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0 23:14:50

赵铭的房间里,当陈浩他们走了后,赵铭正声对龙文说:“再说一次,你不是我男朋友,你只是我的旺财。”

龙文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你放心。”

“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一点喜欢我?”赵铭突然问。

龙文顿时脸都红了,而且是通红。赵铭看着,不禁有些觉得可爱,催促着说:“快说,不然耳光就到来了啊。”

“有一点吧。”龙文还是承认了。

“就知道你不老实,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记住,不管以前我们吻过几次,也不管外人怎么说,你都只是我的旺财,听话而且很乖的旺财,不是男朋友。”

赵铭再一次提醒着龙文。

中午,龙文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当然少不了赵铭爱吃的排骨汤。

几个人吃吃聊聊,吃完后赵铭让滴滴休息一下。却让龙文一个人在厨房刷碗,收拾残局。

到下午的时候,赵铭让滴滴洗了个澡,然后四个人一起上到三楼。

赵铭打开一间房门,里面不大,也就是比赵铭房间的洗手间大两倍。但这里,真的是一间浴室。房间中间还有一个大浴缸,四周摆了几个小柜子什么的。

赵爷爷这个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说:“在开始治疗以前,有几点要说一下。第一大家把手机等交出来,第二,治疗过程中滴滴会泡在浴缸里,中间会脱去衣物,你们都是学医的,这一点不要太放在心上。”

交待完后,几个人先是把手机全给了赵铭,然后又让赵铭带着龙文去搬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桶水而已。从隔壁赵爷爷的书房搬到这里来,也不是很重,但有种说不出来的药香味。

满满一桶,红色的药水。一般来说,里面放了些什么药材,龙文总能闻出一两味来,但这一次,完全不知道,一味药材也闻不出来。

赵爷爷说把桶里面的水全倒进浴缸里,然后再向里面放些水。同时,赵爷爷又让龙文和陈浩背过身去,开始施针。

龙文面对着墙,只听到赵爷爷说:“铭铭,现在我们两个同时施针,左右三穴,上下四穴。我左你右,我上你下,开始——”

一阵寂静后,只听到赵铭松了一口气。

“铭铭,你扶她浴缸里泡着。”赵爷爷的声音。

没过一会儿,赵爷爷走过来,对龙文说:“小龙,她要在浴缸里泡上三个小时。第一,你要在这里呆够3小时,时间不到,你不许走,第二,从现在开始的七天,你们只能吃素,你是负责做饭的,这事儿你负责。”

“知道了,赵爷爷。”龙文答应着。

赵爷爷说完走了。

龙文转过头来,看着滴滴已经泡在浴缸里,浴缸里全是红色的水,滴滴只有一个头部在外面,完全看不到水下滴滴的身体。

滴滴泡在水里,赵铭、龙文还有陈浩坐在旁边,大家大眼瞪小眼。

陈浩突然问:“为什么赵爷爷要让龙文在这里呆三个小时?”

这也是龙文想问的,但龙文没敢问赵铭,怕被打,更担心惹赵铭不高兴。

赵铭笑了笑,说:“只有他在这里,才能保证滴滴在水里泡三小时。”

“为什么?”

“你是她男朋友,我是女生。滴滴也要坐不住,伸个懒腰,或是起来活动一下,都没什么。但要是龙文在这里,滴滴也就只能这样泡着了。”

“你们老爷子,还真是有办法。”陈浩叹了一声,说:“难道我们就这样干坐三小时?”

“要不然,我们来斗个地主?”赵铭吃惊地着着陈浩说。

半地主是开玩笑的,但他们三个,真的在这里坐足了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后,赵铭让龙文和陈浩又面壁,她则为滴滴取下身上的针灸。

穿好衣服,收拾妥当后一起回到二楼房间休息。

赵铭不知道从哪拿来一包中药,让龙文先熬着,晚上十二点左右拿给滴滴喝下。

学中医的,熬药倒不是很难。

难的是不能吃肉,赵爷爷说了,七天内只能吃素。赵爷爷的话,谁敢不听?但这也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赵铭说晚上宵夜要喝汤,而且说要喝特别好喝的汤,但却没有说喝什么汤。

这让龙文有些不好搞。

滴滴是病人,她吃素也情有可原,怕食物与某种药物相冲。可为什么逼着别的人也吃素?

龙文在厨房里一通好找,最后硬着头皮,拿了些蘑菇,配上点当归人参什么的,给赵铭做了一碗汤。

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把汤拿给赵铭。看着赵铭喝着汤,龙文站颤颤惊惊地在一旁。

赵铭问:“死文子,干嘛呢,怕成这样子?”

