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9 20:49:43

还真别说,阿呆这人呆呆傻傻的,仿佛真的和废物陈逆天有的一拼。

面对这样来势汹汹的一击,阿呆动也不动,直到咫尺距离之时,他才被迫于压力,退后了一步。

这样的躲避自然不够及时,他的脸上被擦出了一些伤痕,不过没什么大碍!

“呼!”但一招得手,给陈逆天带来信心,他淡淡道:“你也不过如此么!”

此言一出,下面顿时人声鼎沸起来,吵吵嚷嚷个不休,不乏有好事者还说阿呆也是废物。

“阿呆哥,使出你的真功夫,别让这些人小看你了,用实际行动告诉这些人,你不是废物!”那个之前给阿呆暗送秋波的女孩子,显然受不了周围人的刺激,对阿呆鼓舞呐喊道。

“好!”

阿呆也觉得自己可不能给心爱的女人丢脸,当即是正了正色。

顷刻间,等到陈逆天下一波的攻势来临之际,阿呆这次不再退让,也是直接向前,一转一压,就像是碾压一般,陈逆天瞬间被放到在了地上。

“好!”

人群中,众人见到陈逆天被打倒在地,阿呆的出手干脆利落,很多人直呼精彩,看得过瘾。

“阿呆哥,好样的!”那个钟意阿呆的女孩子,更是眉开眼笑,直接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嘿嘿!”面对众人的欢呼喝彩,阿呆憨厚一笑,他用实际行动,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不是废物。

“哎呦!”而陈逆天,只能像个废物一样重重摔倒在地,面露非常痛苦的表情。

“逆天哥!你这样的水平不行的,我想给你放水难!”

阿呆看着一脸痛苦的陈逆天,他不免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说道。

“你行啊,真行啊~”

陈逆天还能再说什么,只能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接着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全身如同散架了一般。

“阿呆你退下吧,你们再换一个人来!”陈逆天不是滋味道。

“切……”人群中又是爆发出一阵讥笑嘲讽。

不过没有人知道,在所有人肆意嘲讽之时,太爷爷嘴角微微向上,仿佛对这样的陈逆天很满意。

“那我们来比划比划?”

突然一道动听的娇喝响起,那是一个秀丽的年轻姑娘,如一直轻盈的蝴蝶一般,从人群中闪现掠出。

“我们来比比身法怎么样,只要你能赶上我,就算你赢!”

出现的这个女人叫阿蝶!今天十七岁,也是全岛上少有的美人坯子,她扬着眉道:“也别说我欺负你,只要你能赢了你,我直接出嫁妆,嫁给你怎么样?”

“来来,尽管来!”

陈逆天现在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有挑战他就接,他也不相信自己真的这么废物。何况面前的还是一个女流之辈,更增添了他几分信心。

不料陈逆天这么爽快地答应,让下面众人没法淡定了。

“好啊,陈逆天这废物,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看来是对人家女孩子有意思啊!”

“不过无论如何,这个废物是输了彻底,竟然敢和阿蝶比身法,真是不知死活!”

“那不一定呢,也许阿蝶会故意放水呢?”

“是啊,说不定阿蝶就好鲜花配老牛这一口呢?”

随着下面众人议论纷纷,木台上的比拼已经正式开始了,大爷爷直接摆了一个风行阵,两人能够在阵法中相互攻击,相互退避。

而谁的速度快,谁就能先从阵法中出来,这也是长生岛上比试身法速度的惯用手段。

两人陷身于阵法之中,外面只能看到模糊的光影,分不清谁是谁,不过众人心中都有一定判断,哪道光影的速度快,那一定就是小蝶儿,速度慢的,肯定就是陈逆天了。

就在众人聚集的目光中,一道倩影率先从阵法中出来,光影慢慢散去,不负众望,这个人就是小蝶儿!

足足几分钟后,在众人鄙夷嘲讽的目光中,陈逆天颓废地从阵法中走了出来,无奈地摇了摇头。

陈逆天无疑是又输了!

但陈逆天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他还要接着挑战,“再来,再来,再来!”

接下来的一连串比试,足足有了十几个人登场,无论是比试力量,还是比试速度,或者别的,陈逆天皆是以失败告终。

从一次次的打倒再爬起,周围人从一开始的兴趣高涨,到现在觉得无聊,都走了不少。

“现在结果很明显了吧,你就是岛上千年一遇的吊车尾,我决定将你驱逐出岛,陈逆天你还有什么还话说?”太爷爷淡淡的问道。

“我……”陈逆天摇了摇头,也就的事实就是如此。

以前别人说他是废物,他还不太信,或者觉得自己没他们家说的那么废,但现在容不得他不信,他已经二十三岁了,可就是一个连十六岁小孩也打不过的废物啊!

