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23:31:20

没出几天,赵铭网上订了两张机票,一飞机把龙文带去了云南。

在不止药铺里,有一味非常神密的药村,叫做:精备蘑。

要制作这味药材,必须一种原材料,板松菇。赵爷爷有个专供白松菇的老朋友,姓孟,年纪与赵爷爷相仿。

不管是什么人,也不管年纪有多大,是男人还是女人,他都喜欢别人叫他小孟先生。与赵爷爷也是二三十年的交情,也为不止药铺贷了二三十年的白松菇。

是蘑菇吗?用得着亲自飞到云南去买吗?

用快递物流不行吗?

赵铭解释说,这蘑菇可不是普通的蘑菇,是不止药铺叫精血蘑不可或缺的原材料。只有云南少数地方才有可生长,能够培育的人更是稀少。

白松菇一般是三年者成熟一批,种植方法特别复杂,每个种植人的方法都不尽相同,种出来的白松菇也自然不太相同。

经过几次比对,只有小孟先生家的白松菇,最适合制作精血蘑。所以,这才两家有着几十年的交情。

按小孟先生所说,要想培育白松菇,先得选一棵十年以上的树,树的各类、粗细、所生长的地点都有严格要求。先要把树砍断,再在树杆上种植白松菇种子。白松姑生长很慢,到长成至少要一年。但还不是采摘的时候,而是继续让他在树干上再长两年,直到把树干积累十年的成果吸收殆尽,白松菇长成纯白,象雪一样白的时候,才算完全长成,这时才是采摘的季节,才能制成精血蘑。

而且,还得在采摘后一小时以内开始制作精血蘑,用快递物流发货?黄花菜都凉了。从白松菇到精血魔,过程至少得一个月。

为此,小孟先生常年为赵爷爷准备一套居所,一个月的吃住都由小孟先生家负责。

怎么制成精血蘑?

赵铭说:“你到时候就知道,制作的时候,你打下手,全听我安排。这次爷爷让我单独过去,可是在考验我,到时候可别让我在爷爷面前丢人。”

龙文点了点头,说:“还是和以前那样,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嗯,我的旺财真是乖。”赵铭满意地说,“对了,过去以后,要对小孟先生尊重,不能乱来。”

两个人在昆明下了飞机,又坐大巴车,再租个车,在山间公路开了两三个小时,到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问了赵铭,赵铭说这里叫孟寨。

下车后,不得不说,这里的风景相当的漂亮,没有了城市的那种吵闹,眼前有水,远处有山,树林郁郁葱葱,连空气都比家里好太多。

赵铭坐在行李箱上面,没有走的意思。对龙文说:“旺财,坐下,有事情跟你说。”

龙文不知道这位女神姐姐又有什么吩咐,坐在她身边,问:“大小姐请吩咐。”

“别皮了,正经事情。”赵铭正声说:“这次来,你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我的男朋友。”

“上次不是扮过一次吗?这事儿好办,我会扮演好这个角色的,放心吧。”

“这次不同。”赵铭看着龙文,眼神很复杂,接着说:“在小孟先生家里,我们要睡同一张床上。但,你现在并不是我男朋友,所以,有些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做,明白吗?”

“为什么要睡同一张床上?”

赵铭停了一会儿,接着说:“因为小孟先生家的孙子,以前小孟先生总想让我们两家联姻。一是我不喜欢他,二是爷爷更是不同意。这次让你和我来,就是要让他们家死心。不睡同一张床,你觉得他们会死心吗?”

龙文盯着赵铭,红着脸说:“你那么美,睡在一起,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有想法。何况这次时间那么长,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可怎么办?”

