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21:45:21

毛初人身着一身得体的白西装,身材高挑,说话也十分文静,一眼看去就像是古时有钱人家的公子。

石老板,毛初人客客气气的开口道:“石决明老板,今天你的所有损失,我赔了。”

石决明一愣,随即也就明白了今天这个事,毛初人可能也想掺和进来。

便苦笑着摇头对毛初人道:“毛公子,这件事情,恕难从命,血狼会的手段你我都知道,今天我如果放走这个小子,到时候萧乾上报,只怕倒霉的就是我。”

毛初人缓缓道:“孙涛和郭明也跟我有些交情,到时我跟他们二人帮你说两句好话,让他们劝劝萧乾,你再稍作赔偿,今日之事本就与你关系不大,想来到时候萧乾也不会过分为难你。”

石决明听了萧乾的开始犹豫起来:“毛公子此话当真?”

毛初人看着石决明:“我毛初人的话,可信度什么时候也开始打折了?”

“没有没有!”石决明连忙开口道:“毛公子向来都是一言九鼎,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那要我如何做,毛公子尽管放话便是。”

听了石决明的话,毛初人抬头看向李剑一,上千两步伸出手:“李先生,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三生有幸啊。”

对于毛初人的客套话李剑一心中无语,但却也不好回绝,只能与起寒暄了几句。

“李先生华佗在世妙手回春,救了太爷爷,一直没机会道谢,今天不知可否赏脸一起吃个饭?”

毛初人对着李剑一微微一鞠躬,然后站直了身子,脸上带着彬彬有礼的笑容,让人无法拒绝。

一边的石决明脸上的表情还算正常,但心中却已经十分震惊。

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头?

毛初人可是“中元五少”之一,声名显赫家财万贯。

不仅仅是中元市无数俏丽家人眼中的白马王子,更是很多商业大家心目中,毛家理所当然的第四代接班人。

这样的人,平时就算是面对一些公司的老总都不见得会这般举止,今天竟然会对一个看起来比他年龄都还小的年轻人如此恭敬。

所以这个年轻人,是什么身份?

石决明心中若有所思,中元市暗中流传的“五少三袁,只手遮天”。

虽然自己没见过三袁,但总不可能是眼前的这个人吧?

石决明始终想不明白,但他活了三十多岁,高中辍学,后来打过黑拳,做过保镖,最终靠着自己的一双拳头打出来了自己现在的一亩三分地。

所以他也不是一个没有眼力劲儿的人,对于五少之一的毛初人都要恭恭敬敬以礼相待的人,不管是谁,总之自己当爹供着就行了,只要不触及自己的底线。

毛初人毕竟还是帮助自己解了围,现在请自己吃饭,李剑一还真找不着理由回绝,虽然他已经看出来毛初人找自己是另有事情相谈。

“毛公子相邀,李某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稍等片刻。”

李剑一一边说一边走向了已经醒过来的王元,此时的他也看到了李剑一和毛公子这样的存在侃侃而谈,心中刚刚燃起些许报仇的星火,再次彻底熄灭。

当初就是毛家的毛初云,一个电话就让自己沦落到了这般田地,现在李剑一竟然跟毛初云和毛初人这两个毛家最杰出的后辈都有关系,他又怎敢再对李剑一有什么异样的想法。

李剑一的身影在王元的瞳孔中逐渐放大,王元皱了皱眉,惊恐的看着李剑一:“你……你要做什么?”

李剑一看着王元,一边走一边嘴角微动。

王元的耳边传来李剑一的声音:“给你长个记性而已。”

而在毛初人等人的眼中,李剑一走慢慢向椅子上半死不活的王元,抬腿就是一脚,丝毫不拖泥带水,直接踹在了王元的肩膀上。

“咔吧!”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异常。

毛初人眉头微微一皱,他不懂争斗,只是感觉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李剑一竟然能下如此狠手,这让他有些意外。

但一边的石决明却是瞳孔猛地一缩!

