显不是2v2的局,而是1v4的局。

“你这个婚你们爱结不结,我只在市中心买一套房子,小两居。彩礼钱我愿意给三十万,毕竟之前我们说好的就是三十万,除此之外,其他免谈。”

说完,向南一个转身,一脚已经踏出了门口,突然又转过头对苏荷糖说道。

“你好好养身子吧。”

然后向南抓起装满现金的包,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苏家。

“向南!”

看向南转身走了,苏荷糖才着急的想要留住他。

她也实在没想到,一再迁就自己的向南,为什么现在能说出这样的话。

听见向南说只给三十万,苏富贵“蹭”的一下跳下了炕,望着向南的背影,冲着苏荷糖大叫道。

“姐夫怎么走了?为什么彩礼又变回了三十万?那我的老婆怎么办?姐!我结婚全靠你了!这个姐夫不行!你去嫁给那个姐夫吧!”

苏富贵口中的“那个姐夫”指得是李老板。

这个李老板,苏荷糖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他已经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而且听说他是个虐待狂,好几任老婆都死在了他的手里。

有向南这个ATM机,自己何必去受那个罪呢?

好不容易才劝说父母同意自己和向南在一起了,但是条件是,向南的彩礼钱必须能和苏富贵的彩礼钱相抵。

苏荷糖和向南谈了五年的恋爱,最清楚向南的脾气,哪次吵架向南不是先低头,估计这次也确实是太生气了,等一会一个电话给他,他就又会屁颠屁颠的来了。

想到这儿,苏荷糖瞥了一眼苏富贵,可是看到父母注意到了自己的眼神,又赶紧低下了头。

苏家父母交换了一下眼神,开始不约而同的后悔着。

他们当然不是后悔这样逼向南,而是后悔应该先把向南包里的四十万现金留下,他们坚信,只要钱在谁手里,就是谁的。

现在可倒好,四十万现金从他们家里飞出去了,心痛到肝也疼。

向南从苏家出来以后一路狂飙。

他现在愤怒至极,刚刚在苏家已经保持了自己最好的修养,现在自己身边没有任何人,总算可以任由自己发泄了。

苏荷糖的家所在的东光村,是距离南山市中心最远的村庄,一路也都是沙子路,还很偏僻,很少有汽车出入。

当然,这个车也是向南为了方便来苏家,找朋友借的夏利。

车子在这条沙子路上被向南开到了将近二百迈,车不像是行驶在路上,像是飘在海里的船,一直在路上晃悠。

就在这时,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直接停在了路中间。

向南紧握双向盘,一个急刹车的声音响彻云霄,车终于在离林肯两厘米的距离刹住了。

幸亏系着安全带,否则就这个急刹车,一定会把向南给甩出去。

“还挺刺激!”

向南熟练的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加长林肯里面同时走出来了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像个弥勒佛一般,笑眯眯的看着向南,眼神中充满了慈爱。

“怎么样啊孩子,现在知道这世间人心险恶了吧?当初老爷怎么说你都不听,这,就是下等人丑恶的嘴脸。”

原本以为自己真的找到了人间至爱,所以把心肺都给了苏荷糖。

每个月只有五六千的工资,自己只留下二百,剩下的工资都被苏荷糖要走,说钱要给她攒着,如今看来,那些钱应该也被用来接济苏富贵了。

向南以前不信,现在信了,不得不承认,爷爷比自己有远见。

“所以,爷爷才让我隐藏着我的身份,一直装穷打工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