“一路上我也想过,但我还是希望你忍住。”赵铭的脸也有一些微红,接着说:“如果你没忍住,在这段时间里,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因为一旦让他们家看出问题,爷爷那里不好交待,会严重影响两家的交情。另外,等回到家里,我会杀了你。”

最后的那句“会杀了你”,说得非常平淡,但透露出的寒气,让龙文不由全身一颤。

“赵铭,这次相信我一次吧。你感觉到不对轻的时候,就打我一顿,把我打趴下,三天下不了床那种。”

“好注意。”赵铭笑着说。

两人商量好,开始向小孟家走去。

好象小孟先生家挺不错的,远远看去,一个庭院,感觉很是气派。虽然全是平房,但看上去就知道是个很大、很大的庭院。

“死文子,拉着我的手。”赵铭在身后喊着,又小声说:“表演时间开始,我们好好表现。”

龙文背着包,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赵铭,象普通的小情侣一样,有说有笑的。

敲开小孟先生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个小帅哥,特别特别帅。

和龙文比起来,根本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小铭妹妹来了,快请进,饭菜已经准备好,就等你了。”那小帅哥说。

赵铭似乎对他并不是太感冒,冷冷地说:“凡哥哥,这是我未婚夫,这次带他过来,一是为了药,再一个也是为了认认人,拜见一个小孟先生。”

听到这里,这位凡哥哥好象有些不太高兴,脸上闪过一丝酸楚的味道,但很快就恢复平静,微笑着带赵铭进去,同时也对向龙文抱以一种看不起眼的眼神。

赵铭说的拜见,刚开始龙文以为是客套话。

真见到小孟先生的时候,才知道,是真正的拜见。

小孟先生和赵爷爷年纪相仿,但长相却差太多。如果说赵爷爷是鹤发童颜,而小孟先生就是童颜,没有鹤发。

和那位小帅哥凡凡一样,都穿着少数民族的衣服,但从外表上看,小孟先生看着最多也就四十出头,不到五十的样子。

七十岁的年纪,四五十岁的容貌。光凭这一点,龙文就知道小孟先生不简单,应当在医药方面有不俗的成就。

和赵爷爷相比,真的是“小孟”先生。

一见到小孟先生,赵铭就跪在他面前。

龙文见赵铭跪了下去,也跟着跪在身旁。

赵铭磕了三个头,才说:“晚辈赵铭,拜见小孟先生。这是我的未婚夫龙文,带过来见见您。”

龙文也磕了三个头,说了句:“晚辈龙文拜见小孟先生。”

小孟先生看着龙文,看了一会儿,说:“龙文,好。果然比我那小凡强,老赵会选人。”

第十二章:角色未婚夫

没出几天,赵铭网上订了两张机票,一飞机把龙文带去了云南。

在不止药铺里,有一味非常神密的药村,叫做:精备蘑。

要制作这味药材,必须一种原材料,板松菇。赵爷爷有个专供白松菇的老朋友,姓孟,年纪与赵爷爷相仿。

不管是什么人,也不管年纪有多大,是男人还是女人,他都喜欢别人叫他小孟先生。与赵爷爷也是二三十年的交情,也为不止药铺贷了二三十年的白松菇。

是蘑菇吗?用得着亲自飞到云南去买吗?

用快递物流不行吗?

赵铭解释说,这蘑菇可不是普通的蘑菇,是不止药铺叫精血蘑不可或缺的原材料。只有云南少数地方才有可生长,能够培育的人更是稀少。

白松菇一般是三年者成熟一批,种植方法特别复杂,每个种植人的方法都不尽相同,种出来的白松菇也自然不太相同。

经过几次比对,只有小孟先生家的白松菇,最适合制作精血蘑。所以,这才两家有着几十年的交情。

按小孟先生所说,要想培育白松菇,先得选一棵十年以上的树,树的各类、粗细、所生长的地点都有严格要求。先要把树砍断,再在树杆上种植白松菇种子。白松姑生长很慢,到长成至少要一年。但还不是采摘的时候,而是继续让他在树干上再长两年,直到把树干积累十年的成果吸收殆尽,白松菇长成纯白,象雪一样白的时候,才算完全长成,这时才是采摘的季节,才能制成精血蘑。

而且,还得在采摘后一小时以内开始制作精血蘑,用快递物流发货?黄花菜都凉了。从白松菇到精血魔,过程至少得一个月。

为此,小孟先生常年为赵爷爷准备一套居所,一个月的吃住都由小孟先生家负责。

怎么制成精血蘑?

