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11:00:00

更何况,看这个意思,向南买车就是想送给自己的!

“对啊,怎么了?”

“你小子这两年在哪发财呢?李任岩舍得给你这么多钱?”

李任岩是向南他们的学长。

向南他们大一,李任岩大四。

那时候向南和王大海同时进入了学生会的外联部,李任岩就是外联部的部长。

按道理,学生会的部长级干部需要在大三毕业的时候就把位置空出来往下传,事实上其他部门也是这么干的。

唯独李任岩的外联部,一直到李任岩都毕业半年了,部长的位置才传给了大三的部长。

那个可怜的部长只做了半年干部,就又不得以把位置空出来,往下传了。

道理很简单,因为李任岩名义上是学校的外联部部长,实际上,他打着学校的名义,从外面捞了不少的好处,他才不舍得把手中的权利放出来呢。

但是不得不说,他的工作能力的确很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学校的领导们也都很欣赏他。

对于他始终大权在握的做法,学校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王大海由于心直口快,始终受不了学生会的那一套,没有多久他就自己辞职了。

向南也只是好奇学生会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看过了以后,觉得里面所谓的斗争实在是小儿科,也就和王大海一起辞了。

借口嘛,自然也是受不了学生会里面乌烟瘴气的风气。

向南毕了业以后,李任岩就直接找到了他,让他加入自己的公司,并且当时说得比唱得都好听,什么年底员工分红啊,什么公司期权啊,什么公司股份啊,还说最次有干股。

向南是认可李任岩的工作能力的,当时确实也感受过,再加上李家在南山市确实也有一些实力,所以就答应了。

毕竟那时候他还没有拿到这一个亿的历练资金呢,日子总是要过,反正在谁手底下工作都一样,还不如找一个知根知底的老板呢。

不过,后面的事情显而易见,李任岩并没有兑现当时的承诺,只是给了向南一个南山市的中等水平的工资。

每个月五六千块钱的工资,在南山市的普通家庭里面,其实算是挣得差不多的了。

很多人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也不过才五六千的工资。

所以李任岩总是以这个理由吹嘘自己有多厉害,总是能给员工发超过他们工作价值以外的工资。

但是其实,向南在公司里面的基本上大事小事都要做。

到了后面李任岩基本上都不怎么往公司里面来,都是向南在运营着整个公司。

按理来说,向南至少应该拿到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然而并没有,他依旧是每个月五六千块钱。

甚至有一次,向南谈了一个百万级的大项目合作,本以为会拿到一笔不少奖金,却没想到最后李任岩只给了向南五千块钱。

当时李任岩还说什么,意思意思,都是兄弟的话,把公司里面很多人恶心的够呛。

不过这些向南当时都忍了,反正向南心里清楚,自己也不可能永远在他手底下做事。

就算是他自己想,他爷爷也不会同意的。

王大海早就看透李任岩是个什么东西了,当时向南一去他就阻挠,只不过向南当时已经决定要去了,只好作罢。

王大海跟向南同宿舍了这么久,自然是清楚,向南的脾气倔的很,他想做的事情,无论谁说什么都不可能改变他的主意的,就算是十头牛一起拉都拉不回来的。

所以,即使现在向南说,是李任岩给他的钱,王大海也不会相信的。

向南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李任岩?不可能,扣死他,就算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可能分我这么多钱啊!”

说完,向南把手放在嘴边,煞有介事的压低了声音对王大海说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啊,你要不要听?”

王大海怔怔的看着向南。

这家伙,才几天没见,怎么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其实刚才在奔驰4s店里面,王大海就有点这样的感觉了,只不过刚才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还没有来得及细想。

原来是有了一个秘密。

好哥们的秘密,王大海自然是极其想知道的。

两个人本是面对面坐的,向南一说有秘密想说,王大海直接起身,坐到了向南的旁边。

“说!卖什么关子!”

“你真想听?”

向南看似是故意逗着王大海,实际上,脑子里面正飞速运转,编造一个更加合适的理由。

第十七章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更何况,看这个意思,向南买车就是想送给自己的!