从小到大他不知道打过多少架,被打骨折过,也把别人打骨折过。

但也正是因此,他比寻常人更能够明白,一个人在不借助武器和不击打关节的情况下,非常打断另一个人的骨头,是有多难!又特别是肩膀,腿骨,头骨等位置。

但是这个李剑一,一脚下去,坐着的那个年轻人肩胛骨就已经完全碎裂开。

李剑一却仍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就好像根本没有使多大劲一样。

再一联想自己方才自己一套组合拳,虽然没有拿出全部的本事,但是凭借自己的出拳速度,如果李剑一只是一个寻常人,那他根本就不应该,也不可能躲过去。

偏偏李剑一就这样躲过去了,再仔细回忆。

他躲开自己的拳头的时候也是轻飘飘的,脸上甚至还带着笑意,就好像是在陪一个三岁顽童嬉闹。

越想,石决明就是越是一阵的后怕,后背上甚至都开始滚落了滴滴冷汗。

若不是毛初人及时出现,自己的下场……

“走吧。”

李剑一走过来的声音打断了石决明。

毛初人一笑,微微侧身对李剑一道:“李先生,请。”

李剑一和毛初人离开了包间。

石决明咽了一口口水,对身后的两人说道:“把这里的人全部送去医院。”

“老板,你……”

石决明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包间,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一个人待会儿,那个李先生列上到贵客的位置,以后来了不设阻拦,只收成本费。”

石决明从刚才愤怒的情绪到现在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反差太大,搞的两个小弟一头雾水。。

石决明却此时内心感慨良多,难道自己是经营这家ktv的时间太长,已经忘记了外面的江湖。

当初自己的一双拳头,在整个中元市也都还是有三分名气,后来还是败给了权势。

现在突然冒出的这么个人,自己却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

……

出了ktv后李剑一跟着毛初人上了一辆已经备好的豪车,车牌自己他不认识。

对于现代东西的产物,他还停留在上一辈子,上一辈子的他仍旧是个土鳖,就是那种别人当着他的面炫富他都察觉不到的那种。

就像这时,他只能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车子很值钱,而且想来以毛初人的身份,也不会坐太便宜的车子,掉价!

车子悄无声息的启动,毛初人和李剑一坐在后排,毛初人开口对李剑一说道:“李先生,咱们去皇城酒店如何?那酒店虽然整体一般,但是牛排却非常不错,口感很好,在整个中元市都能排进前五。”

李剑一一笑,上一辈子自己就没吃过那东西,他也想不明白把牛肉做的半生不熟到底有什么好吃的。

不过他对吃没兴趣,所以也就没有回绝,点头道:“一切毛公子安排就是。”

因为皇城酒店就在中元市北区,所以车子并没有开太久就又一次停在了酒店门口。

毛初人的辨识度不出意外的高,刚一下车就有好几个穿着员工服装的人一路小跑到这里来。

“大公子,您的专属包间已经备好,请随我来。”

四周来来往往的商客政要目光都在第一时间聚集到了他身上。

大部分的人都是认识毛初人的。

明面上毛初人中元市十大杰出青年之一,暗地里“五少”之名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少跟毛初人挺熟悉的人都跟毛初人点头示意打招呼,毛初人也都一一回应,引得围观者一阵的羡慕,似乎恨不得跟毛初人打招呼的是自己。

毕竟能够跟毛初人这样的纯在攀谈一二,那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两人如同众星拱月般一路前行,直到进入电梯里面,众人看着电梯门关上后才是一阵哗然。

大部分人都没有见在现实中见过真实的毛初人,更多的是在电视新闻上面听说一二。

只知道其有着极强的商业天赋!

论能力:国外留学回来短短两年,就开始辅佐奇迹集团第三代董事长毛天辰。

乱相貌:毛初人更是生的一表人才,不卑不亢,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优雅”二字。

此前呼声很高的毛初云声望都被其分列而去,现在外界都知道毛家的毛初云和毛初人两个商业天才正在掰对弈。

对弈的结局,则是毛家未来几十年的走向。

现场少部分眼光极为毒辣的公司老总,却开始好奇毛初人身边的这个年轻人是什么身份,此前从未听到过一点消息,现在这个人就这么突然冒了出来,还能和李剑一站在一起!

