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8 22:49:13

“啊——”

惨叫?如杀猪一般的惨叫。而且,还此起彼伏,“绕梁三日”。

在赵铭一祭左勾拳后,紧接着十祭右勾拳的情况下,重复七八次的过肩摔后,龙文躺在地上,鼻青脸肿,除了一张脸上没什么变化外,全身上下,估计十之八九面积都是青一块此紫一块的。

“你们在干嘛?”黄姐突然出来问。

龙文那响彻整个不止药铺的惨叫声,把黄姐也吵醒了。

赵铭拍了拍手,对黄姐说:“没事儿,黄姐,你去睡吧,我今天收情好,好好收拾这家伙一下。”

收拾?

意思是说还要收拾?

倒在地上的龙文听了后,心里又顿生惊恐,双眼看着赵铭。

黄姐见这样,心里估摸着龙文又是哪句话惹得赵铭生气,才落得如此“青紫相间”的下场。又看到赵铭脸上一脸轻松,估计也没出什么大事,就回去接着睡。可她哪知道,赵铭是被龙文吻了嘴唇。

赵铭用脚轻轻“触摸”了龙文两下,问:“死文子,死了没?”

龙文在地上挣扎地爬了起来,低着头说:“赵铭,对不起,一时冲动,下次再不敢了。”被打了一顿痛快后,龙文的头脑也算是真正的冷静下来。

“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这次就这么算了。回去睡觉,明天起来上班。”说完赵铭就返回房间。

龙文强忍着身上的伤痛,回到自己的床上。

我这是招谁惹谁,真心的好奇害死猫。

第二天早上,龙文本来一夜没有睡好,一大清早又被赵铭砸门,大声叫着要一起去跑步。可当龙文一瘸一拐地开了门,赵铭摇摇头,无奈地说了一句:“休息一天,明天再跑,记得按时起床上班。”

不止药铺里好药材多的是,治外伤的跌打酒可是出了名的好。内服外敷,再加上赵铭亲自给开的药方。没几天,龙文身上的淤青就好的差不多了。

只是,自那次后,龙文时时刻刻都“提防”着赵铭,生怕与她有什么身体上的接触,或是又中了她的圈套。上次,赵铭下手可没留情,处处下狠手。

这天中午刚过,药铺进来三个人。

滴滴和陈浩,还有一个男人,约五十来岁,一身老板的派头,看上去就象是有钱人。

“赵老爷子在吗?”一进来,那个老男人就问了句。

当龙文看到滴滴和陈浩进来,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不知道她们来干嘛?又为什么找到这里来?

龙文没说话,黄姐起身说:“我们家老爷子不在,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看病。”那老男人说。

龙文看着滴滴和陈浩,心里盘算了一下,问陈浩:“陈浩,你怎么来了?谁病了?”

一翻询问后,原来是滴滴肚中的胎儿确实有些不正常,走了好几家医院,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建议打掉。但偏偏滴滴的身体有些差,这次要是打掉,以后再怀孕的话可就难上加难。

好在陈浩的富二代身份可是货真价实的,他们家里可是真有钱。后来陈浩的爸爸,就是那个老男人,打听到赵爷爷这儿来了,所以来看看。

黄姐说:“我们家老爷子要过几天才回,但如果是妇产科问题,我倒是建议由我们家大小姐先给把把脉,然后打电话和老爷子商量一下,先给个初步方案,等老爷子回来了再详细诊治。”

黄姐说的滴水不漏,即把责任推了出去,也把生意揽了进来。

陈浩的爸爸问:“你们家大小姐,也是陈浩、滴滴同学?”

“对。听说我们家大小姐在学校也是学霸,同时也得到一些我们家老爷子的真传。您想想,老爷子就这一个孙女儿,不传她,还传谁?”

“那好吧。”陈浩爸爸答应了,说:“那就请你们家她来给把把脉吧。”

龙文上楼敲开赵铭的门,赵铭刚午休睡下,打着哈欠问:“干嘛?”

