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23:39:42

清晨,还不到七点。

蓝知秋已经早早的起了床,走到客厅时,左沈也已经起来了。

“我现在要去上学,晚上还要兼职,如果你饿了就自已到冰箱里找点吃的吧,如果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告诉我,我晚上给你带回来。”

“你是高中生?”

左沈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叫出来的。

“啊,我是高中生,这有什么问题吗?”

“...”

没有问题,你自已难道不知道吗,左沈很是想吐槽蓝知秋。

“啊,不说了,在说就要迟到了。”

没等左沈继续说完,蓝知秋匆匆的离开了,留下一脸惊呆的左沈留在客厅。

他真的是高中生,虽然左沈昨晚有想到蓝知秋是高中生,可是经过跟他昨晚的相处,他越发觉得这个人不简单,也把他当成是个高中生这个想法给当做玩笑了。

可是,可是他真的只是个高中生。

左沈现在只想好好的静下来,想想自已到底在哪里出错了,难道现在高中生都那么厉害的嘛。

他是高中生,他居然是高中生,这样的人居然是一个高中生。

左沈今天一天在为蓝知秋是个高中生而感到惊讶。

而到了教室的蓝知秋惊奇的发现,连续几天不来上课的吴成居然连续两天来上课了,不过,他并没有把这种举动给表现出来,而是很自然的跟吴成打了个招呼。

吴成也只是恩的一声,算是回应了蓝知秋。

不久,吴成拿出几十块放到了桌子上。

“这是他们昨天勒索你的钱。”

“哦,没事,你不用拿你的钱补偿我,那几十块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

蓝知秋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担心。

吴成沉默了,这确实是他的钱,昨天他看到了那几个混混勒索蓝知秋的钱,可是没有办法要回来,只好用自已的钱来补偿。

“我知道你自已的钱也不多,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的。”

“好吧。”

吴成还是没有坚持下去,确实对于他来说这些钱差不多是几天的生活费了。

是的,吴成是一个混混,而且是一个比较有名气的混混,按照常理来说他不应该这么没钱,至少不会比普通的高中生少,就连普通高中生几天的生活费也有几百。

可是吴成虽然是个名义上的混混,他却没有干过几件混混该干的事,就连昨天那几个混混敲诈蓝知秋的钱这样的事他都没有干过,这也就导致他虽然是个混混,但却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依靠自已的哥哥,而最近自已哥哥已经...

普通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除了上午吴成要补偿自已的事外,蓝知秋今天已经没有在发生什么事了,就连一向好管闲事的班长都没有来找自已,而从明天开始就会放三天的月假了。

而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有什么能比放假更重要的嘛?

所以蓝知秋今天的心情一直都挺不错的,就连兼职的时候脸上都是愉快的表情,回公寓的时候还顺便给左沈带了一份秋市特有的小吃。

回到的公寓的时候左沈已经接受了蓝知秋是个高中生的事实了,不过看到一脸比昨天更加灿烂的笑容的蓝知秋,他又疑惑了。

“我明天放假。”

看出了左沈的疑问,蓝知秋没有等他问就自已先说了。

放,放假?

从某种方面来说,这家伙还像真是个高中生。

左沈这样想,也让自已更加相信了这家伙是一个高中生。

蓝知秋可不管左沈怎么想,将手中的小吃放在桌子上,示意左沈这就是今天的晚饭,而左沈也毫不客气,直接就开始吃了,完全没有昨天一副拘束的样子,而蓝知秋打开了电视。

“秋市主管于前天失踪,目前警方人员正在全力寻找,这是有关主管失踪犯罪嫌疑人的照片,请广大民众一定要留意,如果看见了,请定要打电话告诉警方,警方会以重金酬谢。”

电视播放的新闻让左沈停了正在的吃的小吃,缓缓的将目光转向了电视,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望向电视,画面却早已不是主管失踪的新闻,而是周星驰的搞笑电影。

“哎呀,像主管失踪这样的事跟我们这些普通人有什么关系呢,还不如看周星驰搞笑电影呢,这样你也容易下饭,是吧。”

蓝知秋故作轻松的说道,但左沈却并没有再吃下去,推开了小吃,独自躺在沙发上,再也没去看电视。

“喂,真的不吃了啊。”

“还有这么多,你不吃我吃了啊。”

无论蓝知秋怎么说,左沈始终没有回应蓝知秋,蓝知秋也只好自已将他下的小吃给吃完了,正好,他肚子也有些饿。

直到蓝知秋关掉电视,回到卧室,左沈都没有动过。

因为那个新闻。

虽然左沈没来得及看到的照片,但他自已知道那张照片上就是自已。

自已就是那个嫌疑人。

那个被警方通缉,重金悬赏的嫌疑人。

而蓝知秋刚刚看到了...

