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0 23:34:56

赵铭是越发的奇怪了。

本来是约好早上去接滴滴的,两人都起了个早床,洗漱完毕。应当是尽早出发,现在是早高峰,路上不定堵成什么样儿。可是,赵铭却敲开黄姐的门。

不止药铺一般是早上九点才开门,现在八点不到,黄姐不情愿地开了门,说:“大小姐,大清早的,有啥交待的吗?”

赵铭把龙文拉过来,用命令口吻对龙文说:“过去,抱着黄姐亲一下。”

“什么?”龙文当即就吓了一跳,心说有这么整人的吗?

被吓一跳的何止只有龙文一人,对面的黄姐更是吓了一跳,说:“赵铭,平时你使性子也就由着你了,你这又是唱的哪出?。”

这次龙文可没多想,突然地,让黄姐措不及防地,在黄姐的嘴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龙文看着赵铭。

同时,黄姐也看着赵铭。

赵铭点了点头,对龙文说:“嗯,这次表现不错。”听到这里,龙文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虽说不明白赵铭是为的什么,但总算没挨打。

随即和龙文一起去接滴滴。

一上车,赵铭长叹了一口气。好象觉得还缺点什么,对副驾上的龙文说:“别动,让我打两巴掌。”

“啪——啪——”

两声清脆的声响,两个重重的耳光甩在了龙文的脸上。

“这次又是为什么?”龙文问。

“不为什么,就是想打你两下,不行啊。”赵铭一面说,一面发动汽车,去接滴滴。

路上,赵铭问龙文,知道为什么要你吻黄姐吗?

龙文摇摇摇头。

赵铭说这样,才可以确认龙文是不是真的很听话,而且,没那么多疑问。目的,就是要让龙文对于赵铭的命令,不管是否合理,先执行再说。

如果说吻赵铭是因为赵铭本身就是女神一枚,是个男人都想亲一下。但如果说是黄姐呢,三十多岁了,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只能说是普通,而且还比龙文大十来岁,关系也不怎么熟。

话说,龙文吻黄姐,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

龙文问了一句:“你让我那么听话干嘛?”

赵铭把车停在路边,严肃地说:“今天要为滴滴医治,我们要给爷爷打下手。但医治的方法完全不同于学校所教的,怕你到时候问这问那,若得爷爷不高兴。”

“哦,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让干嘛就立即干,别有任何疑问,对吧。”

“嗯。挺聪明的嘛,就是这效果。”赵铭点了点头,说:“把滴滴的事情弄好以后,就让你跟爷爷学密医。”

“密医是什么?”龙文不禁问了句。

赵铭转过头就瞪了一眼龙文,说:“关于密医要保密,要是让我知道你和别的人提起过,我......我就亲手杀了你。”

说这一句的时候,赵铭的眼神就象是猫看到了老鼠,想吃人的那种感觉。

把龙文吓得,几乎连呼吸都快忘了。

到了滴滴家楼下,龙文打了电话通知他们后,滴滴和陈浩就走了出来。陈浩拎了两个背包,外加拉了一个大箱子。

龙文下车帮着把箱子和背包什么的,往后备箱里装,招呼滴滴他们上车。汽车再次发动,开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市郊的一处别墅。

别墅一共三层,外墙装修的很普通,而且有些老旧,看起来应当有些年头。赵铭用钥匙开了门,里面却是富丽堂皇,一派中式风格装修,都是用的上好材料。

“赵铭,这是你家?”滴滴问。

“不是,我不住这儿。”赵铭一边带着大家往里直,一边说:“本来这儿是给我作陪嫁的,但我不怎么喜欢,所以就被用作病房。”

别墅一层是客厅和厨房,二楼是房间,三楼是治疗室和赵爷爷办公室。赵铭带着大家来到二楼,问滴滴说:“由于滴滴是病人,所以陈浩你就和滴滴一个房间吧。”

说着,赵铭打开一间客房,里面配备至少是四星级的标准。宽大的床,足可以睡下五六个人,电视、音响等一应俱全,而还有一个小阳台。

滴滴躺在床上,来了句:“没想到这里这么好,看来那几十万花的物有所值。”

“你满意就好。”赵铭接着说:“我们要在这里呆上七天,想吃什么东西,或者需要什么,跟旺财说,他在这里负责后勤保障。”

“旺财?”陈浩听了后,笑了笑,随她滴滴也笑了笑。

这一笑,龙文的脸不禁有些发烧了。

这一幕,赵铭也发现了。大方的挽着龙文的手说:“好了,你们先休息,下午赵爷爷过来,开始治疗。”