“陈浩他们家带滴滴过来看病,可能是胎儿出了问题,想保下来。可赵爷爷不在,所以黄姐说让你下去先给把把脉。”

“哦。”赵铭哦了一声,但却没有动,直勾勾地看着龙文,突然拉住龙文的手,把着脉,“嗯,心率平和,对滴滴没什么感觉。死文子表现不错。你让他们稍等一下,我换件衣服就下来。”

没五分钟,赵铭就从楼上下来,见到滴滴和陈浩,简单寒暄后,让滴滴伸出双手。对龙文说:“坐下,我们一起给滴滴把把脉。”

龙文点了点头,和赵铭一起,一人一手,各自给滴滴把着脉。

四五分钟后,赵铭问龙文,“你先说。”

龙文摇了摇头,说:“脉相有些弱,而且有些凌乱。一方面胎儿营养跟不上,以后胎儿越大,所需营养就越多,到最后轻则可能是畸形,重则可能胎死腹中;另一方面,滴滴体质本就太弱,再加上子宫受损,以后月份大了,子宫怕是承受不起,撑不到胎儿生产的那一天。所以,要是想保下胎儿,怕是有些困难。”

赵铭接着说:“事实确实如此,但并不是没有办法。如果按我们家的药方,顺利生下孩子问题不大,第一要坚持吃药进补,时间可能有些长,二是费用方面,您得有个准备。”

“多少钱?”陈浩问。

“估计少说五十万吧。”赵铭一边说,一边手写,开着药方,接着说:“我先给开一服方子,这药是主要的作用是补身子,增加身体各方面素质,不管你们做什么决定,哪怕是决定打掉,也可以用来补补。每天吃一次,先吃五天吧,五天后我爷爷应当回来了。到时候,你们还是决定保,再让我爷爷再好好给拿个方案。”

赵铭说完,把方子递给黄姐,说:“黄姐,帮忙给抓下药。”

陈浩爸爸说:“多少钱?”

“不用了。”赵铭把笔合上,说:“谁让滴滴和龙文有些渊源呢。这次就不收费。我爷爷回来后,我让龙文告诉你们,到时候你们决定保,就再过来,如果决定不保,我也就......”

“大小姐,这里有山参五钱,真的要免费?”黄姐大声问。山参可不便宜,别的药材送了也就送了,山参可是稀罕。

赵铭回:“照方子给药。”说的铿锵有力,一副大小姐的姿态。

陈浩爸爸一听有山参,也觉得这药有些贵,当真要白送?还是看着滴滴的面子?滴滴和龙文的渊源?

“不知道滴滴和龙文有什么渊源?”

龙文此时心里真不知道怎么办,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愣在那里。而且,滴滴和陈浩都不约而同地看向龙文,让龙文的脸有些发烧。

反而是赵铭,一脸轻松,轻描淡写地说:“滴滴是龙文的前女友,相遇一场,也是缘份。不过陈总也别放在心上,都是以前的事儿,现在龙文是我男朋友。”

赵铭越是说的轻松,陈浩的爸爸越是觉得有些怪怪的。坚持吵着要付钱,几个人拦都拦不住。

黄姐给算了一下,对陈浩爸爸说:“如果按正常的价格,得3500。如果您觉得有些贵,不如就由我们大小姐来买单吧。”

陈浩爸爸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扫码付账。

他们要走时,赵铭拉着龙文送他们出去,一直送到他们上车。

在他们三人上车时,赵铭轻声命令着龙文说:“抱着吻我一下,快,快,快。”一边说了好几个快字。

然后又用那种可以杀人的眼神看着龙文。

龙文听后,一下子懵了。

这是唱的哪一出?又要吻她,然后又狠狠打我一顿?