赵铭说:“你到时候就知道,制作的时候,你打下手,全听我安排。这次爷爷让我单独过去,可是在考验我,到时候可别让我在爷爷面前丢人。”

龙文点了点头,说:“还是和以前那样,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嗯,我的旺财真是乖。”赵铭满意地说,“对了,过去以后,要对小孟先生尊重,不能乱来。”

两个人在昆明下了飞机,又坐大巴车,再租个车,在山间公路开了两三个小时,到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问了赵铭,赵铭说这里叫孟寨。

下车后,不得不说,这里的风景相当的漂亮,没有了城市的那种吵闹,眼前有水,远处有山,树林郁郁葱葱,连空气都比家里好太多。

赵铭坐在行李箱上面,没有走的意思。对龙文说:“旺财,坐下,有事情跟你说。”

龙文不知道这位女神姐姐又有什么吩咐,坐在她身边,问:“大小姐请吩咐。”

“别皮了,正经事情。”赵铭正声说:“这次来,你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我的男朋友。”

“上次不是扮过一次吗?这事儿好办,我会扮演好这个角色的,放心吧。”

“这次不同。”赵铭看着龙文,眼神很复杂,接着说:“在小孟先生家里,我们要睡同一张床上。但,你现在并不是我男朋友,所以,有些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做,明白吗?”

“为什么要睡同一张床上?”

赵铭停了一会儿,接着说:“因为小孟先生家的孙子,以前小孟先生总想让我们两家联姻。一是我不喜欢他,二是爷爷更是不同意。这次让你和我来,就是要让他们家死心。不睡同一张床,你觉得他们会死心吗?”

龙文盯着赵铭,红着脸说:“你那么美,睡在一起,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有想法。何况这次时间那么长,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可怎么办?”

“一路上我也想过,但我还是希望你忍住。”赵铭的脸也有一些微红,接着说:“如果你没忍住,在这段时间里,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因为一旦让他们家看出问题,爷爷那里不好交待,会严重影响两家的交情。另外,等回到家里,我会杀了你。”

最后的那句“会杀了你”,说得非常平淡,但透露出的寒气,让龙文不由全身一颤。

“赵铭,这次相信我一次吧。你感觉到不对轻的时候,就打我一顿,把我打趴下,三天下不了床那种。”

“好注意。”赵铭笑着说。

两人商量好,开始向小孟家走去。

好象小孟先生家挺不错的,远远看去,一个庭院,感觉很是气派。虽然全是平房,但看上去就知道是个很大、很大的庭院。

“死文子,拉着我的手。”赵铭在身后喊着,又小声说:“表演时间开始,我们好好表现。”

龙文背着包,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赵铭,象普通的小情侣一样,有说有笑的。

敲开小孟先生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个小帅哥,特别特别帅。

和龙文比起来,根本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小铭妹妹来了,快请进,饭菜已经准备好,就等你了。”那小帅哥说。

赵铭似乎对他并不是太感冒,冷冷地说:“凡哥哥,这是我未婚夫,这次带他过来,一是为了药,再一个也是为了认认人,拜见一个小孟先生。”

听到这里,这位凡哥哥好象有些不太高兴,脸上闪过一丝酸楚的味道,但很快就恢复平静,微笑着带赵铭进去,同时也对向龙文抱以一种看不起眼的眼神。

赵铭说的拜见,刚开始龙文以为是客套话。

真见到小孟先生的时候,才知道,是真正的拜见。

小孟先生和赵爷爷年纪相仿,但长相却差太多。如果说赵爷爷是鹤发童颜,而小孟先生就是童颜,没有鹤发。

和那位小帅哥凡凡一样,都穿着少数民族的衣服,但从外表上看,小孟先生看着最多也就四十出头,不到五十的样子。

七十岁的年纪,四五十岁的容貌。光凭这一点,龙文就知道小孟先生不简单,应当在医药方面有不俗的成就。

和赵爷爷相比,真的是“小孟”先生。

一见到小孟先生,赵铭就跪在他面前。

龙文见赵铭跪了下去,也跟着跪在身旁。

赵铭磕了三个头,才说:“晚辈赵铭,拜见小孟先生。这是我的未婚夫龙文,带过来见见您。”

龙文也磕了三个头,说了句:“晚辈龙文拜见小孟先生。”

小孟先生看着龙文,看了一会儿,说:“龙文,好。果然比我那小凡强,老赵会选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