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6 18:14:12

因为放假的关系,蓝知秋特意比平时起晚了一些,走到客厅时,左沈也早已起来,坐在沙发上,就这样等着他。

“我要走了。”

这就是左沈等蓝知秋的理由,虽然只待了一天,但是伤势已经得到治疗了,恢复只是时间问题了,而他也不想不打招呼的离开,这很奇怪,换在以前他定然是不会这样做的。

“知道了。”

蓝知秋也不惊讶,轻描淡写的说道,反而转身离开,走向厨房。

“好歹吃了早饭再走吧。”

左沈没有回答,可是也没有什么动作,一直等到蓝知秋煮好了两碗面端到客厅。

“吃吧,虽然是最近开始学的,但也不会太难吃。”

说完,蓝知秋不等左沈,自已就开始吃了起来。

左沈看了一眼蓝知秋,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后拿起筷子也吃了起来,期间两人一直在保持沉默,在没有说什么。

吃完,蓝知秋将碗筷收拾起来,示意左沈可以离开了,自已转身回到厨房,等收拾好碗筷之后,却发现左沈还在客厅里,于是便笑着说道。

“怎么还舍不得吗。”

“你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关于我的事情吗?即使我是什么人你都不在乎吗?”

蓝知秋摇了摇头,把眼睛望向了窗外,这让左沈很不受用。

“即使我是个被警方通缉的人也不在乎吗”

左沈最终还是把话说破了,就这样看着蓝知秋的眼睛,等着蓝知秋的回答。

不过他越是看蓝知秋的眼睛,就发觉越被他眼睛所吸引,直到他的回答打破了这一份宁静。

“确实,当我知道你是被警方通缉的嫌疑人时,出于道德方面,我应该不在收留你,不过。”

蓝知秋故意把话停住,转过头来,同样把目光放在了左沈的身上,两人的对视·,让左沈有些不适应,但同时也期待他接下来所说的话。

“不过,我既然答应了你要收留你,那就一定会收留你,这是我做事的原则,而且我觉得你应该会再来的。”

听完蓝知秋的回答,左沈把目光从蓝知秋移开,起身,站到窗边,静静的思考了一会,随后说道。

“你跟我之前遇见的人不一样,所以现在我告诉你,我没有绑架主管。”

“恩。”

“我杀了他。”

“恩,嗯?”

蓝知秋发出了一声惊讶,但很快又平静下来。

似乎蓝知秋的反应在左沈的意料之内,左沈只是接着说道。

“我知道你有着比一般人更厉害,但你毕竟是个高中生,见识少,有些事物你无法想到,所以你如果还想活下去的话,就最好把我给忘了,我也不会再来这了。”

蓝知秋只是略有所思,没有被他所说的吓到,但左沈也并不在意他的反应,准备离开。

“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是说过不要跟我有什么。”

“停停停,我知道不要跟你有接触,但这就是我最后的问题了。”

左沈望着蓝知秋的眼睛,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左沈。”

随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只不过在走到门前时,听到了蓝知秋的这样一句话。

“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会回到这里的。”

只不过左沈这次没有停留,离开了这里。

这次客厅里只剩下了蓝知秋。

办公室内。

“对不起张少,我们用了全城的警力还是没有搜寻到这个人的下落。”

秋市巡捕局的人员弯着腰,有些惶恐的对着眼前这个黑衣人说道。

“请再给我们几天时间,我们一定会找到这个人。”

“不用了,你们就算找到了,就凭你们这群人也是没办法抓住他的,即使他受了枪伤。”

黑衣人丝毫不顾及巡捕局人员的感受。

可是巡捕局人员却沉默不语。

“找到他的位置,然后告诉我,抓他这件事交给我就行了。”

“因为只有我才能对付他,知道了吗。”

“知道了,张少。”

“好了,去吧,我需要安静一会。”

巡捕局人员如临大赦,立马离开了,他一刻也不想跟这个人呆在一起。

倒不是因为他残忍至极,只是他的手法却让人心惊胆战,稍有不慎可能就会丧命,有几个人已经领教过他的厉害了。

而此时这个张少站在窗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秋市,却是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眼。

他现在只想快点找到左沈,可是他要想一个人在这偌大的秋市找到左沈,那根本是大海捞针,他深知只有依靠这个巡捕局才能找到左沈,所以他必须得让他们尽心尽力为自已办事,不能太为难他们。

“家族的命令不可违抗吗。”