“既然你已经认识到了自己是废物,那你就赶紧走了,从今以后,我便不再是我长生岛上的人!”

太爷爷淡淡说道,语气不带丝毫的感情。

“这个……我……我还是先去静一静吧!”

陈逆天说这句话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面无表情地就离开了。

他在长生岛上生活了十几年,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充满了感情,此刻被驱逐离开,伤心是有的,不舍是有的,但更多的是一种不真实感。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岛上的废物,但他也从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被岛上的太爷爷给开除出岛了!

随着陈逆天离开,这场关于陈逆天的斥责大会也正式结束,周围人纷纷离席散场。

此刻的如花,却是一动未动,心中却充满了忧虑:“陈逆天你一定要挺住啊,太爷爷做这些,都是有苦衷的!”

她心中更是自语自语道:陈逆天,你知道吗?你并不是一个废物,至少在我心中,你一直都不是一个废物。

“那一天你上我家提亲,你知道我有多兴奋?多开兴吗?”

“可是我偏偏能够预知未来,我知道你未来会是九天的神龙,终究会遨游四方,我知道我不能耽误你,所以让我爹爹赶你离开了。”

“你知道那天,我又是有多难过吗?为了你哭了多久吗?”

“你都看到了吗?”就在如花心中苦涩之际,太爷爷走到了她的身边。

太爷爷依旧和蔼道:“早就听说岛上如花的天赋能力是先知,能够预知未来事,今日见来,果然如此啊!”

“太爷爷!”如花望着太爷爷道。

“回去吧!”

太爷爷淡定从容说道,淡淡地抚摸着胡须,不过在他的满是皱纹的眼角,却有着淡淡的泪痕,证明着他并不像表面的那样平淡。

随着如花跟着太爷爷离开,周围人更是差不多已经走完,没有人再关心废物陈逆天的情况,此刻的李娇月,却是追了过去。

一是在这里,李娇月和陈逆天关系最为亲密。二是,虽然她也会嫌弃别人,但陈逆天在她眼里还是很厉害的,所以她追了过去。

第十五章 陈逆天大败

还真别说,阿呆这人呆呆傻傻的,仿佛真的和废物陈逆天有的一拼。

面对这样来势汹汹的一击,阿呆动也不动,直到咫尺距离之时,他才被迫于压力,退后了一步。

这样的躲避自然不够及时,他的脸上被擦出了一些伤痕,不过没什么大碍!

“呼!”但一招得手,给陈逆天带来信心,他淡淡道:“你也不过如此么!”

此言一出,下面顿时人声鼎沸起来,吵吵嚷嚷个不休,不乏有好事者还说阿呆也是废物。

“阿呆哥,使出你的真功夫,别让这些人小看你了,用实际行动告诉这些人,你不是废物!”那个之前给阿呆暗送秋波的女孩子,显然受不了周围人的刺激,对阿呆鼓舞呐喊道。

“好!”

阿呆也觉得自己可不能给心爱的女人丢脸,当即是正了正色。

顷刻间,等到陈逆天下一波的攻势来临之际,阿呆这次不再退让,也是直接向前,一转一压,就像是碾压一般,陈逆天瞬间被放到在了地上。

“好!”

人群中,众人见到陈逆天被打倒在地,阿呆的出手干脆利落,很多人直呼精彩,看得过瘾。

“阿呆哥,好样的!”那个钟意阿呆的女孩子,更是眉开眼笑,直接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嘿嘿!”面对众人的欢呼喝彩,阿呆憨厚一笑,他用实际行动,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不是废物。

“哎呦!”而陈逆天,只能像个废物一样重重摔倒在地,面露非常痛苦的表情。

“逆天哥!你这样的水平不行的,我想给你放水难!”

阿呆看着一脸痛苦的陈逆天,他不免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说道。

“你行啊,真行啊~”

陈逆天还能再说什么,只能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接着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全身如同散架了一般。

“阿呆你退下吧,你们再换一个人来!”陈逆天不是滋味道。

“切……”人群中又是爆发出一阵讥笑嘲讽。

不过没有人知道,在所有人肆意嘲讽之时,太爷爷嘴角微微向上,仿佛对这样的陈逆天很满意。

“那我们来比划比划?”

