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8 11:00:00

男人说的什么大多她也听不出来,只是听到了男人用喝的醉醺醺的声音声嘶力竭的喊着。

“我爱你,你知道吗?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但是为什么你要这么为难我,是不想嫁给我吗?还是喜欢别的人了?”

这个男人自然就是向南。

向南这么说也是原因的,因为那天他在外面听到了苏富贵说,让苏荷糖嫁给另一个姐夫。

清醒的时候,向南还是对自己很有信心的,但是喝醉了以后,人最脆弱的心灵之门便被打开了,很多潜藏在心底的声音全都会不听话的钻出来。

这也就是为什么向南今天早晨醒来,明明记得自己是和苏荷糖抱在一起的原因。

是因为,他真的听到了苏荷糖的声音,只不过是在电话听筒里面而已。

按理来说,向南的声音化成灰苏荷糖都能听的出来。

可是因为向南昨天晚上真的喝了太多酒了,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嘶哑的,而且是趴在床上说的,声带收到了挤压,所以就连向南母亲都未必能听出向南的声音。

苏荷糖没听出来,只道是薛梦昨晚和别的男人睡了。

苏荷糖打这通电话是得到了苏父苏母的认可的。

他们二老也想说看看给薛家的彩礼能不能再少一点,他们哪里知道,这六十万是薛家用来还儿子欠款的救命钱,根本不可能少,只会越来越多。

他们还想着,最后向南肯定会凑出六十万的彩礼的,如果这一次苏家吐口说可以少一点,自己还能从中再赚点儿,就连苏荷糖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他们让苏荷糖点了免提,一直在旁边听着,可是没想到,听到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

把苏父苏母气得啊,一晚上没睡着觉,就想说今天一早就来薛家讨个说法。

按他俩昨天晚上的话说,就不想让苏富贵再和薛梦有联系,但是苏富贵就认准了薛梦,觉得薛梦是天下第一美少女,迷她迷的不行不行的。

没办法,两个人这才商量着,娶薛梦可以,彩礼钱最多不能超过六万,如果有可能,最好一分钱也不用出。

本来他们也没想花自己的钱给儿子娶媳妇,找向南要六十万给儿子当彩礼,倒时候再让苏荷糖把向南的房子要过来,给儿子当婚房,这不是正好的吗?

眼看向南的彩礼暂时搁置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场。

只是他们千想万想,也没想到睡了自己准儿媳的男人,竟然是向南!

向南也万万没想到,薛梦所说的从游戏里面认识的那个男生,竟然是自己的小舅子!

当然,是前小舅子了。

也是,薛梦说,那个男生一天不务正业,只知道打游戏,一点上进心也没有,说得可不就是苏富贵吗!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苏富贵竟然因祸得福,认识到了一个这么好看的女朋友。

如果薛梦不是因为家里逼的,肯定能找一个比苏富贵好一万倍的男朋友。

“向南!你来这里干嘛什么?”

苏父双手插在腰上,显然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位叔叔好,我是在我女朋友家里见她爸妈的。”

向南说的理直气壮,因为就在刚刚他已经决定和苏荷糖一刀两断了。

“你女朋友是谁啊?”

苏父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就是我旁边的这位啊。”

向南礼貌朝着苏父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搂住了薛梦纤细的腰肢。

薛梦身体一僵,显然她也没有想到向南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这么说,不过她也没有反驳,任由向南搂搂抱抱。

她也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的初夜给了谁,那那个人就已经是她潜意识的归宿了。

向南这么说别人还没说话呢,苏富贵急了。

自己母胎solo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在游戏里面认识了一个女生,见了面发现她年轻美丽又可爱,明明都要娶到手了,突然一下到嘴的天鹅肉被别人吃了,他哪里接受的了?

于是,苏富贵伸手就要扒开向南搂在薛梦身上的手。

向南哪里肯放,伸手一推苏富贵,硬是把苏富贵推了一个踉跄,脚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富贵疼得哇哇直哭。

这么大的动静,薛家的门口早就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了。

村里的长舌妇最多,一传十,十传二十的,村里面只要是闲着的人都来看这场热闹了。

苏母一看外面来了这么大多人,气势更猛,再一看儿子被推倒在地了,她更是觉得自己占理了,于是扯大了嗓门喊道。

“街坊四邻啊,你们给我们评评理,都已经定了亲的大闺女了,在下聘礼的前一天跟一个野男人睡了!你们说,这样的浪蹄子还能不能要啊!”

苏母当然不会把向南本来是自己女婿的事情说出来了,她也丢不起这个人。

自己的女婿被别人的闺女勾走了,不就是变相的说自己家的女儿不好吗,这个帐她算的很明白!