“对啊,怎么了?”

“你小子这两年在哪发财呢?李任岩舍得给你这么多钱?”

李任岩是向南他们的学长。

向南他们大一,李任岩大四。

那时候向南和王大海同时进入了学生会的外联部,李任岩就是外联部的部长。

按道理,学生会的部长级干部需要在大三毕业的时候就把位置空出来往下传,事实上其他部门也是这么干的。

唯独李任岩的外联部,一直到李任岩都毕业半年了,部长的位置才传给了大三的部长。

那个可怜的部长只做了半年干部,就又不得以把位置空出来,往下传了。

道理很简单,因为李任岩名义上是学校的外联部部长,实际上,他打着学校的名义,从外面捞了不少的好处,他才不舍得把手中的权利放出来呢。

但是不得不说,他的工作能力的确很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学校的领导们也都很欣赏他。

对于他始终大权在握的做法,学校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王大海由于心直口快,始终受不了学生会的那一套,没有多久他就自己辞职了。

向南也只是好奇学生会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看过了以后,觉得里面所谓的斗争实在是小儿科,也就和王大海一起辞了。

借口嘛,自然也是受不了学生会里面乌烟瘴气的风气。

向南毕了业以后,李任岩就直接找到了他,让他加入自己的公司,并且当时说得比唱得都好听,什么年底员工分红啊,什么公司期权啊,什么公司股份啊,还说最次有干股。

向南是认可李任岩的工作能力的,当时确实也感受过,再加上李家在南山市确实也有一些实力,所以就答应了。

毕竟那时候他还没有拿到这一个亿的历练资金呢,日子总是要过,反正在谁手底下工作都一样,还不如找一个知根知底的老板呢。

不过,后面的事情显而易见,李任岩并没有兑现当时的承诺,只是给了向南一个南山市的中等水平的工资。

每个月五六千块钱的工资,在南山市的普通家庭里面,其实算是挣得差不多的了。

很多人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也不过才五六千的工资。

所以李任岩总是以这个理由吹嘘自己有多厉害,总是能给员工发超过他们工作价值以外的工资。

但是其实,向南在公司里面的基本上大事小事都要做。

到了后面李任岩基本上都不怎么往公司里面来,都是向南在运营着整个公司。

按理来说,向南至少应该拿到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然而并没有,他依旧是每个月五六千块钱。

甚至有一次,向南谈了一个百万级的大项目合作,本以为会拿到一笔不少奖金,却没想到最后李任岩只给了向南五千块钱。

当时李任岩还说什么,意思意思,都是兄弟的话,把公司里面很多人恶心的够呛。

不过这些向南当时都忍了,反正向南心里清楚,自己也不可能永远在他手底下做事。

就算是他自己想,他爷爷也不会同意的。

王大海早就看透李任岩是个什么东西了,当时向南一去他就阻挠,只不过向南当时已经决定要去了,只好作罢。

王大海跟向南同宿舍了这么久,自然是清楚,向南的脾气倔的很,他想做的事情,无论谁说什么都不可能改变他的主意的,就算是十头牛一起拉都拉不回来的。

所以,即使现在向南说,是李任岩给他的钱,王大海也不会相信的。

向南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李任岩?不可能,扣死他,就算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可能分我这么多钱啊!”

说完,向南把手放在嘴边,煞有介事的压低了声音对王大海说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啊,你要不要听?”

王大海怔怔的看着向南。

这家伙,才几天没见,怎么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其实刚才在奔驰4s店里面,王大海就有点这样的感觉了,只不过刚才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还没有来得及细想。

原来是有了一个秘密。

好哥们的秘密,王大海自然是极其想知道的。

两个人本是面对面坐的,向南一说有秘密想说,王大海直接起身,坐到了向南的旁边。

“说!卖什么关子!”

“你真想听?”

向南看似是故意逗着王大海,实际上,脑子里面正飞速运转,编造一个更加合适的理由。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