第四章 新闻

清晨,还不到七点。

蓝知秋已经早早的起了床,走到客厅时,左沈也已经起来了。

“我现在要去上学,晚上还要兼职,如果你饿了就自已到冰箱里找点吃的吧,如果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告诉我,我晚上给你带回来。”

“你是高中生?”

左沈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叫出来的。

“啊,我是高中生,这有什么问题吗?”

“...”

没有问题,你自已难道不知道吗,左沈很是想吐槽蓝知秋。

“啊,不说了,在说就要迟到了。”

没等左沈继续说完,蓝知秋匆匆的离开了,留下一脸惊呆的左沈留在客厅。

他真的是高中生,虽然左沈昨晚有想到蓝知秋是高中生,可是经过跟他昨晚的相处,他越发觉得这个人不简单,也把他当成是个高中生这个想法给当做玩笑了。

可是,可是他真的只是个高中生。

左沈现在只想好好的静下来,想想自已到底在哪里出错了,难道现在高中生都那么厉害的嘛。

他是高中生,他居然是高中生,这样的人居然是一个高中生。

左沈今天一天在为蓝知秋是个高中生而感到惊讶。

而到了教室的蓝知秋惊奇的发现,连续几天不来上课的吴成居然连续两天来上课了,不过,他并没有把这种举动给表现出来,而是很自然的跟吴成打了个招呼。

吴成也只是恩的一声,算是回应了蓝知秋。

不久,吴成拿出几十块放到了桌子上。

“这是他们昨天勒索你的钱。”

“哦,没事,你不用拿你的钱补偿我,那几十块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

蓝知秋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担心。

吴成沉默了,这确实是他的钱,昨天他看到了那几个混混勒索蓝知秋的钱,可是没有办法要回来,只好用自已的钱来补偿。

“我知道你自已的钱也不多,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的。”

“好吧。”

吴成还是没有坚持下去,确实对于他来说这些钱差不多是几天的生活费了。

是的,吴成是一个混混,而且是一个比较有名气的混混,按照常理来说他不应该这么没钱,至少不会比普通的高中生少,就连普通高中生几天的生活费也有几百。

可是吴成虽然是个名义上的混混,他却没有干过几件混混该干的事,就连昨天那几个混混敲诈蓝知秋的钱这样的事他都没有干过,这也就导致他虽然是个混混,但却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依靠自已的哥哥,而最近自已哥哥已经...

普通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除了上午吴成要补偿自已的事外,蓝知秋今天已经没有在发生什么事了,就连一向好管闲事的班长都没有来找自已,而从明天开始就会放三天的月假了。

而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有什么能比放假更重要的嘛?

所以蓝知秋今天的心情一直都挺不错的,就连兼职的时候脸上都是愉快的表情,回公寓的时候还顺便给左沈带了一份秋市特有的小吃。

回到的公寓的时候左沈已经接受了蓝知秋是个高中生的事实了,不过看到一脸比昨天更加灿烂的笑容的蓝知秋,他又疑惑了。

“我明天放假。”

看出了左沈的疑问,蓝知秋没有等他问就自已先说了。

放,放假?

从某种方面来说,这家伙还像真是个高中生。

左沈这样想,也让自已更加相信了这家伙是一个高中生。

蓝知秋可不管左沈怎么想,将手中的小吃放在桌子上,示意左沈这就是今天的晚饭,而左沈也毫不客气,直接就开始吃了,完全没有昨天一副拘束的样子,而蓝知秋打开了电视。

“秋市主管于前天失踪,目前警方人员正在全力寻找,这是有关主管失踪犯罪嫌疑人的照片,请广大民众一定要留意,如果看见了,请定要打电话告诉警方,警方会以重金酬谢。”

电视播放的新闻让左沈停了正在的吃的小吃,缓缓的将目光转向了电视,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望向电视,画面却早已不是主管失踪的新闻,而是周星驰的搞笑电影。

“哎呀,像主管失踪这样的事跟我们这些普通人有什么关系呢,还不如看周星驰搞笑电影呢,这样你也容易下饭,是吧。”

蓝知秋故作轻松的说道,但左沈却并没有再吃下去,推开了小吃,独自躺在沙发上,再也没去看电视。

“喂,真的不吃了啊。”

“还有这么多,你不吃我吃了啊。”

无论蓝知秋怎么说,左沈始终没有回应蓝知秋,蓝知秋也只好自已将他下的小吃给吃完了,正好,他肚子也有些饿。

直到蓝知秋关掉电视,回到卧室,左沈都没有动过。

因为那个新闻。

虽然左沈没来得及看到的照片,但他自已知道那张照片上就是自已。

自已就是那个嫌疑人。

那个被警方通缉,重金悬赏的嫌疑人。

而蓝知秋刚刚看到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