张少轻笑了两声,摇了摇头,离开了。

第五章 追杀

因为放假的关系,蓝知秋特意比平时起晚了一些,走到客厅时,左沈也早已起来,坐在沙发上,就这样等着他。

“我要走了。”

这就是左沈等蓝知秋的理由,虽然只待了一天,但是伤势已经得到治疗了,恢复只是时间问题了,而他也不想不打招呼的离开,这很奇怪,换在以前他定然是不会这样做的。

“知道了。”

蓝知秋也不惊讶,轻描淡写的说道,反而转身离开,走向厨房。

“好歹吃了早饭再走吧。”

左沈没有回答,可是也没有什么动作,一直等到蓝知秋煮好了两碗面端到客厅。

“吃吧,虽然是最近开始学的,但也不会太难吃。”

说完,蓝知秋不等左沈,自已就开始吃了起来。

左沈看了一眼蓝知秋,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后拿起筷子也吃了起来,期间两人一直在保持沉默,在没有说什么。

吃完,蓝知秋将碗筷收拾起来,示意左沈可以离开了,自已转身回到厨房,等收拾好碗筷之后,却发现左沈还在客厅里,于是便笑着说道。

“怎么还舍不得吗。”

“你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关于我的事情吗?即使我是什么人你都不在乎吗?”

蓝知秋摇了摇头,把眼睛望向了窗外,这让左沈很不受用。

“即使我是个被警方通缉的人也不在乎吗”

左沈最终还是把话说破了,就这样看着蓝知秋的眼睛,等着蓝知秋的回答。

不过他越是看蓝知秋的眼睛,就发觉越被他眼睛所吸引,直到他的回答打破了这一份宁静。

“确实,当我知道你是被警方通缉的嫌疑人时,出于道德方面,我应该不在收留你,不过。”

蓝知秋故意把话停住,转过头来,同样把目光放在了左沈的身上,两人的对视·,让左沈有些不适应,但同时也期待他接下来所说的话。

“不过,我既然答应了你要收留你,那就一定会收留你,这是我做事的原则,而且我觉得你应该会再来的。”

听完蓝知秋的回答,左沈把目光从蓝知秋移开,起身,站到窗边,静静的思考了一会,随后说道。

“你跟我之前遇见的人不一样,所以现在我告诉你,我没有绑架主管。”

“恩。”

“我杀了他。”

“恩,嗯?”

蓝知秋发出了一声惊讶,但很快又平静下来。

似乎蓝知秋的反应在左沈的意料之内,左沈只是接着说道。

“我知道你有着比一般人更厉害,但你毕竟是个高中生,见识少,有些事物你无法想到,所以你如果还想活下去的话,就最好把我给忘了,我也不会再来这了。”

蓝知秋只是略有所思,没有被他所说的吓到,但左沈也并不在意他的反应,准备离开。

“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是说过不要跟我有什么。”

“停停停,我知道不要跟你有接触,但这就是我最后的问题了。”

左沈望着蓝知秋的眼睛,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左沈。”

随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只不过在走到门前时,听到了蓝知秋的这样一句话。

“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会回到这里的。”

只不过左沈这次没有停留,离开了这里。

这次客厅里只剩下了蓝知秋。

办公室内。

“对不起张少,我们用了全城的警力还是没有搜寻到这个人的下落。”

秋市巡捕局的人员弯着腰,有些惶恐的对着眼前这个黑衣人说道。

“请再给我们几天时间,我们一定会找到这个人。”

“不用了,你们就算找到了,就凭你们这群人也是没办法抓住他的,即使他受了枪伤。”

黑衣人丝毫不顾及巡捕局人员的感受。

可是巡捕局人员却沉默不语。

“找到他的位置,然后告诉我,抓他这件事交给我就行了。”

“因为只有我才能对付他,知道了吗。”

“知道了,张少。”

“好了,去吧,我需要安静一会。”

巡捕局人员如临大赦,立马离开了,他一刻也不想跟这个人呆在一起。

倒不是因为他残忍至极,只是他的手法却让人心惊胆战,稍有不慎可能就会丧命,有几个人已经领教过他的厉害了。

而此时这个张少站在窗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秋市,却是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眼。

他现在只想快点找到左沈,可是他要想一个人在这偌大的秋市找到左沈,那根本是大海捞针,他深知只有依靠这个巡捕局才能找到左沈,所以他必须得让他们尽心尽力为自已办事,不能太为难他们。

“家族的命令不可违抗吗。”

张少轻笑了两声,摇了摇头,离开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