“快——”赵铭又狠狠地说了一个快字。

第五章:吻了女神后是毒打

“啊——”

惨叫?如杀猪一般的惨叫。而且,还此起彼伏,“绕梁三日”。

在赵铭一祭左勾拳后,紧接着十祭右勾拳的情况下,重复七八次的过肩摔后,龙文躺在地上,鼻青脸肿,除了一张脸上没什么变化外,全身上下,估计十之八九面积都是青一块此紫一块的。

“你们在干嘛?”黄姐突然出来问。

龙文那响彻整个不止药铺的惨叫声,把黄姐也吵醒了。

赵铭拍了拍手,对黄姐说:“没事儿,黄姐,你去睡吧,我今天收情好,好好收拾这家伙一下。”

收拾?

意思是说还要收拾?

倒在地上的龙文听了后,心里又顿生惊恐,双眼看着赵铭。

黄姐见这样,心里估摸着龙文又是哪句话惹得赵铭生气,才落得如此“青紫相间”的下场。又看到赵铭脸上一脸轻松,估计也没出什么大事,就回去接着睡。可她哪知道,赵铭是被龙文吻了嘴唇。

赵铭用脚轻轻“触摸”了龙文两下,问:“死文子,死了没?”

龙文在地上挣扎地爬了起来,低着头说:“赵铭,对不起,一时冲动,下次再不敢了。”被打了一顿痛快后,龙文的头脑也算是真正的冷静下来。

“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这次就这么算了。回去睡觉,明天起来上班。”说完赵铭就返回房间。

龙文强忍着身上的伤痛,回到自己的床上。

我这是招谁惹谁,真心的好奇害死猫。

第二天早上,龙文本来一夜没有睡好,一大清早又被赵铭砸门,大声叫着要一起去跑步。可当龙文一瘸一拐地开了门,赵铭摇摇头,无奈地说了一句:“休息一天,明天再跑,记得按时起床上班。”

不止药铺里好药材多的是,治外伤的跌打酒可是出了名的好。内服外敷,再加上赵铭亲自给开的药方。没几天,龙文身上的淤青就好的差不多了。

只是,自那次后,龙文时时刻刻都“提防”着赵铭,生怕与她有什么身体上的接触,或是又中了她的圈套。上次,赵铭下手可没留情,处处下狠手。

这天中午刚过,药铺进来三个人。

滴滴和陈浩,还有一个男人,约五十来岁,一身老板的派头,看上去就象是有钱人。

“赵老爷子在吗?”一进来,那个老男人就问了句。

当龙文看到滴滴和陈浩进来,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不知道她们来干嘛?又为什么找到这里来?

龙文没说话,黄姐起身说:“我们家老爷子不在,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看病。”那老男人说。

龙文看着滴滴和陈浩,心里盘算了一下,问陈浩:“陈浩,你怎么来了?谁病了?”

一翻询问后,原来是滴滴肚中的胎儿确实有些不正常,走了好几家医院,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建议打掉。但偏偏滴滴的身体有些差,这次要是打掉,以后再怀孕的话可就难上加难。

好在陈浩的富二代身份可是货真价实的,他们家里可是真有钱。后来陈浩的爸爸,就是那个老男人,打听到赵爷爷这儿来了,所以来看看。

黄姐说:“我们家老爷子要过几天才回,但如果是妇产科问题,我倒是建议由我们家大小姐先给把把脉,然后打电话和老爷子商量一下,先给个初步方案,等老爷子回来了再详细诊治。”

黄姐说的滴水不漏,即把责任推了出去,也把生意揽了进来。

陈浩的爸爸问:“你们家大小姐,也是陈浩、滴滴同学?”

“对。听说我们家大小姐在学校也是学霸,同时也得到一些我们家老爷子的真传。您想想,老爷子就这一个孙女儿,不传她,还传谁?”