第14章 毛公子

毛初人身着一身得体的白西装,身材高挑,说话也十分文静,一眼看去就像是古时有钱人家的公子。

石老板,毛初人客客气气的开口道:“石决明老板,今天你的所有损失,我赔了。”

石决明一愣,随即也就明白了今天这个事,毛初人可能也想掺和进来。

便苦笑着摇头对毛初人道:“毛公子,这件事情,恕难从命,血狼会的手段你我都知道,今天我如果放走这个小子,到时候萧乾上报,只怕倒霉的就是我。”

毛初人缓缓道:“孙涛和郭明也跟我有些交情,到时我跟他们二人帮你说两句好话,让他们劝劝萧乾,你再稍作赔偿,今日之事本就与你关系不大,想来到时候萧乾也不会过分为难你。”

石决明听了萧乾的开始犹豫起来:“毛公子此话当真?”

毛初人看着石决明:“我毛初人的话,可信度什么时候也开始打折了?”

“没有没有!”石决明连忙开口道:“毛公子向来都是一言九鼎,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那要我如何做,毛公子尽管放话便是。”

听了石决明的话,毛初人抬头看向李剑一,上千两步伸出手:“李先生,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三生有幸啊。”

对于毛初人的客套话李剑一心中无语,但却也不好回绝,只能与起寒暄了几句。

“李先生华佗在世妙手回春,救了太爷爷,一直没机会道谢,今天不知可否赏脸一起吃个饭?”

毛初人对着李剑一微微一鞠躬,然后站直了身子,脸上带着彬彬有礼的笑容,让人无法拒绝。

一边的石决明脸上的表情还算正常,但心中却已经十分震惊。

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头?

毛初人可是“中元五少”之一,声名显赫家财万贯。

不仅仅是中元市无数俏丽家人眼中的白马王子,更是很多商业大家心目中,毛家理所当然的第四代接班人。

这样的人,平时就算是面对一些公司的老总都不见得会这般举止,今天竟然会对一个看起来比他年龄都还小的年轻人如此恭敬。

所以这个年轻人,是什么身份?

石决明心中若有所思,中元市暗中流传的“五少三袁,只手遮天”。

虽然自己没见过三袁,但总不可能是眼前的这个人吧?

石决明始终想不明白,但他活了三十多岁,高中辍学,后来打过黑拳,做过保镖,最终靠着自己的一双拳头打出来了自己现在的一亩三分地。

所以他也不是一个没有眼力劲儿的人,对于五少之一的毛初人都要恭恭敬敬以礼相待的人,不管是谁,总之自己当爹供着就行了,只要不触及自己的底线。

毛初人毕竟还是帮助自己解了围,现在请自己吃饭,李剑一还真找不着理由回绝,虽然他已经看出来毛初人找自己是另有事情相谈。

“毛公子相邀,李某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稍等片刻。”

李剑一一边说一边走向了已经醒过来的王元,此时的他也看到了李剑一和毛公子这样的存在侃侃而谈,心中刚刚燃起些许报仇的星火,再次彻底熄灭。

当初就是毛家的毛初云,一个电话就让自己沦落到了这般田地,现在李剑一竟然跟毛初云和毛初人这两个毛家最杰出的后辈都有关系,他又怎敢再对李剑一有什么异样的想法。

李剑一的身影在王元的瞳孔中逐渐放大,王元皱了皱眉,惊恐的看着李剑一:“你……你要做什么?”

李剑一看着王元,一边走一边嘴角微动。

王元的耳边传来李剑一的声音:“给你长个记性而已。”

而在毛初人等人的眼中,李剑一走慢慢向椅子上半死不活的王元,抬腿就是一脚,丝毫不拖泥带水,直接踹在了王元的肩膀上。

“咔吧!”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异常。

毛初人眉头微微一皱,他不懂争斗,只是感觉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李剑一竟然能下如此狠手,这让他有些意外。

但一边的石决明却是瞳孔猛地一缩!