刚要走出去,赵铭回头,冷冷的说:“善意的提醒一下,都是学医的,这个时候你们别做什么太过份的事情。”

说完走了出去。

但滴滴比较八卦,也跟了过来,说:“我想看看你们的房间,看是不是比我的还要好。”

“也好,有需要的时候你们知道在哪个房间找我。”赵铭说着,打开对边的一个房间,说:“这间是旺财的,比你们那个小点。”

来到隔壁房间,赵铭走了进去,对大家说:“这个是我专属房间,每次来这儿我都住这一间。”

这一间,不得不说,应当是最好的一间房,与外面中式装修风格不同,这里的风格就是一间柔道馆。

“哇。”滴滴不禁感叹了一声:“这里真漂亮......你和龙文不住一起?”滴滴突然八卦了一下。

赵铭也不生气,说:“滴滴,想什么呢。我们还没结婚,怎么可能住一起。”

陈浩这时手搭在龙文的肩膀上,说:“不错啊,兄弟。”

龙文笑了笑,没搭理他。

赵铭猛地在陈浩手上打了一下,说:“我的男人不要动。”

打得特别重,陈浩当即把手缩了回来。

赵铭把龙文拉进洗手间,说:“旺财,别怪没我提醒你。我们的洗手间是共用的,你用完之后给我冲干净,要是敢有一点味道,你就死定了。”

这一句,是故意说给陈浩听的。

陈浩还有些不信,自己去卫生间查看,发现确实有一两个门。当打开另外一个门,门外确实是龙文的房间。

而且,这个洗手间特别大,墙上居然还挂了一个电视。想想泡在浴缸里,选一部不错的电影,两个人依偎着,边喝着红酒边看着电影,多浪漫啊。

“旺财。”赵铭叫了龙文一下,“中午十二点开饭,我要吃排骨汤。楼下厨房冰箱里什么都有,你去做。”

龙文听了,本来想问为什么是他做饭的,但后来想起赵铭不让他质疑这质疑那的,所以到说出嘴时,就成了一个好字,说:“可是万一我做的不合你味口,可别介意。”

赵铭也不顾一旁的陈浩和滴滴在,抓住龙文的衣领就说:“死旺财,你给听好了,如果做的不好吃,下一顿就吃你的排骨。要不是当初你拿了好几次学校厨艺比赛的冠军,我才不要你呢。”

第七章:去接滴滴

赵铭是越发的奇怪了。

本来是约好早上去接滴滴的,两人都起了个早床,洗漱完毕。应当是尽早出发,现在是早高峰,路上不定堵成什么样儿。可是,赵铭却敲开黄姐的门。

不止药铺一般是早上九点才开门,现在八点不到,黄姐不情愿地开了门,说:“大小姐,大清早的,有啥交待的吗?”

赵铭把龙文拉过来,用命令口吻对龙文说:“过去,抱着黄姐亲一下。”

“什么?”龙文当即就吓了一跳,心说有这么整人的吗?

被吓一跳的何止只有龙文一人,对面的黄姐更是吓了一跳,说:“赵铭,平时你使性子也就由着你了,你这又是唱的哪出?。”

这次龙文可没多想,突然地,让黄姐措不及防地,在黄姐的嘴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龙文看着赵铭。

同时,黄姐也看着赵铭。

赵铭点了点头,对龙文说:“嗯,这次表现不错。”听到这里,龙文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虽说不明白赵铭是为的什么,但总算没挨打。

随即和龙文一起去接滴滴。

一上车,赵铭长叹了一口气。好象觉得还缺点什么,对副驾上的龙文说:“别动,让我打两巴掌。”

“啪——啪——”

两声清脆的声响,两个重重的耳光甩在了龙文的脸上。

“这次又是为什么?”龙文问。

“不为什么,就是想打你两下,不行啊。”赵铭一面说,一面发动汽车,去接滴滴。

路上,赵铭问龙文,知道为什么要你吻黄姐吗?

龙文摇摇摇头。

赵铭说这样,才可以确认龙文是不是真的很听话,而且,没那么多疑问。目的,就是要让龙文对于赵铭的命令,不管是否合理,先执行再说。

如果说吻赵铭是因为赵铭本身就是女神一枚,是个男人都想亲一下。但如果说是黄姐呢,三十多岁了,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只能说是普通,而且还比龙文大十来岁,关系也不怎么熟。

话说,龙文吻黄姐,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

龙文问了一句:“你让我那么听话干嘛?”