向南本不想吵得街坊四邻都知道,本来这个事情也不怎样光彩,可是现在被苏母这么一嚷嚷,街坊四邻们不知道才怪,放任她一个人嚷嚷,这话传出去指不定会多难听。

对于这群爱看热闹的人们心中的诉求,向南当然知道。

他静静地听着苏母那破锣嗓子骂,也不说话。

苏母从一早骂到了现在,慢慢的也就骂累了。

向南微微一笑,清了清嗓子,轻声对薛梦说,“别怕,看我的。”

说完,他上前两步走,先是向呆在一旁的薛家父母鞠了一个躬,道了声叔叔阿姨好。

呆住的薛家父母只是下意识的点头,哎哎的答应着。

然后,向南又转身面向门外的街坊四里说道。

“各位乡亲们大家好,我叫向南。也是咱们南山市的人。我的确和薛梦在一起了,我觉得薛梦是我见过最温柔可人的女孩子。我要娶她。我之前并不知道她已经有婚约了,不过今天知道也不迟。”

“刚才那位大妈说了,她还没有下聘礼,那也就意味着,薛梦还是自由身。今天,当着咱们父老乡亲的面儿,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喜欢薛梦,今天我直接就下聘礼!”

“今天我也不会让在场的父老乡亲们白白见证,每人都有100块钱的红包!都回家去拿手机吧,我没带多余的现金,只有个整数,我微信给你们转账!”

本来说前两句话的时候,众人中就有人倒戈给向南叫好了,最后一句话一出,众人中呼啦散了一半,不用问,纷纷回家拿手机去了。

苏母万万没想到,刚刚那么有利的局面,被向南三言两语就给扭转了,急得满头是汗。

相对来说,还是苏父理智的多,只见他运足了底气问道。

“向南,你个小兔崽子!你有钱吗你?你知道人家要多少聘礼吗?你别自不量力了!”

向南当然知道,毕竟整个故事他已经从薛梦的口中听了一遍了,可是他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哎呦,这位叔叔我还真不知道,薛家要多少聘礼啊?”

“六十万!你拿得出来吗?”

“这么多啊?薛伯父,是吗?”

薛父听了这么半天了,以为向南有多有钱,竟然给乡亲们每人一百,心里正美呢,竟然有了一个金龟婿。

本来薛梦嫁给谁都不重要,嫁给苏富贵也行,嫁给这个半路来的向南也可以,只要给六十万就行了。

但是一听向南说多,脸马上就拉下来了。

“一分都不能少!六十万!”

听薛父坚定自己的立场,说六十万,苏家父母就放心了,向南有几斤几两,这两个人在清楚不过的。

正在两人得意时,没想到,向南竟然开口承诺道。

“好的,薛伯父,这话从您嘴里说出来,那我肯定要听的!我出一百万!一分都不会少!”

第八章 我出一百万

男人说的什么大多她也听不出来,只是听到了男人用喝的醉醺醺的声音声嘶力竭的喊着。

“我爱你,你知道吗?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但是为什么你要这么为难我,是不想嫁给我吗?还是喜欢别的人了?”

这个男人自然就是向南。

向南这么说也是原因的,因为那天他在外面听到了苏富贵说,让苏荷糖嫁给另一个姐夫。

清醒的时候,向南还是对自己很有信心的,但是喝醉了以后,人最脆弱的心灵之门便被打开了,很多潜藏在心底的声音全都会不听话的钻出来。

这也就是为什么向南今天早晨醒来,明明记得自己是和苏荷糖抱在一起的原因。

是因为,他真的听到了苏荷糖的声音,只不过是在电话听筒里面而已。

按理来说,向南的声音化成灰苏荷糖都能听的出来。

可是因为向南昨天晚上真的喝了太多酒了,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嘶哑的,而且是趴在床上说的,声带收到了挤压,所以就连向南母亲都未必能听出向南的声音。

苏荷糖没听出来,只道是薛梦昨晚和别的男人睡了。

苏荷糖打这通电话是得到了苏父苏母的认可的。

他们二老也想说看看给薛家的彩礼能不能再少一点,他们哪里知道,这六十万是薛家用来还儿子欠款的救命钱,根本不可能少,只会越来越多。

他们还想着,最后向南肯定会凑出六十万的彩礼的,如果这一次苏家吐口说可以少一点,自己还能从中再赚点儿,就连苏荷糖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他们让苏荷糖点了免提,一直在旁边听着,可是没想到,听到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

把苏父苏母气得啊,一晚上没睡着觉,就想说今天一早就来薛家讨个说法。

按他俩昨天晚上的话说,就不想让苏富贵再和薛梦有联系,但是苏富贵就认准了薛梦,觉得薛梦是天下第一美少女,迷她迷的不行不行的。

没办法,两个人这才商量着,娶薛梦可以,彩礼钱最多不能超过六万,如果有可能,最好一分钱也不用出。

本来他们也没想花自己的钱给儿子娶媳妇,找向南要六十万给儿子当彩礼,倒时候再让苏荷糖把向南的房子要过来,给儿子当婚房,这不是正好的吗?

眼看向南的彩礼暂时搁置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场。

只是他们千想万想,也没想到睡了自己准儿媳的男人,竟然是向南!

向南也万万没想到,薛梦所说的从游戏里面认识的那个男生,竟然是自己的小舅子!