“那好吧。”陈浩爸爸答应了,说:“那就请你们家她来给把把脉吧。”

龙文上楼敲开赵铭的门,赵铭刚午休睡下,打着哈欠问:“干嘛?”

“陈浩他们家带滴滴过来看病,可能是胎儿出了问题,想保下来。可赵爷爷不在,所以黄姐说让你下去先给把把脉。”

“哦。”赵铭哦了一声,但却没有动,直勾勾地看着龙文,突然拉住龙文的手,把着脉,“嗯,心率平和,对滴滴没什么感觉。死文子表现不错。你让他们稍等一下,我换件衣服就下来。”

没五分钟,赵铭就从楼上下来,见到滴滴和陈浩,简单寒暄后,让滴滴伸出双手。对龙文说:“坐下,我们一起给滴滴把把脉。”

龙文点了点头,和赵铭一起,一人一手,各自给滴滴把着脉。

四五分钟后,赵铭问龙文,“你先说。”

龙文摇了摇头,说:“脉相有些弱,而且有些凌乱。一方面胎儿营养跟不上,以后胎儿越大,所需营养就越多,到最后轻则可能是畸形,重则可能胎死腹中;另一方面,滴滴体质本就太弱,再加上子宫受损,以后月份大了,子宫怕是承受不起,撑不到胎儿生产的那一天。所以,要是想保下胎儿,怕是有些困难。”

赵铭接着说:“事实确实如此,但并不是没有办法。如果按我们家的药方,顺利生下孩子问题不大,第一要坚持吃药进补,时间可能有些长,二是费用方面,您得有个准备。”

“多少钱?”陈浩问。

“估计少说五十万吧。”赵铭一边说,一边手写,开着药方,接着说:“我先给开一服方子,这药是主要的作用是补身子,增加身体各方面素质,不管你们做什么决定,哪怕是决定打掉,也可以用来补补。每天吃一次,先吃五天吧,五天后我爷爷应当回来了。到时候,你们还是决定保,再让我爷爷再好好给拿个方案。”

赵铭说完,把方子递给黄姐,说:“黄姐,帮忙给抓下药。”

陈浩爸爸说:“多少钱?”

“不用了。”赵铭把笔合上,说:“谁让滴滴和龙文有些渊源呢。这次就不收费。我爷爷回来后,我让龙文告诉你们,到时候你们决定保,就再过来,如果决定不保,我也就......”

“大小姐,这里有山参五钱,真的要免费?”黄姐大声问。山参可不便宜,别的药材送了也就送了,山参可是稀罕。

赵铭回:“照方子给药。”说的铿锵有力,一副大小姐的姿态。

陈浩爸爸一听有山参,也觉得这药有些贵,当真要白送?还是看着滴滴的面子?滴滴和龙文的渊源?

“不知道滴滴和龙文有什么渊源?”

龙文此时心里真不知道怎么办,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愣在那里。而且,滴滴和陈浩都不约而同地看向龙文,让龙文的脸有些发烧。

反而是赵铭,一脸轻松,轻描淡写地说:“滴滴是龙文的前女友,相遇一场,也是缘份。不过陈总也别放在心上,都是以前的事儿,现在龙文是我男朋友。”

赵铭越是说的轻松,陈浩的爸爸越是觉得有些怪怪的。坚持吵着要付钱,几个人拦都拦不住。

黄姐给算了一下,对陈浩爸爸说:“如果按正常的价格,得3500。如果您觉得有些贵,不如就由我们大小姐来买单吧。”

陈浩爸爸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扫码付账。

他们要走时,赵铭拉着龙文送他们出去,一直送到他们上车。

在他们三人上车时,赵铭轻声命令着龙文说:“抱着吻我一下,快,快,快。”一边说了好几个快字。

然后又用那种可以杀人的眼神看着龙文。

龙文听后,一下子懵了。

这是唱的哪一出?又要吻她,然后又狠狠打我一顿?

“快——”赵铭又狠狠地说了一个快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