赵铭把车停在路边,严肃地说:“今天要为滴滴医治,我们要给爷爷打下手。但医治的方法完全不同于学校所教的,怕你到时候问这问那,若得爷爷不高兴。”

“哦,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让干嘛就立即干,别有任何疑问,对吧。”

“嗯。挺聪明的嘛,就是这效果。”赵铭点了点头,说:“把滴滴的事情弄好以后,就让你跟爷爷学密医。”

“密医是什么?”龙文不禁问了句。

赵铭转过头就瞪了一眼龙文,说:“关于密医要保密,要是让我知道你和别的人提起过,我......我就亲手杀了你。”

说这一句的时候,赵铭的眼神就象是猫看到了老鼠,想吃人的那种感觉。

把龙文吓得,几乎连呼吸都快忘了。

到了滴滴家楼下,龙文打了电话通知他们后,滴滴和陈浩就走了出来。陈浩拎了两个背包,外加拉了一个大箱子。

龙文下车帮着把箱子和背包什么的,往后备箱里装,招呼滴滴他们上车。汽车再次发动,开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市郊的一处别墅。

别墅一共三层,外墙装修的很普通,而且有些老旧,看起来应当有些年头。赵铭用钥匙开了门,里面却是富丽堂皇,一派中式风格装修,都是用的上好材料。

“赵铭,这是你家?”滴滴问。

“不是,我不住这儿。”赵铭一边带着大家往里直,一边说:“本来这儿是给我作陪嫁的,但我不怎么喜欢,所以就被用作病房。”

别墅一层是客厅和厨房,二楼是房间,三楼是治疗室和赵爷爷办公室。赵铭带着大家来到二楼,问滴滴说:“由于滴滴是病人,所以陈浩你就和滴滴一个房间吧。”

说着,赵铭打开一间客房,里面配备至少是四星级的标准。宽大的床,足可以睡下五六个人,电视、音响等一应俱全,而还有一个小阳台。

滴滴躺在床上,来了句:“没想到这里这么好,看来那几十万花的物有所值。”

“你满意就好。”赵铭接着说:“我们要在这里呆上七天,想吃什么东西,或者需要什么,跟旺财说,他在这里负责后勤保障。”

“旺财?”陈浩听了后,笑了笑,随她滴滴也笑了笑。

这一笑,龙文的脸不禁有些发烧了。

这一幕,赵铭也发现了。大方的挽着龙文的手说:“好了,你们先休息,下午赵爷爷过来,开始治疗。”

刚要走出去,赵铭回头,冷冷的说:“善意的提醒一下,都是学医的,这个时候你们别做什么太过份的事情。”

说完走了出去。

但滴滴比较八卦,也跟了过来,说:“我想看看你们的房间,看是不是比我的还要好。”

“也好,有需要的时候你们知道在哪个房间找我。”赵铭说着,打开对边的一个房间,说:“这间是旺财的,比你们那个小点。”

来到隔壁房间,赵铭走了进去,对大家说:“这个是我专属房间,每次来这儿我都住这一间。”

这一间,不得不说,应当是最好的一间房,与外面中式装修风格不同,这里的风格就是一间柔道馆。

“哇。”滴滴不禁感叹了一声:“这里真漂亮......你和龙文不住一起?”滴滴突然八卦了一下。

赵铭也不生气,说:“滴滴,想什么呢。我们还没结婚,怎么可能住一起。”

陈浩这时手搭在龙文的肩膀上,说:“不错啊,兄弟。”

龙文笑了笑,没搭理他。

赵铭猛地在陈浩手上打了一下,说:“我的男人不要动。”

打得特别重,陈浩当即把手缩了回来。

赵铭把龙文拉进洗手间,说:“旺财,别怪没我提醒你。我们的洗手间是共用的,你用完之后给我冲干净,要是敢有一点味道,你就死定了。”

这一句,是故意说给陈浩听的。

陈浩还有些不信,自己去卫生间查看,发现确实有一两个门。当打开另外一个门,门外确实是龙文的房间。

而且,这个洗手间特别大,墙上居然还挂了一个电视。想想泡在浴缸里,选一部不错的电影,两个人依偎着,边喝着红酒边看着电影,多浪漫啊。

“旺财。”赵铭叫了龙文一下,“中午十二点开饭,我要吃排骨汤。楼下厨房冰箱里什么都有,你去做。”

龙文听了,本来想问为什么是他做饭的,但后来想起赵铭不让他质疑这质疑那的,所以到说出嘴时,就成了一个好字,说:“可是万一我做的不合你味口,可别介意。”

赵铭也不顾一旁的陈浩和滴滴在,抓住龙文的衣领就说:“死旺财,你给听好了,如果做的不好吃,下一顿就吃你的排骨。要不是当初你拿了好几次学校厨艺比赛的冠军,我才不要你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