当然,是前小舅子了。

也是,薛梦说,那个男生一天不务正业,只知道打游戏,一点上进心也没有,说得可不就是苏富贵吗!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苏富贵竟然因祸得福,认识到了一个这么好看的女朋友。

如果薛梦不是因为家里逼的,肯定能找一个比苏富贵好一万倍的男朋友。

“向南!你来这里干嘛什么?”

苏父双手插在腰上,显然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位叔叔好,我是在我女朋友家里见她爸妈的。”

向南说的理直气壮,因为就在刚刚他已经决定和苏荷糖一刀两断了。

“你女朋友是谁啊?”

苏父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就是我旁边的这位啊。”

向南礼貌朝着苏父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搂住了薛梦纤细的腰肢。

薛梦身体一僵,显然她也没有想到向南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这么说,不过她也没有反驳,任由向南搂搂抱抱。

她也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的初夜给了谁,那那个人就已经是她潜意识的归宿了。

向南这么说别人还没说话呢,苏富贵急了。

自己母胎solo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在游戏里面认识了一个女生,见了面发现她年轻美丽又可爱,明明都要娶到手了,突然一下到嘴的天鹅肉被别人吃了,他哪里接受的了?

于是,苏富贵伸手就要扒开向南搂在薛梦身上的手。

向南哪里肯放,伸手一推苏富贵,硬是把苏富贵推了一个踉跄,脚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富贵疼得哇哇直哭。

这么大的动静,薛家的门口早就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了。

村里的长舌妇最多,一传十,十传二十的,村里面只要是闲着的人都来看这场热闹了。

苏母一看外面来了这么大多人,气势更猛,再一看儿子被推倒在地了,她更是觉得自己占理了,于是扯大了嗓门喊道。

“街坊四邻啊,你们给我们评评理,都已经定了亲的大闺女了,在下聘礼的前一天跟一个野男人睡了!你们说,这样的浪蹄子还能不能要啊!”

苏母当然不会把向南本来是自己女婿的事情说出来了,她也丢不起这个人。

自己的女婿被别人的闺女勾走了,不就是变相的说自己家的女儿不好吗,这个帐她算的很明白!

向南本不想吵得街坊四邻都知道,本来这个事情也不怎样光彩,可是现在被苏母这么一嚷嚷,街坊四邻们不知道才怪,放任她一个人嚷嚷,这话传出去指不定会多难听。

对于这群爱看热闹的人们心中的诉求,向南当然知道。

他静静地听着苏母那破锣嗓子骂,也不说话。

苏母从一早骂到了现在,慢慢的也就骂累了。

向南微微一笑,清了清嗓子,轻声对薛梦说,“别怕,看我的。”

说完,他上前两步走,先是向呆在一旁的薛家父母鞠了一个躬,道了声叔叔阿姨好。

呆住的薛家父母只是下意识的点头,哎哎的答应着。

然后,向南又转身面向门外的街坊四里说道。

“各位乡亲们大家好,我叫向南。也是咱们南山市的人。我的确和薛梦在一起了,我觉得薛梦是我见过最温柔可人的女孩子。我要娶她。我之前并不知道她已经有婚约了,不过今天知道也不迟。”

“刚才那位大妈说了,她还没有下聘礼,那也就意味着,薛梦还是自由身。今天,当着咱们父老乡亲的面儿,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喜欢薛梦,今天我直接就下聘礼!”

“今天我也不会让在场的父老乡亲们白白见证,每人都有100块钱的红包!都回家去拿手机吧,我没带多余的现金,只有个整数,我微信给你们转账!”

本来说前两句话的时候,众人中就有人倒戈给向南叫好了,最后一句话一出,众人中呼啦散了一半,不用问,纷纷回家拿手机去了。

苏母万万没想到,刚刚那么有利的局面,被向南三言两语就给扭转了,急得满头是汗。

相对来说,还是苏父理智的多,只见他运足了底气问道。

“向南,你个小兔崽子!你有钱吗你?你知道人家要多少聘礼吗?你别自不量力了!”

向南当然知道,毕竟整个故事他已经从薛梦的口中听了一遍了,可是他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哎呦,这位叔叔我还真不知道,薛家要多少聘礼啊?”

“六十万!你拿得出来吗?”

“这么多啊?薛伯父,是吗?”

薛父听了这么半天了,以为向南有多有钱,竟然给乡亲们每人一百,心里正美呢,竟然有了一个金龟婿。

本来薛梦嫁给谁都不重要,嫁给苏富贵也行,嫁给这个半路来的向南也可以,只要给六十万就行了。

但是一听向南说多,脸马上就拉下来了。

“一分都不能少!六十万!”

听薛父坚定自己的立场,说六十万,苏家父母就放心了,向南有几斤几两,这两个人在清楚不过的。

正在两人得意时,没想到,向南竟然开口承诺道。

“好的,薛伯父,这话从您嘴里说出来,那我肯定要听的!我出一百万!一分都不会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