“我是怕你说这汤不好喝,赵爷爷不让吃肉,实在是找不到什么东西炖汤了。”龙文说着。

“这汤吧,感觉还行,明天晚上接着做一碗。”赵铭一边喝说,一边说:“滴滴的药别忘了,你可别睡着了,要是误了时间,看我不打死你。”

“知道知道。”龙文直点头。

等赵铭喝完了汤,龙文把碗收走。又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到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龙文把熬的药倒在碗里,端到滴滴房门前。

“谢谢龙文了。”滴滴在门口喝完了药,道着谢把碗还给龙文。

龙文把厨房收拾干净,自己回到房间,在洗手间洗澡。

当洗完后,龙文鬼使神差的试着打开赵铭那边的门。

门开了。

里面只有一个小灯,伴着几声熟睡的呼吸声。

龙文轻轻地走了进去,坐在赵铭的床边,静静地看着她。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生呢?

明明不喜欢龙文,却在同学面前说和龙文在一起,还好几次和龙文接吻。

两个房间共用一个洗手间,万一龙文要是色欲攻心呢?

还有,开始为什么要龙文来这里工作?

那次,为什么要舔龙文的伤口?

另外就是今天治疗,药村是什么药?真的可以治愈滴滴的胎儿?

太多的问题,却一个答案都没有。

就这样呆呆地坐着,呆呆的看着赵铭,呆呆的想着心中那么多问题。

“死文子,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我这儿坐着,干嘛?”赵铭醒了,看着床前的龙文。

龙文当时吓了一跳,说:“赵铭别生气,我只是有些问题想不通,什么也没干,真的。”

赵铭笑了笑,是真的笑了,说:“我知道。在这方面我信任你,要不然也不会把洗手间相边的房间给你住。说吧,什么事情想不通?”

龙文想了想,说:“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为什么要选择我来你身边上班?还有就是为什么你会让我吻你?”

“为什么让你来这儿上班,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你在这里要做的就是好好上班,用心学爷爷给你的那些东西。”赵铭看着龙文,看了有一会儿,接着说:“你也不帅,也没啥优点,真不够格做我男朋友。算了,不说这个了,说这个让我伤神。”

“好吧。”龙文起身,“你先睡吧,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等一下。”赵铭要龙文过来,低着头,说:“抱我一下。”

龙文轻轻抱着赵铭,在她后背拍了两下。

赵铭轻声说:“不管我怎么打你,你都不要走。如果你再接一个这么样的大单,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大单?”龙文一听这个,好象来了个兴趣,问:“滴滴这一单,你们可以赚多少?”

赵铭笑了一下,说:“成本也就是十分之一,其余的全是利润。等把滴滴弄好了,赔我去逛街。”

“赚这么多啊,难怪你们根本不担心药铺的生意有多差。”龙文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第八章:真的可以治愈滴滴的胎儿?

赵铭的房间里,当陈浩他们走了后,赵铭正声对龙文说:“再说一次,你不是我男朋友,你只是我的旺财。”

龙文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你放心。”

“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一点喜欢我?”赵铭突然问。

龙文顿时脸都红了,而且是通红。赵铭看着,不禁有些觉得可爱,催促着说:“快说,不然耳光就到来了啊。”

“有一点吧。”龙文还是承认了。

“就知道你不老实,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记住,不管以前我们吻过几次,也不管外人怎么说,你都只是我的旺财,听话而且很乖的旺财,不是男朋友。”

赵铭再一次提醒着龙文。

中午,龙文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当然少不了赵铭爱吃的排骨汤。

几个人吃吃聊聊,吃完后赵铭让滴滴休息一下。却让龙文一个人在厨房刷碗,收拾残局。

到下午的时候,赵铭让滴滴洗了个澡,然后四个人一起上到三楼。

赵铭打开一间房门,里面不大,也就是比赵铭房间的洗手间大两倍。但这里,真的是一间浴室。房间中间还有一个大浴缸,四周摆了几个小柜子什么的。

赵爷爷这个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说:“在开始治疗以前,有几点要说一下。第一大家把手机等交出来,第二,治疗过程中滴滴会泡在浴缸里,中间会脱去衣物,你们都是学医的,这一点不要太放在心上。”

交待完后,几个人先是把手机全给了赵铭,然后又让赵铭带着龙文去搬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桶水而已。从隔壁赵爷爷的书房搬到这里来,也不是很重,但有种说不出来的药香味。

满满一桶,红色的药水。一般来说,里面放了些什么药材,龙文总能闻出一两味来,但这一次,完全不知道,一味药材也闻不出来。

赵爷爷说把桶里面的水全倒进浴缸里,然后再向里面放些水。同时,赵爷爷又让龙文和陈浩背过身去,开始施针。

龙文面对着墙,只听到赵爷爷说:“铭铭,现在我们两个同时施针,左右三穴,上下四穴。我左你右,我上你下,开始——”

一阵寂静后,只听到赵铭松了一口气。

“铭铭,你扶她浴缸里泡着。”赵爷爷的声音。

没过一会儿,赵爷爷走过来,对龙文说:“小龙,她要在浴缸里泡上三个小时。第一,你要在这里呆够3小时,时间不到,你不许走,第二,从现在开始的七天,你们只能吃素,你是负责做饭的,这事儿你负责。”

“知道了,赵爷爷。”龙文答应着。

赵爷爷说完走了。

龙文转过头来,看着滴滴已经泡在浴缸里,浴缸里全是红色的水,滴滴只有一个头部在外面,完全看不到水下滴滴的身体。

滴滴泡在水里,赵铭、龙文还有陈浩坐在旁边,大家大眼瞪小眼。

陈浩突然问:“为什么赵爷爷要让龙文在这里呆三个小时?”