突然一道动听的娇喝响起,那是一个秀丽的年轻姑娘,如一直轻盈的蝴蝶一般,从人群中闪现掠出。

“我们来比比身法怎么样,只要你能赶上我,就算你赢!”

出现的这个女人叫阿蝶!今天十七岁,也是全岛上少有的美人坯子,她扬着眉道:“也别说我欺负你,只要你能赢了你,我直接出嫁妆,嫁给你怎么样?”

“来来,尽管来!”

陈逆天现在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有挑战他就接,他也不相信自己真的这么废物。何况面前的还是一个女流之辈,更增添了他几分信心。

不料陈逆天这么爽快地答应,让下面众人没法淡定了。

“好啊,陈逆天这废物,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看来是对人家女孩子有意思啊!”

“不过无论如何,这个废物是输了彻底,竟然敢和阿蝶比身法,真是不知死活!”

“那不一定呢,也许阿蝶会故意放水呢?”

“是啊,说不定阿蝶就好鲜花配老牛这一口呢?”

随着下面众人议论纷纷,木台上的比拼已经正式开始了,大爷爷直接摆了一个风行阵,两人能够在阵法中相互攻击,相互退避。

而谁的速度快,谁就能先从阵法中出来,这也是长生岛上比试身法速度的惯用手段。

两人陷身于阵法之中,外面只能看到模糊的光影,分不清谁是谁,不过众人心中都有一定判断,哪道光影的速度快,那一定就是小蝶儿,速度慢的,肯定就是陈逆天了。

就在众人聚集的目光中,一道倩影率先从阵法中出来,光影慢慢散去,不负众望,这个人就是小蝶儿!

足足几分钟后,在众人鄙夷嘲讽的目光中,陈逆天颓废地从阵法中走了出来,无奈地摇了摇头。

陈逆天无疑是又输了!

但陈逆天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他还要接着挑战,“再来,再来,再来!”

接下来的一连串比试,足足有了十几个人登场,无论是比试力量,还是比试速度,或者别的,陈逆天皆是以失败告终。

从一次次的打倒再爬起,周围人从一开始的兴趣高涨,到现在觉得无聊,都走了不少。

“现在结果很明显了吧,你就是岛上千年一遇的吊车尾,我决定将你驱逐出岛,陈逆天你还有什么还话说?”太爷爷淡淡的问道。

“我……”陈逆天摇了摇头,也就的事实就是如此。

以前别人说他是废物,他还不太信,或者觉得自己没他们家说的那么废,但现在容不得他不信,他已经二十三岁了,可就是一个连十六岁小孩也打不过的废物啊!

“既然你已经认识到了自己是废物,那你就赶紧走了,从今以后,我便不再是我长生岛上的人!”

太爷爷淡淡说道,语气不带丝毫的感情。

“这个……我……我还是先去静一静吧!”

陈逆天说这句话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面无表情地就离开了。

他在长生岛上生活了十几年,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充满了感情,此刻被驱逐离开,伤心是有的,不舍是有的,但更多的是一种不真实感。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岛上的废物,但他也从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被岛上的太爷爷给开除出岛了!

随着陈逆天离开,这场关于陈逆天的斥责大会也正式结束,周围人纷纷离席散场。

此刻的如花,却是一动未动,心中却充满了忧虑:“陈逆天你一定要挺住啊,太爷爷做这些,都是有苦衷的!”

她心中更是自语自语道:陈逆天,你知道吗?你并不是一个废物,至少在我心中,你一直都不是一个废物。

“那一天你上我家提亲,你知道我有多兴奋?多开兴吗?”

“可是我偏偏能够预知未来,我知道你未来会是九天的神龙,终究会遨游四方,我知道我不能耽误你,所以让我爹爹赶你离开了。”

“你知道那天,我又是有多难过吗?为了你哭了多久吗?”

“你都看到了吗?”就在如花心中苦涩之际,太爷爷走到了她的身边。

太爷爷依旧和蔼道:“早就听说岛上如花的天赋能力是先知,能够预知未来事,今日见来,果然如此啊!”

“太爷爷!”如花望着太爷爷道。

“回去吧!”

太爷爷淡定从容说道,淡淡地抚摸着胡须,不过在他的满是皱纹的眼角,却有着淡淡的泪痕,证明着他并不像表面的那样平淡。

随着如花跟着太爷爷离开,周围人更是差不多已经走完,没有人再关心废物陈逆天的情况,此刻的李娇月,却是追了过去。

一是在这里,李娇月和陈逆天关系最为亲密。二是,虽然她也会嫌弃别人,但陈逆天在她眼里还是很厉害的,所以她追了过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