从小到大他不知道打过多少架,被打骨折过,也把别人打骨折过。

但也正是因此,他比寻常人更能够明白,一个人在不借助武器和不击打关节的情况下,非常打断另一个人的骨头,是有多难!又特别是肩膀,腿骨,头骨等位置。

但是这个李剑一,一脚下去,坐着的那个年轻人肩胛骨就已经完全碎裂开。

李剑一却仍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就好像根本没有使多大劲一样。

再一联想自己方才自己一套组合拳,虽然没有拿出全部的本事,但是凭借自己的出拳速度,如果李剑一只是一个寻常人,那他根本就不应该,也不可能躲过去。

偏偏李剑一就这样躲过去了,再仔细回忆。

他躲开自己的拳头的时候也是轻飘飘的,脸上甚至还带着笑意,就好像是在陪一个三岁顽童嬉闹。

越想,石决明就是越是一阵的后怕,后背上甚至都开始滚落了滴滴冷汗。

若不是毛初人及时出现,自己的下场……

“走吧。”

李剑一走过来的声音打断了石决明。

毛初人一笑,微微侧身对李剑一道:“李先生,请。”

李剑一和毛初人离开了包间。

石决明咽了一口口水,对身后的两人说道:“把这里的人全部送去医院。”

“老板,你……”

石决明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包间,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一个人待会儿,那个李先生列上到贵客的位置,以后来了不设阻拦,只收成本费。”

石决明从刚才愤怒的情绪到现在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反差太大,搞的两个小弟一头雾水。。

石决明却此时内心感慨良多,难道自己是经营这家ktv的时间太长,已经忘记了外面的江湖。

当初自己的一双拳头,在整个中元市也都还是有三分名气,后来还是败给了权势。

现在突然冒出的这么个人,自己却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

……

出了ktv后李剑一跟着毛初人上了一辆已经备好的豪车,车牌自己他不认识。

对于现代东西的产物,他还停留在上一辈子,上一辈子的他仍旧是个土鳖,就是那种别人当着他的面炫富他都察觉不到的那种。

就像这时,他只能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车子很值钱,而且想来以毛初人的身份,也不会坐太便宜的车子,掉价!

车子悄无声息的启动,毛初人和李剑一坐在后排,毛初人开口对李剑一说道:“李先生,咱们去皇城酒店如何?那酒店虽然整体一般,但是牛排却非常不错,口感很好,在整个中元市都能排进前五。”

李剑一一笑,上一辈子自己就没吃过那东西,他也想不明白把牛肉做的半生不熟到底有什么好吃的。

不过他对吃没兴趣,所以也就没有回绝,点头道:“一切毛公子安排就是。”

因为皇城酒店就在中元市北区,所以车子并没有开太久就又一次停在了酒店门口。

毛初人的辨识度不出意外的高,刚一下车就有好几个穿着员工服装的人一路小跑到这里来。

“大公子,您的专属包间已经备好,请随我来。”

四周来来往往的商客政要目光都在第一时间聚集到了他身上。

大部分的人都是认识毛初人的。

明面上毛初人中元市十大杰出青年之一,暗地里“五少”之名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少跟毛初人挺熟悉的人都跟毛初人点头示意打招呼,毛初人也都一一回应,引得围观者一阵的羡慕,似乎恨不得跟毛初人打招呼的是自己。

毕竟能够跟毛初人这样的纯在攀谈一二,那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两人如同众星拱月般一路前行,直到进入电梯里面,众人看着电梯门关上后才是一阵哗然。

大部分人都没有见在现实中见过真实的毛初人,更多的是在电视新闻上面听说一二。

只知道其有着极强的商业天赋!

论能力:国外留学回来短短两年,就开始辅佐奇迹集团第三代董事长毛天辰。

乱相貌:毛初人更是生的一表人才,不卑不亢,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优雅”二字。

此前呼声很高的毛初云声望都被其分列而去,现在外界都知道毛家的毛初云和毛初人两个商业天才正在掰对弈。

对弈的结局,则是毛家未来几十年的走向。

现场少部分眼光极为毒辣的公司老总,却开始好奇毛初人身边的这个年轻人是什么身份,此前从未听到过一点消息,现在这个人就这么突然冒了出来,还能和李剑一站在一起!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