这也是龙文想问的,但龙文没敢问赵铭,怕被打,更担心惹赵铭不高兴。

赵铭笑了笑,说:“只有他在这里,才能保证滴滴在水里泡三小时。”

“为什么?”

“你是她男朋友,我是女生。滴滴也要坐不住,伸个懒腰,或是起来活动一下,都没什么。但要是龙文在这里,滴滴也就只能这样泡着了。”

“你们老爷子,还真是有办法。”陈浩叹了一声,说:“难道我们就这样干坐三小时?”

“要不然,我们来斗个地主?”赵铭吃惊地着着陈浩说。

半地主是开玩笑的,但他们三个,真的在这里坐足了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后,赵铭让龙文和陈浩又面壁,她则为滴滴取下身上的针灸。

穿好衣服,收拾妥当后一起回到二楼房间休息。

赵铭不知道从哪拿来一包中药,让龙文先熬着,晚上十二点左右拿给滴滴喝下。

学中医的,熬药倒不是很难。

难的是不能吃肉,赵爷爷说了,七天内只能吃素。赵爷爷的话,谁敢不听?但这也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赵铭说晚上宵夜要喝汤,而且说要喝特别好喝的汤,但却没有说喝什么汤。

这让龙文有些不好搞。

滴滴是病人,她吃素也情有可原,怕食物与某种药物相冲。可为什么逼着别的人也吃素?

龙文在厨房里一通好找,最后硬着头皮,拿了些蘑菇,配上点当归人参什么的,给赵铭做了一碗汤。

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把汤拿给赵铭。看着赵铭喝着汤,龙文站颤颤惊惊地在一旁。

赵铭问:“死文子,干嘛呢,怕成这样子?”

“我是怕你说这汤不好喝,赵爷爷不让吃肉,实在是找不到什么东西炖汤了。”龙文说着。

“这汤吧,感觉还行,明天晚上接着做一碗。”赵铭一边喝说,一边说:“滴滴的药别忘了,你可别睡着了,要是误了时间,看我不打死你。”

“知道知道。”龙文直点头。

等赵铭喝完了汤,龙文把碗收走。又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到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龙文把熬的药倒在碗里,端到滴滴房门前。

“谢谢龙文了。”滴滴在门口喝完了药,道着谢把碗还给龙文。

龙文把厨房收拾干净,自己回到房间,在洗手间洗澡。

当洗完后,龙文鬼使神差的试着打开赵铭那边的门。

门开了。

里面只有一个小灯,伴着几声熟睡的呼吸声。

龙文轻轻地走了进去,坐在赵铭的床边,静静地看着她。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生呢?

明明不喜欢龙文,却在同学面前说和龙文在一起,还好几次和龙文接吻。

两个房间共用一个洗手间,万一龙文要是色欲攻心呢?

还有,开始为什么要龙文来这里工作?

那次,为什么要舔龙文的伤口?

另外就是今天治疗,药村是什么药?真的可以治愈滴滴的胎儿?

太多的问题,却一个答案都没有。

就这样呆呆地坐着,呆呆的看着赵铭,呆呆的想着心中那么多问题。

“死文子,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我这儿坐着,干嘛?”赵铭醒了,看着床前的龙文。

龙文当时吓了一跳,说:“赵铭别生气,我只是有些问题想不通,什么也没干,真的。”

赵铭笑了笑,是真的笑了,说:“我知道。在这方面我信任你,要不然也不会把洗手间相边的房间给你住。说吧,什么事情想不通?”

龙文想了想,说:“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为什么要选择我来你身边上班?还有就是为什么你会让我吻你?”

“为什么让你来这儿上班,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你在这里要做的就是好好上班,用心学爷爷给你的那些东西。”赵铭看着龙文,看了有一会儿,接着说:“你也不帅,也没啥优点,真不够格做我男朋友。算了,不说这个了,说这个让我伤神。”

“好吧。”龙文起身,“你先睡吧,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等一下。”赵铭要龙文过来,低着头,说:“抱我一下。”

龙文轻轻抱着赵铭,在她后背拍了两下。

赵铭轻声说:“不管我怎么打你,你都不要走。如果你再接一个这么样的大单,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大单?”龙文一听这个,好象来了个兴趣,问:“滴滴这一单,你们可以赚多少?”

赵铭笑了一下,说:“成本也就是十分之一,其余的全是利润。等把滴滴弄好了,赔我去逛街。”

“赚这么多啊,难怪你们根本不担心药铺的生意有多差。”龙文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